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人覺之分:法眼通
人覺之分:法眼通

紫蓮仙韻

在跟同修交流時談到我身體很敏感,交流中能感覺到每個細胞的變化,說的話在法上,或在法上明白了一個理時能感覺到一些小業力團炸開,從天頂出去,頭頂越來越清亮很舒服;說話不在法上時,話音一落就有業力滲透過來,嚴重時感覺自身的場象燈一樣忽閃一下,我就知道說錯話了。

同修告訴我這是法眼開了,令我很吃驚,因為我目前只能看到光,偶爾能看到點東西,一直也沒當回事,怎麼是法眼通了?自己都不知道。猛地想起剛得法時,出現過師父講的功能態,當時只是親戚從外地送來了書,我看了書照著煉功圖比劃了動作,很多動作都不標準,煉了沒有多久,天目開了。

不管是看地上、牆上、還是杯子什麼的,只要看幾秒鐘,就會顯現出很多人形,越看越清楚,越來越多穿著古裝的小人像《清明上河圖》的場景一樣熱鬧,車水馬龍的湧動著人頭,象趕集一樣擁擠,越看越多黑壓壓一片人頭看不到邊。就連去上廁所,看那裡那裡就顯現一群人,想不到連這麼骯髒的地方也到處是人,一時心理上接受不了,覺得有點恐懼,就經常用手蒙著眼睛,閉上眼睛就看不到,睜開眼睛把這世界看的太清楚我受不了。

因為剛得法學法也不深,只是自己煉了也找不到同修交流,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看到這些整個世界觀、思維全部打亂了,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好像整個世界都顛倒了,和我以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樣了,為什麼會這樣我解釋不了。法理上沒昇華上來一時接受不了,心理壓力很大,覺得眼睛往哪看都會令我震驚,跟人說話都想閉著眼睛,看哪都無法讓我平靜,人家都覺得我怪怪的,我自己也覺得沒法正常生活了。

看哪都是人,我都不敢動了,走路都有壓力,不知道這一腳踩下去會有什麼後果,不敢坐,不敢碰東西,晚上看著床不敢躺上去睡覺,覺得這世界中的世界太擁擠了,沒我呆的空間了,我好像呆哪都不合適了。可我還得上班為三斗米折腰,不能什麼也不做,一動就會觸及到這些小人,而且我想到我能看到他們,他們可能也能看到我,那我不是沒有任何隱私了,一切生活一舉一動都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了,就連上廁所、洗澡都在眾目睽睽之下,真的不習慣,覺得有點恐懼。

比如當我想端起杯子喝水,可是看上去已經不是這個空間杯子的外表了,而是另外空間圍繞著的一群小人,那我就不敢下手去抓起這些小人喝水。晚上坐在床邊看著床上的能量呼呼往外冒,要下很大決心才敢躺上去,一躺下全身的功就呼呼轉,能量強的在耳邊呼呼作響,很快每個細胞都膨脹起來,不斷膨脹,汗毛孔都漲開了,能量就從汗毛孔往外冒,像縷縷青煙一樣把我的身體往上拔,而我被功給定住了動不了,拔的肉身不由自主的往起飄,嚇的我不行。煉了幾天還沒弄明白什麼是修煉,身體都能飄起來我還沒思想準備,做人做習慣了,還不懂得神的思維狀態,用人的思維乍一體會神的狀態,每個感覺都令我驚心動魄,人的所有思維極限都被打破,覺得一下子承受不了這麼大的變化,又不知道這是什麼功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心裡很恐慌。

就跟一修道的人說,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告訴我要是害怕不願飄起來,可以努力的動一下手指頭、或是腳趾頭只要稍微動一點就飄不起來了,我努力試了下還真管用,只要手指頭稍微一動哪怕是輕輕抖一下能量場就破開了,飄不起來了,還是比較習慣人的狀態。但不久能量太強元神又被拔出去了,修好的神體出去了也就不那麼恐慌了。

修煉中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亂了我所有生活、思維,而且我從小被功能嚇怕了,一直以為自己有幻視、幻聽的毛病,受一些低靈的干擾。做常人時以為是病態,修煉了才知道這是根基好,從小就是開著的,自己不明白怎麼回事也不敢跟別人說,說了也沒人信,心理壓力很大,要不是得法修煉,真不知道這一輩子怎麼過。

所以我很想修的清淨一些,不願看到這些大驚小怪的,而且別人身上的病氣也讓我感到刺骨的涼,還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修煉中的狀態,總是當成乾擾。想到功能有沒有都一樣修,法有無邊內涵憑悟而圓滿最好,就求師父把功能給我關了,不想要這些東西,沒有功能我也一樣能修好,在這個狀態裡持續了十天左右就關掉了,終於又恢復了平靜。

雖然看不到了,眼前清淨了,可已在那個層次中了,身體還是很敏感的,能感覺到業力的轉換,習慣了也就不覺得是功能了。要不是同修提醒我,自己是萬萬想不到剛入門,還沒真修,師父就給推到法眼通了,當時我還放不下道家的東西,因為我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老道,連脾氣性格生活習慣都帶著道家特性,開始看大法是排斥的,得法障礙很大,要不是師父一次次點化,給我調理身體,讓我真切的感觸到大法的神奇,我是不會放棄道家入佛家修煉的。

沒想到我對師父三心二意,認為自己根基在道家入佛門修煉很牽強,師父卻一心一意的救度我,直到得法第二年我在輔導點看到師父的教功錄像,裡面師父的法身像才恍然大悟,這就是我苦苦尋找的師父,才放下所有以前的東西成為真修弟子。得法兩年前,師父法身就為我清理身體開始看護我,我一直很迷茫不知道到哪尋找這位來無踪去無影的神奇師父,沒想到師父已在人間傳法度人。我雖有幸得法卻不識人間的師父,幾次看書都排斥,說了很多不敬的話,師父一樣為我下上法輪,清理身體,默默的為我做的這一切使我感動,感受到佛恩浩蕩,才走入大法修煉。

想我得法讓師父操了這麼多心,為我做了那麼多,一次次喚醒我真是難度,一進門師父就把最高的法講給我們,把最好的修煉機制給我們下上,把我們推到了最高,就看我們在實修中能不能做到,要把人的思維全部轉換為神的思維,必須有個實踐過程。大法遭受迫害,世人被謊言迷惑推向了淘汰邊緣,大法弟子在人間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就是做神的實習過程,用法正人道就是一步步開啟智慧,舍盡人心,運用法力清除邪惡,開創新宇宙蛻變為神的過程。

用人的話說不好好實修達到法的標準,用人的思維去做神,是承受不了神的狀態的,就像我剛開法眼一樣,用人的思維體會神,真是驚心動魄、天翻地覆、叫你在那個位置也呆不住的,達不到神的標準是無法上崗的。

在師父六十華誕之際,寫出此文獻給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之恩無以回報,說再多感激的話都不如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穩回家的路讓師父欣慰,唯有勇猛精進,放下自我溶於法中以這顆堅如磐石,純淨無私的心,來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 人覺之分:佛果
  • 歷史的天空(1):東周大道修煉
  • 針灸是怎樣起作用的
  • 堅信大法,邪惡其實什麼也不是
  • 中共是怎樣養活一千名海外間諜的
  • 注意“拘小節”
  • [澳洲光明網] 2011-05-18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