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7-57)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7-57)

趙秀華 編著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7):圓滿的徵兆

第四章 得法修行

上師為聞喜剃髮淨身後,第二天早上就為他灌頂、講法,他把手放在聞喜頭頂上說:

「兒啊,你剛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有根器的弟子,你來之前,我和師母都做了類似的夢,夢兆中點化你是那諾巴上師和空行母 (註)帶來給我的弟子,所以我才假裝耕田,其實我是去迎接你的。

「夢中,那諾巴上師已為你取好法名,叫做密勒金剛幢。

「你把我給你的酒都喝光了,田也全耕完了,這是你會圓滿成佛的徵兆;你供養我那四個柄的銅缽,代表你將成為我四大弟子之一;銅缽上毫無裂痕,代表你煩惱少;你用空缽來供養我,表示你日後修行時,會遭受飢餓之苦。

「我在空缽中裝滿酥油,點成明燈,是為了讓你的後半生及弟子可以依口訣順利修行;我在銅缽上敲出聲響,是為了讓你以後能有廣大名聲;我為了淨化你的罪業,要你建造息、憎、懷、誅四個方位的房屋。

「我打罵你,把你從灌頂座上趕出去,又做了很多不合理的事,你卻沒有產生絲毫不好的念頭,這代表你的弟子修行時能對你充滿正信,代表他們能精進、慈悲、有智慧,修道時能有忍苦精進的毅力和意志力。」

上師講完,又再為聞喜加持、講法、灌頂。從此以後,聞喜就真正開始修行,踏上修行正法的幸福之路了。從此,他的稱號就叫做「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接受上師灌頂和口訣之後,就在附近的一個崖洞中去修定。他在洞中點了一盞酥油燈──燈沒燃完,他的身體不動,也不下座。

他就這樣日日夜夜的修定,經過了十一個月。

有一天,上師和師母帶了法會最好的飲食來看他,上師站在洞口前說:

「兒啊!你從修定到今天,已經十一個月了,你能不讓座墊變冷,如此精進修行,真讓我高興!現在你可以暫時出定,打破窟門,出來和你父親談談話,休息休息,講講你修煉的覺受和證悟到的理。

「休息倒是不需要,只是上師命令我出去,不能不聽從。」密勒日巴對師父說。然而,他正想打開窟門的時候,心裏卻有點猶豫,心想:現在就破門而出,實在可惜。他一猶豫,就更沒有勇氣打破窟門了。

「兒啊!你是不是在打門啊!」師母見洞門沒開,就過來問。

「我沒勇氣打門。」密勒日巴回答。

「你破門出來是毫無問題的,尤其上師脾氣暴躁,你不要失去這個機會。母親來替你打破窟門吧!」師母說完,就破開窟門讓密勒日巴出來。

密勒日巴從洞中出來後,就跟上師、師母回到廟裏。師母準備好法會儀式後,上師便問道:

「兒啊!你這一段時間修定以來,對口訣有什麼樣的領悟?證悟到怎樣的境界?現在對我說說吧!」(待續)


註:空行母──空行母在密宗有極重要的地位,代表智慧、事業,是一切諸佛之母,為一切諸佛護法及承辦事業。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8):閉關的領悟

第四章 得法修行

密勒日巴跪在上師面前,雙手合十,流著淚把自己在定中證悟到的理講給師父聽:

「上師父母啊!感謝您無比的慈悲和加持,弟子感受到您無比的恩德。我將把在定中證悟到的一點點證解,在此講述給您聽。

「我們這個人身,雖然充滿業力、執著,可是對於有福德、善良的人,卻是一艘無價的寶船──駕著這艘船,我們就可以橫渡生死的河流、到達解脫的彼岸!然而,相對的,對於那些做壞事的人,這個人身卻能讓他們墮落到罪惡的淵藪!

