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樸實農婦被迫害命危 兒子呼籲鄉親援救
樸實農婦被迫害命危 兒子呼籲鄉親援救



遼寧朝陽縣雙廟鄉五十五歲的樸實農婦宋守雲被警察入室綁架、非法關押迫害近一年,音信皆無。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家屬突然接到朝陽市看守所電話, 被告知宋守雲生命垂危,正在醫院搶救。在重症監護室,兒子終於見到了日思夜念的母親,可身上插滿了管子,失去意識的母親卻再也沒能看孩子一眼。至今宋守雲 在醫院已兩個多月,還沒清醒過來。

儘管這樣,宋守雲還被朝陽縣公安局、檢察院、朝陽法院合謀構陷枉判一年。宋守雲的兒子在祈求父老鄉親援救的公開信中說:「法律是制裁壞人的,怎麼能構陷、 冤枉好人呢?我們全家絕不接受這個傷天害理的現實。我們是一介平民,沒人沒勢,只有祈求朝陽市所有的正義民眾及父老鄉親聲援我這個慘遭迫害的媽媽,給我這 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出謀劃策和勇氣……」

下面是宋守雲的兒子請求父老鄉親們援救的公開信:

祈求父老鄉親援救我們這支離破碎的家

我叫高峰,家住在朝陽縣雙廟鄉農村,是普普通通的五口之家,上有80多歲的奶奶,下有10多歲未成年的弟弟,母親宋守雲是家裏的頂樑柱,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善良能乾。家裏雖不富裕,但被母親打理的井井有條,其樂融融。

一年前,我們這個平靜的家突然災禍降臨,真如天塌了一樣,至今幾近支離破碎。在這欲哭無淚、欲求無門之時,祈求我的朝陽父老鄉親們救救我們這個慘遭迫害的家吧!給我以指點,下一步該怎麼邁,全家人還怎麼活。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朝陽市南雙廟鄉派出所所長索景東親自帶隊,在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的情況下強行闖入我家,並非法抄家,搶走了家中的法輪大法書籍 和現金(家中只有媽媽一人在家,家人不知道現金的具體數字,我家多次索要現金未果),隨後他們綁架了媽媽,送入朝陽市看守所關押迫害。我家人得知消息回到 家中時,只看到家裏一片狼藉。

媽媽被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已近一年之久,期間我家沒有收到任何相關部門的通知書,也未告知綁架關押的原因。一年來音信皆無,可在九月二十八日半夜我們突然接到看守所電話,被告知媽媽生命垂危,正在朝陽市第二醫院搶救。

在重症監護室,我和家人終於見到了日思夜念的母親,可身上插滿了管子,失去意識的母親卻再也沒能看我一眼。見此情景我和家人當時就蒙了,無法形容的內心悲痛任憑止不住的淚水流淌……

媽媽已經做完開顱手術,但醫生說媽媽手術後將面臨兩種可能:1、死亡;2、失去意識。我們全家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可是更讓我們雪上加霜的是,看守所方面對此要推脫責任,聲稱解除對母親的羈押,要求我們把母親接回,保外就醫。否則看守所就不管了。並且要強制執行。

媽媽是個樸實的農村婦女,一生種田做家務,從沒傷害過任何人,善良的她承受了她都想像不到的非人折磨,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甚麼,這個政府為甚麼要 這樣對待她?現在醫院裏重度昏迷的她,眼睛睜得大大的,也許她仍看不懂這個世道,讀不懂參與迫害的人為甚麼這樣痛恨善良?

在重症監護室裏,見到了身上插滿了管子,正處在重度昏迷中的媽媽,看到眼前情景悲痛萬分的家人迫切的想知道,媽媽在非法關押這一年的時間裏到底經歷了甚 麼?媽媽今年五十五歲,修煉法輪大法後一直身體健康,從根本上擺脫了疾病的困擾、痛苦,按真、善、忍為人處世,不與人紛爭、不傷害別人,怎麼在看守所非法 關押的一年中就變得這樣了呢?

