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39-46)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39-46)

趙秀華 編著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39):巧計可得法嗎?

第三章 正法難求

馬爾巴上師每月初十,都會舉行一次法會。每次法會都會聚集很多弟子、喇嘛、村民,在一起舉行拜佛誦經的儀式。這個月的十號,師母準備了很多酒,等儀式結束 後,所有的喇嘛都互相敬酒,最後大家都醉倒了,連上師也喝醉了。只有師母和聞喜假裝喝了一點,沒有喝醉。

這時,師母就偷偷到上師的房間裡,從一個小箱子裡,拿了上師的印章和那諾巴大師的身莊嚴(註1)、紅寶石印。

這時,所有的喇嘛還是睡的鼾聲如雷。

師母便拿出一封早就準備好的假信,蓋了上師的印,再把印章偷偷放回小箱子裡。她把假信、身莊嚴、紅寶石用布包起來,再用蠟封口,然後交給聞喜,跟他說:

「你去俄巴喇嘛那兒,告訴他說,這是上師給你供養他的。趁大家都還沒醒,你趕快走吧!」

聞喜一聽,拿著那個小布包,急急忙忙去衛地找俄巴喇嘛。

第二天,上師問師母:「大力現在在做什麼?」

「他走了!」師母回答:「其它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去哪裏了?」

「他那樣苦苦的蓋房子,蓋了那麼久的房子、那麼多的房子。您不但不傳法給他,還動不動就打他、罵他。他覺得在這裡不可能學到法,去找別的上師學了──他本來想告訴您,但又怕您打他,所以沒敢跟您講,就走了──我怎麼也留不住他。」

馬爾巴上師聽了,臉馬上變青了,問道:「他什麼時候走的?」

「昨天走的。」

「我的弟子不會走遠的!」上師靜靜思維了一下說。


聞喜到了衛地,俄巴上師正對著很多喇嘛在講法。聞喜就在遠遠的地方向俄巴上師禮拜,上師向他脫帽答禮,並跟正在聽法的喇嘛說:

「這是馬爾巴的弟子禮拜方勢。這人具有一切修正法的素質,將來會成就一切法之王。你們過去看看,是哪位?」

其中一名喇嘛便跑到聞喜那裡去,他本來就認識聞喜,看到他便說:「哦!原來是你啊!你怎麼會到這裡來呢?」

「馬爾巴上師太忙了,沒時間傳法給我。」聞喜答道,「他要我來這裡跟俄巴上師求法,讓我帶著那諾巴上師的身莊嚴和紅寶石印章,作為允諾求法的信物。」

那名喇嘛聽了,便跑回去跟俄巴上師說:「是大力來了!」然後又把聞喜講的話跟上師說。

俄巴上師聽了,非常高興,馬上對在場所有的喇嘛說:

「那 諾巴上師的身莊嚴和紅寶石印能來到我這裡來,有如優曇婆羅花(註2)開,實在是稀有難得,不可思議!我們全部的人都應禮敬迎接!所以現在暫停說法,眾弟子 們快去準備迎接儀式──你們去叫大力在外面等一下。」剛剛那個喇嘛便跑去叫聞喜在外面等一下。後來,聞喜頂禮的這個地方,就被叫做「禮拜崗」。(待續)


註1:身莊嚴:上師身上所用的飾物。

註2:據佛經記載,優曇婆羅花每3千年開花一次。優曇婆羅花開時,代表「轉輪聖王」已下世,在人間傳法。今年按佛記是3034年。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0):再次降雹


沒多久,聞喜帶著那諾巴上師的信物,在莊嚴的迎接儀式、神聖的音樂中被大眾擁入了大殿。聞喜向俄巴上師禮拜後,獻上供養。俄巴上師恭敬的把身莊嚴戴在頭 上,流著淚默默祈求加持,然後把它放在壇城中央,用各種勝品供養著。最後才把聞喜帶來的信打開來看,他讀了信之後,很高興的對聞喜說:

「上師在信中我要傳給你灌頂和口訣。既然上師這樣命令了,我就一定要把法傳給你──我早就想叫你來這裡跟我學法,現在上師讓你來了,真是太好了!」

聞喜默默無言──他是至心想求正法啊!希望上師能原諒他的謊言!聞喜正在沉思中,突然被俄巴上師接下來講的話驚醒!

