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一位开了天目的深山高人所见(转载)
一位开了天目的深山高人所见(转载)



武当山,我想,这应该是很多修炼之人的理想之地吧。即使不是修炼人或许也会有想上武当山碰碰运气,看看会不会有高人收自己为徒。就是在去年,我终於去了这个久仰大名的名山,武当山!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谢罗山、参上山、仙室山,古有“太岳”、“玄岳”、“大岳”之称。

山上有很多有名的大殿如,净乐宫,太和宫,古铜殿,玄天玉虚宫,紫霄宫,金殿...

你们一定以为我是在这些有名的地方发生的奇遇对不对?呵呵!你们都猜错了。我发生奇遇的地方,都不是以上这些地方。
 
当时我去的时候,不是旅游旺季。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因为我不喜欢人多的时候去那些有名的地方游玩。我就是想去那个传说中的地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隐世高人在那修炼。如果人多的话,我知道他们可能就不会出现了。因为去那些有名的大殿的人,思想里都是想著求财啊,求名啊,求儿子之类的。这样愚昧的思想,隐世的修炼人看了肯定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所以我就挑个少人的日子去,想看看能不能碰上什麽好运。我从山脚下买了票之後,自己爬上山去了。

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突然迷路了,我看著入门拿到的导游图。看来看去,我这个地方都不像图里某个地方啊?怎麽办,迷路了。好像又走不出去了。我该怎麽办呢?
走著走著,我竟然看到一座桥。我小心的走了过去,看到前方不远有个大殿。我很高兴的快步向前小跑过去,总算看到有人了,至少可以问问路。什麽? 这座殿的名字叫“幻真殿”?

我拿著导游图看来看去,都看不到上面写了有“幻真殿”这个大殿啊?这是怎麽回事啊?我小心的靠近大殿的门口,看到一个小道孩在门前打扫。小道孩穿著古代小孩穿的那种衣服,衣服已经很旧了,但是很整洁乾净并不邋遢。我小心翼翼的说∶你好。请问这里是哪里啊?

小道孩好像早就知道我在看他似的,抬起头,眼中是纯净的眼神,是的,是那种在世人中看不到的纯净般的眼神。他天真烂漫的回答我∶这里是武当山啊!

我内心汗了一下,这个我也知道啊,问题是我没听过这个大殿的地方啊。

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麽似的,我才刚想完。他立刻说∶这是幻真殿。因为比较隐蔽,所以很少有人走到这里来。

我立刻就相信了他说的话,因为我这个人戒心也是比较低的。而且对方也是小孩子啊,後来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麽天真的,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麽简单啊!
 
然後,我们都默不作声。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麽了,由於刚刚迷路的原因我耽误了很多时间,当我看到幻真殿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古人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山上的黄昏更是比城市的黄昏要美上千百倍都不止了。葱郁而油绿的树林,幽静的环境伴随著鸟儿的嬉闹声。

真是让人无比的舒服啊。可是我此刻的心中并不能更好的欣赏这里美丽的风景,我心急如焚啊,现在下山的话,有可能还会再??迷路的。而且要是天黑了,我就什麽都看不到了很难找出下山的路了。但是呢,我又不好意思跟小道孩开口说要留宿幻真殿。毕竟人家这也不是那种收钱让人家留宿的地方。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位道长打扮的人从大殿出来。他好像早就知道我在这似的,直接跟我说∶小姑娘,你迷路了?

我∶是啊,道长。我明明是想去紫宵殿的,不知道为何走著走著,走的树林中间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好像进入别的空间的感觉。然後就迷路了,然後走著走著就看到这大殿了。

道长意味深长的说,世间没有偶然的事,你是注定会“迷路”并走到这的。呵呵

我迷糊的看著道长,不懂他在说什麽。这时,我内心突然有了想法。我笑著跟道长说∶竟然你说我是注定迷路走到这儿的,那你们一定为我准备好留宿的房间的吧?

