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0-16)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0-16)

趙秀華 編著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0):無法回家

第二章 學咒術報仇

時間過得很快,聞喜在衛藏已經待了一年,這期間,上師只教了他們一兩個惡咒和幾個口訣。學完這些口訣,聞喜的同學已經準備要回家了。

「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家了,上師教我們的這些口訣已經相當深奧,夠我們回家鄉使用了。」

「是啊,這些口訣,就足以幫人作法事、消災解難了。我想我們回家鄉後,名譽地位已經不成問題了。」

他們興奮的談著,只有聞喜在一旁默默無語,他心想:現在學的這些咒術恐怕報不了仇,如果只學了這些沒用的咒術就回去,母親一定會自殺的!他又想起那天母親哭 得昏死過去的情形,想到了自己答應母親時的決心,還有臨別前母親對他講的話──這一年來,這些情景都像影片一樣,一次次的在他腦中放映。

「我決定不回去。」聞喜突然開口說。

「你不想家嗎?」其中一人訝異的問。

「我當然想家!只是還沒學到主要的咒術,沒臉回家。」

「你還想學其它的甚麼咒術呢?我們學的這些口訣已經很深奧了,上師也說這已經是最高深的口訣了──真是不懂你在想甚麼?如果你想留在這裡,那我們就先走了,你自己決定吧!」他們其中一人說,其他人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他們五人跟上師拜別後,就穿著上師賜給他們的羊毛衣回家了。聞喜也穿著上師給他的衣服,送他們走了半天的路程。在回上師家的路上,他沿路撿了很多牛糞,在上師家最好的那塊田上施了肥。

上 師在窗口看到他,就對旁邊一名弟子說:「來跟我學咒術的弟子很多,但我從沒教過像聞喜這麼好的弟子,以後恐怕也不會有了。他今天早上沒來跟我辭行,表示他 還會再回來。他剛來的時候,說他親戚和鄰居對他家做了很壞的事,他要來學咒術報仇。如果是真的話,不把咒術傳給他,就實在太可憐了!」

聞喜回來後,那名弟子就跑去告訴他上師講的話。聞喜聽了很高興,心想:上師這裡果然還有更厲害的咒術!他馬上跑去上師那兒,上師見到他便問:

「聞喜!大家都回家了,你為甚麼不回去?」

聞 喜把上師賜給他的衣服脫下來,又供養給上師,向上師禮拜說道:「上師老人家啊!我七歲的時候,父親過世了,我的伯父姑母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搶走我父親留下 的龐大遺產,還從小虐待我們,把我們折磨得豬狗不如──我母親活得生不如死,村人不但不同情我們,還幫著一起欺侮嘲笑我們……」聞喜說著,情不自禁的哭了 起來,他擦了擦眼淚,邊哭邊繼續說:「伯父他們勢力龐大,我們要不回財產,也無法報仇。母親說,沒有人能幫我們搶回產業,只能靠我學咒術報仇了。她還說, 如果我沒把咒術學精就回家,她就要在我面前自殺!」(待續)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1):殺人咒術

 

聞喜說到這裡,忍不住放聲大哭,嗚嗚咽咽的說:「所以我不能回去。請師傅可憐我,傳給我最厲害的咒術吧!」

「你的伯父姑母和鄰居怎樣欺侮你們呢?」上師問道。

聞喜便邊哭邊把伯父姑母霸佔他們家財產的經過,還有虐待他們的事情說給上師聽。上師聽完聞喜悲慘的遭遇後,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於是,他派了一個叫「飛毛腿」的學生去聞喜家鄉,調查他講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幾天後,飛毛腿回來了,告訴上師:

「上師!聞喜的話全是真的,請您把最好的報仇咒術傳給他吧!」

上師點點頭,對聞喜說:「聞喜!我如果一開始就把我的秘法傳給你,恐怕你這個憨直的小伙子隨意使用,以後後悔也來不及了。現在既然知道你的親戚確實可惡,那你就學我的秘咒去懲罰他們吧!」上師接著又說:

「我 有兩個秘法,一個是『殺法哼』,一個是『毀法呸』,但我不能教你這兩個秘法,因為我跟古容巴功德海喇嘛有個約定,只能由對方來教我們自己的秘法──也就是 說,你要去他那裡學我的誅法,而他自己的秘咒『降雹法』,則只能由我來傳授。現在我把你引介到他那裡去學我這兩個殺人秘咒。」上師說完,便寫了一封信,把 聞喜介紹給古容巴喇嘛。

