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仰望師恩(4-7)
仰望師恩(4-7)

大陸大法弟子 法粒子

仰望師恩(4)
—— 大法賦予我神通助師正法
(接前文)

有一次我站在大穹之頂,看到在大穹之外有幾個舊神在那裡商量著要迫害我,原因是我破壞了它們的很多安排,所以它們要除掉我。我看到有一套從大穹之外延伸進來的迫害,我發正念清除,結果我發現怎麼清除也清除不干淨,那套從最高到最低的安排仍然存在。我跪在師父面前求師父幫,師父表情凝重,對我說:“我一定替你做主。”第二天發正念時我發現那套安排已經無影無踪,徹底乾淨了,但我看到師父的身體被傷的很厲害,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把那套迫害拿掉了,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

我知道要徹底清除邪惡,還得主動往高層上沖。在衝出大穹之後,我看到周圍還有不少大小差不多的大穹,呈球狀。我衝出層層大穹,發現原來的大穹只不過是一粒塵埃,再往上沖甚至連塵埃都不算,什麼也看不見了。

在自己修煉過程中,隨著自己心性的提高,我每隔一小段時間就自己主動往上沖。在這期間,我看到了舊勢力對正法的整套安排,那套安排也是金字塔形狀的,高層的舊神控制下一層的舊神,直到最低。這個金字塔呈立體形,橫向、縱向都有它自己的一套系統。縱向是從最高層開始,層層控制下一層;橫向是每一層次都有從最表面到最微觀,越微觀越龐大。我對著那套安排清除,每次都發現能清乾淨,但下次發正念又發現它仍然存在。每提高層次後,我發現舊勢力安排的那套在更高層次上還有,以前在低層看到的只是那套系統的一部份。

在這期間,我發現每一個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最低層次的低靈爛鬼在另外許多空間都有無數備用的,例如我看到某個同修身體不舒服,在另外空間他身體裡有蛇,清掉後,過兩天還會有,後來我看到那些蛇來自一座山,山里有很多很多這樣的蛇,而這種山在一個空間又有許許多多,而且三界內很多層次的空間都有這樣的山,只有把這些山和蛇都一起清掉才能徹底解決。

我開始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舊勢力的整套安排每次清除乾淨後,下次發正念發現還存在呢?是不是高層的舊神也有備用的?發正念時我隨意的看了那套安排的幾個層次中的舊神,發現確實有備用的。後來發正念時我意念中就想連同那些層層備用的舊神也一起清掉,發了一段時間發現還是不行,每一次清除乾淨後下次發正念發現那套舊勢力的安排又出現了。後來我想我可能要看清那些備用的才能徹底清除乾淨,仔細看了以後發現,那些備用的是一個更龐大的一套系統,密度更高,也是由層層舊神構成的金字塔形狀,每次清除乾淨它就從備用的那一套中又推出一些來,所以以前老是清除不干淨。我把那些備用的也一起清除乾淨後,下次發正念就再也看不到了。但等我衝到更高層次上時,發現舊勢力安排的那套迫害在更高處仍然有。

為了能更好的清除邪惡,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往高層上沖一次。後來我求師父幫我,我看見師父巨大的手出現了,我在師父的手心裡成一小點,師父的手托著我往上沖,每次沖上去後回頭一看原來待的地方連塵埃都不是了。有一次,師父又托著我往上沖,衝了無數的層次,師父的手不見了,我發現是自己在往上沖了,周圍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心裡有點怕,但我知道我還要自己往上沖,要突破這個層次,我衝啊衝啊,衝了好長一段時間,突然看見師父就在高處!師父很高興,慈悲的看著我笑。我停下來了。這時我發現自己在那裡呈現一個男神的形像,我盤腿坐下來,這時我看到整個宇宙就在我的下方。瞬間我的身體進入宇宙,變得像整個宇宙那樣大,我層層層層的身體同時進入了層層層層的宇宙。我開始清除邪惡。