「對了,大力!」俄巴喇嘛說:「我想到了,雅絨、恰抗、打開通這些地方,常常有很多喇嘛要來我這裡求法,但經過多雅波村的時候,那裡的人總是搶他們的供養,使他們無法來求法。你先幫我降雹警告他們,然後我再傳法給你。」

聞 喜聽了一驚,心裡暗暗叫苦:唉!我實在是罪惡深重啊,為什麼每到一個地方就得作惡害人?我不是來這裡做壞事的,我是來這裡求正法的啊!聞喜心中翻轉著:我 既然來上師這兒求法,就得聽從上師的話,如果不照上師的話去做,肯定又是求不到法了;但如果再去降雹,又要做一次大壞事了……怎麼辦呢?聞喜想來想去,沒 辦法,為了求法,只能依照上師的要求去做了!

聞喜決定後,就到多雅波村附近,找個地方施咒降雹。在冰雹快降下來的時候,他跑到一個老婆婆家 去躲避冰雹。一時之間,濃重的烏雲從天邊滾滾而來,天色瞬間轉暗,天上雷電交加,眼看無情大冰雹就要來了,聞喜突然聽到老婆婆對天大哭著說:「老天啊!你 把我的麥子打掉了,我以後拿什麼生活呢?」

聞喜看她那個樣子,心中真是苦不堪言:我真是個罪惡深重的人啊!帶給人們這麼大的痛苦!他覺的又是難過又是無奈,趕緊問老婆婆:

「老婆婆,你的田長什麼樣子?」

聞喜讓老婆婆畫給他看,老婆婆就在紙上畫了一塊三角形的田。

「借我個鍋子。」聞喜說完,嘴裡默唸咒語,把鍋子蓋在那個三角形的圖上。

過了一段時間,冰雹停了,只見山上發了場大洪水,把波雅多村中被冰雹打掉的麥沖走得一乾二淨,麥子一粒也沒留下來──只剩下老婆婆那塊田,連一顆麥都沒被冰雹打掉,所有禾苗都完好無缺的立在其它田那一片荒蕪中。

聞喜回去的時候,路上遇到兩個老牧羊人,他們坐在地上哭著:

「我們的牛羊都被大水沖走了!」

「你們以後不要再搶劫去跟俄巴喇嘛求法的人了!不然的話,我就會再來降一次雹!」聞喜對他們說。

回去一路上,聞喜看到了很多被冰雹打死的小鳥和山鼠,他覺得很難過,就用衣服把牠們的屍體都包起來,包了滿滿一大包揹回去。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1):沒有真正得法

 

聞喜回去之後,一看到俄巴上師,就把這一大包屍體堆在地上。

「上師啊!請您老人家看看,我是來求正法的,卻又造下這麼大的罪業!」聞喜說著,就大哭了起來:「請上師慈悲慈悲我這個大罪人吧!」

上 師看到聞喜哭得傷心極了,很慈悲安祥的對他說:「大力,你不用害怕,也不用那麼難過,那諾巴上師的法門,能讓鳥獸得度解脫──這次被冰雹打死的生命,在你 成佛之時,都將前往你的淨土世界,成為聽法的第一信眾。在牠們還未去你的世界之前,我可以先讓牠們不入地獄。不信,你看!──」

上師靜思冥想了一會兒。突然間,那些鳥獸全都死而復生,飛的飛,跑的跑了,一下子全都不見了。

聞喜看得目瞪口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活生生的奇蹟,就像演戲一樣顯現在他面前!此刻,聞喜求正法的心更堅定了。他想:如果我能成佛,那些因為我而受到傷害的人和鳥獸都能獲得解脫;相反,如果我不能成佛,不但這些可憐的生命不能得度,我自己更是得下地獄的!