聞喜會見了古容巴喇嘛,把帶來的禮品全部供奉給他,並講述了自己悲慘的遭遇和學誅法的理由,請喇嘛傳授他咒法。喇嘛說:

「我和雍同多甲喇嘛是生死之交,他既然送你來,我自然要傳授你秘密誅法。不過,你必須先在山腳下,找一個沒有人能發現的地方,建一個練法堂。」

於是,聞喜就在山腳下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蓋了一個簡單的練法堂,然後搬一塊像牛那麼大的石頭,把房子遮擋起來。上師就在那個練法堂內,傳授聞喜誅咒的秘密口訣。

聞喜在練法堂內修習了七天。到了第七天,上師對聞喜說:「這個秘咒一般只要修七天,你現在已經修了七天,應該可以了!」

「可是,我要誅咒的地方很遠,請讓我再修七天吧!」聞喜對上師說,於是,他又再修了七天。

到了第十四天的晚上,上師又來對聞喜說:「今天晚上,法壇旁邊,應會出現誅法成果。」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2):慘遭惡報

就在聞喜修習誅法的第十四天,伯父雍重蔣採正幫大兒子娶媳婦,請了很多客人到家中吃喜酒。那些以前跟著伯父姑母一起欺侮聞喜母子的人都到了,共有三十幾人,此時全都聚集在伯父家裏慶賀。

另外,還有其他一些同情聞喜母子的村民也被邀請,大家這時正走在伯父家的路上,他們邊走邊議論著聞喜的伯父姑母。

「你 看,雍重蔣採幫兒子娶媳婦的婚宴多盛大啊!這原本應該都是聞喜少爺的──聞喜少爺一年多以前,本應以同等盛大的婚宴迎娶結賽姑娘,可是你看現在怎樣?聞喜 少爺甚麼也沒有,還是個光棍,去學咒術去了!」一人不平的說:「看看雍重蔣採那婚宴辦得多大啊,真是不要臉,搶了人家的財產,還要虐待原來的主人──密勒 老爺留下的遺產,他們就算只拿走一半,也是一生榮華富貴享用不盡啊!為甚麼要這樣趕盡殺絕,這樣苛刻呢?!」

「沒錯,這班惡人的良心被狗吃了──現在聞喜少爺去學咒術報仇了,就算他的咒術沒學成,上天的報應也是遲早會到的!」

這些人憤憤不平的談論著,正說到報應時,沒想到,竟馬上傳來了一個消息:雍重蔣採的房子倒下來了,壓死了三十五人!

「好端端的房子怎麼會突然倒下來呢?」全村的人都來了,看到聞喜伯父家,只剩下一片瓦礫,漫天都是濛濛的灰塵,三十幾具屍體被埋在斷木破瓦下,要全挖出來,可還得費一番大功夫。

全村的村民都圍在那裡,沒有一個不搖頭的,大家在旁邊議論紛紛。

「好慘哪!這些人不都是雍重蔣採最親密、最好的朋友嗎?他們拿別人的錢財享樂的時候,很快活啊!──現在你看,說沒就沒了,就一瞬間!」

「沒錯,人生實在無常!富貴不能長久……」

「是啊,人在做壞事的時候,真是得為自己的將來想一下,不然也為自己的後代想一下!」

大家正議論著,突然聽到一個人說:「那房子是被馬踢倒的。」

聽 到這句話,大家都靜了下來,轉頭看向說話的人,原來是雍重蔣採家的一名僕人,他繼續說:「大老爺家樓下原本拴滿了客人的馬匹,不知怎麼的,那群馬兒好像不 太安份,我原本想去安撫牠們,到門口一看,原來是其中一匹雄馬想欺侮另一匹雌馬,其它雄馬不高興,就大鬧起來了。鬧的很厲害,我還不太敢過去。這時,我看 到那匹雌馬非常生氣,狠狠的要去踢那匹雄馬──只見那匹雄馬一個閃身,雌馬一腳就踢向了後面的柱子,把柱子踢倒了。我一看情況不對,拔腿就往外跑,跑出來 時,還來不及喘口氣,整棟房子已經在我背後劈哩叭啦的倒下來了……」那僕人睜大眼睛講著,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3):施咒殺人

一個女孩子小聲的說:「房子倒塌前,我看到了恐怖的景象。」

「太誇張了!」幾個人應聲說道。「那麼大一棟房子都可以被馬踢倒!」

「真是報應啊!」大家看到房子倒塌的慘狀,都不禁搖頭。

「做人就是要留三分餘地,看看雍重蔣採,得意的時候,那副惡霸嘴臉,恩將仇報,佔了兄弟的遺產,還把兄弟家人害得那麼慘,現在是什麼樣子了?兒子、新娘、他最要好的親友一瞬間都死光了──死得那麼慘!」另一人說。