得知媽媽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朝陽市850名正義民眾簽名聲援,在此我們全家忠心謝謝這麼多父老鄉親的簽名聲援難中的媽媽。

一位好心人透露給明慧網的媽媽一年來被殘酷迫害內幕:

綁架、毒打、折磨、凍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媽媽遭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女所306監室裏,負責此監室的正管教叫包瑩瑩,副管教徐靜。

從關進看守所那天開始,媽媽就被強迫在大鋪上雙腿盤坐,身體必須坐直不許動,動就遭到暴打,一天只許去兩次廁所,吃飯都不許下來,從早7點左右盤坐,直到 晚上9點,就這樣被長期罰盤坐,腳踝骨都盤坐腐爛化膿。媽媽拒絕背看守所裏誣陷法輪功的報告詞,經常遭到犯人毒打折磨,經常參與毒打媽媽的犯人有本溪的趙 紅、劉雯、任仁、李丹、姜琳琳等人。趙紅,44歲,此人因販毒判刑15年。由於此人出手狠毒被管教選為306監室牢頭,在管教的縱容下趙紅無法無天,被稱 為監室裏的一霸,對待監室裏的人舉手就打,張口就罵。為此老實厚道的媽媽常被幾名犯人輪番打罵折磨,在寒冬臘月不許媽媽穿棉衣,不許蓋被子。

在二零一六年整個寒冷冬天,只許媽媽穿個內衣內褲,白天監室開著窗戶,晚上睡在冰涼的木板大鋪上,媽媽被凍得渾身發抖無法入睡,整個人抱成一團,日夜煎 熬。直到二零一七年四月份,被遼寧省省廳從監控看到了朝陽看守所監室內有人沒被子時,警察才給媽媽被子。朝陽市看守所各監室內安裝著全方位監控,警察在辦 公室裏就可以看到監室內發生的一切,但對媽媽被虐待的情況視而不見。

由於長期挨凍、承受各種體罰打罵,媽媽的身體每況愈下,還有腳踝骨腐爛的傷痛,人非常消瘦。犯人藉此給媽媽暴力灌藥,任仁、姜琳琳將媽媽從大鋪上拖到地上暴打,當時媽媽被打的鼻口噴血,直到監室裏的人怕出事按了報警鈴才停止。

「洗澡」、罰站等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媽媽被警察徐靜帶出去給腐爛的腳換藥,被徐靜訓斥:你的腳為甚麼這麼髒?媽媽回答道:我因長時間罰坐,沒有時間洗腳。然後徐靜到監室與犯人們說:宋守雲在背後說你們壞話了。之後就讓幾個犯人給媽媽強行「洗澡」。

犯人趙紅、劉雯、李丹、姜琳琳幾人帶著氣憤上去強行扒光媽媽的衣服,按倒在水泥地上,由兩人摁著,一人用盆往媽媽身上一盆一盆澆涼水,第一盆澆下去因天氣 寒冷溫差太大,媽媽身上立即冒起了熱氣,這樣覺得還不夠冷又把窗戶打開。然後犯人手拿搓澡巾,發洩似的用力給媽媽「搓澡」,痛的媽媽發出撕心裂肺慘叫聲, 由於用力過猛媽媽的左手二拇指被拽脫了臼,二拇指發青當時腫了起來。這一切直到在辦公室從監控裏觀察的徐靜喊停,幾個犯人才停止折磨媽媽。

二零一七年四月份,媽媽被罰站班,監室24小時輪番站班兩人為一班,一般兩小時一換班,媽媽一站就是一整天,要求站軍姿,由趙紅看著,一動不許動,動一點 就被趙紅毒打,趙紅用腳往媽媽腳背上跺,用臉盆沿硬的地方往媽媽腳上磕, 姜琳琳用手掐媽媽,媽媽身上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孫亞寧把媽媽的頭髮薅下來一綹子。

