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廣東余瑞賢第十次遭綁架
廣東余瑞賢第十次遭綁架



廣東省佛山市法輪功學員余瑞賢在九月二十二日晚上在家樓下被佛山市610頭目曾強帶人蹲坑監控綁架,非法關押在張槎醫院舊樓一個小房間裏一個多月,十月十四日晚上才回家。這是余瑞賢第十次遭綁架,一家十五口人遭牽連迫害。

六十二歲的余瑞賢女士,原佛山市禪城區工商行幹部,煉法輪功之前有許多疾病,包括胃病、頸椎增生、婦科病等,最致命的是她家兄弟姐妹六人中有五人先後得了 乙肝雙陽、攜帶病毒的肝炎。因為這個病,她姐姐四十歲就去世了,兩個弟弟也只活了四三、四四歲。而她自己三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領取銀行系統每年老弱病殘的 補貼。一九九七年二月煉法輪功半個月後,她全身排出一粒粒像芝麻大小的黑點,把這些黑點刮下來放進一盤清水裏,整盤水就變得黑如墨汁。從那以後,她獲得健 康,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以「真、善、忍」為準則,做事都先考慮別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挑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後,余瑞賢女士被非法抓捕了九次:每次都被非法抄家,被抄走法輪功書籍、音象資料、個人電腦和其它私人 物品等;而且多次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還被非法勞教了一年零三個月。此外,她在工商銀行的工作也被單位無故開除,六千多元的獨生子女費原 單位與所在的居委會也互相推諉,多年拖著不給。

一、第十次綁架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余瑞賢出去辦事走到樓下被二名不法人員攔載,問他們為甚麼?他們吞吞吐吐,於是她和他們講真相,一名不法人員就打電話,然後 叫她走,她就走回家中,拿了兩份平時準備好的一份是她被迫害的情況,一份是「敲門行動」犯法的資料,再次下樓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不在,她就去辦事了。

晚上七點半左右,她回到家樓下,被佛山市610頭目曾強及祖廟派出所、普君派出所設圈套綁架。十多名警察抓住她,她就高呼「法輪大法好」。警察把她反手銬 上手銬,往警車中硬塞,遭到她激烈反抗。在過程中,她高呼「法輪大法好」,警察抓住手銬把她手上的手銬從後邊往上拉,硬塞進警車,致使她的兩隻手又紅又 腫,雙手深深留有兩個銬卬,右胳膊疼痛。周圍觀眾不少人看到全部過程。

晚上八點,余瑞賢被帶到祖廟派出所,被綁在審訊椅上雙腳也綁著、雙手被背銬,一直到半夜兩點。在這段時間裏,她要求去洗手間多次都不准去,忍得難受。非法 搜走她隨身的包包財物,打開包包馬上就翻錢包,在包包裏找到一份她十多年被迫害的情況、「敲門行動」犯法。警察非法問她:這些東西是不是你的,她不配合警 察的非法審問,只說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問了兩句就不再問了,走了。她一直在給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被江澤民利用,不要當江澤民的替罪羊。余瑞賢質問 610頭目、警察:究竟犯了甚麼罪要綁架她?她破壞了哪一條法律?當時出出進進的警察她都問,但是無人回答她,因為他們也知道法輪功是好人!

到半夜二點,不法人員把余瑞賢帶到張槎醫院舊樓301小房間裏關押,一進病房門口有個洗手間,小房間放了兩張病床,加一個走道,還有一個小小陽台。由八個警察、保安分兩班在這個小房間裏監視她。

二、非法囚禁、精神迫害

610頭目曾強從廣州市叫過來兩個他們自稱「義工」的人,男的叫鐘翰文,女叫羅笙笙,對余瑞賢進行精神迫害,企圖從思想上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正信。

余瑞賢九月二十二日晚被抓,二十三日中午610頭目就安排他們到醫院見她,她問他們怎麼知道她在這,他們說在網上查找到的,她又問了他們的名字。但她還是和他們講真相,講她二十一年在大法中的受益、講她十八年被迫害、講善惡有報是天理。