道长一愣,随即爽朗的笑道∶哈哈,不错。你连这个都能想到。
 
小道孩听著我们的对话,忍不住笑了出声。然後我就随著他们一同进入殿内,幻真殿看起来跟山上其他的大殿似乎很相同,但是那种内涵仔细感觉就能感觉出不相同的地方。幻真殿悠悠间有种神圣而又庄严的气息。而不像普通的大殿,普通的大殿就是一建筑物的感觉。一点内涵都没有。参观玩大殿大堂,我随著小道孩来到吃饭的地方。他们吃的都是很普通的斋饭,聊天得知,他们在幻真殿後面种了一点菜。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我就随口问了小道孩一句话,我当初是随口问问的只是想消除尴尬的气氛而已。没想到,小道孩回答完我之後,气氛更尴尬了。小道孩头都不抬,埋头吃饭好像没有听到我的问题一样,正当我以为他真的没有

听到我的问题时,他突然悠悠的说了一句∶我162岁了。

我当时心里惊了一下,不会吧?这个小孩162岁?吓唬谁啊?

小道孩终於抬起头了,定定的看著我。我心里想著,哈哈,他一定是在说谎,他等会儿就会忍不住笑出来的。我也定定的看著他,我们互相不说话。殿内是死一般的沉静,突然,他开口了∶我说的是真的,你别不信。那位道长他也373岁了。

我这时惊得连筷子都掉到地上去了。难道我真的遇到了高人?这次上山的目的达到了?
 
筷子捡起来之後,我吃饭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这也太玄了吧。没想到传说中的活了几百年的人竟然让我遇到了。吃晚饭後,小道孩带著我从大殿後门出去,刚一出门口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门口的外面有一条小桥,桥的对面是很多间古代建筑,类似像紫禁城里的宫殿吧。还有亭子,有花园,花园里的花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五彩缤纷,互相争艳。我看到有穿著古代衣服的女人,他们穿著薄纱长袖裙,很漂亮的款式。她们有的在奏乐,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唱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天国??仙境呢!我小声的问著小道孩∶她们也是几百岁吗?

小道孩点点头∶恩。她们也是修炼人。这里其实还有男弟子,他们最近下山云游去了。所以现在只有我跟道长在幻真殿里。

我心里偷偷的笑了一下,嘿嘿,该不会因为你最小,所以要扫地吧?

我刚想完,小道孩的脸红的跟苹果似的。我心想,天,我想什麽他们都会知道?那我不是很没有隐私?
小道孩佯装咳嗽了一下说∶你就住在西边那间屋子吧。说完这句便朝著其中一间屋子走过去了。那个应该是他的屋子吧。

我一边欣赏著美丽的花朵,一边沉醉於美女们美妙的歌声当中。不知不觉走到了亭子,正想坐下的时候,道长出现了。我马上恭敬的说∶道长,您来了。请坐啊。

道长温和的笑了笑,走到我身边的一张石凳子上坐了下来。我心里盘算著该如何跟眼前的这位隐世高人说出我内心的想法。道长突然开口说话∶你这次上山的目的是希望找到高人当你师父,想修炼?

对於他们能知道我内心的想法,经历过小道孩之後,我已经不吃惊了。我如实的点点头∶是的,我厌恶了人世间那种为了得到利益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争斗了,我厌恶了那些为了情迷失自己做出荒唐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世,我不喜欢人世间,在那里什麽都看不透,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了什麽活著。我不想要轮回了,轮回中生生世世又会忘了自己的前世,下一世又重新陷入所谓的利益争斗中,浑浑噩噩的过著日子。

道长看著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经常鬼压床?

这次我真的吃惊不小,连我以前的过去都能看到?我连连点头∶是,我听说过修炼人会有神通,能知道过去将来,没想到是真的。道长,我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为什麽我会被鬼压床。

我听有人说是因为八字轻就会被压。
 
道长摇了摇头∶不是的,这只是表面而已。世间小道上是有承传周易啊,八字啊之类的预测方法。但这些方法都只能知其一而不能知其二。我问问你呐,你是不是从小就不爱跟别人争抢利益?
我点点头,我确实不爱争斗。觉得没意思。

道长∶你是不是思想比较简单,不会老想著做些伤害人的事情?

我依旧点点头。

道长∶这就对了。你知道你为什麽会被鬼压床吗?

我依旧一脸疑惑,摇摇头。

道长∶那是因为你身体乾净。那些鬼怪他们喜欢乾净的身体。

我说不出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高兴的是我身体乾净,不高兴的是我的身体被鬼怪喜欢。

道长∶那些老想著害人啊,争斗的人,业力都很大。因为他们做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会产生业力,业力是黑色的。而那些比较好的人呢,就会德大,德是白色的。有些人以为,鬼怪喜欢不好的人,他们以为被压的是不好的人。其实呢,不是这样的。就像一个苹果,脏兮兮的,?黑的肮脏物质在上面跟一个乾乾净净的苹果,你会喜欢哪个?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是乾净的,谁喜欢脏东西啊!