「老爺子過來了,不要再說了,」一人指著正走過來的雍重蔣採說:「喜事變成了喪事,死了那麼多人,房子也沒了,夠可憐的了。」

大家靜默了一會兒,有一個人突然悄悄的問道:
「你說會不會真的是聞喜下咒報仇呢?」

「是的話,也未免太狠了!」旁邊一人回答。

「沒錯,上天可以報應人,但人這樣報仇,也是要遭報的……」

大家聽了,都靜悄悄的不再出聲。

過了一會兒,有一個女孩子小聲的說:「房子倒塌前,我看到了恐怖的景象。」

大 家轉頭向她,等著她繼續講下去,女孩鼓足了勇氣說:「我原是本聞喜少爺家的丫頭,後來繼續在大爺家工作。剛剛,大家正在樓上慶賀時,我正好到樓下揹 水……」丫頭停了下來,她想到房子倒塌前看到的詭異景象,還是覺得害怕,但她看到大家期待的目光,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勉強繼續說:

「我走到樓下,看到滿地都是巨大的蠍子、大蛇、大螃蟹在亂擠亂動。大蠍子用他們的巨鉗夾住屋柱,要把柱子掀倒……我看到嚇壞了,尖叫著跑出去,我才剛一跑出去,屋子就整個倒下來了。」

「所以妳是逃過一劫囉?」

丫頭心有餘悸的點點頭,說:「只可惜沒來得及救樓上那些人。」

「妳也不用自責了,該遭報的,逃也逃不了。」一人說。

「聽 說死的這三十五人,全是以前幫著欺侮聞喜母子的那幫人……」另一人小聲說的,聲音雖小,大家都聽到了,每個人都靜下來,各有所思。有的人想:幸虧以前沒有 貪圖錢財享樂,幫著欺負聞喜母子;有的人想:上天總算是公平的;另一些人在想:這報應也太慘了吧!雖然每個人想法都不同,不過,他們共同的一個念頭是:以 後再也不敢做壞事了!

大家正靜靜思索著,這份沉靜突然被一種尖聲刺耳的女音打破了,那聲音自遠而近傳來:

「看哪!大家看看啊!各位街坊鄰居啊!你們看看啊!我告訴大家啊!我白莊嚴母的兒子不是去學咒術了嗎?你們看哪!他的咒術不是成功了嗎?伯父姑母說:『人多就打一仗,人少就去放咒術。』各位看看!這些人不就是被誅咒咒死的嗎?」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4):計殺聞喜

村人轉頭向聲音的方向,果然看見白莊嚴母拿著一根長棍,棍上繫著從自己衣服上臨時撕下來的一塊布條,她一邊跑,一邊搖晃著那面破布旗子,像個瘋婆子一樣,一邊大喊大叫、一邊大笑著:

「大 家看看啊!聞喜只是施了一點小咒,連人影都不見,就打了一場大勝仗!你們看哪!這些人是不是在作樂中死去的?死的這麼慘!你們看看,你們看看啊!不正當的 作樂,就是作惡啊!你們看:房子內的財寶、牲畜全都沒了!伯父的兒子沒了,新娘沒了,什麼都沒了,哈!哈!哈!哈!我白莊嚴母活到今天沒有死,能活著看到 我兒子有這麼大的作為,我真是高興死了啊!我一輩子從沒這麼快活過!大家看看哪!哈哈哈哈!」

白莊嚴母拿著旗子,一邊死命的搖晃著旗子、一邊又是喊叫、又是狂笑,簡直像失去了理智──哈哈哈哈!她真是太快活了!而這快活的背後,含著血淚,含著她不想面對、也不想承認的痛悔:兒子殺死這麼多人,這筆血債,是怎麼還也還不清的啊!

