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王有江遺體在去世當天火化 蘭州監獄在掩蓋甚麼? (圖)
王有江遺體在去世當天火化 蘭州監獄在掩蓋甚麼? (圖)



蘭州監獄為掩蓋真相,在王有江去世的當天就匆匆火化了他的遺體,沒有讓其年邁的父母見最後一面。八月十一日,監獄方面告訴王有江父母,稱王有江已經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去世,遺體當天火化。

王有江遺照


年近八旬的老人苦苦熬了十五年,如今卻白髮人送黑髮人!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王有江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強直性脊 柱炎」,出獄後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二零一二年六月在友人家串門時再遭抓捕,又被判刑六年,並在蘭州監獄遭獄警虐待、毆打、電棍電擊、高強度勞動等折磨。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上九點多,蘭州監獄給王有江的父親打來電話,告知王有江突然顱內大出血,送監獄醫院後情形嚴重又轉到蘭醫二院。當即,年近八旬的 老父親乘車趕往蘭州,到了醫院卻被阻止與兒子見面,第五監區的幾個人守在醫院,不讓任何人見面,他父親因身體不適當天就返回家中。

隨後,監區的人員讓家人轉告父母,制止所有的親朋好友和關注此事的熱心朋友來訪,不讓他們將此事曝光在明慧網上。

幾天後,獄方打來一次電話,說給王有江治療沒有錢,讓他們給錢,並說不打錢就停藥,他父親說,「你們憑甚麼問我們要錢?我兒子身體健康,頭腦清晰,堂堂正 正的一個好人讓你們迫害成這樣子,你們不搶救,還問我們要錢,哪有這個道理?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此後,他們再沒有得到王有江的任何消息。

匆匆火化,他們究竟想掩蓋甚麼?

王有江的父親在二零一七年初去監獄見過一次,看到他瘦弱不堪,身體還沒有好轉。王有江惦記身患腦溢血而偏癱兩年的母親,囑咐父親年紀大了不要來看望了。

一轉眼已經半年沒有見面,年邁的父母心急如焚,一直到八月十一日,等來的卻是王有江已於七月一日離世的消息!

王有江突然離世是屬於非正常死亡,而且對於他離世的消息,蘭州監獄理應通知先父母,料理後事的相關事宜的手續與簽字應該與父母溝通,徵求老人的意見才能辦 理,但是甘肅省蘭州監獄五監區僅僅讓王有江的兒子(二十四歲,在鐵路部門工作)在火化單子上簽了字。當時被五監區叫去蘭大二院的是王有江的姐姐和王有江的 兒子。王有江的前妻買了火化時穿的衣服、在蘭州華林山公墓買了墓地(火化費和買骨灰盒是五監區出的錢)。王有江去世當天就匆匆將遺體火化。

王有江的兒子曾說,爸爸一直在監獄裏,他就沒好好見過爸爸,他跟爸爸一點感情都沒有。爸爸去世了,他也不敢說給爺爺。全家人都瞞著兩位老人,因為王有江母親偏癱,父親心臟不好,老人一個多月後才知道。

從二零零一年王有江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以來,整整十五年的冤獄都是他的父親在奔波,沒有交給任何人去辦理,為甚麼最後一刻不讓老人見到?

王有江最後在獄中經歷了甚麼,和臨終前的狀況,父母完全不知情,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知情權,蘭州監獄執法犯法,他們究竟想掩蓋甚麼?十八年來,他們一意孤行瘋狂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掩蓋的是迫害的真相,同時還在掩蓋內心極度的恐懼。

兩次冤獄,十五春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發起迫害法輪大法的運動,王有江數次進京為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為此,他曾先後被非法關押於蘭州西果園看守所、蘭州西固寺兒溝看守所、蘭州市大砂坪監獄等處。

二零零零年元月三日,王有江又一次進京上訪,被所在部隊以違反政治紀律為由秘密關押兩個多月,遭到部隊「專案組」邪惡的迫害,採用軟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 江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王有江再次為法輪功上訪,途中被攔截在寧夏中衛火車站候車室一整天,當夜被送進蘭州市桃樹坪收容所,又遭一星期的非法關押。

鑑於單位領導備受上級邪惡頭目的責備,他提出轉業。但在轉業的相關手續還未完全辦妥的情況下,於二零零一年元月六日,王有江被蘭州市公安局一處警察抓捕, 同時抄走了數台複印機、電腦、大量耗材和資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未經公開審理,在榆中市秘密開庭,非法判王有江十年重刑。期間,王有 江受盡各種精神與身體的雙重迫害,如拳打腳踢,侮辱謾罵,電棍電擊,高強度勞動,關小號 ,長期被戴著手銬腳鐐蹲著,不讓吃飯不讓睡覺等等,導致他得了世界疑難病症「強直性脊柱炎」。

王有江和他的前妻是大學同學,也是一名軍官,她通過王有江的修煉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正義,十分支持他。但王有江被冤判了十年,在痛苦的煎熬和巨大的打擊 下,她被迫選擇了離婚,年幼的兒子判給了前妻,並已改換姓氏,王有江曾經令人羨慕的幸福美滿家庭,卻被共產邪黨迫害得妻離子散。

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王有江結束冤獄回到家中,噩夢並沒有就此結束。

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在訪友過程中被蘭州市國保大隊的陳志凱等二十多人非法抓捕,他的父母在他失蹤兩個月之後才得到消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王 有江被蘭州市城關區法院非法判六年,在各種高壓迫害下,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蘭州監獄中突發腦溢血,醫院曾下病危通知,一個月後才通知外地的父 母。腦出血導致他左側身體偏癱,坐在輪椅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能依靠獄友的照料,承受著非人的痛苦折磨。

就在王有江被迫害致死的前兩個月,他的哥哥(未修煉法輪功)也舊病復發突然去世,短短兩個月兩位至親驟然相繼離世,其中悲痛無以言表。

老人剛強的說:我的有江是最優秀的,在那麼邪惡的環境下,那麼殘酷的迫害中,他能堅定自己的信仰,一直堅持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改變,他只是做了一個好人應該 做的一切,他被迫害離世,不只是蘭州人知道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都在關注這件事,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幹了甚麼!無論他們這些追隨者做了 多少壞事,總有一天他們都要償還!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瀋陽邱鐵豔遭三年冤獄的經歷
  • 蘭州少校軍官王有江被迫害致死 (圖)
  • 蘇黎世民眾關注法輪功反迫害 (圖)
  • [澳洲光明網] 2017-08-20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