道长∶是啊,那些不好的,业力大的人。连鬼怪都看不上他们。他们还以为自己活得很好呢。
 
道长看我兴趣来了,继续说∶你看看现在的人,不仅根基低,连悟性也那麽低。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他们竟然打击成迷信的东西。以前的古代人呐,他们道德比较高,往往会看到很多神迹,很多你们现在看到的古人写的文章中都有所体现,东方有东方的神迹西方也有西方的神迹。现代人竟然都以为人家是编的,关於修炼人使用的神通,以前确实有些人见过。不过现在的世人,世风日下谁都不愿意管他们了。

我表示赞同的点点头∶道长,那你们挑徒弟都是要挑很好的吗?

道长∶当然是,我们不进入世间的修炼人是可以运用神通的,入世间修炼的修炼人,为了不破坏常人社会的状态,很多神通都是锁著的。开了天目的人,可以看到对方身上的德和业力有多少...

道长还未说完,我便脱口而出∶德多的根基好,业力多的悟性不好?

道长惊叹的说∶是啊,悟性不好的人,怎麽都不相信修炼的事。他们迷得太深了,难以解脱啊。
我∶开了天目真的能看到另外空间?

道长∶是啊。天目有五通,以後你就会明白这些了。其实肉眼通一开始是人肉体的本能功能,能透视的。以前的华佗之类的名医,都是有功能的人。透视中能看出别人身上哪里有病,而且,他们是神医的传人。

我大惊∶神医?

道长∶是啊,关於古代治病的方法。是有神医一代代传的,主要是利用五行相生相克之理。例如身体哪部分火旺,就采用一些水属性的草药对症下药。
道长∶每个人身上都会带著自己的信息,所以有宿命通功能的人就能看到别人的过去,将来。有些人的元神是西方体系的,有些呢是东方体系的。当然呐,还有些人的元神不是人形的。而是龙啊之类的神。当然了,有些是自称修炼人,其实他是不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修炼人身上是会有光的,而且层次不同,光??的颜色也会随之递进。

我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恩,修炼人肯定跟常人不一样。

道长∶其实,现在的世人很多都是天上的神纷纷下世来了。

我激动的说∶哦?为什麽?

道长∶物质存在形式久了,就会慢慢的坏掉。这个道理你懂吧?

我∶明白。任何东西都会有走向坏的一天,只是看物质的不同而定。

道长点点头,叹了一声气∶是啊。宇宙也是物质的存在,也会有他的规律。宇宙规律是,成,住,坏,灭,空啊!
我想了一想,接著说∶是像人那样,有生,老,病,死?宇宙也是一个生命体?

道长闻之连忙点头∶生命的定义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够想像的,人的思想很狭隘,观念又深。一想问题的时候,就会陷入观念之中。除非去掉观念,否则永远都是用自己在人间所生成的观念想问题。

我∶是啊!其实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下,就会形成不同的观念。然後他们会用自己形成的观念来衡量其他的事物。所以人的争吵就是从这个能体现出来的。

道长∶小姑娘不错,??有慧根。其实还是明白事理的人好。明白事理的人,当别人为了某件争吵不止的时候,你不陷在他们争吵的观念之中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到底这件事是怎样的,明白孰是孰非啊!

我∶道长,竟然你认为我有慧根,那可否完成我的心愿?我一心追求修炼法门,希望超脱三界,永不受轮回之苦!

道长沉思了一下∶我不是不想收你,而是我能力有限。不能让你回到产生你元神的层次!

我∶为什麽?我不懂!

道长∶如果你要跟著我修,那你身体的演化都是按照我这一门的走。炼的元婴,其他各种生命体都是我那个世界的物质。可是,你先天所在的世界物质跟我世界是不一样的!例如,我的世界是白玉般的物质构成的,而产生你元神的世界是水晶构成的。那你跟著我修,你就会变成白玉的物质构成你的身体,那就会去掉你原先所拥有的水晶般的物质身体了。你会失去你原有的一切!
 
