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探尋事實真相 還法輪功創始人清白 (圖)
探尋事實真相 還法輪功創始人清白 (圖)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明慧網)



2011年5月13日將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0歲華誕,也是第12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全球的目光再次聚焦在李先生身上。1999年7月22日中 共在開始鎮壓法輪功之時,鋪天蓋地的散佈了一系列謊言,稱李先生「斂財」、「自稱佛祖」等。不過人們調查發現,這個由公安部研究室所羅列的6方面報告全都 違背事實,是中共利用文革誣陷手法搞人身攻擊惡行的繼續,目前全世界需要還李洪志先生一個清白。

一、身世與生日的變更

據悉早在1996年,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就指示公安部收集上報所謂法輪功危害社會的罪證,當時公安部派出大量人員混入法輪功群眾中,不過幹警們收集的情報 顯示,法輪功是一個真正以「真、善、忍」為行動準則的民間群眾性鬆散群體,1998 年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等人組織的調查報告結論是: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不過,羅幹等人並不甘心,從那時起就開始編造和炮製這個所謂調查報告。

報告稱:「李洪志為何要將生日由一九五二年七月七日改為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三日呢?其目的是稱自己是「釋迦牟尼轉世」。李先生在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時解釋說: 「政府在文革時把我的生日搞錯了,我只是把錯了的生日改回來而已。」一位大陸民眾說,全球70億人口,一年365天,平均下來生日相同的人每天就有將近 1,917萬,在這上千萬人中甚麼樣的人都有,生日相同又能說明甚麼呢?法輪功從來沒有提過與釋迦牟尼有甚麼關係,假如是篡改生日,費那麼大勁改了又不 用,何苦呢?這反過來說明,生日論是中共一手強加的解釋。

公安部報告自稱走訪了李先生的鄰居、同學和同事,他們都不相信李先生是氣功師,有甚麼功能,文章還編造了李先生與早期弟子的一段對話,醜化污衊李先生。不 過很多大陸民眾看得很清楚,他們說:很多氣功大師當年沒出山前,看上去也是很普通的人,別說同事,甚至他們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煉功。中國古人歷來講究秘傳 徒弟,外人不知道這太正常不過了,不能說明任何問題。

至於李先生是否有功能,最有發言權的是他的學生,李老師當年在大陸辦了54期法輪功學習班,近10萬人親眼見證了奇蹟發生,比如很多癱瘓病人躺著被抬進會 場,聽完課馬上就能站起來走路了,這十萬人中絕大多數聽完課病就好了,這不是奇蹟嗎?李老師若沒有功能,能做到這點嗎?這是公安部一句謊言就能否定得了的 嗎?

何況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對李先生進行過一系列科學測驗。比如李先生把一個密封的薄鋁片在手裏搖了搖,再一測,發現裏面的分子排列程序發生了變化,產生出 了金、銀、錫等物質。李先生身體發出的γ射線和熱中子,其放射量超過正常物質的80倍到170倍,由於測試儀的指針到頭了,最後多少還不知道。在1993 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大會授予李先生「邊緣科學進步獎」最高獎和「最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假如李先生沒有功能,他能做到這些嗎?

19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授予李洪志先生的證書(明慧網)


二、法輪功功法的真相

公安部在報告中說,法輪功是如何從幾個當時流傳的氣功中「拼湊」出來的,早期弟子李某、劉某、宋某還參與了動作的修改等。不過據法輪功長春學員回憶,「這 些人都是第一批參加李洪志老師學習班的人,李老師為他們祛病後,他們立即跪下磕頭,感激不已。他們原以為跟著高功師父可以發大財,所以早期曾積極幫助李老 師做一些傳功講法的事務性工作,並擔任過長春法輪功總站負責人。但法輪功弟子不允許看病,更不允許以此達到發財及撈取個人名利的目的。所以在宋、劉開治病 診所後,曾受到李老師嚴厲批評,他們因此懷恨在心,並自行停止法輪功的修煉。他們的話完全不可信。」

獲得過中、西醫雙學位、針灸、氣功雙碩士學位的邵曉東教授,曾撰文介紹他第一次見到法輪功動作時的驚歎。那是1993年,當時的邵曉東已經是享譽海外的著 名氣功大夫,他治癒過的世界級名人非常多。那天他在北京某公園裡看見一群法輪功學員正在煉第二套功法的頭頂抱輪,他非常吃驚,一般體質弱的人或有高血壓、 心臟病的人,做這樣的高位站樁,會非常吃力而且非常危險。誰會設計這樣的高難度動作呢?