「所以說,同樣擁有一個人身,要選擇用這個人身來做善還是做惡,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然而,即使做出了選擇,沒有師父的接引,在茫茫的生死大海中,仍是無法找到正確的方向,脫離這個一切痛苦根源的輪迴大海。所以,我也悟到在一切修行中,都要絕對遵從師父的訓誡指示、緊緊跟隨師父的腳步,才能得度。

「在無窮無盡的各種生命中,人的比例是如此得小;而在這千千萬萬的人海中,能夠聽聞佛法的人,更是滄海一粟。所以有機會走入佛法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這難得的機緣。

「因為,我們雖然現在得到了一個人身,但是說不定哪天會突然死掉,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寶貴的人身,乘駕這艘寶船,駛向解脫的彼岸。

「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無法逃離因果關係: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報。要能了解這些因果報應,才能接受人生苦樂。

「人 生中的喜怒哀樂、努力所得到的富貴享受、情愛所引起的眷戀愁歡,都是短暫的、不可靠、不是絕對的。人生中能得到的快樂,與人生中的痛苦不成比例,而墮入三 惡道(註)的痛苦,更不是人所能想像的,而在輪迴的苦海中,所有的生命都必嘗盡痛苦與悲哀──當我想到這種無盡的輪迴轉世,轉生成各類生物,受盡所有的苦 難,我自然就會產生強烈的求解脫的願望,讓我決心作佛,也因此更努力精進不懈。

「我想到,飢餓的人雖然知道吃東西就不餓了,但只是『知道』有什麼用呢?光是『知道』並不能解決飢餓之苦,若真要解決飢餓之苦,就要真正去吃東西才行。同理,對於佛法修煉,光是了解法理,沒有親身去修行,也是沒用的,得真正去實修才行。這是我目前的一點理解。

「那麼,如果想要真正修行,就應該能夠忍受疲勞、痛苦,拋棄世間一切東西,不怕死,心無雜念的精進實修。

「上師父母的恩德,我密勒日巴無以回報,」密勒日巴講到最後,又對上師磕頭說道:「我沒有任何物質財富可以供養您,只能以我一生的修行與成就來作為您的供養。」

上師聽完後,非常欣慰的說道:「兒啊!你已經證悟到這樣的境界了嗎?」

師母也很高興的說:「我兒大力啊,你在精進中增加的智慧真是不小啊!」

他們又談了很多和修法相關的事情之後,密勒日巴就又回到崖洞中修定了。

密勒日巴在上師這裡修行的這段時間,上師父母對他極為疼愛,經常送給他一些法會的東西。師父也希望他多待幾年,安心在他那裡好好修行。然而,密勒日巴到底有沒有聽師父的話,在師父那裡待幾年呢?後來,他為什麼擅自破洞而出?(待續)

註: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地獄屬上惡,餓鬼屬中惡,畜生屬下惡。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9):跟師父辭行

密勒日巴忽忽悠悠的走著,突然間,來到了一個看似熟悉,卻又好像完全不認識的地方。他定睛一看,竟是嘉俄澤老家!他來到了那個四柱八樑之家前面──他幾乎 已經不認得了:他家已經殘破不堪、面目全非,傳家至寶的大寶積經,也被漏下的雨水淋得破爛不堪,那塊俄馬三角田也長滿了荊蔓野草。

家裡一個人都沒有 了──母親死了,妹妹流浪到他鄉當乞丐去了。密勒日巴看到這個淒涼的景象,他從小到大的遭遇,剎時間,全都湧上心頭。他想到從少年就跟母親、妹妹分離,這 麼多年以來,沒有再見過面,就已經是生離死別,想到再也無法見到母親,一時之間,心上生出無限悲痛,他忍不住哭了起來,大聲叫道:「母親啊!妹妹啊!」

正 在大聲痛哭時,他的頭突然往前點了一下,他睜開眼睛,原來自己還在洞中閉關修定──他閉關的時候,向來是不睡覺的,沒想到今早天未破曉,他竟不知不覺睡著 了,還夢到了自己的家鄉。當他從夢中哭醒時,衣服已被淚水沾濕了一大片。他想到了母親,抑止不住的淚水又不停的流下來。