那一次我知道我衝出了整套舊勢力的安排,已經衝到了超出舊勢力的最高處,有了很大的突破,能夠把舊勢力對我的整套安排徹底清除乾淨了。

仰望師恩(5)
—— 大法賦予我神通助師正法


在清除舊勢力安排的那一套過程中,我清除完那套由層層舊神構成的金字塔形狀的舊勢力安排後,又單獨對舊勢力的因素清除,我看到舊勢力因素顯現出來,是一個女神的形象,表情非常傲慢,在她的身邊延伸出去很多的花瓣,這些花瓣也是由無數舊神構成的。我把它清除乾淨了。有一次發正念,我發現舊勢力那套金字塔形狀的安排都清除完了,也看不見了,但在一個空間的地底下還隱藏了非常多的低靈爛鬼,我看到在地底下有一個龐大的像地下倉庫的地方,裡邊分成一間一間的,分別關著老虎、蛇、老鼠等低靈爛鬼。這些東西都是被舊勢力安排準備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我把這些東西徹底清除了,連地下倉庫都炸掉了。

在發正念過程中,師父給了我幾樣法器——碗、球、鞭子、鏡子、劍和一支金色的筆,都是自己發正念沒辦法清除邪惡的時候師父幫我,給了我這些法器。例如,有一小段時間,我發正念時有假的師父法身出現。師父就給了我一面鏡子,我用這個鏡子一照,那些假法身就原形畢露。另外,這個鏡子還能照出生命的本質,使不好的生命現出原形。

還有,一次發正念要清除高層中的一個製造邪惡的中心,一個由高層物質構成的白色的堅固的“堡壘”,我用功把它炸掉,一會兒它又從新聚集而成,恢復原樣。我求師父幫助,師父給了我一個透明的球,我用這個球罩住那個“堡壘”一轉,那“堡壘”就消失了,再也不出現了。後來發正念時我把這個球放大到宇宙那麼大,讓球旋轉起來,一會兒邪惡就清除乾淨了。還有一次,我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同修身體的迫害,看到舊勢力在同修身體裡,在不少空間安插了不好的生命,我清除不干淨,師父給了我一根鞭子,我用這個鞭子一抽,那些層層不好的生命都被打出去了,離開同修的身體了。還有,師父給的碗能把所有不好的生命都吸入碗裡,徹底銷毀掉。而那把劍在清除邪惡過程中威力無比,所向無敵。師父給的那支筆可以用來劃掉我們曾經在舊宇宙中籤的約,劃完後那些約會變成白紙,不起作用了。

在發正念過程中我還看到了自己的護法神,我也能調動他們幫助清除邪惡。每次發正念我也請宇宙中的正神幫助清除邪惡。後來,我想單獨對三界內邪惡發一次正念。我來到三界外面,看到三界像一個球,我站在球頂上,我想先看清三界的結構。突然我看見師父從高處飛下來了,師父站在空中非常高大。我看見師父一揮手,三界的門層層層層打開了。我知道師父來幫助弟子了,我請正神和我的法身幫助。這時我看到很多正神和我的法身從空中飛下來了,他們從師父打開的三界之門飛進了三界內的層層空間,我看到整個三界變成一個半透明的球,裡邊充滿了由功構成的象熔化的鋼水一樣的物質,這些“鋼水”在滾動、沸騰,把邪惡徹底熔化、銷毀、清除掉。這時,我看到三界內層層空間都有很多敗物從三界之門飛出來,那些敗物呈黑色,象垃圾一樣一團一團、一片一片的。我拿出師父給的碗,那個碗變的很大,那些敗物都被吸入碗裡銷毀了。一段時間後,我看見飛出來的敗物越來越少,最後就沒了。那些正神和我的法身也從層層三界之門裡飛出來,然後我看見師父一揮手,層層三界之門都關了。

有一次我發正念,心裡突然有一念冒出來:如果邪惡都清除乾淨了,大法弟子怎麼修?我當時沒認識到這個念頭是非常不好的,也沒當回事,繼續發正念,最後也覺的把邪惡清乾淨了。後來跟同修交流,同修指出我當時動的那一念是非常不正的,我也認識到了。在接下來的發正念中我看到,那次我發正念動那一念的瞬間,從我自己身體裡發出功,把一部份舊宇宙的因素包起來,保護起來了,那些正神和我的法身就沒辦法清除掉它們了,那些被保護起來的舊宇宙的因素仍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仰望師恩(6)
—— 大法賦予我神通助師正法