原來,上師要聞喜使用誅咒、降雹的真正用意,是要他超度這些生靈,也是激勵他更加勇猛精進。讓他能夠下定決心,無論多苦都要在此生此世修成佛。這也是在他們那一法門中選定的最好徒弟,才能這樣做的。


之後,俄巴上師便把大灌頂和口訣傳給聞喜。

走了這麼辛苦的一遭,甚至假冒上師的名義,聞喜終於得到了灌頂和口訣,終於真正求得正法!他實在高興極了,馬上在山裡找了一個崖洞,就在山洞裡面按照上師傳給他的口訣,日夜不停的修行。

過了一段時間,俄巴上師去看他,問道:「大力,你現在修得如何了?是否早已有如此如此的修煉覺受了?」

「沒有,」聞喜一聽,很疑惑的答道:「我沒有任何特殊的感覺或修煉覺受!」

「什 麼?!怎麼可能?在我這一法門中,如果沒有犯戒,一定馬上就會有我們這一法門獨有的修煉覺受的……」上師說到這裡,想了一下,自言自語的說:「奇怪,怎麼 會這樣呢?如果馬爾巴上師沒有許可,他不會給我那封信和那些許可的證物啊!到底是怎麼回事?沒道理啊……」他喃喃說完,又對聞喜說:「那你再試試看,繼續 努力修行吧!」

聞喜聽到上師講的那些話,心裡覺得恐怖極了,可是又不敢說出事情的真相。他為了求正法,不惜和師母串通,對上師撒謊,可是這個謊言終將被撕破,而且,照俄巴上師那樣講,如果真要得正法,恐怕還是要先得到馬爾巴上師親自許可才行……

《雪山之光》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2):計謀被發現

聞喜雖然還是努力的在山洞裡精進不懈的修行,但還是沒有那個法門中修煉應有的一點覺受。他就像在洞裡枯坐一樣,於是,他慢慢的開始回想起以前馬爾巴上師那裡的事情。

「無 論如何,就算為了求正法,也不能欺騙上師啊!」他心裡想,開始後悔做了欺騙上師的事。他想到之前師母用計要讓上師傳法,讓他假裝要離開,結果只是遭到一頓 痛打痛罵。他急著求正法,現在反而求正法的機會更縹緲了。正是,心越急,離道越遠;越想走捷徑,就會繞越大的彎路。心不正,如何求得正法?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但他又沒有勇氣去跟俄巴上師說實說,過沒多久,俄巴上師來了。上師手裡拿著一封馬爾巴上師寫給他的信,他問聞喜:

「大力,上師信上說你是惡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真的有得到上師的許可嗎?」

「我確實沒有得到上師親自許可,那封信和供養,都是師母拿給我的。」事到如今,聞喜只好照實說。

「啊!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兩個之前做的事都白做了,沒有經過上師許可是完全不起作用的,難怪你沒覺受!原來如此!」俄巴喇嘛拿著手上的信繼續說:「上師在信上說,等我們去參加上師兒子慶祝新宅和成年慶典時,把你一起帶去。」

「好吧!」聞喜硬著頭皮說,想到上師的脾氣,連俄巴喇嘛都要發抖的,但上師的話,還是不能不聽。

「我們選個好日子去拜見上師吧,現在你還是可以繼續留在這裡修行。」俄巴喇嘛慈祥的說。


過幾天,大家知道聞喜快要走了,便都跑去跟他道別。有一個喇嘛剛從馬爾巴上師那裡回來,聞喜便問他:

「他們有沒有問到我啊?」

「師 母曾問我:『我的大力都在做些什麼事啊?』我告訴她:『他正在修定。』師母又問:『除了修定外,他還有做什麼其它的事嗎?』我說:『沒有,他就只是一個人 在山洞裡打坐。』然後師母又說:『他忘記拿走這個東西了。他在這裡時,只喜歡玩這個東西,你幫我拿給他吧!』說完,就把這些骰子拿給我。」喇嘛把手上的幾 個土做的骰子拿給聞喜。聞喜拿著骰子,心裡不禁想起了師母。

等喇嘛走了之後,聞喜邊把玩著骰子,心裡邊想:我從來沒在師母前玩過骰子,為什麼師母說我只喜歡玩這個?是不是師母已經不喜歡我了?……聞喜坐在那裡胡思亂想著,一不小心,骰子竟掉到地上摔碎了──碎掉的骰子裡,竟跑出了一張小紙片。聞喜把紙片拿起來看,上面寫道:

「孩兒:上師會傳你口訣和灌頂,你跟俄巴喇嘛一起回來吧!」

聞喜看到師母這樣寫,簡直欣喜若狂,他高興的在洞裡轉圈圈,跑來跑去。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3):至誠求法的心

 

沒多久,俄巴喇嘛告訴聞喜:「大力,你準備一下,我們要走了。」

俄巴喇嘛把家裡所有的財產──黃金、玉石、日用品等,和所有的佛像、經書、法器等全部都一起帶走,除了馬爾巴上師賜給他的加持品之外,其餘一切都準備全部供養給上師──只剩下一隻年老跛腳的羊,這隻羊性情古怪,不肯跟其它羊一起走,只好留下來。

「大力,」俄巴喇嘛拿了一匹綢子給聞喜,對他說:「你是個好弟子,你把這匹綢子拿去拜見馬爾巴上師吧。」

「你拿這去供養達媚瑪師母吧!」俄巴上師的太太也拿給聞喜一袋酥油點心。


馬爾巴上師舉行慶祝會時,羅紮烏谷所有大眾、弟子都來參加了,大家聚在一起,開了一個大酒宴,慶祝馬爾巴兒子新宅落成和舉行成年禮。

大家祝賀過後,俄巴喇嘛就把他帶來的所有家當全部供給上師,向師父禮拜,恭敬的說:「上師老人家,我這次來,除了一隻跛腳沒用的老羊外,我所有的一切都帶來獻給您了,包括我的身、口、意,都全部供養給您。請上師傳我最殊勝奧秘的灌頂與口訣!」

「嗯, 殊勝奧秘的灌頂與口訣──依照這殊勝的口訣修行,此生即可成佛,這是所有口訣中,最特殊的口訣。」馬爾巴上師笑著繼續說:「如果你真想求法,你那羊雖然沒 什麼用,但如果沒拿來,就不算把你的所有一切都供養給我了,所以我這口訣還是不能傳給你──至於其它的口訣,我早就都傳給你了。」

「那如果把這隻老母羊也供養了,您會傳法給我嗎?」俄巴喇嘛問。

「只要你親自把羊拿來,我就傳!」馬爾巴上師說。

第二天,俄巴喇嘛就自己一個人跑回去,把母羊揹回來供養給上師。

馬 爾巴上師看了非常高興,笑著說:「好!好!有這樣的一顆心,何事不成?像你這樣的弟子,從行為上,完全表現出你那顆一心求法的心,這就是最重要的──把你 全部的家產毫無遺漏的供養, 代表弟子那顆求法至誠的心和對法的敬重,否則,像這樣一隻老母羊,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呢?」上師說完,就把灌頂和口訣傳給了俄巴喇嘛。


過了幾天,大家聚在一起,正在舉行法會的時候,馬爾巴上師威怒無比的坐在上座,身邊放了一根很長的檀木棍子,他眼睛圓睜,瞪著俄巴喇嘛,聲色俱厲的怒道:

「俄頓瓊巴!你膽敢沒經過我允許,私自做出這樣的事來!!」上師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拿身邊那根棍子:「你說!為何幫聞喜這惡人灌頂?!」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4):絕望到想自殺

俄巴喇嘛看到上師手拿著那根粗長的檀木棍子,無比威怒,嚇得跪在地上,全身發抖,一邊磕頭一邊戰戰競競的說:「上師老人家,我是決不敢私自傳法的,是聞喜 拿來了你老人家寫的一封信,命我傳法,又賜給我那諾巴大師的身莊嚴和紅寶石玉印,作為傳法的證物……還請您老人家原諒!」俄巴喇嘛說到這裡,已經嚇得不知 如何是好了。

上師聽了,轉頭怒視聞喜問道:「混帳!你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聞喜跪在地上,嚇得說不出話來,恐怖充滿了他的全身的細胞,他全身發抖,除了恐怖之外,還是恐怖,他不知道他是怎麼說出這句話來的:「那是……是……那是師母給我的!」