此時,他再也坐不住了,等到天一大亮,他就迫不及待的把洞窟的門打破,跑到上師臥房,請求上師允許他回鄉一趟。他到的時候,上師還在睡覺,他就跪在師父床前稟告。

這時上師醒了,早晨的陽光正好照在上師的頭上,同時,師母也正好拿著早餐進來。

「兒啊,你為何突然出關?恐怕是魔障干擾,趕快再回去修定!」

密勒日巴告訴上師他做的那個夢,並請求道:「師父,我很想念母親,想回家鄉探望一下母親,再回來繼續修定。」

「唉!」 上師聽了,嘆了一口氣道:「我兒啊!你已經離開家鄉這麼多年了,就算回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你母親吧!其他的人也不一定碰得到──但你如果一定要回去,我可 以讓你走。不過,你說回去之後,再回到我這裡來,恐怕是沒辦法了。」上師繼續說:「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正在睡覺,這就代表我們父子今生無法再相見了。但 是,剛才太陽照射我的屋子,代表你的教派,會像朝陽一樣,照耀十方;尤其太陽正巧照在我頭頂上,代表我們教派將得到發揚光大。」

就這樣,師母準備好法會,上師就把所有的灌頂跟口訣,全部都傳授給密勒日巴了。傳完後,上師對他說:

「兒啊,我已經把至尊那諾巴傳給我的口訣,都傳給你了,你也應該把這些口訣傳給最上根的弟子,直至十三代。

「如果為了名利或個人偏愛,而傳此法,就違犯了誓約!所以你在傳授這些口訣時,要格外謹慎。如果遇到善根弟子,就算他很窮,沒有任何物質供養,你也應該傳給他口訣和灌頂,以弘揚佛法。」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0):堅定修行決心

上師繼續說:「至於說,那諾巴大師的種種苦難和我給你的種種磨難,這種過於嚴格的方法,對以後的人將毫無用處,所以不可再用。

「也許你會想:『我很窮,又沒有供養,上師是不是把口訣全部都傳給我了呢?』你不要產生這種懷疑。因為我對財物的供養根本就不在意,你只要努力精進修行,就是對我最好的供養,這才是讓我最高興的供養!」

上師說完,把手放在密勒日巴頭頂上說:「兒啊!這一次你要走了,我心裡真的非常難過!但世間的一切,原本就是無常,我也無法強將你留下。」

於是,過幾天,上師便請師母準備一個最好的法會幫密勒日巴送行。

在法會中,上師神通大顯,一會兒變成喜金剛,一會兒又變成上樂金剛,示現出無限莊嚴與光明,

上師示現出很多以前從未顯現過的神變,對密勒日巴說道:「這些只不過是一些神通罷了,都是虛幻的,沒什麼用處,今天是為你密勒日巴送行,我才顯現的。」

密勒日巴看到上師果然已經成佛,心中生出無比的喜悅和信心,心想:「我也一定要努力修行,和師父一樣具足神佛的能力、神通。」

「你看到了嗎?生出決心了嗎?」上師問。

「看到了,師父!我已生出無比的信心和決心,一定要努力修行,將來得到和上師一樣的神通!」

「很 好,你一定要好好修行,記住我說的話:到無人的雪山崖洞、高山峻嶺和森林深處中修行。你如果得了成就,能夠成佛,就是對上師最好的供養、對父母最高的報 恩、對眾生最大的利益。不然的話,就算長命百歲,也只是多造一些罪業而已。」上師繼續說:「所以,你要把對世俗的一切眷戀,和人生中的所有貪念都捨棄掉, 不要和那些兢兢業業的世人來往,不要浪費時間和他們聊一些無意義的閒話,要把心都放在修行上,專心修行。」

「我知道了,師父!」

「兒 啊!我們父子今生再也無法見面了,」上師說著,流下眼淚來,他慈悲的看著密勒日巴說:「我心裡很難過,但世事原本無常。再說,如果你能照我的話好好修行, 以後我們一定可以在清淨空行的淨土中再見面的!」上師又繼續說:「在你日後的修行中,將會發生嚴重的氣脈障礙,到時候,你再把這封信拆開來看。時候未到之 前,千萬別拆開來看。」說完,就拿了一封用蠟封好的信給密勒日巴。

上師說完後,就對師母說:「達媚瑪!你準備明天幫大力徒兒送行吧!我雖然是很難過,但還是要去送他的。」接著又對密勒日巴說:「今晚是我們父子最後一夜相聚了,你來和我一起睡,我們好好聊聊吧!」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1):生離死別

