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我修煉中的神奇經歷
我修煉中的神奇經歷

內蒙古大法弟子 悟新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勉強念完小學一年級,二年級只上了幾天就不念了。到我得法修煉時,字都忘的差不多了,只能歪歪扭扭的寫出自己的名字。其它的什麼字都不會寫。我身高一米七八,體重達一百八十多斤,又高又胖,但身體很虛,因為身體有多種疾病:氣管炎、心髒病、很重的婦科病等等。直到我走進修煉,才體會到修煉的偉大、殊勝與妙不可言,遠遠不止於祛病健身。

沒有修煉前,我拙嘴笨腮,整天說不出一句。得了法後,我一下子變得“能說會道”起來,許多走不出誤區的同修,都願意找我交流。現在我不但會寫字,還會寫詩,在我身上體現出來的神蹟,無不印證著師父講的一切法都是真實不虛的法寶。

一、剛一得法現奇蹟,八十老奶奶全身出“藥汗”

我在九六年八月二十日得法。我看完九講師父在大連講法的錄像帶,老家來電話說我的奶奶婆婆(我丈夫的奶奶)病危,讓我們全家都回去。回到家鄉,兒孫們都在為老奶奶準備後事,老奶奶病危躺臥在炕上,有出氣沒進氣,連姑娘兒子都分不清了。

我當時剛剛得法,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看完九講《大連講法》,我感到身輕如燕,身上飄飄的,出現了從未有過的輕鬆。我來到老奶奶跟前,跟她說:“我煉法輪功九天以後一身輕,老奶奶,我給您念《轉法輪》吧!幾天就會好的。”眾人都以為我在安慰老人家,在說客套話,我相信大法一定會有奇蹟出現的,我於是開始給老奶奶念《轉法輪》,念了不到一講,老太太竟然從炕上坐了起來,認真的聽,還知道餓了。以後一天比一天好,到了第四天,老太太全身上下出“藥汗”,這藥汗所有在場的親戚朋友、老親少友都看見了,我用手指往肉皮上一劃,刮下一層油泥,粘乎乎的,黃黑色的,放出的汗味散發著難聞的藥臭味,滿屋子的人都聞到了。老太太一生吃了無數的藥,造了無數的業,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把她身體內部的病毒、藥毒全部排出來了。

從哪開始,老奶奶的大女兒,二女兒,大兒子,大兒媳婦,二孫子,都得法了。

二、遇險無險

再有一個神奇的事就是九八年的春天,我騎著自行車去參加輔導員學法法會,我從一條很陡的三岔路口往下走,這條路很窄,這時一輛白色的小東風,從後面頂著我的車下來了,從東西兩側又同時衝出二輛小車,一輛是小麵包車,一輛是小轎車,三輛車正好把我頂在中間。把我圍在中間,當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想法都沒有,圍觀了很多人,都以為我被怎麼樣了,也分不清誰是司機,當時一點也沒有害怕。因為當時剛得法,沒有向周圍人洪揚大法,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後悔。

到了學法的樓門前,才後怕起來。正好一個男同修也來了,我跟他說起剛發生的事,這個男同修也跟我說了這樣一件事,他說:“我來的時候,也遇到了一件奇事,我家過去供過不好的東西,供的是一條大蛇,我媽管它叫蛇仙。我學法後就把這些東西給清理了,來的時候,就看見兩條大蛇跟在我的後面。嚇的我汗毛倒立,我當時喊師父快救我,就看見那二條大蛇立刻化成了一股清煙,倏忽一下都沒有了。”

我們一邊說一邊上樓,樓是一個同修租的。這位同修還沒來,大家都著急進去學法交流,那個男同修推了推門,門鎖的很緊,用力推了幾下也沒開,當時我腦子裡冒出一個念頭:我們大家都來了,門應該開開。我用手試一試,門一下子就開了。當那位拿鑰匙的同修來了之後,非常奇怪的說:“你們怎麼進去的呀?”她證實說:“昨天我鎖上門時,還特意推了推,門是鎖著的,千真萬確。”可見大法的神奇。