二零一六年年前,老實巴交的媽媽被犯人強迫花45元錢買舊衣服,錢被趙金范等人用來買橘子吃,還說是媽媽自願的。媽媽被迫害得手發抖拿東西手不好使,每天 在擺放生活用品時擺不齊,就被趙紅把東西扔進廁所,然後再讓媽媽花錢買或借,借一還三或者扔掉一個得買三個,牙膏、毛巾、拖鞋等物品經常被扔掉,賬上 800元錢為此都花光了。後期媽媽的手抖得越來越嚴重,此時雖然給媽媽被子蓋了,但由於手發抖疊被時總不合格又被常常扔掉,還得幾人按地上毒打一頓。媽媽 在一年時間裏幾乎沒蓋多少被子,因經常擺放不好東西每日都在承受打罵與折磨中度過。

媽媽在遭受看守所非人折磨的同時,被朝陽縣公安局、檢察院、朝陽法院合謀構陷枉判一年刑,下判決後還有三個月期滿,這樣才沒被送往監獄。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左右,警察把媽媽從306室抬到302監室繼續迫害。

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家屬接到朝陽看守所電話,被告知媽媽生命垂危正在朝陽市第二醫院搶救。事發後,看守所相關人員非常恐慌,曾問過監室的犯人:宋守雲是否挨打過?犯人沒敢說實話,說沒挨打。看守所相關人員讓必須說實話時,犯人回答:打過。

為甚麼如此迫害善良?

媽媽在醫院已近兩個月了,至今還沒清醒過來。朝陽市看守所隱瞞實情,想擺脫看守所應該承擔的相關責任。我們一介百姓雖無權無勢,但人命關天!她們也怎能如此草菅人命,置於一個家庭如此悲慘境地於不顧啊!

朝陽的父老鄉親啊,我不明白:看守所及所有迫害我媽媽的人們,為甚麼這麼仇恨一個善良的人,媽媽只是因為不放棄給予她健康的身體、教她怎樣做好人、提升思想境界和人生真諦的信仰,就被他們給迫害成如此悲慘。

儘管這樣,媽媽還被朝陽縣公安局、檢察院、朝陽法院合謀構陷枉判一年刑。法律是制裁壞人的,怎麼能構陷、冤枉好人呢?我們全家絕不接受這個傷天害理的現 實。我們是一介平民,沒人沒勢,只有祈求朝陽市所有的正義民眾及父老鄉親聲援我這個慘遭迫害的媽媽,給我這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出謀劃策和勇氣。我要用法律的 武器討回公道,我不相信法律竟然能成為枉法者隨心所欲迫害善良的工具。

悲慘的遭遇令我不得不關心和查閱相關法律內容 :經查閱初步得知 ,在中國,從來沒有任何具有司法管轄權的部門,通過正當的法定程序,認定法輪功是所謂「×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也從來沒有哪條法律規定中國人不 准修煉法輪功。「兩高」《內部通知》不是法律,更不能作為定罪量刑依據。因為它本身未經任何合法的司法程序,故而就沒有任何司法效力。還有,二零零零年四 月九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公安部聯合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通知)》公通字(2000) 39 號文件,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十四種,但其中根本沒有法輪功呀!

目前中國網絡上已明確公開了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第五十號令,廢除了一九九九年發布的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承認法輪功書籍都 是合法的。然而,把法輪功跟「×教」第一次關聯起來,只是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起這場迫害運動後,於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回答法國《費加羅時報》記 者時拋出的個人誹謗之言論,隨後《人民日報》追風造勢發表評論員文章,再經過所有媒體炒作起來的所有內容,它不是法律,是為迫害好人找藉口的謊言宣傳。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關押。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 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 害的受害者。

在此呼籲全世界所有善良之人,正義的朝陽父老鄉親們給予被殘酷迫害如此慘痛的媽媽以聲援和關注,我相信法律的威嚴在所有善良正義人們的聲援下,我媽媽這樁冤案一定會大白於天下,善惡有報的天理定將彰顯於朝陽大地每個人的面前。草菅人命、殘害善良,天理不容啊!

受害者的兒子 高峰
2017年11月23日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唐鋼高級工程師王雅新被劫持半年
  • 北京趙秉忠遭非法關押月餘 老父無人照料 (圖)
  • 原牡丹江監獄警察絕食抗議迫害 二次入院搶救
  • [澳洲光明網] 2017-12-03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