當天晚上,密勒日巴就來到師父房裡,師母也在那裡。師母想到第二天一早,大力就要離開了,忍不住淚水直流。

「達媚瑪!你哭什麼啊?」上師對師母說:「大力已經得到了最深奧的口訣及灌頂,就要去專心修行了,妳應該要為他高興的啊!怎麼反而哭了呢?──那些得了人身,卻得不到正法的人,才是真正可悲的,這些人,才是值得惋惜痛哭的,妳如果要為他們哭,恐怕一天到晚都哭不完了。」

「上 師您說的話沒錯,但是誰能時時刻刻都有那樣的正念呢?我這個大力徒兒,對於上師父母的話,都是絕對遵從,在這裡從未有過絲毫過失、從來沒產生過任何不好的 念頭,他是這樣一個有信心、有智慧、又充滿悲心的好徒兒,現在要離開了──我從來沒有過這樣好的徒兒,叫我怎麼能不難過呢?……」師母越說越難過,一開始 只是不停的流淚,後來忍不住就大哭起來了,話也說不下去了。

密勒日巴也難過的跟著一起痛哭,師母對他有如親生母親一樣疼愛,上師恩德更是比天還高……這樣的生離死別,連上師也忍不住不停的用手把眼淚擦掉。他們師徒三人依依不捨,時而悲傷、時而嘆氣、時而流淚,誰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就這樣,一個晚上就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拿著法會的供品,師徒十三人送了密勒日巴十幾里路。最後,密勒日巴拜別了上師和師母,大家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密勒日巴和大家分別後,還是不停的回頭看。他看到大家都還是流著淚,朝著他的方向望,實在不忍心再回頭看他們,但又忍不住一再回頭看。最後,他在蜿蜒的山路上轉了幾個彎,就看不見上師和師母了。

當 他走了一段路,又渡過了一條小溪後,回頭再一望,還依稀可見上師、師母和送行的人,他們好像還是依依不捨的朝著他離開的方向凝視著──一時之間,密勒日巴 有一股再跑回去的衝動,但轉念又一想:我已經得到成佛的口訣和灌頂,只要按照師父的話好好修行,那就像是和師父同在。我將來如果修成,一定還會在淨土中再 見到師父和師母的。再說,等我回鄉探望過母親後,我再回去上師那裡,不也一樣嗎?他這樣一想,就努力抑制住離別的悲傷,不再回頭,直奔家鄉。

此時,密勒日巴腳下如行雲,十五天的路程,竟然三天就走到了!這讓他想起了上師示現的那些神通──原來,自己現在也已經具備了點兒不同於一般人的能力。他很高興,心想:「修行真是了不起!得法修行後所產生的能力,果真厲害啊!」他因此更加深了修煉的信心和決心。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2):家破人亡

密勒日巴到了家鄉附近,他走到村旁溪流上游的山坡上,從那裡往下看,可以看到他家的房子。山坡上有一群孩子正在牧羊。

「小朋友,你們知道那間大房子裡住著什麼人嗎?」密勒日巴指著自己的家,問那些牧童。

「哦,你說那間大房子嗎?那個大房子叫做『四柱八樑之家』,已經好久沒人住了,現在大概只有鬼住在裡面了。」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牧童回答。

「那原本住在裡面的人呢?」密勒日巴再問。

「原 本住在那房子裡的人,死的死,跑的跑,現在已經變成一間鬼屋了。住在那房子裡的人,原本是這個村子最有錢的人,可是那家人的父親早死,留下妻子和兩個小 孩。結果,他們的財產全部都被親戚搶走了。那兒子長大成人後,跟親戚要家產,可是親戚不但不還他,還欺負他。他就跑去學咒術報仇。他學了咒術之後,就放咒 殺死很多人,後來還降雹,把全村的收成都毀了,我們全村的人都被他害得很慘。大家很怕他的護法神,所以不用說去他家了,大家連看都不敢看那房子一眼,誰都 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他的護法神,可能就會被殺掉。」

密勒日巴聽到這裡,覺得很感慨,想到自己造了那麼大的罪業,心裡就難過。又想,牧童說家裡現在一個人都沒有了,那母親和妹妹呢?他正想問,牧童自己又繼續說了:

「那兒子走了之後,原本還住著他母親和妹妹,可是後來那母親也死了,妹妹流浪到他鄉去乞討了,現在也不知去向。這麼多年來,那兒子一點消息也沒有,到底是死是活,也沒人知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密勒日巴追問牧童。

「已經好多年了,」那牧童想了一下說:「那個母親大約是八年前死掉的,那時候大家都在傳說著報應,所以我還記得。至於她是怎麼死的,也沒人知道;那妹妹窮到管不了母親的後事,丟著母親的屍骨到別的地方去要飯了。其它事情,都是我小時候聽說的,記不太清楚了。」

密勒日巴聽了那牧童講的話,想到自己與母親和妹妹竟已是生離死別,他感到心中悲痛萬分,強忍住淚水,跑到一個沒人的河邊,在那裡痛哭了一場。

他不想被村人發現,就等到天黑才走進村裡。一進村,他夢中的景象,就乍現在他眼前:他家的田長滿了荊棘野草,那座宏偉高大的「四柱八樑之家」早已變成廢墟。他走進屋裡,發現傳家至寶的大寶積經,果然也和夢中一樣,被雨水淋得破爛不堪,上面沾滿了鳥糞和污泥。

密勒日巴看到這個景況,童年時的回憶,一時間全部湧上心頭,他感到無比的淒涼悲哀。他走到門口,看到門邊有一堆土和破爛衣服裹在一起的大土堆,上面長滿了雜草。

「這是什麼?」他覺得很奇怪,用手撥開土堆,裡面赫然出現一堆人骨頭!

「家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他心裡生起了一陣疑惑,接著,他馬上想起:這是母親的屍骨!一陣強烈的痛苦和悲哀向他襲來,這個衝擊太大、太突然,他一時之間,承受不住心上那股猛烈的劇痛,昏了過去。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3):看透人生

沒多久,密勒日巴從昏迷中醒來,他想到師父教他的超度口訣,馬上打坐入定,默念口訣,經過了七天七夜,直到他親眼看見母親和父親都被引度到淨土,他才出定。

密 勒日巴出定後,更加感到世事無常和生老病死的悲哀,所以更下決心要努力修行,他對自己發誓道:「如果我的心不堅定,無法下定決心修行,被世間的苦、樂、 貧、富、毀、譽、貴、賤這八風所誘惑,那我寧願自殺;如果我心中有任何一點點求安逸、快樂的想法,那就請空行護法斷了我的性命!」密勒日巴心裡不斷的對自 己發誓,下定決心好好修行。

密勒日巴處理好母親的屍骨後,心裡覺得無限淒涼。多少年沒回家了,回家不但沒見到母親和妹妹,看到的卻是母親沒有安葬的屍骨!這帶給他一種刻骨銘心的感受,讓他更深深的體驗到人生的虛幻無常。

「唉!」他嘆了一口氣,想到世上的人那樣不顧一切的想辦法賺錢,千辛萬苦的積攢財產,到最後,卻也不過是夢幻一場。

「只有那些沒有經歷過人生苦痛的人,才會想尋求世間的快樂。如果人們能時時記住:人終將一死,死後又一定只能繼續墮入輪迴受苦,他們就不會只想著追求世間那些短暫的快樂與虛幻的榮華富貴。」密勒日巴對自己說,並下定決心道:

「我已看透了人生,所以無論怎麼貧困、別人怎麼譏笑我,我也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為自己和眾生勤修正法!我一定要拋棄世間一切享受,終生修行,達到超脫一切世間苦樂,得到真正的解脫!」

第 二天,密勒日巴帶著化緣得到的一袋糌巴和一包供食,在家鄉後山的一個崖洞中修行。他在洞中打坐修行,連續好幾個月都沒下山,只靠上山前化緣來的那點食物維 生,幾個月下來,他功夫增進不少,身體卻因為營養不良,變得非常虛弱。最後,食物完全吃完了,他的身體也無法再支撐下去了,只好再下山去要一些食物。

密勒日巴這時已經骨瘦如柴,他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到山下一個牧場上,他站在一個帳篷外,對著裡面的人說:

「施主!瑜珈行者來跟你化緣,請施捨點酥油。」

帳篷裡面的人聽到聲音,不但沒有拿任何東西出來,反而放猛狗咬他,密勒日巴趕快丟石頭打狗自衛。正當他忙著避開猛狗時,帳篷裡的人也衝了出來,怒罵道:

「你這個大惡魔、敗家子!全村的仇敵!不要臉的傢伙!你還敢回來!你家人都因為你的報應死光光了,你還敢回來!」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4):再還一筆業債

原來,這帳篷裡住的人,竟然是密勒日巴姑母!她嘴裡一邊不停的罵,一邊拿著手上的棍子往密勒日巴身上猛打。密勒日巴轉身就跑,但因為身體實在太虛弱了,跑到一半,腳被一顆石頭絆到,竟摔了一個跟頭,跌到旁邊的小溪裡。

姑母在後面邊追邊罵,她一追上來,就拿著棍子,沒命的往密勒日巴身上亂打,嘴裡還不停的破口大罵。密勒日巴死命掙扎,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他流著眼淚,對姑母唱道:

姑母請再想,我被迫離鄉,

老母憂悲亡,妹乞食他方。

母子三人苦,是誰所給予?

   ……

我來你門前,惡犬猛撲咬,

惡語及毒罵,我心哀淒淒。

杖擊降如雨,弱軀命將失。

我為修行者,當怒也不怒。

姑母請息怒,施我修行糧。


密勒日巴在歌中講述著自己小時候的不幸遭遇。旁邊一個和姑母一起出來的小姑娘,聽了覺得很難過,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姑母聽了也覺得不好意思,轉身便回到帳篷裡。回去後,她又叫那位小姑娘拿了一袋酥油和乳酪給密勒日巴。

之 後,密勒日巴又拄著行杖,一步一跛的到旁邊一個個帳篷去化緣。雖然他不認識這些人,但大家都知道「密勒日巴」。他們看見密勒日巴來了,都很好奇的看著他, 大家都給了他很多很好的食物。沒多久,密勒日巴想:姑母都這樣對我了,伯父更不可能饒過我,我還是到別的地方去要食物吧。於是,他就帶著要到的食物,走到 下村。

沒想到,伯父房子倒了之後,就搬到下村來住了。而密勒日巴到下村後,竟正巧走到伯父家門前要飯。伯父一看到他,就氣的跳起來大叫道:

「你 這個大惡棍!全村人的仇敵!我這輩子都在找你,這回你自己找上門來了!──我就算只剩下一口氣,都不會放過你!」他破口大罵著,邊罵邊撿著地上的石頭,一 顆顆的石頭像雨點一樣丟向密勒日巴,密勒日巴馬上轉身就跑。伯父看他跑了,便衝回家,拿了一把弓箭出來,一邊把弓箭對準密勒日巴,一邊大叫道:

「你這個沒心沒肝的敗家子,你把這個村莊害得怎樣了?你還敢回來!」伯父又向街坊大喊著:「來人啊,!鄰居啊!你們趕快出來啊,我們的仇人來了!」

有一些年輕人聽到伯父的喊叫聲,跑了出來,也跟著撿石頭丟密勒日巴。原來,他們以前都曾受過他的降雹之苦。密勒日巴看到那麼多人,自己恐怕真的會被打死,只好假裝唸著咒語,大聲叫道:

「護法神啊!修行人遇到致命的敵人了!請護法神回報給他們黑箭啊!我要是死了,永遠也沒有人能命令護法神收回黑箭的。」

大家聽了都開始害怕起來,不敢再對他丟石頭,有幾個人抓住伯父,把他拖回去。他們都跑過來請求密勒日巴饒恕,也布施給他很多食物,只有伯父始終不願和解,也不肯給他任何東西。

就這樣,密勒日巴連要個食物,好像都還要經過一大劫、一小劫的。似乎,他在上師那兒蓋房子的苦行,還沒有把罪業還盡,所以就算他想避開仇人,反而總是走到仇家門口,讓他把最後一筆債還掉。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5):與未婚妻重逢