三、生孩子的奇蹟

我得法以後,正趕上懷第二胎,因為我患有先天性心髒病,年齡也很大了,屬於高齡產婦。生大女兒時,是剖腹產,當班的醫生說太危險了,這個孩子不能要,你快轉院吧!我跟她說:“如果我十一點不生,我就走。”我記得那時是九七年的十一月十五日,臨到生產時,我在心裡反复默念師父的經文,到了十一點十五孩子順利的生下來,大人孩子都沒有遭罪。給我接產的大夫感到十分驚奇,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的身體是超常的。”

按人體生理學,頭一胎剖腹產,二胎也得剖腹產。她對我說:“生孩子看你沒遭罪,樂呵呵的就把孩子生下來了,一點罪都沒遭,真是太神奇了。”生完孩子以後,我們就打車從醫院回家了,一片藥沒吃,一針也沒打。

回到家,我上炕準備休息,剛一站起身來,從子宮裡就掉出一大堆污血塊來,足有一二斤重。我大聲喊我母親,我母親那年六十多歲,也是一名大法弟子,看到那胎中之物,不由的感慨說:“如果你不是修煉法輪功的,這塊東西就能要了你的命。”原來,醫生沒有把胎盤清理乾淨,胎盤殘留於體內,誰都知道會怎麼樣。我生完孩子當天就開始煉功。

我在生大女兒的時候,我的乳頭上方長了一個腫塊,腫塊破潰,從潰破處流膿血,多方治療都沒好。得法後生第二個孩子時,我強烈感到法輪在乳房內呼呼的轉動,乳腺都被疏通開了,奶水象泉水一樣流出來。來看孩子的親朋好友無不驚羨,我說這是煉法輪功煉的。

四、開天目

我剛一修煉就出現了很多神通,我經常看見古代的人和物,看見他們的各種生活狀態,石像、茅屋、古代的田野與莊稼,還有一望無際的沙漠,沙漠上行走著很多披著土紅色迦裟的喇嘛。還看見密勒日巴在沙漠上騎著黃色的駱駝行走,有​​一隻黑色的巨鳥,一直跟在密勒日巴後面飛,那隻鳥長的很好看,毛色是黑的,眼睛非常有神,那是密勒日巴的護法神。

我還能聽到一千五百里以外的聲音,家里人說的是什麼,我都知道。有一次我看見我的六姨得了癌症,到醫院去檢查,去的是什麼人,診斷書是什麼樣的,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不認識診斷書上面寫的字,就問旁邊一個人,這上面寫的是什麼?那個人是女的,她說診斷書上寫的是癌症。我跟母親說我六姨得了癌症,母親不相信。四天后,證實了我所看到了這一切。後來,六姨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病就好了。

我煉功的時候,這些景物一直在我前面顯現,我就跟師父說:“師父,我不想看了。”我這麼一想,所有的景物都被一個大光柱子收走了,這個大光柱由大到小,最後變成針尖那麼大,嗖一下鑽入我的印堂穴中,就沒有了,以後我很少再看到另外空間的景物。

可是到了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時,我的天目又從新開了。

五、存摺只剩下七塊五毛錢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當地邪惡把我找去,我當時是輔導站的輔導員,邪黨的公安就讓我解散煉功點。二十一日早晨,我們煉完功後,派出所、公安局來的警察強行將我們驅散了,把我帶到派出所逼我寫保證,我拒絕配合。後來把我送回去後,有許多同修到我家來,我說:“師父受冤枉了,我們怎麼辦?”同修們一致同意堅持煉功學法,向師父表達我們堅定修煉的決心。

後來又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時大法弟子家都很困難,拿不起路費,我那時正開商店,家裡有一些積蓄,我想大法拯救了我,大法蒙難,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進京上訪。我把所有的積蓄拿出來,家裡的存摺只剩下七塊五毛錢。我告訴他們說:“誰想上京,上我家拿路費。”當時就走了一批進京上訪的。第二次又來了一批農村的,遠郊區的,我都給他們拿了往返路費。