上 師一聽,連看都還沒轉頭過去看師母一眼,就已經從座上跳下來,拿起棍子就要去打師母。師母知道這整件事情都起因於自己,不可能倖免,所以她老早就遠遠站在 外面,一看到上師拿著棍子對著自己過來,她拔腿轉身就跑,跑進自己的房間後,馬上把門鎖起來了。上師邊罵邊追,追到房門外,用棍子狠狠的打著門,師母在房 裡嚇得連門邊都不敢接近,上師大發雷霆,在外頭打門打了半天,才又回到堂上。回到堂上後,他怒氣沖沖的對俄巴喇嘛說:

「俄頓瓊巴!還不趕快去把那諾巴大師的身莊嚴和玉印拿來!」

「是!」俄巴喇嘛磕著頭,急忙跑回去拿。

俄巴喇嘛一走到門外,就遇到了聞喜。聞喜剛剛和師母一起跑出來,現在已經不敢再進去了。聞喜看到俄巴喇嘛,就哭著說:

「俄巴上師,將來請您慈悲引渡我!」

「唉!」俄巴喇嘛嘆了一口氣道:「要沒有經過上師的允許,結果還是會跟上次一樣,不起任何作用。所以你還是得留在這裡,請求上師──一旦上師許可了,我是一定會幫你的!」

「哇!」 聞喜聽完,大哭了出來,聽俄巴喇嘛那樣說,連最後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他哭著說:「我的罪惡實在太深重,害您和師母都為我這樣受罪,我看像我這樣的罪人,今 生是不可能求得正法了──如果不能得正法的話,留著這個人身做什麼?只是造更多的罪業而已!」聞喜說完,就拔出藏人隨身佩帶的那把小刀要自殺。

俄巴喇嘛看到聞喜要自殺,趕快過去抱住他,他用力抓住聞喜的手,流著淚說道:

「大力啊!你千萬要珍惜這個人身啊!世上再沒有比自殺更大的罪了。就是漢地的佛教,也說自殺是最深重的罪業。你要想清楚啊,千萬別做這種傻事!也許上師還是會傳法給你的──就算不傳,你也可以再去跟別的喇嘛求法,留下這個人身,一切都有希望!」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5):最好的弟子

 

站在旁邊的喇嘛,看到聞喜那樣,也都流下淚來。有的過去安慰聞喜,有的跑去上師那裡幫他看有沒有可能傳法。聞喜痛不欲生的哭著,痛苦和絕望幾乎要把他的心碾碎!──他原本高高興興的以為這次終於可以得法,結果還是一樣,根本沒有任何希望!

這時,整座廟一片混亂,所有的喇嘛都急急忙忙、跑裡跑外的勸著聞喜。不久,馬爾巴上師心情平靜下來了,對一個弟子說:

「去把師母找來!」

師母一來,上師就問道:「大弟子俄巴等人到哪兒去了?」

「俄巴上人和其他人都在外面勸大力哪!」師母說道:「大力因為太痛苦、太絕望了,要自殺,正巧俄巴上人看見了,正在阻止他做這種傻事哪!」

「唉!」上師聽了,不禁流下淚來,嘆道:「這麼好的一個弟子!具足學各種上乘正法的條件,現在痛苦到這種程度,真是太可憐了……去把他們都叫進來吧!」

弟子聽了之後,馬上跑出去請俄巴喇嘛和聞喜進去。

「師父沒叫我進去吧!」聞喜聽了,緊張的說:「沒有人會希望我進去吧!像我這樣的罪人,去到那裡除了再惹師父生氣外,沒有別的了──就算師父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了,看到我又會生氣的,我去了也只不過再招來一頓打罵而已……」

「你去把大力說的話,告訴上師,再問清楚一點,看大力能不能到上師面前去。」俄巴喇嘛對那弟子說。

那名弟子就又跑回去,把聞喜說的話告訴上師。

「如果是以前的話,大力說的確實沒錯,但現在不一樣了,這一次他不用再害怕了,我不但不會打他、罵他,還要招待他為主客。達媚瑪!你去叫他們進來吧!」

師母聽了,趕緊出去找聞喜,她一看到聞喜就非常高興的說:「大力啊!你可以進去啦!這次是上師讓你進去的,他還說要招待你當主客!你不用害怕,這次上師沒罵我也沒怪我──你已經把上師的慈悲心引出來了,你現在趕快進去吧!」