密勒日巴拿了食物,拖著疲憊、傷痕累累的身體,慢慢走回山洞。他邊走邊想:我住在家鄉附近,只會引起村民的憤怒與不安,還是到別的地方去吧。他正想著要離開,沒過幾天,結賽來了。

結賽帶了一些食物和酒去看他。她一看見密勒日巴,馬上抱著他放聲大哭,然後哭著告訴他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他母親是如何死的、妹妹又是如何流浪到遠方等等事情。密勒日巴聽到母親和妹妹悲慘的遭遇,也忍不住痛哭了起來。他哭了一陣子,強忍住淚水,問道:

「妳還沒出嫁嗎?」

「大家都怕你的護法神,誰敢要我?」結賽搖頭道:「即使有人要娶我,我也不要!」

密勒日巴覺得對她實在歉疚,正不知說什麼的時候,結賽停了一會兒問道:

「你打算怎麼處理你家的那些田宅呢?」

密勒日巴聽了,便明白她的來意了。他心想:我已經決心離世修行,對世上的一切財物本來就無所求,而結賽畢竟曾經跟自己有過婚約,這些年來也苦了她,我應該把我的意思跟她講清楚,讓她可以對自己的未來做個決定,於是他便對結賽說:

「如果妳遇到琵達妹妹,就把我的家產都給她;還沒遇到她之前,這些家產就由妳來保管;如果妹妹已經死了,那這個房宅和田園就給你了。」

「你自己不要嗎?」結賽聽了十分訝異,睜大眼睛問。

「我 不需要。」密勒日巴搖頭說道:「我是修苦行的,田宅對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對我來說,就算擁有全世界的財寶,死後一點也帶不走。而我現在看起來是放棄一 切,其實是擁有全部──我不用受物質所累、所煩、所苦,不用為好惡、利益而憂而樂,不用汲營為生。我過的是真正自由自在、無憂無憂的生活。」

「聽你這樣說,我倒是很好奇:你對其他修法的人都不認同嗎?」

「並 不是都不認同。」密勒日巴回答:「有些人學佛,是為了能在世間顯耀、受人恭敬,為了在世間出風頭而去學講經說法,在世上爭名求利;自己的門派贏了就高興, 輸了就喪氣。一味的求名求利,並不是真心想修行,只是穿著一件黃袍,掛個學佛的空名,這種人我是不認同的。相反,如果學佛人意念清淨,真心修行,那麼無論 哪一門哪一派,我都絕不反對。所以我反對的是根本上不清淨的人。」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6):姑母來租田

結賽看著密勒日巴,似乎在思考他說的話。但她還是覺得疑惑,她觀念裡的大法師都是高高在上,受人敬重,法事繁多,擁有各式各樣奇珍異寶的供養……她又再問:「像你這樣窮苦襤褸的學佛人,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你這是哪一門的學佛方法啊?」

「這是最殊勝的修法,捨盡世間一切,即生成佛的最上乘法。」

「你講的話和修行方法和其他法師都不一樣,那我想,你們其中一定有一個是錯的──就算兩種方式都是對的,我還是比較喜歡他們。」

「世 人喜歡的法師,不是我所追求的,修煉並不是為了得到別人的喜歡或尊敬,而是為了修得正果,只有把自己修好,才能真正的利益眾生。你們所喜歡的那些法師,雖 然身穿黃袍,卻每天在塵世中忙忙碌碌,表面上看起來很莊重,心裡面卻放不下對名利的追求,其實並沒有真正在修煉。總之,妳如果能立志高遠,就去好好修佛, 否則的話,妳還是去看管田宅吧!」

「我不要你的田宅。我也一定要去修佛,但我是絕不可能像你這樣修的。」結賽說完,起身起走了。


沒過幾天,密勒日巴正在洞中打坐,又有一個訪客來找他了。

這次竟然是姑母!姑母帶著酒和食物來找他,一看到他,臉上就堆滿了笑容,說道:

「好 姪兒,前些日子是我不對,我來給你陪不是,你是修佛的人,請你一定要寬容諒解!」姑母說著,把手上的酒食拿給密勒日巴。她停了一下又繼續說:「我看你那田 荒廢那麼久,很可惜。我想幫你種田,每個月給你田租,好不好?」原來,姑母聽說密勒日巴不要田宅了,才跑來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好,我每個月只要有一開 糧食就可以了,剩下的就都給給你吧!」