七月二十四日公安局把我抓走,盤問我說出書是從哪裡來的?大法弟子有多少在煉?我不告訴他們,他們就把我抓到離我家四百多里地的一個叫扎魯特旗的看守所關押,我跟“號裡”的犯人洪法,告訴她們:“法輪大法好”,她們聽明白了以後,開始跟我學煉法輪功了,得法了。

有一個女犯人,是一個很有錢的老闆娘,全身起的是最難治的牛皮癬,在看守所,她跟我一起背師父的《洪吟》,有一天,她夢見自己在懸空寺(師父《洪吟》中有一首詩《遊懸空寺》),看到“真、善、忍”三個大金字。她拿回來二個字,”真善”,“忍”沒有拿回來。我說你沒有完全得法,雖然如此,只過了幾天身上的牛皮癬全都好了。牛皮癬是世界難症,很難治癒的。

在關押我八天后,警察實在沒有掏出什麼口供來,就把我放了。

六、抱著三歲的孩子去北京證法的奇事

1、 被石頭摔倒,駝背直了,個頭長了二公分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我帶著不滿三歲的兒子進京上訪,在北京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進行交流、談體會,並且到各地聯絡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參加聯合簽名遞送聯合國。

我在北京郊區的同修家中住下,那天開法會,我抱著三歲的孩子,臨走前,我在心裡跟三歲的孩子說“媽媽要去開法會了,你要不睡覺,我就去不成了。”那時候還不懂的什麼是功能。真的啥都不知道,還以為是孩子聽話呢。不到三分鐘,孩子就睡著了,我給孩子蓋好被子,就走了。我騎著自行車,外面的天黑下來了。

走到半路,我撞到路旁的一塊大石頭上,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摔的胸部象撕開一樣,我當時想,開法會不能耽誤!就咬緊牙關站起身來,騎上自行車就走了。法會開了三個多小時,法會上我已經忘記了摔跤一事,等回到同修家,到睡覺時才感到前胸後背撕筋裂骨般的疼痛。連續疼了三天就好了,我突然發現自己後背不駝了,腰板直了,個頭長了二公分。若不是在自己身上發生,說什麼也不會相信的。那年我已經三十五歲了。

2、在天安門洞打坐,圍過來的大兵都散開了

同修讓我到天安門的前門去接大法弟子,我走到天安門門洞裡,走到第一門,我開始打坐,這樣找不到大法弟子的同修就能看見。看見我打坐,從對面的一排小屋子裡出來一幫身穿軍裝的人,朝我圍了過來,我當時什麼感覺都沒有,心無雜念,就像在家煉功一樣,當兵的圍過來,還差二米左右,他們突然間又散開了,離我而去。他們走後,來了幾個葫蘆島的大法弟子,看我打坐煉功就知道我是同修,跟我打招呼,我就把他們領回去了。

3、一條小黃龍帶我找到了大法弟子

我到北京不長時間,我待的地方讓邪黨公安知道了,由於隨身帶的錢都放在了原來的住家裡。我抱著孩子到前門,希望能碰到同修。衣袋裡只剩下一元錢,我給孩子買了三個花卷,前門的草坪上正在澆水,我喝了一口澆花的涼水,給孩子又捧了幾口水。我抱著孩子已經累的精疲力竭了,肚子還餓,正在為難的時候,從我的眼前嗖一下,就飛過來一條小黃龍,只有三寸那麼大,身上披著金色的鱗甲,他在前面飛,我抱著兒子不由自主的跟在後面。這條小黃龍一直帶著我,找到了大法弟子,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