我喃喃自语∶原来是这样!那难道没有一种任何法门能让我回到我原来世界并且不会让我先天拥有的一切散掉吗?

道长突然表情庄重,严肃的神情让我的心也跟著紧张起来。大家沉默不语,树叶伴随著微风发出沙沙的欢闹声。水中月亮的倒影被水波衬托的彷佛动了起来,不知月亮也否也在聆听著我们的对话。

我等了很久,道长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正当我著急的以为我永远都不能回到自己原来层次的时候,道长突然开口了。

道长∶有!

一个有字彷佛清风般扫去我心中的阴霾,我继续追问到∶是哪个法门,如此厉害?

道长∶那个法门,可以让修炼的人回到自己不同的世界,哪里来的回哪去。而且那个法门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是因为末世,宇宙即将出现危机才传的。为的是解救全宇宙的劫难。我刚刚不是说过,现在的世人,多是天上下凡来了吗?

我∶是,竟然连上界生命都纷纷下世来。那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道长∶没错,这是关於全宇宙的大事!上界生命为了拯救自己世界的生命才下凡来的。高层的生命可不像人,他们会为了自己世界的生命放弃生命的!曾经在天上是多麽伟大的一个神,可是,为了让世界的生命得救。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下凡受苦。
 
我继续追问下去∶现在人间的每个人都是上面下来的吗?

道长∶不是每个人都下世得法的,有些是随著这次宇宙的危机下来做坏事,让那些上面下来的生命得不到法。也有些是下来败坏人类道德的。但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这次宇宙的大事而来的!

我∶他们为什麽那麽坏,要妨碍别人的法?

道长∶这个宇宙有相生相克的理存在,假如??没有坏人的衬托你怎麽知道什麽才是好的?没有坏人来捣乱,这次宇宙的大危机这麽容易就解除了,那还叫危机吗?但是呢,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智者自会心明!正如老子所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我∶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是什麽意思?请道长指点迷津。

道长∶就是说,上士,就是根基好的人。根基好的人德大,一看到修炼的事情就相信,而且也要去修。这样的人修炼之後会一修到底,常常严格要求自己。中士呢,就是根基一般的人。这样的人,很难修成的。因为他们觉得信也行不信也行,修的随随便便。不能真正明白修炼的意义。下士,就是指根基不好的人。根基不好的人,他们迷在时间太深了,对物质的追求大,所以更不相信修炼的事情。根基不好,悟性也低,但不是绝对的。很多事情是定数,但是决心修炼的时候就会变成变数。因为修炼就是超脱三界的,当然人间那套早就定好的事情也要改变了。总不能一个过几年就可能死掉的人,修到那个时候真的死掉了那还怎麽修啊。所以修炼可以让定数变成变数,能不能成就要看个人的了。很多人都修不成正果,除了不得法不知道怎麽修还因为他们不肯放弃人间的东西。你要人间的东西,你就是个人。你不要人间的东西你才可以超出人间,只有人才会要人间的东西。修炼人要的是正果而不是人间那一点点东西,即使让你得到了又怎样?百年後轮回什麽都带不走!

我∶道长所言甚是。我... ...

没等我说完,道长打断我的话∶时间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明天我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道长一说完就马上起身往东方一所紫色屋子走去,曾经听说道家讲紫气东来。还有道长身上所穿的道袍也是黑紫色的,与一般的黑白道袍有所不同。
 
我整晚彻夜未眠,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还能安安稳稳的睡觉吧?这也太玄了,我只不过是随便想想而已,还真的让我遇到隐世高人了。为什麽那麽多人上山来都遇不到,偏偏就让我遇到了?各位读者不必感到疑惑,我所遇到的一切皆是命中的定数。後来从道长口中得知,我与他皆是前世缘,今生了。不是姻缘的缘,继续看下来就知道。

第二天,天一亮小道孩就来叫醒我。他说道长找我有事,让我去大殿门前等他。说完拿了一套古代女人的衣服给我穿,紫色长袖落地裙,整条裙子的紫色是递进的层次,越下面的紫色越深,裙尾的颜色深的接近於黑色了。很漂亮的款式,不知道怎麽形容好了,是有点像丝绸的质地,很滑摸起来很舒服。我穿好之後问小道孩为什麽拿这一件古代衣服给我穿,其实我心里高兴死了。我一直都很喜欢古代衣服,觉得很漂亮,但是在大街上穿会显得太引人注意了。现在可好,在这深山中。谁会理我穿古代衣服呢。

小道孩依旧打扫地下的落叶∶你很高兴吧?