九月二十四日一早他們又來,余瑞賢還是這樣講,最後她說你們不要再來找我了,她要講的東西已經在當晚被610、派出所綁架時搜走了,你們問610拿來看 吧。想不到他們下午又來,她試探了他們幾點,當說到電話錄音時,鐘翰文十分敏感,發出很兇惡的聲音,假模假樣說:「當年你在湛江學習班的時候我們知道就好 了,你今天就不會囚禁在這『轉化』」。

九月二十五日一早他們又來,這次余瑞賢只說了一句話「善惡有報是天理」……下午他們竟然又來了,當時她坐在陽台,他們耍無賴,在講話過程中,拉她雙手,拉 她的坐板凳。余瑞賢只好坐另一面,面對牆壁,鐘翰文又不斷搖動她坐的板凳,又拉手,又用雙手掐她兩邊胳膊,羅笙笙還不斷說錄像將她傳上網、還不斷攻擊大法 和師尊。她實在忍無可忍 ,她說了句:「你兩隻無賴!」鐘翰文還哈哈大笑說:「你是第二十個這樣罵我的。」余瑞賢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這時候的她只好高呼「法輪大法好」,她也不知 叫了多長時間,最後他們連她死去了八年的老伴也侮辱。

株連迫害

九月二十六日一大早,余瑞賢煉了三套動功,天還未亮她想起昨天發生的事,他們用如此惡毒的言語對她人身攻擊,目的是將她的意志毀掉,強制她放棄對法輪功的 信仰,達到所謂的「轉化」。為甚麼鐘翰文經常會說一句重複的話?「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我手頭上有一疊名單。」余瑞賢被囚禁在醫院這個小房間裏 以經四晚三天了,她知道醫院不是她待的地方。她求師尊救她!並求師尊加持她!似乎有個力量在引領著她,從醫院走了……

中共不法人員瘋狂四處尋找她,特別是汾江路一帶逢車就截、逢人就查,還到各家各戶去查,以查衛生為由,進門見房就入、見櫃就搜,有些住宅還搜查幾次,把整 個家翻個底朝天,拿著她的像說她犯了盜竊罪,還謊叫住戶關好門窗,發現報派出所,報案者獎二萬元人民幣。有人說真象鬼子進村,有人說哪裏像查衛生,簡直像 打劫。一位大叔說,這幫人除了抓法輪功學員,他們甚麼都不會。

余瑞賢從醫院裏走脫,住在一位八十七歲胡姓老太太家裏。她因給家人打電話,被定位,於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同胡老太太一起再次被警察綁架。

十月十四日半夜二點多鐘,警察開車,搭她女兒和家人來接她回家。余瑞賢問警察,究竟犯了甚麼罪你們要綁架她?一人做事一人當,為甚麼還要迫害她家人?警察 否認迫害她家人。警察說:「一、是因為中共開十九大,擔心你去北京;二、是收到你們內部『學員』舉報」。回到家後,她被監視居住,限制自由,家門口被設 崗,出門就有居委會人員貼身跟蹤,一直到十月底。過程中她和他們講真相,他們都說是上頭安排,身不由己。她說哪怕是身不由己,也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呀。

在這一次迫害中,她家屬十五口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和干擾。有的被綁架幾次、有的被電話傳幾次、有的被抄家幾次。特別是她女兒天天出門就有便衣貼身跟 蹤,就連帶小孩子到醫院看病也不放過,每天晚上十一點左右就有電話騷擾,給她的正常生活帶來極大干擾。女兒、女婿、七歲孫子、妹妹及妹夫,被綁架到派出所 審訊,弟弟、幾個姪女、兒甥女、兒甥婿被非法傳到派出所,被強制戴上手銬審訊、拍照、錄像、打手印、簽名,最小的兩個姪女被強行戴上手銬八個小時,還被這 幫衣冠禽獸的惡警除她衣服、褲子拍照、被關進人稱「狗籠」裏審訊、恐嚇直到半夜二點幾。此外,余瑞賢家、妹妹家、弟弟家,弟媳婦家,姪女家,妹妹的小姑家 被非法抄家。

奉勸那些還被江澤民利益集團利用的警察、政府工作人員三思而後行,多行不義者,必自斃;暴虐無德者,必自斃;天良喪盡者,必自斃。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杭州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孫麗萍五年
  • 吉林市陳佩華被綁架 老伴一夜白頭
  • 丈夫被害死 小學教師再次流離失所
  • [澳洲光明網] 2017-11-19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