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泰國洪水親歷感受
泰國洪水親歷感受

邢天行

新紀元周刊248期,記者邢天行報導)編者按:泰國正在經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災,四分之三的地區已被淹沒。我的朋友萬順祥一家來自中國北方,他前不久剛從大水中逃出來,體驗了一次洪水求生和逃生的驚心動魄,也體驗泰國民眾在洪災中善意互助的國民素質。


萬順祥住在泰國北部距離曼谷約一個小時車程的暖武里地區。小區大約千八百戶人家。 10月13日水剛剛沒過腳麵,他跟大家一起裝沙袋把小區攔起來了。有朋友說大水將淹沒居住區,他當時沒感覺驚慌。 14日水已經一尺高了,小區的幾個物業管理員又增加了一台大抽水機抽水。


根據在中國的經驗,又看到網上說人們在搶購食品,萬順祥以為物價會漲很多。去市場買菜,物價跟以前一樣。他買了20個雞蛋,但當地人都沒有買太多的。他跟賣菜的人用半截英語聊,他們說,在災害面前應該互相幫助,不應該發災難財。都覺得進來貨不容易,前面的人買多了,後面的可能就買不到了。泰國人的這種利他的心態對他觸動很大。


到15日,水漲到膝蓋了,而且漲得很快,幾乎都是下水道的水。抽水已經不解決問題,所以就不抽了。他讓太太和孩子先回到曼谷市內,買了一些蔬菜和水,準備再堅持看看,也是想幫助一下鄰居一對中國母女,丈夫在外打工還沒趕回來。
到18日晚上,馬路上的水已經達到膝蓋以上,萬順祥家院子裡已經進水了,他在樓上聽見泰國人不斷喊話。看見他們有的用小船,有的用竹排,邊劃邊喊話。鄰居說他們挨個巷子裡喊:“有沒有走的,我們送你們!”他以為他們是藉機會拉客的,結果一問,根本不要錢!就是老百姓自發幫忙。感動!


一個好心女人的相助
20日早上萬順祥很早就起來了,感覺異樣的靜寂,這與前幾天不同,想做善事接人的小船也不來了。這時他覺得不走不行了。背上背包,公路上的水已經達到腰臀間,他站在大水里等車。開往曼谷市內的公交車幾天前就已經退到了12公里外的Bangyai(“幫也”區),走公路沿線接送災民送到Bangyai的只有尾氣排氣管很高的軍隊大卡車。


四處一片汪洋,萬順祥抱著箱子一直站了兩個多小時。旁邊陸續來了幾個泰國人,一個泰國女子很友好地一直跟他說話,後來才發現他是外國人,不會說泰語。車還是不見踪影。馬路兩邊有很多災民,有的等不及,就在水里趟著走,牽著狗的,抱著貓的……在齊腰深的髒水里向前趟。

這時候過來一個充氣橡皮艇,馬達很響,速度很慢。遠看去,上面有一個90多歲的老太太和兩個60多歲的老人,下面是兩個年輕軍人扶著船,推著往前,明顯不可能再裝下人。這時跟他說話的那個女人喊橡皮艇過來,告訴他們萬順祥是外國人,不會說泰語。那兩個年輕人就把小艇拐了過來,那女人一個勁催:“可以上去!”他很意外。他把箱子放進去,想在水里跟著走。沒想到小艇上的老太太和兩個年輕人一再要他上去,只好上去了。


橡皮艇、軍人和貓狗
小艇艱難地緩緩地向前,經過兩邊的趟著水的人,其中有似曾相識的,都含笑或者打招呼致意。他不忍心自己一個壯漢坐在上面,但兩個年輕人又不讓他下去。路上,有一個男人很急地過來,說一個老人需要上船。他想下去,那兩個人說他們要保護外國人,沒讓他下,只解釋後面的大卡車馬上要來了。萬順祥被倆軍人的真誠感動得幾近哽咽。這樣又行了一段時間,發動機無論如何打不著火了。他就在船上使足了氣力划槳,倆軍人在水里趴在尾翼上向​​前走。


救災軍車和橡皮艇(攝影:萬順祥)

連劃帶走了將近一公里多,大卡車上來了。大卡車上裝滿了人。一個四十多歲當官模樣的人下來,看到他們的情況,商量了一下,找了根繩子,把橡皮艇拴在大卡車後面拖著走。由於車經常變方向,且走走停停,或者有時對面來車,橡皮艇就有撞上去的危險。萬順祥就用漿反劃或者順著撥正方向,避開危險,手在划槳時也磨破了。船上的老人和倆軍人直誇他。