我听到这话,马上低头脸红。

小道孩∶是师父叫我拿给你穿的,没见过师父对别人这麽好过。其实说真的,你们那些现代衣服很难看,师父说是要带你去个地方。所以要让你换一身衣服。
 
我在大殿门前等了一会儿,就看到道长出来了。道长今天的道袍有所不同,是纯净的白色干乾净净。道长像我走来,说∶有个朋友等你很久了。你该去见见他了。

我大惊∶谁?我这次是自己一个跑来武当山的,没有朋友跟著我啊?

道长笑而不语,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往那条小桥走了过去,我见状也赶紧跟著道长。要是跟不上,我又迷路那就太糟了。道长走路的时候好像脚不沾地的感觉,轻飘飘的。但是走到也不快,起码我能跟上去。我知道这是道长为了照顾我才没有用他平时的速度的,过完小桥之後我一头雾水,不知道道长要去哪里。该不会是要下山吧?顺便赶我回去,不让我打扰他清修?想到这里我的脚步停了下来。

道长还是继续走并大声的告诉我∶不会赶你走的。因为我们的缘未了,此次是带你去见你的一位朋友,你们很久没见了。

我不相信的问∶到底是谁嘛?干嘛神神秘秘的,就不能直接说嘛?

道长∶你见到他,自然就会明白一些事情。快走吧。

我不情愿的跟著道长继续走,说来也奇怪。道长领著我走的这些路,好像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而且树叶的颜色也有点不同,还有很多没见过的花。走了一会儿,感觉好像走了很多的路却没用多少时间一样。
走著走著,突然看见前面有个小木房。道长转身而言∶到了!

我小心翼翼的跟著道长後面,不知道前面是什麽样的人。道长走到门前敲了一下门,门里传来一声病态的声音∶谁啊?

道长∶是我,我带她来了。

那个人闻言马上从屋里走出来打开门,开门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这个动作也太迅速了吧,我还以为是病人呢。开门者是一位外貌大概25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身穿黄色古代长袍。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有病的样子,可是他一开口说话的声音让我的想法马上转变了。他的声音是那种老人的声音,而且像病危老人的声音。

道长指了指那个人说∶他叫黄炎(化名)是你的旧朋友。

我感到疑惑的说∶我不认识他啊。

黄炎请我们进屋坐,说要告诉我一些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看著黄炎,虽然他看起来很和善。但是老说认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麽阴谋。

这时黄炎突然开口了∶你变了,以前的你思想很纯净,不会有这麽深的疑心。看来你入凡之後就变成一个普通人了,一点也显露不出你以前的那种纯真的本性。

我∶你是说我们以前某世认识?

黄炎点点头∶恩,其实,你以前曾经转生过天上的龙族。龙族是水中的尊者,也是护法神的一种。黄炎说著的时候,我的意识突然飘飘渺渺好像去了我曾经生存过的那个空间,看到了以前所发生的一切。

龙族记忆篇

我们的原形是龙,但是我们也可以变成人形。以前我们是一起在天上某个世界守护著一颗宝石,那个宝石叫七彩珍珠。是一颗透明的珍珠,会散发出七种很通透的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不断变化。在龙族中,不同类型的龙都有不同的使命。而我们的使命则是守护那颗镇宫之珠,那颗龙珠一直放在龙宫中一个隐秘的地方由我们两个守护。相传那颗七彩珍珠拥有强大的法力,可以保护我们龙族的平安。所以各门各路的妖怪都想得到它让自己变得强大。因为黄炎从小就体现出与众不同的天赋所以就被赋予重大的使命,龙族尊者安排我们一起守护那颗七彩珍珠。黄炎从小就是龙族中最聪明的,也是天赋很高的一个孩子。所以他的性子总有点傲慢的感觉,而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龙族少女,之所以让我跟黄炎一起守护镇宫之宝是因为我性子比较稳,不会出什麽差错。跟黄炎的性子可以互补。
 