4、我要一個玻璃罩

九九年九月份,我接同修沒有接到,為了等同修,我抱著孩子在前門的門洞左邊,靠在馬路邊上,我鋪開一塊塑料布,拿來小被罩,把孩子放進被罩裡,我只有一塊塑料布,別的就沒有了。睡到半夜時分,我感到自己就像睡在透明的玻璃罩裡,懸在半空,非常舒適的感覺。我感到這是師父給我下的罩,在保護我。

我記得六歲的時候,有一次母親問我們姐妹三人,你們長大後,你們想要什麼。我的姐姐說:“我想把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都吃到。”多少年以後,我的姐姐果然見到什麼好吃的,都要想方設法的得到,沒錢借錢也得吃;我三妹說:“我想穿最漂亮的衣服。”我三妹長大後愛美、愛穿,寧可藉錢也要穿好看的衣服。輪到我說時,我說我要一個透明的玻璃房子,往玻璃房子一坐什麼都能看到。直到我修煉後,師父講到《轉法輪》中“週天”那一講時,師父說:“再往前走,就進入了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之間的過渡層次,叫作淨白體(也叫晶白體)狀態。”師父還說:“用天目看,整個身體是透明的,就像透明玻璃一樣,看上去什麼都沒有,會呈現這麼一種狀態,說白了,他已經是個佛體了。”我才明後自己一直在等法。

5、我看見了一窩蜂子

還有一次,我在呼市女子勞教所,我用天目看見一群蜂子來蟄我,眼看就把我圍住了。一個透明的玻璃罩把我罩住了,是圓形的,晶白體狀的。不一會兒,這個景象就沒了。

到了吃中午飯時,惡警黃旭紅讓餐巾組的老年大法弟子都站著吃飯,說她們沒有完成生產任務。我就站起來不吃了,往外走。黃旭紅命令吸毒犯:“把她給我抓回來!”一群吸毒犯就像一窩蜂子一樣轟一下,全都向我撲過來了,其中有兩個人把我拽倒了,我就勢坐在地上,拽倒我的那兩個吸毒犯站在我兩邊,其餘的吸毒犯都圍著我站了一圈。我坐在地上跟她們講,我說:“我做一個夢,一群蜂子嗚一下都來蟄我,誰也沒有動了我,我師父給我下一個罩,你們就是那群蜂子。”她們說:“你把我們當成了蜂子。”我說:“你們就是那群蜂子。”吸毒犯都來拽我,我就是不起來,誰都拽不動我,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大隊長馮黎來了(此人現已遭報死亡,詳見《明慧網》),笑著對我說:“快起來吧,地上多涼啊!?”我才起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

七、在勞教所用神蹟證實法

從二零零一的六月十二日,師父講了“發正念”的法理,那時我還身陷在看守所的黑窩裡。得到了經文,我就開始發正念。我看見自己的身體巨大無比,宇宙有多大,身體就有多大,真是頂天獨尊。我一下子就從過去的消極承受、吃苦還業的舊法理中走出來,走向師父所要的正法中偉大的神。我知道我要幹什麼了,也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迫害大法弟子的蒙東610頭子,曾對一個女大法弟子動手動腳。在另外空間,他被一個大色魔操控著,我在清理它的時候,大色魔還在我面前故意做出幾個下流動作,我用強大的功能把它的腦袋與足扣在一起,擰出來一堆白色的魔血,然後扔進了一個火爐子裡燒化了。後來,此人得救了。

1、震魔窩

二零零一年六月,是邪惡迫害最瘋狂的時候。我清理當地邪惡的時候,用功能找到了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窩,它們都集中在一座禿山上,底下是一個坑,山的一塊巨石上刻著兩個字“魔窩”。先來一個小鬼影,想把我引走,我想到自己是來震魔窩的,怎麼能上鬼的當呢,我一想,手裡就出現一把大鐘,我清楚記得我砸了四十大鐘,砸塌了魔窩,現出一個大深穴,裡面全都是邪惡爛鬼,狼哭鬼叫,我伸手要劍,從天上下來一把巨劍,這把劍是紫色的,寒光閃閃,威力無比,我把劍插進魔穴裡,用手一攪動,就變成一潭黑血了。

