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關獄中獄九月半 柴君俠被河北女子監獄加重迫害 (圖)
關獄中獄九月半 柴君俠被河北女子監獄加重迫害 (圖)



唐山市遷西縣法輪功學員柴君俠自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被劫持到了河北省女子監獄,至今一直被關押在該監獄的十三監區──專門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獄中 獄。柴君俠因不配合監獄的「強制轉化」而被打,被迫害的臉色發黃,近期更因中共十九大的召開而加重了迫害,不讓睡覺,從早到晚強制轉化,狀態越發不好。詳 細情況,目前卻無從得知。

柴君俠


一、依法訴江遭打擊報復

柴君俠女士,是唐山市遷西縣新莊子鄉米城莊村法輪功學員,遷西縣帥豐集成灶商店的設計人員。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之下,柴君俠和她的家庭卻經歷了種種令人聞 之落淚的魔難。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柴君俠依據「有案必立 有訴必理」的法規,因為自己的信仰被迫害,以自己及親人的親身遭遇,依法向最高檢郵寄了控告迫害發動者江澤民的信件。

雖然她與家人的控告狀都被最高檢簽收,但兩高不僅沒有被依法立案,卻將訴狀返回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柴君俠及家人因此而受到幾次三番 的騷擾,並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早八點多,她在自家商店被遷西縣新莊子鄉派出所、遷西縣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並關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遷西法院非法庭審柴君俠。直到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下午,法律規定的案件在法院審理期限的最後一天,柴女士的家屬接到了判決書,她被非法判刑四年、並處罰金五千元。

柴君俠以一審判決沒有事實依據、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依法訴江的行為無罪等諸多原因提出上訴,並申請開庭審理。唐山中院沒有調查取證,也沒有開庭,就給出了維持原判、駁回上訴的結論。

二、被劫持入獄再陷囹圄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通知柴君俠的家屬去看守所會見。一月十六日偷偷將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家屬長時間沒有柴君俠的消息,向唐山市 第一看守所、河北省女子監獄、遷西縣法院等多方詢問,直到三月份才得到確切消息:柴君俠被關入了河北省女子監獄的十三監區。

家屬給河北省女子監獄總機打電話,對方說去問一下獄政科,獄政科說沒有這個人。家屬再次打電話到監獄的出入監,出入監說柴君俠不在出入監,一月十六日被送來的,只在出入監呆了兩天。家屬再問具體到哪兒了,對方說:她這種情況(意為堅持修煉的)應該在十三監區吧。

十三監區是河北省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攻堅組,專門針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又打電話到十三監區,接電話的獄警卻反問:你怎麼知道我們的電話的?家 屬要求會見,獄警說不讓見,規定剛進入監獄兩個月內不能會見。兩個月後家屬再打電話,獄警仍說不能會見,得三個月,在家屬的反覆要求下,獄警推說請示領 導。最後終於答應可以在五月十一日會見。

三、丈夫的會見權被剝奪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是河北省女子監獄十三監區會見日。這一天也是監獄長接見日。柴君俠的丈夫揣志剛和兒子揣富林早早來到監獄外,準備會見柴君俠。雖然之前揣志剛多次給獄警打電話聯繫,詢問柴君俠的近況,以及聯繫會見的事。但監獄還是剝奪了他的會見權。

揣志剛首先見到高姓獄警,說揣志剛不符合會見條件,因此不讓他會見,可以讓他的兒子揣富林會見。

在此之前的三月六日,揣志剛就電話聯繫過姓高的獄警,高獄警說關押不到兩個月,到兩個月時可以會見;四月五日揣志剛再次聯繫女子監獄,孫獄警說關押不到三 個月,到三個月時可以會見。五月十一日已經三個多月了,家屬應該可以會見了。高獄警卻又推脫說不符合會見條件不能見。揣志剛說:「要是始終這個情況(不放 棄信仰),那只能柴君俠從監獄出來我才能見到她了?」高獄警說只能這樣。

四、兒子揣富林獨自會見媽媽

揣富林小時候和媽媽在一起的照片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在外地上學的揣富林向老師請了假,一個人坐上了開往石家莊的火車。到了石家莊後,和從家鄉趕來的爸爸匯合,一起去監獄探望媽媽。但是監獄剝奪了爸爸的會見權。揣富林不得不獨自會見媽媽。短暫的會見,簡單聊了點家常,會見就不得不中斷了。

從此,揣富林一個人獨自承擔了每月去監獄探望媽媽的重擔。

會見之後,爸爸揣志剛不甘心千里迢迢來卻見不到妻子,就去找監獄長評理。在監獄長會見大廳,揣志剛向監獄長說明情況,要求正常會見妻子柴君俠,十監區區長 說這事找高獄警,就急忙把揣志剛送出大廳外。揣志剛請高獄警出示不讓會見的規定,並要求複印。高獄警口口聲聲說有這個規定,可以給揣志剛看一看,但不允許 複印,後來又說只能給柴君俠看一看。但直到最後,揣志剛也沒有見到這個規定。

五、柴君俠以前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受的折磨

這是柴君俠第二次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河北省唐山市遷西國保大隊長朱振剛等伙同城關分局局長張印博等十幾人,翻牆而入,在深 夜柴君俠熟睡之時,又沒有女性警察在場,一幫穿便服的警察,不出示任何證件,綁架了柴君俠。柴君俠被冤判四年,並於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以「犯罪預備」的 荒唐罪名冤判柴君俠四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

以「犯罪預備」的罪名,構陷追求「真善忍」的守法公民入獄四年,已是荒唐。而此前的冤獄經歷,四年後,再次成為對柴君俠的理由之一!

二零零八年四月,柴君俠第一次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四年間,柴君俠遭到很多非人的折磨。柴君俠曾遭到惡警吳紅霞電擊臉部和背部,吊銬,三九寒天吊在門上吹冷風,關小號等迫害。每天還被強迫勞動十四個小時,最多達十八個小時。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以強制「轉化」


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晚上八時,柴君俠沒下床報數,被新任教導員吳紅霞叫到辦公室後,百般刁難。柴君俠不妥協,吳紅霞打了柴君俠兩個耳光,又拿起電棍猛擊臉 部、脖子、背部各十幾次,導致柴君俠頭皮破裂出血,臉、脖子、後背全是青紫。最後惡人殘忍的將柴君俠吊銬在門欄上被寒風吹了一宿。

第二天上午十點柴君俠被關進小號,不讓穿內衣,只穿沒有扣子的棉衣,禁閉室內沒有床,讓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關小號期間,惡警讓犯人石軍坐在柴的頭上不讓她睡覺,從小號出來後犯人李娜又當著監區長李紅珍的面用衣服架打她,還罵她。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到三月期間,為強制「轉化」她,六監區惡警不讓她睡覺,在監舍大廳從晩十點站到凌晨一點。不讓說話,不讓洗漱,吳紅霞還指使犯人打她(犯人因同情柴的人阻止沒有打)。

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後,柴君俠落下了心臟不舒服的毛病。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北京李蘭強被房山區法院冤判三年(圖)
  • 三陷囹圄 浙江大學女教師下落不明(圖)
  • 吉林市姜秀麗被警察騷擾
  • [澳洲光明網] 2017-11-05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