有一天,黄炎玩心大起。说是从来没有好好出去外面的世界玩过,很想出去玩。我便阻止了他∶不可以啊!我们的使命是守护镇宫之宝的,不可以离开这儿。

黄炎傲慢的说∶我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回来的。为什麽我天赋好的就一定要安排我在这守护著七彩珍珠呢?其实我应该出去大显身手才对啊!我听说最近外面的精怪很猖狂,老是偷袭我们龙族。因为我在这所以他们不敢来,那我现在偷偷出去把他们清理了。那我们龙族不就可以威名大显吗?而且这样一来他们也不会打我们龙族的主意了。

虽然黄炎说的好像很在理,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感觉。没等我回话,黄炎已经出去了。黄炎的速度相当快,即使有些年纪比他大的也未必能及得上他。就在黄炎刚刚出去的一瞬间,我听到一声怪笑声。

我顿时提高警惕∶谁?

哈哈,哈哈哈。一苹大鹏鸟突然显现出来,之所以说显现,是因为刚刚这个地方是什麽都没有的。

我厉声一喝∶你什麽时候进来的?难道你想打七彩珍珠的主意?

大鹏鸟怪笑道∶我已经在这里很久了,前些日子我偶然得到一法宝。是个能让身体通透的隐身法宝,但是这个法宝只能在不动的时候使用,一旦身体动了就会显出原形。我早就知道黄炎的性子傲慢,所以潜伏於此,盼著有朝一日能得到你们的镇宫之宝七彩珍珠。

我准备好开战的准备∶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就算是拼死也要守护龙族宝物。

我的话音一落,马上就向著大鹏鸟攻击去。大鹏鸟的身体庞大,而且是龙的克星。战斗几回合之後,我的攻击明显弱了。大鹏鸟鸣叫几声之後,突然从暗处又来了一苹大鹏鸟直往我身上攻击。我被他们啄的遍体鳞伤,就在我快要不行的时候。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发出龙的鸣叫声,声音一落马上就有其他龙族生命出现。大鹏鸟看我们龙族气势强大知道打不过我们就偷偷的逃跑了,这件事情很快就被龙族尊者知道了。尊者派了另两位战龙去守护七彩珍珠,把我召到前殿。龙椅上的尊者表情严肃,神情庄严。

尊者∶黄炎去哪了?

我∶妖怪打过来的时候,他去追赶妖怪了。

尊者∶你以为我不知道黄炎是什麽性子吗?他是不是出去玩了?

我∶... ...
 
尊者∶大家都在抢七彩珍珠,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七彩珍珠是作什麽的。其实七彩珍珠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水保持纯净的状态,水是万物本源。所以水的纯净就非常重要,要是水不纯净了对我们世界来说都是很大的劫难。不纯净的水会使一切物质变得越来越不纯净(解释一下,就像你喝了不好的水,喝进去之後那个不好的物质就留在身体了,连水都不干净了就表示没有可以让你排除不好东西的办法了),到时就造成无法挽回的境地啊!关於七彩珍珠有一个最大的秘密,我们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生命知道!那就是... ...连七彩珍珠都已经不纯了!

我大惊∶什麽? 七彩珍珠不纯了,那水... ... ?

尊者∶没错。我们这个世界早已不纯净了,在这样下去就要应了宇宙的劫难,成,住,坏,灭,空。宇宙的物质都不纯了自然要坏,坏了就走向灭亡啊!但是,关於宇宙还有一个传说,到了宇宙即将走向坏灭的时候会有宇宙的主下世正法,把一切不正的都正过来。只有宇宙的主能挽救宇宙里的众生了。也只有宇宙的主才能有这麽大的威德!但是正法的过程必然会经历重重磨难,一个人修炼都得吃很大的苦难才能修成,成就果位。更何况这次是这麽大的一件事,要经历的磨难就更大了。

我∶尊者,我愿意下世得宇宙主的法,挽救我们龙族不走向坏灭的境地。

尊者∶紫儿(化名)其实你生命的本源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你是从更高更远的地方来的。

你内心深处早已埋下要得法的种子,你为了挽救你那个层次世界里的生命,层层下走,一个层次一个层次的转生。每次转生的时候你都会忘掉你以前的事情,当你从龙族一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生命。而是要下到三界内得法的神,经过我这个层次来结缘的。在三界以外,可以知道自己所在层次的理,可到了三界内就什麽都不知道了。三界就是个迷的地方,不超脱三界的话只能生生世世在三界内轮回了。苦啊,可是不吃苦又怎麽修炼呢。不吃苦就不能得到威德,三界外的地方都可以使用神通也没有苦吃。所以我们只能永远留在这个地方。

我∶尊者,我明白了。我决定要下世得法!