「真的嗎?」聞喜在心中問道。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因為太傷心聽錯了?可是眼看師母就在眼前,催促著他進去,俄巴上師也等著跟他一起走進去,他也就恍恍惚惚的跟著一起走進去了。

等大家都進去後,上師微笑著對大家說道:

「這一次,我將招待大力為主客,因為所有的事情將以他為中心──我要把這一段時間以來,這些事情的緣由,全都講給你們聽。」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46):真相大白

 

大家聽到上師這樣講,都豎起耳朵認真的聽。

「剛剛我會大發怒火是有原因的。我這個大力徒兒,是個真正能忍受痛苦、 吃苦耐勞的大丈夫。如果這次他能經受九次的大痛苦、大折磨,將即身成佛,永遠不必再入六道輪迴受苦。」上師看了聞喜一眼,又繼續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給 他那樣的苦行,又叫他蓋那麼多房子,這樣才能讓他在吃苦中消減以前做壞事所欠下的罪業。

「他的罪業雖然已經快沒了,但是還沒有完全消除,因為俄巴傳給他口訣和灌頂,所以我沒辦法再幫他製造痛苦,因此大發雷霆──但你們要知道一點,我這種發怒和一般人的發怒是不同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法的緣故,所以你們不要因此產生不好的念頭!

「雖然因為師母太過心軟,造假信幫大力,使得大力的罪業沒有完全消掉,但他大部分的罪業都已經在八次的大苦行和無數的小苦行中淨化了──從今天起,我要為他灌頂,傳給他最秘密的口訣和心要,還要供他修行的資糧,讓他好好的修行──大力,你現在是真的可以高興了!」

聞喜坐在那裡,簡直就像在夢中,他不能相信這是真的!無限的喜悅從他心底升起,他高興的不知如何是好,眼淚不斷的湧出來。他邊哭邊跪下來禮拜上師。。


在座的人聽完上師說的這番話,都恍然大悟,原來師父對大力做了那麼多不合理的事,完全是為了他的修煉與成就!難怪平時那麼慈悲的師父一遇到大力,就變了一個人似的,原來是要替他淨化罪業!師父這一番話,每個人聽了都有不同的體悟,他們私下討論著:

「唉!原來如此!那麼,我們平常遇到覺得很不好的事,也許才是大好事!我們覺得不喜歡或不高興的事,其實是好事。」

「難怪有時候遇到不好的事情後,雖然當時很不舒服,但事後,反而覺得全身輕快,心情也輕鬆了──原來是罪業在吃苦中消減了!」

「哈!這樣說來,下次遇到不好的事情的時候,不要難過,要樂呵呵的囉!」大家聽完都哈哈大笑起來,看到聞喜終於苦盡甘來,大家都很替他高興,此時每個人都感到心情輕鬆愉快。

不 過,做假信的事情也確實造成相當的遺憾──這件事也真是讓人心生警惕:無論有多麼好的的原因和理由,絕不能造假說謊!另外,看起來好像是對自己很好的人和 事,其實可能正好是相反,恰恰是對自己很不好;而吃苦看起來很不好,事實上,是對自己最好的。更重要的是,在修煉上,無論師父講什麼話、做出什麼要求,一 定要聽從,要絕對的相信。

如果沒有造假信的事情,聞喜可能還在蓋房子,也許離成佛的日子也不遠了,那就不需要以後再走那麼長的一段修行之路了──因為無法讓他吃苦了,消業也就沒辦法那麼快了。因為這封假信,聞喜精采的修煉故事,還要繼續下去。(待續)

摘編自《雪山之光--密勒日巴傳奇故事》【博大出版社


相關文章

  • 密勒日巴佛傳奇故事 (35-38)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28 - 34)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 (22 - 27)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7 - 21)
  •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0-16)
  • 密勒日巴傳奇故事 (1- 9)
  • 在法中领悟舞蹈的真谛
  • 歸正
  • [澳洲光明網] 2012-07-26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