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28 - 34)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28 - 34)

趙秀華 編著

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28):坏风水的房子


第三章 正法难求


又过了一段时日,闻喜终于把整栋楼打下来,把所有的木材、石材都搬回山下。才一完工,上师又马上带着他到北边的山头上去,对他说:

「大力,我上一次喝醉酒了,没讲清楚,现在你就在这个地方帮我造一栋房子吧!」

「师父,」这一次,闻喜终于开口了:「我建好了房子,又毁掉,不但我做白工,师父也白花钱养我。所以这一次请您一定要想清楚,不要再弄错才好。」

「放心吧,我今天没喝酒,也仔细的想好我要的房子了──我要你帮我盖一座三角形的房子。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叫你拆毁房子了!」

闻喜听上师这样一说,便又开始建造这座三角形的房子,这一次建房子的辛苦不下于前两次,因为北边的山头更为险要,山路更难走。建着建着,好不容易建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上师又来啦!

上师一看到那座三角形的房子,便满脸惊讶的问道:「大力!你为什么盖这样的房子?是谁要你做的?」

闻喜一听就急了,连忙回答道:「是您之前要我建的啊!」

「我?」上师疑惑的搔了搔头说:「不会吧!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如果真是我说的,我那时不是疯了吗?」

「确实是您说的啊,我当时就担心会这样,所以还特别请您想清楚,您也说您仔细考虑过了,决不会再拆毁房子了──」闻喜急着说。

「你说什么?!」上师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些话?你是说我乱讲话诬赖你吗?那时有谁在场,可以证明我讲过那些话?──你在这种坏风水的地方,建三角形的房子,就像是在建一座诛法的坛城。你是不是想诛咒我啊?我没抢你的财产,也没虐待你,更没苛刻你家人,你为什么擅自在这里建这种三角形的房子?──如果你不是真心要害我,真正想求正法的话,你就赶快把这栋不吉利的房子毁了,把那些木头石材再运回山下去!」

闻喜听到师父这样说,他愣在那里,「我要害师父?」他脑袋中响起了这句话,一下子好​​像思想全没了,脑袋一片混乱,师父到底讲的是什么,他已经不太能理解了。

这时,他的背上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把他从那受到太大刺激的呆滞中唤醒──他因为长时间背石头、做苦工,做得太久,从不曾有过什么休息。再加上他每次都急着想赶快把房子建好,好求正法,不顾疼痛的拼命工作。所以背上磨破了好几个伤口,伤口结疤后,又再磨破,疤二度磨破后,又再长疤……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背已经烂成一片,像长满了脸谱一样,实在疼痛难熬。

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29):盖十层楼大堡
第三章 正法难求

「师父……」闻喜「师父」两字还没说出口,又吞了回去。他本来想把背上的伤疤给师父看,但想到这样除了招来一顿打骂之外,没什么用处,只好把这一切苦连同他想说的话,都一起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上师走后,没多久,师母带了一些吃的东西来给闻喜。她特别疼爱这个徒儿,这个憨憨傻傻的大力徒儿,上师对他做出了那么多不合理的要求,他从来没有埋怨过一声,一句话不说的默默把师父交代的事做好,无论师父说什么,就只是照做,看到这样的年轻人,谁都会心疼,也都会特别怜惜的,师母从来也没有过这样好的徒儿。

闻喜看到师母,忍不住的眼泪快掉下来,他在这里无依无靠,师母就像他的母亲一样,是他唯一的精神安慰。他想到师父又要他把房子打掉,他的背又实在疼痛难忍,很想把背上的伤给师母看,但又觉得这样好像是故意跟师母诉苦,只好忍住没讲,只是请求师母帮他向上师求法。

师母一听,马上就到上师面前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大力这样盖房子?盖了又拆,拆了又盖,到底有什么意义?这孩子太可怜了,你让他吃这么多苦,他从来没抱怨过一声,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你赶快传一个法给他吧!