我繼續往上沖,發現衝出舊勢力那套安排後,控制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舊神不再是金字塔形狀了,而是像一條線貫穿下來,從最高層次往下都是高層的一個神控制低層的一個神,直到三界,最低層次還是許多的低靈爛鬼。那一段時間,還是師父托著我往上沖,突破的層次是以前無法相比的。

有一次師父托著我往上沖的時候,我想到煉功中師父講到的我們的功可以一下衝到宇宙之極處,我想自己這樣衝可能也能一下子衝到宇宙之極處。當我悟到這一點時,師父瞬間就把我托到了宇宙之極處。後來我發現,那也不是宇宙中的最高,而是自己所在的這個宇宙中的最高處,突破上去後還有更微觀的宇宙。再後來,師父托著我往上沖時,我就想我要衝到宇宙的極處的極處的極處,無窮無盡,直到窮盡,這樣每次沖突破的層次就更多更高了。

不久一次發正念時,師父托著我往上沖,我看到自己在整個宇宙的中心往上飛,慢慢的飛到宇宙之頂,這時看整個宇宙是一個球體。後來發正念往上沖,衝出更大範圍的宇宙時,我發現整個宇宙是一個男神的形像,我在那個神的身體裡往上沖,衝出了他的頭頂。那個男神的身體也是一層一層有無數層,直到有一天我衝出這個神的最微觀,我想這個男神就是整個宇宙。我開始往宇宙外因素的最微觀衝,我看到宇宙外因素也是層層層層,那時我悟到我可以走最快的時空。悟到這一點時師父就帶著我走最快的時空,很快的我衝出了宇宙外因素,衝出去後我看到宇宙外因素是一個女神的形像。接著往上沖,我發現自己又在一個神的身體裡衝,當我衝出這個神的身體的時候,看到這個神原來就是自己。在這以後,我都在自己身體裡往我自己最本源最微觀處衝,至今也沒衝到頭。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說:

    
“可是沒被正過法的生命它們會用過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來衡量大法弟子。它們覺的你能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那些生命心裡才能平衡,才允許你不被干擾的走上來,才認為你有資格救它。其實那些不同層次主宰宇宙的王也在用舊的標準阻擋著正法,覺的自己心里平衡了達到它設的標準才叫你通過,有的它們也知道自己也在被正法之中,也有的它們認為自己是最高的主宰,它們也有的不認同正法的要求。認同不認同它們都不知道正法後什麼樣。層層眾神也都是這樣的狀態,層層也都是這麼想的。如果它覺的“不行、不夠標準”,它就會用它的能力直接毀掉它能力範圍內的不夠其標準的一切,包括正法的情況,實際上雖然它們沒能力真的干擾了正法,但它會起阻礙作用,不管它能不能做了什麼,但是它會去毀。其實發生了無數次這樣的事情,沒能毀了正法與大法弟子,也沒能毀了人類,沒有能阻擋了正法,卻帶來很多麻煩。這些麻煩會反映到世間來,成為乾擾。這些事情一直都有。”

從師父的這段法中,我悟到要把舊宇宙的理,也就是舊宇宙的法徹底的改過來,改成符合新宇宙的理。那個時候我已經看到舊宇宙的理其實也是神。我發正念時求師父幫,這時我看到層層層層都有師父在幫,當我動念要改變舊宇宙的理的時候,我看到師父層層層層都在做,我知道了只要弟子有助師正法的願望,師父就在幫,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做的。