尊者∶下世苦啊,要是迷在人间那就永远回不来了!

我∶尊者,就像您一样,您是龙族的尊者。当您看到您世界的众生都即将遭到劫难的时候,我相信您也不会坐视不管。我当初决定下凡得法的心情也一样,我不能不管我世界的众生。

竟然有可以使自己的世界免於一劫的方法,那我当然义无反顾的要去做。

尊者∶要是下去了,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我∶要是我不下去,得不到法。我世界的众生可能就要解体了,我下世,或许得法或许不得法起码有得法的机会。我不下世,那就永远不能挽救我的众生了!

尊者∶你要记住,这部法是造物主也就是宇宙主用来创造宇宙的法。这次为了解救宇宙的劫难,宇宙的主下凡传法。你得法之後如果修炼有成就能更新自己的世界,就算不能得法只要不对法又不好的思想也能使自己的世界得救。但是这次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因为这关乎到全宇宙的事情。所以魔和败坏的生命也会倾巢出动,阻碍下去得法的神。理由是成就这麽大的事情,就应该遭受这麽大的磨难。能走出来才了不起!

我∶是,尊者。我知道了,正念使我义无反顾。

尊者叹了一声气∶到了三界,脑袋一洗就什麽都不知道了。你在这层次的缘也结了,你现在再往下层层下走吧。

我对尊者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去。我走到龙门的前面,我知道我进了这个门就是往下一层世界走了。会忘掉我以前的东西,周而复始知道三界为止... ...

後记,黄炎因为犯了天条,在守护神物的时候擅离职守而被打下凡间受苦。
 
当我的意识飘飘渺渺的回来之後,我才发现我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原来我一直苦苦寻找的,想要解脱的思想还肩负著我世界里的众生的期望。怪不得我一直都有寻找修炼之道的想法,原来我元神的一面早已知道我为何存活於世间!

道长和黄炎看到我明白了这些很高兴,黄炎咳嗽几声说∶你现在穿的这件衣服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紫儿紫儿,你最喜欢紫色了。我知道我当初对不住你,让你被大鹏鸟攻击成重伤。所以他们贬我下凡的时候我偷偷拿了你最喜欢的衣服下来,我知道有朝一一定会来这的,

因为我对你有信心,我知道你将来一定会得法的!所以我就住在山上一直等著你来,想把衣服给你同时也想跟你说对不起!

眼前的这个黄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傲慢的黄炎了,在人间遭受的苦难使他变得成熟稳定了。

我高兴的说∶我早就不怪你拉,你看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是你自己打开我的记忆让我看的。那道长,您说我是注定来这的。那您跟我之间的缘分又是什麽呢?

道长∶我们在天上某个层次也结过缘,在人间轮回中我们曾经当过亲戚。我修炼开了天目之後,记忆便打开了。用宿命通看出你今生是个一心求道之人所以也一直在等待著你的到来。

其实那个幻真殿,别人是看不到的。那是我有意显现出来给你看,要跟你了缘。

我∶了缘?

道长∶恩,这一世很关键。要是这一世不能得法的话就永远不能回去了。

我∶为什麽?

道长∶因为正宇宙的法已经开传了,要是错过这一世的机缘就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

我∶这个是宇宙的法,那就代表它能让不同的人修到不同的自己的世界中去?

道长∶没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我看出你佛缘很重,一直都有神佛在默默的保护你。 (听到这儿,我的泪又流下来了。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那麽好的人,起码在尘世中早已养成很多不好的习性。没想到竟然还会有神佛保护我)

我哽咽的说∶为什麽他们要保护我?

道长∶不止是你,很多为了拯救自己世界众生的神,下世之後都有他们自己世界的神佛看护。下世的很多都是天上世界的王,因为也只有王才能肩负这麽大的重任。你以前曾经结缘的那位龙族尊者也下世得法来了,只可惜迷的太深,已经陷进物质欲望中去了。不相信修炼的事情了,那可是会後悔一生的啊!