姑母聽了,很高興的離開了。

姑母就這樣,一個月送一開的食物過來。不過,她只送到第二次,就又打斷密勒日巴的修定,跑進洞裡跟他說:

「姪兒,村人都說耕你的田,你的護法神會發怒將我殺害,你會放咒嗎?」

「怎麼會呢?你幫我耕田是有功德的。放心吧,妳只要按時幫我送食物來就好了,不會有事的。」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那麼,請你發誓不放咒,好不好?」

密勒日巴聽了,心裡想:她要我發誓的目的是什麼呢?不過,就算她有什麼不好的目的,也只能幫我消減罪業。我是學佛的人,一切就順其自然吧!他這樣一想,就對姑母發了個誓。

這次姑母又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57):修煉的瓶頸

姑母回去後,密勒日巴就繼續在山洞裡打坐修定,但過了一段時間後,他遇到了一個瓶頸,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突破,他正苦思解決方法時,突然一下子就來到了一塊田上,他手裡拿著鋤具要耕田,可那田硬得像磚塊一樣,怎麼也挖不動。

「這 麼硬的田恐怕是不能耕的田。」密勒日巴自語著,正想放棄時,遠邊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金光,金光由遠而近,密勒日巴定睛一看,竟是馬爾巴上師!上師對他說: 「兒啊!努力耕啊!不要怕它硬,只要你勇猛直前,最後終會成功。」說完,馬爾巴上師不知何時已在地上,正在前面耕田,密勒日巴便跟在上師後面耕,耕了一會 兒,他回頭一看,只一下子,整個田上就已經長滿了豐盛的禾苗。他高興極了,睜開眼睛,自己還在山洞中,原來是個夢。

他想到這個真切的夢境,覺得大受鼓舞,感到是上師親自到夢中指點,他因此信心大增,心裡想:只要我努力精進,一定能突破困難,更上一層樓的!

密勒日巴做了這個夢後,便想去護馬白崖窟修行。

這時,姑母又來了。

姑母帶了三斗糌巴、一件破皮衣、一塊布料、一塊油團來了。她一臉難看,一見到密勒日巴,就把手上的東西拿給他,生氣的說:

「拿去!這些都是你的了,你那塊田就賣得了這麼多東西。現在請你馬上帶著你賣田得到的物品離開吧!──請你走得遠遠的,不要再讓我聽到你的聲音,或看到你的身影。」

姑母忿忿不平的說道:「村人都說,你把他們害得這麼慘,我還把你弄在這裡,到時,你會把他們全部殺光光的。他們說,如果我不把你弄走,他們就要把我和你一起殺掉!所以這次我特地來跟你講:你最好躲得遠遠的,不然,他們不一定會殺我,可是一定會來殺你的!」

密勒日巴聽姑母這樣講,眉頭微皺,他知道村人一定不會這樣說。姑母為了騙取田地,竟編出這樣的謊言!他心想:如果我不是一個真正修行的人,上次姑母來的時候,我就不可能照她的話發誓不放咒。但我發那個誓,卻不是要讓姑母來奪取我的田地。他這樣想,便對姑母說:

「我 是個修行的人,並不在意世間的財物,如果我今天晚上就死了,不只是田地對我來說沒有用處,世上的任何東西,對我而言都沒有用。修佛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修 『忍』,要能忍辱。今天,姑母就是來讓我修忍辱的。再說,我現在能得到正法,也是拜伯父姑母之賜,所以你們對我是有恩德的,為了報答你們,我現在發願你們 未來成佛。」密勒日巴忍住心中對姑母的憎惡,最後說道:「妳想要那塊田,就拿去吧!我什麼都不要,連那房子也可以送給你。」

姑母聽了高興極了,就心滿意足的下山去了。 (待續)


相關文章

 

  •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39-46)
  •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 (35-38)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28 - 34)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 (22 - 27)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7 - 21)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0-16)
  • 密勒日巴傳奇故事 (1- 9)
  •  

    [澳洲光明網] 2012-07-28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