用咒術殺人,就算不會被官府抓去償命,死後也一定要下地獄的啊!何況這麼多人命,他們母子有多少條命可以還啊?!這個道理白母也不是不知道,可是她被仇恨衝昏了頭,她就像一部衝向毀滅的火車,已經沒有回頭的路,就更加快速的衝向毀滅。

聚在那裡的村民,聽到白莊嚴母喊叫的那些話,又看到她發狂似的又笑又叫,大家震驚的講不出話來。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有人開口了:「看白莊嚴母那樣子,她講的話恐怕是真的……」

「聽起來像是真的,但那也未免太過火了吧!」另一人說。

這 時,大家好像從驚嚇和衝擊中醒過來──咒術殺人,不是沒聽說過,人們也從來沒有懷疑過這種惡咒的存在,只是就在自己面前發生,那種可怕和震撼,恐怕只有親 身經歷才能感受到。白莊嚴母那像鬼一樣的笑聲在遠方淡去,可是她剛剛講的那些話、那副模樣,還在大家腦袋中迴旋著。此時,村民從震驚轉為憤怒,大家罵道:

「這個可惡的瘋婆娘,鬧出這麼大的事來,害死那麼多人,還這樣快樂的到處喊叫!我們非得把她抓起來,挖了她的心肝祭祀死者不可!」

「我們把那瘋婆子殺了,有什麼用!?那只會讓她兒子更恨我們,再放咒把我們這些人也殺了。」其中一個老頭子說:「我們應該想辦法先把聞喜殺掉,再來殺這個婆娘,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

於是,大家就決定先不要殺白母。可是伯父聽了之後,便發狂似的叫道:「我兒子也死了,姑娘也死了,親朋好友全死光了,我也不要活了。我跟她拚了!」說著,便要衝去殺白莊嚴母,大家趕緊攔住他說:

「就是因為你,才鬧出這麼大的事來!你要是把白莊嚴母殺了,聞喜再放咒報仇,我們一個都活不了──如果你再鬧,我們就先把你殺了!」

這樣,他們才把伯父勸下來,大家一起計劃要用什麼方法殺害聞喜。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5):繼續報復

聞喜這邊呢,完全不知道村人正計劃要殺他,直到幾天後,衛地的一名瑜珈行者求見他,他才知道所有事情的經過。

「我朝山時,經過你家鄉,你母親招待我在你家住了幾天。」行者跟聞喜聊著,把他母親和妹妹、家鄉的情況都詳細的說給聞喜聽。他講著講著,就談到了聞喜家鄉發生的大事:「前陣子,你們村子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大事:村裡最大戶的人家辦喜事時,死了三十五人……」

聞喜聽到這裡,馬上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因為在他修習誅法的第十四天晚上,也就是伯父家發生意外的同一天晚上,護法神就來了。它手裡提著三十五顆人頭和心膽,對聞喜說:

「這就是你們要我辦的事吧!」護法神接著又說:「該殺的人,還有兩個,要不要殺呢?」

聞喜想到母親心願已達成,於是心滿意足的說:「讓他們留在世上作見證,受自己的報應之苦,就饒過他們吧!」

原來就是因為這樣,護法神才沒有誅死伯父和姑母,他們兩人就是因為這樣才能逃過那場浩劫。


行者跟聞喜講完家鄉的事,最後又拿出一封信給聞喜,說:「這是你母親託我帶給你的信。聞喜看見母親來信,高興極了,趕緊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自己一個人靜靜的讀信。然而,他看完信後,不喜反悲。

母 親信上告訴他:他用咒術殺了伯父家三十五人,報了這個深仇大恨,她很高興,父親應該也可以含笑九泉。但村裡的人卻因此要派人暗殺他,之後再殺掉母親,要他 格外小心。母親並說,他們竟敢懷有報復之心,決不能輕易饒恕!所以母親要他再去學「降雹法」,讓全村今年的收成全部付諸流水……母親還說,如果他能做的到 的話,她就心滿意足了。

最後,母親在信上說,如果學費沒了,「在北向之山,黑雲深處,六星放光之下,有吾家親戚七戶」,聞喜可以跟那些親戚拿錢;信上並說:「兒若不知彼等親戚之住處,及山村在何處,於此行者身上求之即得。此山村中,只行者一人居住,不必他求也。」

「這 是什麼意思?」聞喜看完信後,呆在那裡,他看不懂母親說的意思。他從來沒聽說過自己在北方山裡有什麼親戚,去哪兒找他們呢?原本聞喜以為大仇已報,應該可 以回家了,沒想到母親竟說村人要先殺他,再殺母親!他很想母親和家鄉,卻不能回家;現在母親又要他去學降雹,但他已經沒有學費了,信中所說的山村和親戚又 不知在哪裡?如果沒有學費,他就不可能學得到「降雹法」,也回不了家了……他越想越難過,不禁大哭了起來。