在另外空間裡,真是隨意而用,要什麼有什麼,伸手即來。

2、清理大魔頭

二零零一年我正在勞教所,全球同步發正念。在發正念時,我看見自己來到一座大山,路上有兩個人端著槍擋住了我的去路,我輕輕的一拔拉,他們就消失了。自己又繼續往前走,走到一條很窄的路,看見一條大蛇,這條大蛇的尾巴抵達山崖的頂,蛇頭在道上,大蛇非常醜陋,但已經有出氣沒進氣了,我想起師父的詩“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洪吟》〈大覺〉),念著詩,我的雙腳踩到它的腦袋上,又一句“金剛排山!”(第一套功法的口訣)只見這座大山轟然倒下,把大蛇壓在了山底下。它雖看上去是一個龐然大物,挺嚇人的,還可能猖狂一時,但已經啥也不是了。

八、在呼市女子勞教所看到的

1、滿院子都是黑色的蛇

我於二零零二年被關進女子勞教所,這個所裡,關押的女吸毒犯最多。這些吸毒犯大都是道德低下的人,打起人來非常凶狠。我剛一進去,就看見勞教所滿院子都是黑色的蛇,牆壁上、地面上到處都纏著蛇,我發正念清理這些敗物,把所有的毒蛇都定在一起,一揮手之間,一把神火就來了,把這些毒蛇都燒成了灰。

2、瞎了一隻眼睛的大黑魚

勞教所的有一個隊長,她長的有一個特點,一隻眼睛陷下去了,另一隻眼睛鼓起來。她經常迫害大法弟子,放邪黨的黑片子,和很髒的錄相,有一次她找我談話,不讓我煉功,我就說法輪功是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她說法輪功好,法輪功能給我買一套樓嗎?我說如果你不退出中共黨團隊,給你一套樓房你將來也住不上。我在跟她對話時,我用天目看見她在另外空間,是一隻瞎了一隻眼睛的大黑魚,活了好多年了。我發正念把大黑魚化成了原始之氣,張的眼睛立刻就變得柔和起來,沒有了原來的凶光了。再跟她講“三退保平安”時,她竟然點頭同意了,不但自己退了,最後讓丈夫和孩子也退了。

3、香爐與寶鼎

二零零七年的春天,勞教局下來人到女子勞教所檢查,來的人數很多,勞教所上下非常緊張,全體關押的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我站在勞教所三樓走廊的窗戶往外看,窗戶外是綿延無際的大青山,我想起師父的《洪吟二》〈佛法無邊〉“香爐盡收亂法鬼寶鼎熔化不法神”,只見我家那尊給師父敬香的大香爐,是金色的,把整個大青山都罩住了,和一尊巨大的寶鼎對應著,這個寶鼎是方形的,底座有四個支架,香爐和寶鼎口都朝下,我靜靜的看著,這兩個寶物,呼呼的吸進各種各樣的邪惡生命,像風一樣,捲著那些邪靈爛鬼,吸進寶物裡,化成了原始之氣。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如來佛手中的碗,這麼一照,你看孫悟空那麼大,一下子變成一小點。”

這兩個寶物一直在大青山的上空懸著,一直在不停的吸進各種邪魔爛鬼。有了這兩個寶物,空氣變得清新了,天比原來藍了,雲也比原來白了。

一個多月後,我看見這兩個寶物,還在上空收滅著邪靈,有一次,我看見他們四周籠罩著一圈彩虹一樣的光圈,奇光異彩。

4、後來才知道那是共產惡龍

有一天,我看見自己來到一個村莊,這個村莊又髒又亂,人聲嘈雜,人們都粗聲大氣的,都說著髒話,罵人,非常不好,我一進村子,整個村莊都知道我來一樣,一下子變得悄無聲息,一個人也沒有一樣,我覺得不對勁,肯定有邪惡爛鬼在背後搗亂,我用功能在追找,果然看見一條紅色的象龍不像龍,象蜥蜴不像蜥蜴的東西鑽進邪黨的血旗裡,把尾巴露在外面,我認定它是不好的東西,不管它是什麼,我都要除掉它,我從空中取出如意寶劍,連同邪黨的血旗和惡物都銷殺滅掉了。