水上也有小船、竹排、改造的汽車拉著人等,但是畢竟不多,很多人在黑色的髒水里趟著走,看到他們的大卡車和小艇,沒有人來圍著上。驚險與意外他只見過一例。


就在橡皮艇快到高速路的時候,一個帶著墨鏡的40多歲的女人,離橡皮艇還有點距離,就一下子撲了上來,也許是精疲力竭了,她透出求生的恐懼和絕望。她的手撲了幾次剛好搭在了船邊上,萬順祥立即抓住了她,她被拉了上來,船已經被壓得跟水面平了,船裡都是水,好在被車拉著也不會沉,否則是走不出去的。
終於走過了最艱難的四公里路,到了高速公路地段,那裡的水在膝蓋下,也不那麼髒了。在那裡,萬順祥幫著把橡皮艇拆了放進車裡,扶90歲的老人進了駕駛室。軍人一直對他說:“中國人,ok!”


高速公路上到處是災民,大概有上千人,南來北往的,他們多半帶著貓和狗。烈性狗的嘴上綁著布條,小狗裝載筐里。萬順祥一上卡車,看見一個一米見方的大鐵籠子,裡面裝了很多狗。狗味貓臊混合著很重。為什麼家裡的財產可以不帶,而貓狗一定要帶出來呢?原來當地人的觀念是,貓狗是生命,財產可以放棄,而生命不能拋棄。這一點讓他再次感動。


軍官吉普和災民救助
在高速路高出水面的地方,有臨時搭建的救濟站,免費提供大量淨水和盒飯。這些都是民間的慈善機構、基金會等出錢出人自發組織的,不是政府安排的。救災物資不像中國那樣必須經過政府的統管機構才能到災民手裡,所以根本不存在中國式的救災物資腐敗現象和民眾的不滿。看不見政府的影子,但民眾自我救助有條不紊。


救災中轉站(攝影:萬順祥)

軍卡車沒有迳直向南邊的Bangyai開,因為中間的大水過不去,只能向北呈梯字形繞過去。路上看到一些小車已經癱瘓了,水到了方向盤位置。水一浪一浪湧過來,兩邊的農舍都被淹了。他們的車每走一段路,穿黑襯衫的軍官就下車親自察看水的深淺、探路、問路,指揮車的方向,車走走停停。在車上,萬順祥用英語跟士兵焦聊了起來,他說那個長官叫吉普。他們已經乾了幾天了,每天都要走幾個來回,尤其是吉普很辛苦。有的地方水很深,有的下水道的蓋子都沒有了,不小心掉進去就有生命危險。


向北的過程中,看到很多拉集裝箱那樣的平板車,都是私人自發來救人的。平板上都是災民,每當兩車會車時,車上人都互相問好、擺手,不管認識與否,都把微笑留給別人,互相鼓勵。


最後那八公里路車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了Bangyai。下車時,吉普有序地指揮:一邊指揮下車;一邊安排士兵喊話,問有沒有人去災區方向的,請上車。沒有什麼限制,不管誰要去哪裡都非常自由,軍人就是盡量提供幫助。


萬順祥幫著從車上抬下行李、鐵籠子等。他要離開去車站時,雙手合十向他們致謝,吉普與士兵們站一排向他敬禮,然後繼續不停喊:“有到拿題察塞瑙埃方向的,請上車!請上車!……” 萬順祥默默祈禱祝愿他們平安。


萬順祥感觸很深。他說他經歷過中國98年大洪水,水剛淹到腳麵,人們就很驚慌地瘋狂搶購,純淨水、鹽等生活用品呼啦一下子被搶沒了,很長時間再難買到。這裡不是,一直有貨上。沒有藉機囤積、哄抬物價發災難財的現象,沒有社會驚恐、愁怨,不實行緊急狀態法,大家也相安無事。兩國人不同的心態,根源在於文化和信仰的不同。


目前,泰國中、北部大水已經進入曼谷,預報此次洪水將是以前的兩三倍,再遇到月底的海水漲潮倒灌,曼谷市內很多地區將淹沒至少一米,包括萬順祥目前租住的地區。曼谷的家家戶戶也像他最初一樣在積極準備抵住洪水。


萬順祥感慨泰國的房屋建築十分堅固,在水中長時間浸泡也幾乎沒有倒的,更感到泰國的民心也是那樣穩固,巍然屹立於洪水中。


相關文章

  • 中國,有多少觸目驚心的數字
  • 賣月亮、賣國、和賣國賊
  • 請看長春惡警對我迫害之殘忍
  • 曼谷印象(散文)
  • [澳洲光明網] 2011-11-08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