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清明無雨
清明無雨

蕙質

清明時節,想起我那年輕的好友。她的人生已經隨著2002年大連的那場空難永遠的定格在了25歲。

她是那麼甜美,那麼善良。總是很難想像當飛機爆炸的前夕,她是怎樣的心情。面對即將的死亡,她害怕嗎?她難過嗎?她捨得這個多彩的世界嗎?她能否想到直到十年後的今天,都沒有人給這些逝去的生命一個公道,飛機爆炸的真相一直在掩蓋、掩蓋、掩蓋……直到沒有人再去追問,直到人們已經無力去追問。

淡忘痛苦,或許是很多中國人的選擇,因為活著的人無法帶著這樣無名的傷痛繼續一生。就像好友的媽媽一樣,失去唯一女​​兒的痛苦已經讓她近乎麻木,她也曾經哭著喊著跟政府要真相,可是當局卻用強硬的態度與金錢強行的“填補”了一個母親的無助。前幾年,好友的媽媽得了腦血栓,出院之後,總是拖著那雙一瘸一拐的腿到公園裡,公園裡有很多孩子,她就望著那​​些孩子,目光隨著孩子的身影痴痴的笑著、笑著,那孤單的目光寂寞的令人窒息。

或許是清明節的原因,好友的去世,總能讓我想起很多跟死亡有關的事件。曾經聽一個朋友跟我說過,1989年“6·4”事件的時候,她家的一個親戚也在天安門,親戚告訴她,天安門前血流成河,好多年她的親戚都不敢再去天安門朋友在跟我說這話的時候,把她的顫抖傳給了我,我想這種顫抖來自於她的親戚,雖然我沒見過朋友的親戚,但是我卻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種悲壯、慘烈的氣氛。也深深的感受到當相信“政府”的大學生們親眼目睹了“政府”對他們的肆虐與殘殺之後,那種震驚與絕望。

“清明時節雨紛紛”,可是最近幾年的清明卻沒有雨。這是上天的慾哭無淚吧。這種痛已經無法用眼淚來表達了吧。想想那些在地震中夭折的花朵,還未盛開卻已枯萎;那些動車上盼望歸家的旅人,家門就在眼前,卻魂斷旅途;那些被活摘器官的努力做好人的人們,本來就是被非法監禁,卻承受了難以想像的魔鬼一樣的折磨……

誰都知道,這一樁樁的死亡事件,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都是人為造成的。在這樣的一個國度裡,生命是如此的沒有保障,也不會被真正的尊重。

然而,每一個生命都是可貴的,面對這些逝去的不清不明的生命,在這個叫作“清明”的日子裡,我們拿什麼來祭奠那些含冤的亡魂?

心痛,讓我幾乎不能言語,哀傷的文字總是無法洋洋灑灑。冷漠、麻木與逃避顯然不能讓逝者安息。我們不能只是去懷念那些逝去的生命,更多的是要去思考,中國人需要真相,需要對生命的敬畏。面對生命死亡的真相,當我們真的都清醒、明白的時候,才能不辜負這個叫清明的日子,才能讓逝者真正的安息。

(人民報)


相關文章

  • 蘇東坡的輪迴轉世
  • 深山裡的盼望
  • 現代科學無法認識事物真相之案例8: 大石自立、枯樹復生之謎
  • 短篇小說:掙脫枷鎖
  • [澳洲光明網] 2012-04-07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