「你把大力叫过来吧!」上师听完说道。

师母听了,欢欢喜喜的去找闻喜,说:「上师让你过去,可能要传你法了!」

闻喜听了,真是高兴极了,赶紧和师母到上师那里去。

「大力!」上师见到闻喜说:「此刻的我不是刚刚的我,你不要那样生气吧!你想求法,那我就传给你好了。」

上师说完,就把佛教的一些普通戒律传给闻喜。传完之后便对闻喜说:「我刚刚传给你的,只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普通戒律,如果你想求得『即身成佛』的秘密口诀,应该做到这样……」上师说着,就跟闻喜讲了那诺巴上师苦行的故事,讲完之后,又对闻喜说:「这样的苦行,你办得到吗?」

闻喜听了那诺巴上师苦行的故事后,感动的流下眼泪来,心里生起了无比坚定的信心,对自己发誓道:「所有上师讲的话,我都要听从;一切的苦,我都要克服!」

这样,他又听从上师的话,把那座三角形的房子拆掉了。

拆掉之后,上师又带着闻喜到另一个山头,对他说:「你在这里帮我建一座四方形的房子,这次要建九层楼,最上面再盖一座库房,共十层,这一次我保证不毁掉,房子盖好了,我就传法给你。」

「那我可以请师母当证人吗?」这次,闻喜想了一下问道。

「好!」师父答道。

于是,闻喜拿着上师画的建筑草图,请师母来帮他做这第四次盖房子的证人。上师之前对闻喜无理的要求,师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马上就答应当闻喜的证人。

「但是,」师母看着那张草图,对上师和闻喜说:「现在这个盖房子的计画,实在非常困难,只靠你一个人,把所有的建材从山下搬到那么高的山上,去盖那么大的一栋十层楼的房子……这样不知要盖到哪一年才能盖好哪!而且,这里不是我们自己的地方,族人以前都在这里发过誓不准在这里盖房子,在这里盖房子,恐怕会引起一些纠纷……」

「妳当证人就当证人,不必多嘴!」上师根本不听师母说的话。

所以,闻喜又开始建筑这个四方形的大堡垒了。

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30):盖大型碉堡
第三章 正法难求

当闻喜在做房子的奠基时,上师的三个大弟子,凑热闹说要来帮忙,就一起帮闻喜从山下搬了很多大石头到山上来,闻喜就把这些大石头拿来当房子的基石。

这一次,因为有师兄帮忙,闻喜盖房子的心情比之前轻松很多,有时候大家还会聊一下天。闻喜因为师兄帮他搬石头,他不用像之前那样一个人拼命山上山下的搬石头,所以背上的伤也就好了一些。

过了一段时日,这个大型碉堡已经盖好了两层。

这时,上师又来了,他到处看了看这座碉堡,然后指着房子的一些特大的基石问道:

「这些石头是哪里来的?」

「这……」闻喜突然感到一阵心虚,答不出话来,最后终于说道:「是师兄帮着我搬来的。」

「你不能用他们搬的石头盖房子!」上师说:「你马上把这些石头搬走!」

「但是,您发过誓不拆这房子啊!」闻喜急着说。

「没错,但我并没有要你拆房子。我只是要你把我那些大弟子搬来的石头搬回原处而已──我的弟子都是修道者,不能当你的工人!」

没办法,闻喜只得把盖好的两层楼都拆掉,一直拆到基层,再把三位师兄合力一起搬的大石头搬出来,自己一个人把三个人合力搬的大石头,一块块的背回山下去。三个人合搬的石头,他要一个人背回山下去,真是花了很多时间跟力气才搬完,吃的苦比之前大得多。后来大家把这些石头叫做「大力石」。

闻喜好不容易才把那些大石块都搬回山下去。这时上师又来了,对闻喜说:

「现在,你可以再把这些石头搬回山上作基石了!」

「您不是说这些石头不能用吗?」闻喜问。

「不是这些石头不能用,是不能用别人搬的石头,不能占别人便宜。」上师答道。

于是,闻喜又再把这些大石头背回山上。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闻喜日夜不停的做着一样的工作,终于,这栋大房堡已经建到第七层了,这时,闻喜的腰上又磨出了一个大洞。

族人看到闻喜在禁地上盖了这么大一座碉堡,大家便聚在一起讨论道:「马尔巴之前叫这个力大无穷青年盖的房子都毁了,这一次却好像不毁。我看,我们要自己把它毁掉!」

于是,他们趁着闻喜下山搬石头时,集合大匹人马冲向这座房堡,没想到,大家才刚一接近房堡,都同时停下了脚步,不敢向前。大家惊讶的目瞪口呆,低声互问道:「马尔巴去哪儿请来这么多兵将?!」──原来,马尔巴上师早在他们来之前,变出了许多兵将化身,布满整个房堡内外。那些兵将高大威严,震慑了所有的人,于是,他们不但不敢再说要毁房子,反而赶紧跪下来磕头请求上师饶恕。从此以后,他们都成了侍奉上师的施主。

