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日本筑波市2011年祭 (圖)
日本筑波市2011年祭 (圖)

作者﹕啟文 撰文、攝影


呂布鬥董卓,《三國演義》的故事在此時此地也有分量。


2011年8月27~28日是日本筑波市2011年祭的節日活動。祭是節日的日語單詞。筑波市年祭在每年夏天的8月下旬到9月初之間舉行。這是我首次領略筑波的年祭。可以說筑波市2011年祭是我所見過的民族節日活動中最為浩大、最有氣氛的節日了。

筑波市,英文:Tsukuba,日語:つくば市,位於日本茨城縣的南部,有日本的科學城之稱,以研究學園城市為人所熟知。

筑波市區內的干線道路網、下水道、公園及住宅等呈現整齊的棋盤狀。研究學園城市的建設基於風水理念,在入口擺設有四神顏色的門(6個柱子):東青龍門(茨 城縣道24號土浮境線──土浮學園線)、西白虎門(茨城縣道123號土浮岩井線──Expo大道)、南朱雀門(學園西大通)及北玄武士之家(國道408號 ──東大通)。

單從研究學園城市嚴格的風水基理,就讓人聯測到,傳統理念在筑波人中應該大有位置。看看今年的筑波市年祭活動,不由得由衷的說:從筑波市年祭中所見事實確實不差。

節日遊行從下午3時開始,高貝分喇叭播放開似曾相識的、本土化了的日本民歌, 排頭的是一支浩浩蕩盪、服裝一致的數百人集體舞隊伍,隊伍最前沿是清一色、身穿清麗傳統和服的女士們。

浩浩蕩盪、服裝一致的數百人的集體舞隊伍。

   

浩浩蕩盪、服裝一致的數百人的集體舞隊伍。

 

浩浩蕩盪、服裝一致的數百人的集體舞隊伍。

   

精裝上陣的吉沼幼稚園小朋友們的隊伍


男女舞隊各地成陣,但整體感觀卻和諧有序。集體舞輕鬆柔揚,隊伍緩緩前行,是典型的日本民族舞:舞者既可原地舞步,又可向任何方向進退。舞者笑容可掬, 觀者歡容滿面。我不由感嘆:真正的傳統的舞蹈,即使是簡簡單單,也令人賞心悅目。

這個由市府組織的大型舞隊在人們的掌聲中,完成他們的緩慢而輕鬆的民族舞。各機構社團自組的遊行隊伍開始進場,但見遊行者隊伍雄壯,陽光滿面;觀摩者人山人海,喜氣洋洋。幾個月前311大地震的陰影此刻似乎己經變成久遠前的故事。

日本法輪大法學員組成整齊雄壯的“天國樂團”隊伍

   

日本法輪大法學員組成的“天國樂團”

 

筑波市消防員的遊行樂隊

   

幼稚園小朋友的樂隊也與大人們的一樣有音樂、有陣容,一絲不荀有板有眼。


今天的主要遊行區域為筑波市中心內一大道上,佔用了大概半公里長,兩向分開的大馬路,遊行隊伍行進方式為首尾禦接的迴圈式。所有的遊行隊伍都有自己的統一 服裝(大概是組織者的規定)。在這裡,連每個隊伍的行進速度、隊與隊間距都有專人對每一隊嚴格控制,日本民族一絲不苟的精神體現無遺。

這與我在澳洲常見的節日遊行中自由散慢的隊伍遊行方式大相徑庭,澳洲的遊行者既是娛人也是樂己,遊行過程大多東張西望,不時與觀眾招呼互動。而日本的遊行者儘管也是面帶笑容,但大多是目不斜視,一絲一苟的前行。

飾物中自然也有祈祝日本“越過311災難”復興的神物,日本加油!

 

隊伍遊行之後己近傍晚,接著便是各種大型的燈飾遊行──整裝待發的燈飾車之一。


日本的祭(節日)大多與季節的變化緊密相連,原因為農業是根深蒂固的日本文化之基礎,節日的來源和含義與農業活動息息相關。更奇特的是幾乎每一個日本地域的重大節日,並沒有兩地會在同一時間以同樣的方式慶祝。

不覺想起人行道上設置的、臨時的,但另是一番熱鬧的市場,始覺空氣中散發的美食香味……章魚燒? ……大阪燒? ……串燒?反正是各種各樣的你能想到的日式美味“yakis”。這才想起差點忘記去各種美食或物品檔位湊熱鬧。

今次我總算是親歷具有濃厚民族氣氛和喜慶色彩的日本人的年祭節,真是眼界大開。 @

人山人海中可見身穿傳統服飾的女孩子,衣者碎步慢行,盡顯女性本色。我覺得這是日本文化中的“神來之筆”,是精華之一。

   

雖是人頭湧湧, 但似乎沒有心浮氣躁之輩,保安職責者也樂得清閒。

 

食品檔之一

   

第二天下午3時後,各種遊行基本結束,但人們似乎仍意猶未盡,跳著本土舞的是幾位自娛娛人的女士,她們背後另一邊馬路上是另一群自娛自樂的小青年們。

相關文章

  • 巴黎大遊行 賀一億多中國人三退(圖)
  • 美國首都獨立日大遊行 天國樂團展風采(圖)
  • 米蘭多元文化節 法輪功受矚目(圖)
  • [澳洲光明網] 2011-09-01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