我動一念要到師父安排我到的層次中去,瞬間我就到了一個空間,前方有一個很大的球體,這個球周圍有一個圈,球和圈都發著藍白色的光。這時候我看到師父從高處飛下來,師父慈悲的看著我,然後轉身飛進球裡去了。我跟著師父飛進球裡去,發現裡面有一條長長的隧道,我看不見師父了,我順著隧道往前飛,飛到隧道盡頭,我停下來了。這時一道鐵門在我身後落下,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但我知道師父帶我進來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在那裡待了一會兒,我看到我身邊出現一團很大的白霧,白霧把我籠罩起來,慢慢的我的身體被解體了,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的思維知道自己還在那裡。又過了一會兒,我看到前面出現了火光,象煉鋼爐裡發出的金色的火光,伴隨著霧氣。霧氣升騰中,一條金龍飛出來,飛進了我的身體。雖然那個時候我的身體沒有了,但我還是感覺它飛進了我的身體。接下來,在升騰的霧氣中我看到出現了一個很大的金色的卍字符,再接下來又出現了第二個,第三個……直到出現了數不清的卍字符。這些金色的卍字符旋轉著,旋轉著,這些象沙子一樣無數的卍字符最後聚成了我的身體,一個金色的身體,胸前還有一個很大的卍字符,漂亮極了。我明白了是師父幫我把我的身體換成了最好的,我心裡很高興。

我跳出那個球,開始發正念改變舊宇宙的理。我看到舊宇宙的理是一個很大的神的形像,在它身體裡有無數跟它一樣形像的層層的神,它們也是舊宇宙層層的理。我請正神和我的法身跟它們講,告訴它們舊宇宙的理是錯的,任何生命都不能也不配考驗大法弟子,不是大法弟子要達到舊宇宙神認可的標準才能救它們,不管大法弟子現在有沒有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都能救了它們,因為大法弟子在法中最終都能達​​到新宇宙的標準,不需要任何舊宇宙的生命來考驗,誰考驗就是誰的罪,誰考驗誰就會被淘汰,任何生命只能圓容主佛要的。現在要它們,也就是舊宇宙的理徹底改過來,改成完全符合新宇宙的理,這件事情要它們自己願意,自願改過來,改成完全符合新宇宙的理,如果不改,那隻能清除掉。

這時我看見空中升起一朵巨大的蓮花,這朵蓮花是那些願意改的層層舊宇宙的理聚成的,他們都明白了。還有少數不願意改的,我就把它們清除了。我讓明白過來的那些神(舊宇宙的理)進入師父帶我進去的那個球裡去,我看到他們原來的身體沒了,從新形成一個最好的身體,金燦燦的,很漂亮。

接下來我把全宇宙所有層層的神、生命和物質也像對舊宇宙的理那樣做了一遍,最後我看到整個宇宙發出金光,非常美好,非常漂亮。


仰望師恩(7)
—— 大法賦予我神通助師正法

二、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去年學員甲身體不舒服,讓同修幫她發正念,我也幫她發。第一次幫她發正念,我看到她身上纏著一條大蛇,蛇頭在她的胸部,蛇尾纏到腳那裡,尾巴在左右搖擺;另外,我還看到她​​背上趴一隻很大的象烏龜的動物,我把這些東西清掉了。見到學員甲後,她說她前一段時間感覺自己背上很重,覺的有什麼東西壓著一樣,現在感覺輕鬆多了,她相信是發正念清掉了。

過幾天我惦記她,發正念的時候就看看她的情況,結果看到她在一個地方,亂蹦亂跳,不停的抓自己的臉,她的臉爛了,爛的看不清五官了,她痛苦的“啊,啊……”的叫。再看她周圍的環境,周圍都是石壁,順著往上看,發現那是​​一個石洞,這個洞洞口朝上,她在洞底。我朝上方的洞口飛去,發現洞很深很深,後來我用神通一下子飛到了洞口。到了洞口,我看見師父就在空中,停在那裡。師父跟我說“跟我來”,師父說完轉身往高處飛上去了。我跟著師父往上飛。飛到宇宙一個很高的地方,師父停了下來,站在那裡,我站在師父的身邊。師父用手朝低處一指,我朝師父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隻身軀龐大像大像一樣的動物,當時我一下子就知道了有關的一些真相。看到這些後,我茫然了,不知自己要怎麼做,發正念發到這兒我就停下來了。