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16):用計送錢

聞喜哭了一陣子,想到信上說可以從行者身上知道親戚在哪裡,便擦乾眼淚,回去問行者:
「你知道我親戚住的山村在哪裡嗎?可以請你告訴我嗎?」

「我聽說你有親戚住在喜馬拉雅山下。」行者說。

「喜馬拉雅山在南方,北方呢?你知道北方的山村有我的親戚嗎?」

「我知道的山村很多,但是不知道你親戚住在什麼山村。」

聞喜聽了,想了一下便說:「那請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馬上就回來。」他說完,就跑去找上師,把信拿給上師看。

「你母親實在有很大的憤恨之心!殺了那麼多人還不滿足,還要降雹!」上師看完信說。然後又問道:「你親戚在北方哪裡啊?」

「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從沒聽說過北方有什麼親戚,但信上明明這麼說。我問那個行者,他也說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辦?」聞喜被那封信搞得滿頭霧水。

這時,師母智慧空行也在那裡,她把信拿去看後,便對聞喜說:「你去把那個行者叫進來。」

師母燒了一盆大火,請行者進去烤火喝酒。師母就開始指天畫地,天南地北的聊,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已繞到行者背後,把他的大衣脫了下來,披在自己身上,說:

「穿著這麼破舊的衣服朝山,一定會有好福氣的。」她說完,又邊走邊聊,走著走著,就走到樓上去了。

師母把行者的破大衣拆開,大衣夾層裡,果然藏有玄機!她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後,把大衣補好,再拿去還給行者,然後又請他吃飯,留他住宿。之後,她便悄悄的對聞喜說:

「聞喜!聞喜!你跟我來一下!」

聞喜便跟師母一起到上師那裡。

「你看這是什麼?」師母把行者大衣裡的東西拿給聞喜。

「怎麼有這些黃金?!」聞喜看到師母竟拿給他七兩黃金,他很訝異的問。

「你 母親實在太聰明了!她把這七兩黃金藏在行者身上,藏得真是天衣無縫!」師母笑道:「信上說『北向之山』,意思就是太陽照不到的地方,行者大衣的夾層,不就 是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嗎?『黑雲深處』就是縫在黑布底下的意思;『六星放光』,就是用白線在黑布上縫了六個小星;下面有『親戚七戶』,就是白線下藏有七兩黃 金。信上最後說,如果找不到的話,就在行者身上找就可以了,這個山村裡只有行者一個人住,不用找別人。意思就是說,黃金就在行者身上,不必找別人了!」

上師聽了,哈哈大笑的說:「大家都說你們這些女人聰明,果真不錯!」


原來,聞喜母親知道村人計劃要殺聞喜,便把自己剩下的那塊田又賣了一半,賣了七兩黃金。她想把這筆錢送給聞喜,正不知要如何送去時,正巧這名行者到他們村上化緣,白母詳細問明了他的來歷後,覺得他很適合幫她送信,便對他說:

「師傅,請你在我家小住幾天,我孩子在衛藏地方學法,我想托你幫我送封信給他。」

「好,我經過衛藏時,可以順道幫你送信。」

晚上,白母點了一盞燈,跪在神桌前面,祈求祖先神明說:「如果我的心願能實現,這個燈就不熄滅;如果不能如願,燈請立即熄掉──祈請祖先及護法神指示。」結果那盞燈點了一天一夜都沒有熄掉,於是白母相信她的計謀一定能成功,所以第二天就對那個行者說:

「師傅,朝山人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很重要的。讓我幫你補一補衣服,再送給你一雙鞋底吧!」她說完,就送給行者一塊又長又大的皮子,讓行者作鞋底用。然後又拿走了行者的大衣,用布把衣服的破洞補好。

她在大衣的夾層裡,藏了七片黃金,用一尺見方的黑布片縫起來,再用白色的粗線,在黑布上縫了六個小星,然後再縫一塊布遮住這些小星。最後再把衣服補好,不讓行者知道其中玄機。行者離開前,白母又送了他很多禮物,然後把信封封好,在上面蓋一個印,請行者把信帶給聞喜。

就這樣,聞喜得到了學費和供養上師的錢。但是,接下來他又要如何去降雹,如何躲開殺身之禍呢?而他母親,又是如何用計,不但讓村人不敢殺他,竟還讓伯父把他們家的田還給她了?

(待續)


摘編自《雪山之光--密勒日巴傳奇故事》【博大出版社】


相關文章

  • 密勒日巴傳奇故事 (1- 9)
  • 我修煉中的神奇經歷
  • 孤僧萬里尋大道 幸遇彌勒轉輪王 : 釋證通的傳奇
  • 在法中领悟舞蹈的真谛
  • 盡職盡責做好常人的事
  • 信仰﹒修煉﹒學問
  • [澳洲光明網] 2012-06-18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