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陰司里傳來的告誡(二)
陰司里傳來的告誡(二)

清泉

這個事例涉及的人很多,還都是中共基層的工作人員,也大都是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對他們的影響可想而知。

大學畢業做惡事,喪命附體道實情
山東省沂水縣高橋鎮綜治辦有一個年輕人叫於長亮,才二十七歲,是大學畢業生,他是本縣四十里鎮於家河村的人。於長亮的主要工作是分管監視該鎮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因為他還不是正式工作人員,是在試用期間,所以對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二零零六年清明節前,於長亮去沭水一帶監視法輪功學員,然後到武家溝村委去喝酒,在騎摩托車往回走時,到大路官莊村東撞到路邊上,頭幾乎撞成了兩半,人當場死亡。


人們覺得太年輕,可惜。迫害法輪功的那一夥人沒想到這是遭報應了,還是繼續為非作歹。二十多天后,鎮武裝部長張永新帶領綜治辦一夥人去小官莊村,綁架正在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何茂芬。傍晚回到家,張永新就見妻子老潘神態異常。老潘突然變態變聲,用於長亮的聲音說:“我是於長亮,這些日子一直在這裡轉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羅書記、竇鎮長叫來。”


張永新大怒,心想:於長亮人都死了二十多天了,你怎麼學他嚇唬起我來了,抓起鞋朝她臉上打了三鞋底。只聽老潘拖著於長亮的聲音說:“你打吧,你打不死她,我也把她折磨死。”


這下可把張永新嚇著了,他趕緊去把羅書記、竇鎮長找來。 “於長亮”又說:“還有王少波沒來。”王少波是綜治辦主任,張永新說:“我這就去叫。”沒等張永新去叫,只見老潘閉著眼拿起手機,刷刷摁上號碼,打電話把王少波叫來了。


於長亮當時被撞死時,腦袋都快撞成兩半,眼睛也被撞壞了。老潘被附體後,摁電話號碼竟然閉著眼睛摁的非常熟練,再說老潘不識字,也從不會打手機。這幾個人都看得心驚膽戰。


只見“老潘”躺在沙發上閉著眼說:“綜治辦的人沒一個好東西,我的臉都撞變形了,也沒給整整容。這麼多日子了,也沒人去看看俺娘。”王少波說:“我不是東西,都是我不對,過幾天就去看老人家。”“於長亮”又指著在場的人說:“我給你們說三個事,你們這些年也沒干點好事,盡整好人,你們再不悔改,就全完了!連我也完了!”這個綜治辦確實沒幹什麼好事,這些年來都是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


“於長亮”又說:“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樹上去了一個妖精,將來鎮里當官的都得吃它的虧。第三,你們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來鬧你們。”


要說這些中共高官不怕神鬼那是瞎話,羅書記一看這情形偷偷溜出去了,一出來就急忙派人到宋家岔河村把神漢請來驅鬼。屋裡的“於長亮”就問:“羅書記到哪裡去了?”有人說:“去找車去了。”一會兒神漢被請來了,只見這神漢用紙掛在老潘身上就往外拖。就听“於長亮”厲聲說:“你看你那個樣,是個什麼東西,五十多了,癆病咳嗽的,還不夠我一拳打的,你願意玩就玩,願意喝水就喝水,願意看熱鬧就看熱鬧,要不就快走,不然我就給你難看。”嚇得神漢灰溜溜的走了。


鬧騰了近一夜,滿屋子的人都勸他快回家吧,並答應一塊送他回去。把醫院的救護車找來了,這老潘挺著身子,大家好不容易把她抬上車。被附體的老潘躺在救護車裡面,仍緊閉著兩眼。


由書記羅某、鎮長竇召中、王少波、工會王主席、張永新、企業辦主任王新亮,還有招待所的倆口子,陪同著去四十里鎮的於長亮的老家。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於長亮老家的路,老潘躺在車裡一直閉著眼,卻指揮著司機向左拐向右轉的,一直開到於長亮的家門口,“於長亮”說:“停下吧,到了。”滿車的人既是驚奇又是害怕。在沂水縣工商局上班的於長亮的三叔於東波來了,“於長亮”說:“三叔呀,我都二十七歲了,也沒個媳婦。”在場的有人笑出了聲。 “於長亮”又說:“不說了,人家都笑話咱了。清明節也沒吃上個雞蛋。”“於長亮”就讓三叔給他煮雞蛋吃,他三叔於東波趕快回家拿了三個生雞蛋,還沒到跟前呢,“於長亮”就說:“你看俺三叔拿生雞蛋怎麼吃呀?”羅書記說:“煮,快點煮!”煮熟後,三個雞蛋六口吃下去了。 “於長亮”又跟他三叔說:“別上高橋鬧人家,是我父親頭一天就來了,叫我上他那去的。”


看來於長亮的父親也已經不在人世了,於長亮的父親十多年前攜款去南方買牛蛙,在青州火車站失踪至今沒有音訊。至於他父親怎麼叫他去高橋?這個就不太明白了,也可能是通過這件事告訴人們不要做壞事的道理吧。


於長亮本來是一個寬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學,沒想到卻在無知中找了一個專門害人的工作,致使今天遭到惡報。


救護車又載著老潘開到了於長亮的墳地,“於長亮”說:“羅書記呀,我不能讓你們白來,下陣小雨送送你吧!”接著天就下了十多分鐘的小雨。在場的人無不頭皮發麻,一個個目瞪口呆。只見“於長亮”嘴裡說著“走了,走了”,一下子趴在自己的墳上。過了一會兒,老潘才甦醒過來,問她,她什麼也不知道。


這個事例涉及的人很多,還都是中共基層的工作人員,也大都是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對他們的影響可想而知。這些人怎麼可能不信?於長亮交待說:“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樹上去了一個妖精,將來鎮里當官的都得吃它的虧。”結果第二天,鎮委就派王少波把那棵椿樹刨了。


主要當事人、武裝部長張永新說:“我算是服了。”綜治辦副主任門振亮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妻子年紀輕輕就因患乳腺癌死亡,臨終時還囑咐門振亮: “以後不要再迫害學法輪功的好人了。”這兩件事情對高橋鎮的工作人員影響極大,參與迫害的人都在找機會脫身。


人常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門振亮的妻子死前為什麼那樣囑咐他,是她在冥冥之中真的知道了一點天機,還是她善良本性的體現?我們不得而知。可是另外一個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法院工作人員,卻真的在死後復活的短時間內,向世人講述了她在地獄中見到的狀況。 (待續)
--摘編自明慧網


相關文章

  • 西遊記(190, 191, 192, 193)
  • 西遊記(146, 147, 148, 149)
  • 西遊記(134 135, 136, 137)
  • 民間傳說:夜遊神
  • [澳洲光明網] 2011-05-17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