《雪山之光》
密勒日巴佛传奇故事(32):求灌顶又受辱
第三章 正法难求


这时,日多地方又来了一个人要跟上师求大灌顶。

「在这一次的灌顶仪式上,你一定得受灌顶了!」师母对闻喜说,然后,就给了他一些供养的东西。闻喜高兴极了,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受到灌顶,他的心像在天上飞一样。他高兴的拿着那些供养走进佛堂,坐在求法座上。

「你怎么又来了?」上师看着闻喜说:「你有灌顶的供养吗?」

「这些就是我的供养。」闻喜心里笃定,他微笑着把师母给他的黄油、毛布、和一个小铜盘给上师看。

「哈哈哈哈!」上师看到那些供养,竟大笑了起来,说:「大力,你在开玩笑吗?这些东西都是以前别人供养给我的,拿我的东西来供养我?天下竟有这种事!」
上师说着,便站起身来,一边走向闻喜,一边说:「你有供养就拿来,没有就滚开受法座!」他又把闻喜大骂了一场,然后走到他前面,又是一脚把他踹出佛堂。
闻喜当时痛苦得恨不能钻到地洞里去,「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因为我放咒杀太多人、降雹毁了太多收成啊?」闻喜左思右想,心中真是苦极了「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吗?也许我罪业太重,根本不可能得正法!……那留着这个充满罪恶的人身在世上继续造业,还不如死掉!」自杀的念头在闻喜脑中盘旋着,自己一个人独处的夜晚真的很难熬,还好师母来了,她带着法会的食物来给他吃,不断的安慰着他。闻喜心里痛苦至极,完全吃不下东西,他在房间里,整整哭了一夜,师母也陪了他一整夜。

第二天,上师又来了,对闻喜说:「你不要想东想西的,赶快把客店和房堡建好,一旦完工,我就传法给你。」

闻喜听了,又开始不顾生死的修筑客店。他经历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终于把客店建好。这时,他背上又磨破了一个大洞,长了背疮──这个背疮看起来很可怕,竟有三个脓头,脓血、腐肉糊在一起,烂成一团,看起来可怕至极,痛起来更是撕心裂肺。

客店一完工,闻喜就跑去请求师母说:「师母,我已经把客店修好了,但我怕师父又会忘记要传法给我的事,所以想请师母帮我去求法…… 」闻喜说到一半,因为那个背疮实在太痛,他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大力!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师母看到他脸色苍白,汗水沿额头流下来,表情痛苦,她很惊讶的问。

「师母,我没生病,只是背上的背疮太痛了……」闻喜忍着痛回答师母,一边把衣服脱下来,让师母看他的背疮,师母一看,「啊!」的轻呼了一声,她的心瞬间揪了起来,泪水马上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她把脸转过去,实在不忍心看。

密勒日巴佛传奇故事(33):恐怖的背疮
第三章 正法难求

师母看到闻喜背上惨不忍睹的背疮,实在很心疼,马上说:

「我一定要去告诉上师!」说完,就立刻跑去找上师。

「上师啊!大力那孩子真是可怜,他这样长年不间断的造房子,手脚都伤了,背上还长了三个大背疮,其中一个还有三个脓头,整个背上血肉模糊,看起来可怕极了──以前我只听说过,骡马驮太多、太重的东西,驮太久了,才会长背疮,从来没听说过人长背疮,更不用说亲眼看到了!」师母恳求着上师说:「上师啊,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你之前不是说造好房堡就要传法给他吗?现在他房堡已经建好了,你赶快传法给他吧!」

「我是说过房子建好要传法给他,但是我说的是十层楼的碉堡,现在十层楼的碉堡在哪里?」上师问道。

「那座大客店不是比十层楼碉堡还大吗?」师母回话。

「你不要多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等他把十层楼盖好了,我再传他法!」上师皱眉斥道。师母觉得上师实在不可理喻,但也无可奈何,上师的脾气她太清楚了,他不要做的事情,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改变他的。她转身正要离去时,上师的声音又突然在背后响起:

「对了,妳刚刚说大力背上怎么了?长了背疮吗?」

「整个背上都是疮!」师母难过的说道:「整个背烂成一团,血肉模糊,谁看了都不忍心!──你自己去看看吧!真是太可怜了!」

上师一听,马上跑到楼梯口叫着:「大力,到我这儿来!」

闻喜听到上师叫他,心想:这次上师一定是要传法了,他便赶紧跑到上师那儿去。

「大力,把你的背疮给我看!」

闻喜便把上衣脱下来,把背疮给上师看,上师仔细的看了闻喜的背疮后,说:「那诺巴尊者,经历了十二大苦行,十二小苦行,比你这背疮还要痛苦的多,这二十四种大大小小的苦行,他都忍受过来了,而我也是不惜生命、财产,苦行到印度才求得正法的。如果你真的想求得正法,就不要一点小事就装着一副了不得的样子,这点背疮没什么,你还是赶快去把那座碉堡建好吧!」

闻喜一听,心里想:上师的话实在没错,自己这点背疮实在算不了什么。

上师在闻喜的衣服上,做了几个装东西的大口袋,对他说:「马和驴子如果长了背疮,就用口袋来驮东西,我现在也帮你做了几个口袋,给你装土和石头。」

「背上长疮,这几个口袋有什么用?」闻喜好奇的问。

「当然有用!把土装在口袋里背,沙土就不会黏在背疮上了。」

闻喜虽然对这些口袋的用处觉得很怀疑,但心想:这又是师父的吩咐,不能不做,于是忍住难熬的疼痛,又从山下运了七大口袋的沙到山顶上去。

《雪山之光》
密勒日巴佛传奇故事(34):师母设的圈套
第三章 正法难求

上师看见闻喜对自己所说的一切话,不但毫无怨言,而且全部谨守奉行,心里不禁的叹道:「我这大力孩儿,真是个百折不挠、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大丈夫!实在令人感动和赞叹!」上师深受感动,常常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的为闻喜流下许多泪来。

过了一些时日,闻喜背上的疮渐渐大了起来,到最后,他真的痛到无法忍耐,只好跑去告诉师母:「师母,我的背疮实在痛的已经无法忍耐,您可不可以去跟上师说,请他先传法给我,或让我休息一下,把伤养一养?」

师母把闻喜的话告诉了上师。上师答道:

「房子还没建好之前,是绝对不能传法的。如果背疮真的需要调养,那就休息几天吧。」

师母把上师的话告诉闻喜,她知道闻喜很拼命,便也劝着他:「你先休息一阵子,不急着工作,等背疮调养好,盖起房子来也会快些,不然,你的背再一直这样烂下去,恐怕不久,身体也承受不了了。」

闻喜也就休息了一段时间养伤,这是从他开始盖房子,几年来第一次休息。师母很疼他,常常拿一些好吃的东西给他,并极力的安慰他。他才把无法得法的心放下一些。

没多久,就在闻喜背疮快要全好的时候,上师又来了。

「大力!现在马上就去建房子,不要浪费时间!」上师一来就这样对闻喜说,对于传法的事,提都不提。

闻喜听了上师讲的话,马上准备开始工作。

然而,师母实在是舍不得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无端的受这么多的苦。她心里纳闷着:平常上师对人总是慈悲亲切,就连一只狗走过他面前,他都要替它祈福的,上师常说:「我不顾生死去印度求法,就是为众生求的。」为什么就只对大力做这么多不合理的要求,又是这么不近不情、蛮横不讲理呢?更何况,大力实在是她见过最好的弟子了。她实在无法理解,心里不免也有点怨上师,因此,更加倍的疼惜大力这孩子了。

她看闻喜听了上师讲的话,不顾背疮还没完全好,又要开始工作了,不禁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么好的孩子!唉!我实在不忍心看他吃这么多苦,却还是得不到法,得帮他想个办法,不要让他再白吃苦了。」

于是,她便想了一个办法,她把闻喜叫来,对他说:「这次你假装要离开,如此如此……」她便教了闻喜,让他们母子俩在上师面前演一出戏,设个圈套让上师传法给他。 (待续)


摘编自《雪山之光--密勒日巴传奇故事》(博大出版社)


相關文章

[澳洲光明網] 2012-07-13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