黄炎∶唉!我夜夜都看到龙族尊者的世界众生在哭泣,他们当初是对尊者抱著多大的期待啊。希望尊者能在世间得法拯救龙族,没想到... ...

我∶不仅是尊者迷失的深,现在的世人又有几个能够心明?他们往往用在世间形成的观念来过人的日子,连内心深处都被物质观念埋没了。请问二位,你们口中所说的能够使宇宙不走向坏灭的法是哪个法门?
道长∶你应该听过。

黄炎∶现在世间突然出现哪个法门并且迅速强盛後来又遭到强大的磨难的?

我∶你说的是... ... 法轮功?

道长∶没错。世人往往只会用自己形成的观念来衡量别的事物,当初大法没被镇压的时候也不见有人说他不好。就算不炼的也不会去管这件事,当磨难一开始的时候,世人在邪恶的谎言造谣中对宇宙大法产生了很多不好的念头。却不用正念去想想问题,不看看真相。

我∶ 我以前是有听过关於他们造谣大法的事情,但是我对大法没有什麽不好的念头。很多事情,我觉得自己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就不要人云亦云了。现在你们这麽说,确实 也是啊!大法的开传的速度确实很快,这或许是因为怕很多人来不及得法吧。通过镇压一事就把大法推向大家的眼中了,不镇压或许还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法呢!我也是因为看到报纸造谣大法的事情才知道有大法的,以前不知道。

道长∶是啊,这样一来这场磨难即可以使修炼人吃苦练就威德,二来又可以把宇宙的法推向众人眼中。 好的人能从中听到好的事情,不好的人就会从中听到不好的事情。你听过一个故事吗?关於苏东坡的。

我∶道长请说。

道长∶苏轼是个大才子,佛印是个高僧,两人经常一起参禅、打坐。佛印老实,老被苏轼欺负。苏轼有时候占了便宜很高兴,回家就喜欢跟他那个才女妹妹苏小妹说。一天, 两人又在一起打坐。苏轼问∶你看看我像什麽啊?佛印说∶我看你像尊佛。苏轼听後大笑,对佛印说∶你知道我看你坐在那儿像什麽?就活像一摊牛粪。这一次,佛印又吃了哑巴亏。苏轼回家就在苏小妹面前炫耀这件事。苏小妹冷笑一下对哥哥说,就你这个悟性还参禅呢,你知道参禅的人最讲究的是什麽?是见心见性,你心中有眼中就有。佛印说看你像尊佛,那说明他心中有尊佛;你说佛印像牛粪,想想你心里有什麽吧!

我听後大笑不止∶哈哈,妙。

黄炎突然叫了一声∶啊!差点把这事忘了,你看。这是你以前戴在身上的紫水晶。

他从身上拿出一块圆形的通透紫色水晶,递到我手上。紫水晶的质地有种冰凉的感觉,仔细看里面会有一些紫晶粒在运动。告别了黄炎之後我和道长回到幻真殿。小道孩早已准备好了饭菜,桌上的三人沉默不语。小道孩也没问我们去了哪里,或许对於修炼人来讲。心态是顺其自然的,该知道的就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後记,下山之後。我去了山下那些住宿的店住了一晚,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就回家的。但是当我去到旅店的时候愕然发现店家的日历是我上山的那一天,也就是说我在山上已经过了两天但是对於下面的时间来说,我才上山了几个小时而已。当我以为我是不是因为迷路而睡著做了一个梦的时候,那颗紫水晶却时刻提醒我那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做梦。

回家以後,我就立刻去找了关於大法的书籍来看,别问我从哪里看的。翻出去之後就免费书籍下载。看了之後获益良多,才明白了什麽叫真正的修炼。并且把团退了,自从修炼以来身上一直发生了不少神迹的体现。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明白的人自然会明白。

原谅我现在才把这件事说出来,因为这需要时机。现在是时候了,不过现在的时间也很短了。很快,事实的真相就会显现。当神佛大显的时候就是人类的恶业该了之时。趁还有机会,望各位珍惜自己。

(大纪元博客)


相关文章

  • 封神演义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郁垒
  • 封神演义 第四十六回 广成子破金光阵
  • 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 一个特异功能者眼中的现世人生和2012年[转]
  • 三国演义 (15): 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 纪实小说∶匆匆而过的缘
  • 观神韵得法记
  • 深山里的盼望
  • 神仙故事∶卖饼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