後來,《九評共產黨》出世後,我才知道中共惡龍就是畫面上的形像,一點都不差的。看來我們的洪法小冊子上的各種圖標,都不是偶然的。

九、從勞教所回來後所經歷的奇蹟

1、二棵會說話的白菜

我從勞教所回來後,已是冬天,天天在家學法。有一天家裡一點吃的都沒有了。我一開窗戶,看見窗戶外垃圾箱旁邊有二棵凍白菜。我下樓就把它們撿了回來,把外面一層白菜幫子扒掉後,用刀剁剁,放在開水里淖一下,洗好了,再搝幹,準備沾醬吃。正好同修來了,我就用一個雞蛋(家裡唯一的一個雞蛋)蒸了一碗雞蛋醬,給同修吃。同修吃的很香,說這是她吃的最好的一頓飯了。

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這二棵白菜是兩個白菜王,下世來同化大法來的。這兩個白菜一個是大王,一個二王,他們倆個白菜王說:“我們來到世上,是來得法的,沒人理我們,還給我們扔到了垃圾堆裡,感謝大法弟子救了我們,是你們把我們救了。”他們是白菜世界的王,他們非常羨慕我們成為大法徒,說他們沒有這個榮耀。

2、花王說採我吧,我等了億萬年了

我家住在內蒙北方草原,到了夏天,山上開滿了絢麗多彩的野花。我經常採一束小野花,把野花敬獻到師父的法像跟前。有一次一個大法小弟子對我說採花是殺生,不讓我采了。我同意,我想以後不采了。那天我上山打語音電話,見到一片蘭蘭的小野花,長得一簇簇的,清新素雅,楚楚動人,我剛要採,一想到採花要殺生,我就收回了手。

小蘭花突然說話了。她發出的聲音特別婉轉好聽,象音樂一樣,打入我的腦子裡,她說:“採我吧採我吧,佛主法像一獻,這是我億萬年的等待。”

3、營救同修時的壯觀景象

去年我與本地區十個同修,去烏蘭浩特營救同修。開二輛車,每個車上坐著五個大法弟子。路上一邊走,一邊發正念,大白天我看見,天開了一道縫,裂開了一道口子,當車走到了公安局門口,我們就在門口發正念,看見公安局門口停了許多大巴車,有很多警察全副武裝,我想,邪惡開始聚集,用天網罩住一網打盡,發正念時看見我們發出的功合在一起,直通天頂,五顏六色,極為壯觀,在另外空間清理邪惡,合在一起的功,又翻著花下來,從微觀到宏觀,無處不在,剷除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被這壯觀的景象感動了,心裡被師父的無量慈悲熔化著,不知不覺,眼裡流出了淚水。

不到二個月,烏蘭浩特看守所非法關押的一個大法弟子就被釋放了,邪惡想繼續加重迫害的陰謀沒有得逞。

4、我在發傳單的路上

那天也是白天,我與四個同修去發傳單,坐在小車上,就看見半空中,一個大球一個大球的,這個大球是透明的,再往裡看,就是一個個豐富多彩的世界,世界裡有樓台亭閣,玉樹臨風,玲瓏透剔,特別清晰。

等到我們發傳單,我們發過傳單的地方,在另外空間象白晝一樣,沒有發傳單的地方,就漆黑一片。

我們發完傳單,車到半路上,又開始發,聽見警車在鳴叫,同修和車已經走了,警車停下來了,停在一家旅店前,我手裡還拿著一張光盤,我就把他放在了窗台上,人出來正好能看見了。我在警車前面發著正念,警察看見了我,就像我不存在一樣,連頭都不願抬一下。

