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封神演義 第四十六回 廣成子破金光陣
封神演義 第四十六回 廣成子破金光陣

許仲琳

詩曰:

仙佛從來少怨尤,只因煩惱惹閑愁,恃強自棄千年業,用暴須拚萬劫修。幾度看來悲往事,從前思省為誰讎,可憐羽化封神日,俱作南柯夢裏遊。

話說燃燈道人次日與十二弟子排班下篷,將金鐘、玉磬頻敲,一齊出陣。只見成湯營裏一聲砲響,聞太師乘騎早至轅門,看子牙破「風吼陣」。董天君伯歌而來;騎八叉鹿,提兩口太阿劍。歌曰:

「得到清平有甚憂,丹爐乾馬配坤牛;從來看破紛紛亂,一點雲臺只自由。」

話說董天君鹿走如飛,陣前高叫。燃燈觀左右無人可先入「風吼陣」;忽然見黃飛虎領方弼、方相來見子牙,稟曰:「末將催糧,收此二將,乃紂王駕下鎮殿 大將軍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子牙大喜,猛然間,燃燈道人看見兩個大漢,問子牙曰:「此是何人?」子牙曰:「黃飛虎新收二將,乃是方弼、方相。」燃燈歎 曰:「天數已定,萬物難逃!就命方弼破「風吼陣」走一遭。」子牙遂令方弼破「風吼陣」。可憐!方弼不過是俗子凡夫,那裏知道其中幻術,便應聲:「願往!」 持戟拽步如飛,走至陣前。董天君一見大漢,高三丈有餘,面如重棗,一部落腮髭髯,四隻眼睛,甚是兇惡。董天君看罷,著實駭然,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三叉冠,烏雲蕩漾,鐵掩心,砌就龍鱗,翠藍袍,團花燦爛;畫桿戟,烈烈徵雲。四目生光真顯耀,臉如重棗像蝦紅;一步落腮飄腦後,平生正直最英雄。曾反朝歌保太子,盤河渡口遇宜生,歸周未受封官爵:「風吼陣」上見奇功。只因前定垂天象,顯道封神久註名。

話說方弼見董天君大呼曰:「妖道慢來!」就是一戟。董天君那裏招架的住,只是一合,便往陣裏去了。子牙命左右擂鼓,方弼耳聞鼓聲響,拖戟趕來,至 「風吼陣」門前,逕衝將進去。他那裏知道陣內無窮奧妙,只見董天君上了板臺,將黑旛搖動,黑風捲起,有萬千兵刃,殺將下來。只聽得一聲響,方弼四肢已為數 段,跌倒在地。──一道靈魂往封神臺,清福神柏鑑引進去了。董天君命士卒將方弼屍首拖出陣來,董全催鹿,復至陣前,大呼曰:「玉虛道友!爾等把一凡夫誤送 性命,汝心安乎!既是高明道德之士,來會吾陣,便見玉石也。」燃燈乃命慈航道人:「你將定風珠拿去,破此『風吼陣』。」慈航道人領法旨,乃作歌曰:

「自隱玄都不記春,幾回蒼海變成塵。玉京金闕朝元始,紫府丹霄悟妙真。喜集化成千歲鶴,閑來高臥萬年身,吾今已得長生術,未肯輕傳與世人。」

話說慈航道人謂董全曰:「道友,吾輩逢此殺戒,爾等最是逍遙,何苦擺此陣勢,自取滅亡!當時僉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遊宮,聽你掌教師尊說有兩句 偈言,帖在宮門:『靜誦「黃庭」緊閉洞,如染西土受災殃。!』」董天君曰:「你闡教門下,自倚道術精奇,屢屢將吾輩藐視,我等方纔下山。道友,你是為善好 樂之客,速回去,再著別個來,休惹苦惱!」慈航曰:「連你一身也顧不來,還要顧我!」董全大怒,執寶劍望慈航直取。慈航架劍,口稱:「善哉!」方纔用劍相 還。來往有三五回合,董天君往陣中便走,慈航道人隨後趕來,到得陣門前,亦不敢擅入裏面去;只聽得腦後鐘聲頻催,乃徐徐而入,只見董天君上了板臺,對黑旛 搖動,黑風捲起,猶如壞方弼一般。慈航道人頂上有定風珠,此風焉能得至。不知此風不至,刀刃怎麼得來,慈航將清淨琉璃瓶祭於空中,命力士將瓶底朝天,瓶口 朝地。只見瓶中一道黑氣,一聲響,將董全吸在瓶中去了。慈航命力士將瓶口轉上,帶出「風吼陣」來,只見聞太師坐在黑麒麟上,專聽陣中消息,只見慈航道人出 來,對聞太師曰:「『風吼陣』已被吾破矣。」命黃巾力士將瓶傾下來,只見:

絲絛道服麻鞋在,渾身皮肉化成膿。

董全一道靈魂往封神臺來,清福神柏鑑引進去了。聞太師見而大呼曰:「氣殺吾也!」將黑麒麟磕開,提金鞭衝殺過來,有黃龍真人乘鶴急止之曰:「聞太師你十陣力破三陣,何必動無明,來亂吾班次!」只聽得「寒冰陣」主大叫:「聞太師,且不要爭先,待吾來也!」乃信口作歌曰:

「玄中奧妙人少知,變化隨機事事奇,九轉功成爐內寶,從來應笑世人痴。」

話說聞太師只得立住。那「寒冰陣」內袁天君歌罷,大叫:「闡教門下,誰來會吾此陣?」燃燈道人命道行天尊門徒薛惡虎:「你破「寒冰陣」走一遭。」薛 惡虎領命,提劍蜂擁而來。袁天君見是一個道童,乃曰:「那道童速自退去,著你師父來!」薛惡虎怒曰:「奉命而來,豈有善回之理!」執劍砍來,袁天君大怒, 將劍來迎;戰有數合,便走入陣內去了。薛惡虎隨後趕入陣來,只見袁天君上了板臺,用手將黑旛搖動,上有冰山,──即似刀山一樣,往下磕來;下有冰塊,── 如狼牙一般,往上湊合。任你是甚麼人,湯之即為虀粉。薛惡虎一入其中,只聽得一聲響,磕成肉泥,──一道靈魂逕往封神臺去了。陣中黑氣上昇,道行天尊歎 曰:「門人兩個,今絕於二陣之中!」又見袁天君跨鹿而來,便叫:「你們十二位之內,乃是上仙名士,有誰來會吾此陣?乃令此無甚道術之人來送性命!」燃燈道 人命普賢真人走一遭,普賢真人作歌而來,歌曰:

「道德根源不敢忘,寒冰看破火消霜,塵心不解遭魔障,堪傷!眼前咫尺失天堂。」

普賢真人歌罷,袁天君怒氣紛紛,持劍而至。普賢真人曰:「袁角,你何苦作孽,擺此惡陣!貧道此來入陣時,一則開吾了殺戒,二則你道行功夫一旦失卻, 後悔何及!」袁天君大怒,仗劍直取。普賢真人將手中劍架住,口稱:「善哉!」二人戰有三五合,袁角便走入陣中去了。普賢真人隨即走進陣來,袁天君上了板 臺,將黑旛招動,上有冰山一座打將下來。普賢真人用指上放一道白光如線,長出一朵慶雲,高有數丈;上有八角;角上乃是金燈,瓔珞垂珠,護持頂上;其冰見金 燈自然消化,毫不能傷。有一個時辰,袁天君見其陣已破,方欲抽身;普賢真人用吳鉤劍飛來,將袁天君斬於臺下。──袁角一道靈魂被清福神引進封神臺去了。普 賢收了雲光,大袖迎風,飄飄而出。聞太師又見破了「寒冰陣」,欲為袁角報讎,只見「金光陣」主,乃金光聖母,撒開五點斑豹駒,厲聲作歌而來,歌曰:

「真大道,不多言,運用之間恆自然,放開二目見天元,此即是神仙。」

話說金光聖母騎五點斑豹駒,提飛金劍,大呼曰:「闡教門人誰來破吾『金光陣』?」燃燈道人看左右無人先破此陣;正沒計較,只見空中飄然墜下一位道人,面如傅粉,唇似丹硃。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道服先天氣蓋昂,竹冠麻履異尋常,絲絛腰下飛鸞尾,寶劍鋒中起燁光。全氣全神真道士,伏龍伏虎仗仙方,袖藏奇寶欽神鬼:「封神榜」上把名揚。

話說眾道人看時,乃是玉虛宮門下蕭臻。蕭臻對眾仙稽首曰:「吾奉師命下山,特來破『金光陣』。」只見金光聖母大呼曰:「闡教門下誰來會吾此陣?」言 未畢,蕭臻轉身曰:「吾來也!」金光聖母認不得蕭臻,問曰:「來者是誰?」蕭臻笑曰:「你連我也認不得了!吾乃下虛門下蕭臻的便是。」金光聖母曰:「爾有 何道行,敢來會吾此陣?」執劍來取,蕭臻撒步,赴面交還,二人戰未及三五合,金光聖母撥馬往陣中飛走。蕭臻大叫:「不要走!吾來了!」逕趕入金光陣內。至 一臺下,金光聖母下駒上臺,將二十一根桿上弔著鏡子,──鏡子上每面有一套,套住鏡子,──聖接將繩子拽起,其鏡現出,把手一放,明雷響處,振動鏡子,連 轉數次,放出金光,射著蕭臻,大叫一聲。可憐!正是:

百年道行從今滅,衣袍身體影無蹤。

蕭臻一道靈魂,清福神柏鑑引進封神臺去。金光聖母復上了斑豹駒,走至陣前曰:「蕭臻已絕。誰敢會吾此陣?」燃燈道人命廣成子:「你去走一遭。」廣成子領命,作歌曰:

「有緣得悟本來真,曾在終南遇聖人。指出長生千古秀,生成玉蕊萬年新。渾身是口難為道,大地飛塵別有春,吾道了然成一貫,不明一字最艱辛。」

 

話說金光聖母見廣成子飄然而來,大呼曰:「廣成子,你也敢會吾此陣?」廣成子曰:「此陣有何難破,聊為兒戲耳!」金光聖母大怒,仗劍來取。廣成子執 劍相迎,戰未及三五合,金光聖母轉身往陣中走了。廣成子隨後趕入「金光陣」內,見臺前有旛桿二十一根,上有物件掛著,金光聖母上臺,將繩子攬住,拽起套 來,現出鏡子,發雷振動,金光射將下來。廣成子忙將八卦仙衣打開,連頭裹定,不見其身。金光總有精奇奧妙,侵不得八卦紫壽衣。有一個時辰,金光不能透入其 身,雷聲不能振動其形。廣成子暗將番天印往八卦仙衣底下打將下來,一聲響,把鏡子打碎了十九面。金光聖母著慌,忙拿兩面鏡子在手,方欲搖動,急發金光來照 廣成子;早被廣成子復祭番天印打將來,金光聖母躲不及,正中頂門,腦漿迸出。──一道靈魂早進封神臺去了。廣成子破了「金光陣」,方出陣門,聞太師得知金 光聖母已死,大叫曰:「廣成子休走!吾與金光聖母報讎!」麒麟走動如飛,只見「化血陣」內孫天君大叫曰:「聞兄不必動怒,待吾擒他與金光聖母報讎。」孫天 君面如重棗,一部短髯,戴虎頭冠,乘黃斑鹿,飛滾而來。燃燈道人顧左右,並無一人去得;偶然見一道人,慌忙而至,與眾人打稽首,曰:「眾位道兄請了!」燃 燈曰:「道者何來?高姓,大名?」道人曰:「衲子乃五夷山白雲洞散人喬坤是也。聞十絕陣內『化血陣』,吾當協助子牙。」言未了,孫天君叫曰:「誰來會吾此 陣?」喬坤抖擻精神曰:「吾來了!」仗劍在手,向前問曰:「爾等雖是截教,總是出家人,為何起心不良,擺此惡陣?」孫天君曰:「爾是何人,敢來破我『化血 陣』?快快回去,免遭枉死!」喬坤大怒,罵曰:「孫良,你休誇海口,吾定破爾陣,拿你梟首,號令西岐。」孫天君大怒,縱鹿仗劍來取,喬坤赴面交還,未及數 合,孫天君敗入陣,喬坤隨後趕來入陣中,孫天君上臺,將一片黑砂往下打來,正中喬坤。正是:

砂沾袍服身為血,化作津津遍地紅。

喬坤一道靈魂已進封神臺去了。孫天君復出陣前,大呼曰:「燃燈道友,你著無名下士來破吾陣,枉喪其身!」燃燈命太乙真人:「你去走一遭。」太乙真人作歌而來。歌曰:

「當年有志學長生,今日方知道行精:運動乾坤顛倒理,轉移日月互為明。蒼龍有意歸離臥,白虎多情覓坎行,欲煉九還何處是,震宮雷動望西成。」

太乙真人歌罷,孫天君曰:「道兄,你非是見吾此陣之士。」太乙真人笑曰:「道友休誇大口,吾進此陣如人無人之境耳。」孫天君大怒,催鹿仗劍直取。太 乙真人用劍相還,未及三五合,孫天君便往陣中去了。太乙真人聽腦後金鐘催響,至陣門,將手往下一指,地現兩朵青蓮,真人腳踏二花,騰騰而入。真人用左手一 指,指上放出一道白光,高有一二丈;頂上現有一朵慶雲,旋在空中,護於頂上。孫天君在臺上抓一把黑砂打將下來。其砂方至頂雲,如雲見烈焰一般,自滅無蹤。 孫天君大怒,將一鬥黑砂往下一潑,其砂飛揚而去,自滅自消。孫天君見此術不應,抽身逃遁,太乙真人忙將九龍神火罩祭於空中,孫天君合該如此,將身罩住。真 人雙手一拍,只見現出九條火龍,將罩盤繞,頃刻燒成灰燼,──一道靈魂往封神臺去了。聞太師在老營外,見太乙真人又破了「化血陣」,大叫曰:「太乙真人休 回去!吾來了!」只見黃龍真人乘鶴而至,立阻聞太師曰:「大人之語,豈得失信!十陣方纔破六,爾且暫回,明日再會,如今不必這等恃強,雌雄自有分定。」聞 太師氣沖鬥牛,神目光輝,鬢髮皆豎,回進老營,忙請四陣主入帳,太師泣對四天君曰:「吾受國恩,官居極品,以身報國,理之當然。今日六友遭殃,吾心何忍! 四位請回海島,待吾與薑尚決一死戰,誓不俱生!」太師道罷,淚如雨下。四天君曰:「聞兄且自寬慰,此是天數。吾等各有主張。」俱回本陣去了。

且說燃燈與太乙真人回至蘆篷,默坐不言。子牙打點前後。

話說聞太師獨自尋思,無計可施,忽然想起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心下躊躕:「若得此人來,大事庶幾可定。」忙喚吉立、餘慶:「好生守營,我上峨嵋山去來。」二人領命。太師隨上黑麒麟,掛金鞭,借風雲,往羅浮洞來。正是:

神風一陣行千里,方顯玄門道術高。

霎時到了峨嵋山羅浮洞,下了麒麟,太師觀看其山,真清幽僻淨:鶴鹿紛紜,猿猴來往,洞門前懸掛藤蘿,太師問:「有人否?」少時有一童兒出來,見太師 三隻眼,問曰:「老爺那裏來的?」太師曰:「你師父可在麼?」童兒答曰:「在洞裏靜坐。」太師曰:「你說商都聞太師來訪。」童兒進來,見師父報曰:「有聞 太師來拜訪。」趙公明聽說,忙出洞迎接,見聞太師大笑曰:「聞道兄,那一陣風吹你到此?你享人間富貴,受用金屋繁華,全不念道門光景,清淡家風!」二人攜 手進洞,行禮坐下。聞太師長吁了一聲,未及開言,趙公明問曰:「道兄為何長吁?」聞太師曰:「我聞仲奉詔徵西,討伐叛逆,不意崑崙教下薑尚,善能謀謨,助 惡者眾,朋黨作姦。屢屢失機,無計可施。不得已,往金鰲島,邀秦完等十友協助,乃擺十絕陣;指望擒獲薑尚,孰知今破其六,反損六位道友,無故遭殃,實為可 恨!今日自思,無門可投,忝愧到此,煩兄一往,不知道兄尊意如何?」公明曰:「你當時怎不早來?今日之敗,乃自取之也,既然如此,兄且先回,吾隨後即 至。」太師大喜,辭了公明,上騎,借風雲回營,不表。且說趙公明喚門徒陳九公、姚少司:「隨我往西岐去。」兩個門徒領命。公明打點起身,喚童兒:「好生看 守洞府,吾去就來。」帶兩個門人,借土遁往西岐。正行之間,忽然下來,是一座高山。正是:

異景奇花觀不盡,分明生就小蓬萊。

趙公明正看山中景致,猛然山腳下一陣狂風大作,捲起灰塵,分明看時,只見一隻猛虎來了。笑曰:「此去也無坐騎,跨虎登山,正是好事。」只見那虎剪尾搖頭而來,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咆哮踴躍出深山,幾點英雄汗血斑,利爪如鉤心膽壯,鋼牙似劍勢兇頑。未曾行處風先動,纔作奔騰草自扳,任是獸群應畏服,敢攖威猛等閒間。

話說趙公明見一黑虎而來,喜不自勝:「正用得著你!」掉步向前,將二指伏虎在地,用絲絛套住虎項,跨在虎背上,把虎頭一拍;用符印一道畫在虎項上。 那虎四足就起風雲,霎時間來到成湯營,轅門下虎,眾軍大叫:「虎來了!」陳九公曰:「不妨!乃是家虎,快報與聞太師:趙老爺已至轅門。」太師聞報,忙出營 迎迓,二人至中軍帳坐下,有四陣主來相見,共談軍務之事。趙公明曰:「四位道兄,如何擺十絕陣,反損了六位道友?此情真是可恨!」正說間,猛然抬頭,只見 子牙蘆篷上弔著趙江,公明問曰:「那篷上弔的是誰?」白天君曰:「道兄,那就是『地烈陣』主趙江。」公明大怒:「豈有此理!三教原來總一般,彼將趙江如此 凌辱,吾輩體面目何存!待吾也將他的人拿一個來弔著,看他意下如何!」隨上虎提鞭,聞太師同四陣主出營,看趙公明來會薑子牙。不知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 解。


相關文章

  • 封神演義 第四十三回 聞大師西岐大戰
  • 封神演義 第四十四回 子牙魂游崑崙山
  • 封神演義 第四十五回 燃燈議破十絕陣
  • 封神演義 第四十一回 聞太師兵伐西岐
  • 封神演義 第四十回 四天王遇丙靈公
  • 封神演義 第四十二回 黃花山收鄧辛張陶
  • 封神演義 第三十八回 四聖西岐會子牙
  • 封神演义 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冻岐山
  • 封神演义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崑崙
  • [澳洲光明網] 2011-10-04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