跟我先生交流,他說應該把學員甲從洞裡帶上來。我繼續發正念,回到那個洞口,讓我的法身下到洞裡去找她。當時我的三個法身下去了,我自己也下去了,當我和法身來到學員甲身邊的時候,在能量場的作用下,她不再那麼痛苦了,平靜了下來。我的法身跟她講,叫她要好好修,等等,叫她自己從洞裡走上去,當時我清楚這個事要她自己從洞裡走上去。她沒信心,很痛苦,不願意走。我站在一旁,這時我看見學員甲的世界的層層眾生跪著哭喊,求他們的主救救他們,那情景極其淒慘。我揮手讓她看到這一幕,她流淚了,深受震動,我也流淚了,她終於願意走了。她扶著洞壁,艱難的一步一步的沿著洞壁的螺旋式的石階向上走。石階很窄,貼著洞壁,只容一個人走,而且石階並不平整,很滑,走在上面有危險,旁邊沒有欄杆。我的法身就一直陪在她身邊保護著她,但她看不到。走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她慢慢的離洞口越來越近,我看到她越走越輕鬆,容貌也變了,越變越正常。當她最後走出洞口的時候,她的身體看起來完全恢復正常了,臉上則容光煥發。師父還在洞口的空中等著,她跪在師父面前磕頭,哭著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看見師父沒有笑容,臉上的表情帶著一點嚴肅,師父什麼也沒說,轉身飛走了,我感覺情況不樂觀,事情可能還沒完。

發完正念,我和同修找學員甲交流,告訴她我發正念看到的情況,她聽完後,流淚了,嘴裡反复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們都知道在學員中是有一些人是舊勢力安排來起負作用的,但只要他(她)能真正改過來,不再起負作用,就會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交流完後,同修當時也表示要珍惜師父給的機會,好好修,也答應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然而兩三天后,學員甲態度發生了變化,她認為我天目看到的她的情況不是真的,她表示我講的她的情況她都不承認,全盤否定。那時候我發正念看到她身體周圍都是蛇。幫她清除,這邊幫她清除,那邊源源不斷的補充進來,清除的速度還趕不上補充的速度。過了幾天,幫她發正念,又看到原來那個洞,從洞口看滿滿一洞的蛇,……。

我看到這件事情上舊勢力有層層層層的安排,高層控制低層,一層控制一層直到最低層。一次看到同修是那隻像大象的形象,一步一步朝另外同修家的小樓走去。兩個同修正在家裡發正念,那隻動物走到樓前抬起大腳要把小樓踩碎,小樓在它的腳下顯得很小,比它的腳還要小很多。但是就在它的大腳靠到小樓屋頂上要踩下去的那一瞬間,在它的腳和小樓間出現了一層白色的功一樣的東西,那功一下子把它擋住了,它怎麼也踩不下去。這只動物惱羞成怒,發了狂一樣左右擺動它碩大的頭,用自己長長的鼻子去摔打這個小樓,它想把小樓摧毀。這一幕是舊勢力安排的對同修的邪惡迫害在另外空間的表現,我也看到了這件事情舊勢力安排的在人世間的具體表現。

我們當時也悟到這件事情除了當事的幾個同修外,不告訴其他任何人,因為怕其他同修不了解情況而無法理解,在同修之間引起波動,對整體造成乾擾。那段時間我一直對這件事情發正念。有一次針對這件事情清除完邪惡,師父來了,師父高興的笑,天空中出現了很多飛旋的五彩的法輪,天女散花,彩虹等美好的景象。我看到另外空間的情況也發生了扭轉,舊勢力安排的看起來要被否定了。 (
明慧網)
(待續)


相關文章

  • 仰望師恩(1-3)
  • 師父新經文: 二十年講法
  • 七千學員齊盛會 敬排法像謝師恩(圖)
  • 理智的修煉和救人
  • 大陸大法弟子恭祝師尊元旦快樂
  • 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間除魔所見
  • 中秋頌師恩
  • [澳洲光明網] 2012-07-12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