5、關於我的詩

我看見自己寫的詩,都被我的眾生刻在大山上的石壁上,每個字都非常巨大無比。以下是我寫的幾首小詩,都是出自我的手,過去我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好,可今天詩都寫出來了。我寫詩不用打草稿,直接落在紙上,不過有的字是錯別字,我就讓有文字能力的同修整理一下。

現選詩如下:

歸正
億萬法徒修煉難,中原吾土不平凡;
苦海無邊上大船,人心歸正本是願。

春天
春風吹遍浩瀚地,春雷炸響新天地,
春天生命有生機,春回人間大地春。
春天百花齊開放,秋去春到人歡笑。
歡天喜地春之曉,回報春天歌頌您。

秋天
秋風打掃落葉忙,秋雨滴滴淚流淌,
秋天景色不會長,秋霜打過百草亡,
秋後蝗蟲幾日狂,秋去春來喜洋洋。

結緣
亂世淵源在世間,作惡多端生路難。
積德心善有機緣,餘者歸正是必然。
人類本性在人間,歡天喜地同歸還。

桃花
桃花開盡盈春色,人在樹下心事多。
想我親人淚流過,想我自己血淚河。
人在世上有自我,生命長河鑄史冊。
回首掃光參與者,敗物全滅生生博。
三月桃花天下開,我賞桃花向未來。
歸路不平全擺平,魔難揮手影無踪。
盡善盡美蒼天笑,道德回升步步高。
未來美好福壽齊,偉大時代在飛越。

新生命
賦命了願世間行,史前大願心更明。
從新組建新生命,風流千古正乾坤。
再造生命天地行,回歸天堂心自明。

為了啥
不明真相心不安,牽掛生命迷世間。
何時歸正上法船,不迷不惑回家園。
了去牽掛了去願,棄惡歸正起正念。
有苦有難為了啥,救度眾生登法船。

清除
一路清除邪惡滅,黑手亂鬼無處躲。
正念大增正一切,法船悠悠眾生坐。

掃除
墓地墳塋落葉黃,十惡不赦上黃泉。
掃平敗物到人間,孤魂野鬼回家難。
亂法爛鬼全消滅,此時才覺生無多。

清淨無為
淨心淨身明湖水,靜觀世人那是誰?
靜止狀態活百歲,清淨無為走一回。

金光照
一輪金光照天堂,風流人物天下忙,
大道無形有奇光,前程再造有生機;
灑灑脫脫遊子吟,天地同向鑄輝煌。

清 醒
眾生百姓可知曉,為你承擔去坐牢。
何時你能明白了?普天同慶樂逍遙。

思 鄉
望眼欲穿想回家,為我父母沏杯茶。
身臨窘境擦乾淚,苦去甘來樂天涯。
你笑我笑同歡笑,新天新地安新家。

飛 躍
生父生母把我盼,一切執著全切斷。
有為也在無為中,人類飛躍把家還。

高 寒
高牆內院有奇花,芳香醉人漫天下。
傲雪梅花何所拒?大地回春全回家。

歸 航
披星戴月看短長,不知眾人為誰忙?
這樣辛苦為什麼?為了生命能歸航。

助法
大法救度助法行,助師正法救眾生。
清理敗物盼新天,大網回收敗物光。

是非遠去
生存擦去痛苦淚,意志金剛永不退。
排山倒海走新路,有苦有難有是非;
前進路上不能停,生存不息永常春。

助師行
佛恩浩蕩救眾生,正念正行正大穹。
師為法徒操盡心,師命了願心更明。
邪惡爛鬼黑手滅,回歸天堂步別停。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神聖的心態 信師信法
  • 我和春梅的故事
  • 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間除魔所見
  • 亞洲法會:學好法、向內找共同促精進 (圖)
  • 共產黨的無神論是毀滅民族文化的毒藥 (一)
  • [澳洲光明網] 2012-03-23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