不過令他吃驚的還有法輪功後面的各種動作,包括雙盤打坐,在行家眼裏這些動作都是氣功高層功法,一般氣功師練多少年都達不到的,而法輪功一上來都是些高難 度動作,而且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平平安安的做完了這些動作。後來他才明白,法輪功完全不同於其它氣功,是因為法輪功創始人給每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都安 放了法輪,一上來就把別的功法遠遠拋在後面了。法輪功的功法絕對是世界唯一的,其他人根本無法模仿或複製,是真正的「高德大法」。邵教授很快就成為了一名 忠實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的高位站樁功法,一上來就在很高層次上修煉了。圖為希臘法輪功學員在煉功。(大紀元)


三、法輪功是否有組織

「組織」本來是一個中性名詞,人類社會就是由各種組織組成的,不過在中國,「有組織」成了一項罪名,因為中共的天下除了中共批准的一些花瓶組織外,未經它 批准的任何組織都成了「非法組織」。中共在批判法輪功時一再強調法輪功「有組織」,而且「體系嚴密、功能完備」,該文舉例說:「一九九八年五月,『法輪大 法研究會』及北京總站的一些骨幹煽動千餘名『法輪功』修煉者圍攻北京電視臺。」後來中央電視台、新華社還就此大做文章。

大紀元最近採訪了一位原在中國科學院工作的王文女士(化名),她親身參與了北京電視臺上訪。她回憶說:「中共宣傳歷來都說法輪功如何『煽動』煉功人搞甚麼 圍攻,事實卻完全相反。法輪功的所有活動都是自願參與,從沒有人來動員你、命令你幹甚麼,完全憑自己的理解。我當時去了,但後來我讀到李老師的文章《挖 根》後,一度還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去。」

事件經過大概是這樣:1998年5月23日,北京電視臺「北京特快」的一名實習記者做了個節目叫:《上崗證能否掃淨假氣功》,採訪了反對氣功的何祚庥、司 馬南等人,何祚庥稱一位博士生因煉法輪功而導致病重,司馬南要懸賞百萬挑戰特異功能人。該節目組還採訪了在玉淵潭公園煉功的法輪功學員,不過學員們講述煉 功後身心受益的體會都沒有播出,只是用了幾個醜化法輪功的鏡頭。

我當時就是玉淵潭公園煉功點的,不過因為我要上班,我參加的是早上那批,他們採訪的是上午那批,主要是退了休的老人。據我所知,那位博士生同時練很多氣 功,完全沒有按法輪功的要求做到「不二法門」,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而且法輪功明確指出,特異功能是不能用來破壞常人生活狀態的,用來表演掙錢得懸賞, 提這種要求的人一看就是外行,連氣功的皮毛都不懂。

記得那幾天我工作忙,一直沒去煉功點集體煉功。法輪功就是這樣,完全鬆散的群眾性活動團體,你學不學煉不煉,根本沒人管,完全是自願。就跟喜歡下象棋的人 經常聚在一起一樣,喜歡煉法輪功的人也經常見面,不過大家彼此並不熟悉。雖然我在玉淵潭煉了一年多,但我只認識一位姓姚的中年人,他每天提著錄音機去煉功 點,是這個點的自願輔導員。

6月1日週一一大早我去煉功,煉完後「小姚」(大家都這樣稱呼他,也不知道具體姓名)招呼我們幾十人過去,他簡單介紹了北京電視台的情況後說:「如果大家願意,可以去電視台給編輯們談談個人的感受,讓他們對法輪功有個全面的瞭解」。

我那時剛煉法輪功一年多。給我推薦法輪功的是一位重慶醫藥研究所的朋友何明禮。他以前一天抽幾包香煙,可第一次讀完《轉法輪》,他的煙癮一下就沒了,再抽 煙就跟李老師在書中講的,煙就變味了很難聞,從此他就跟變了個人一樣,煥然一新。戒煙是世界醫學的難題,讀一本書就把煙戒了?我是搞藥物研究的,但一直對 祖國傳統文化中的修煉很感興趣。中國的修煉文化傳承了幾千年,只是到共產黨執政後才被割斷了。我當時就想,我要用我的身體來做一個實驗,看看人體是否經過 修煉能提升到更高境界。我一煉法輪功,身體就有很多神奇的變化,於是我決定也去電視台,從科技角度談談我的認識。

那天是兒童節,我記得很清楚。在單位和幼兒園兩頭請假後,我走到木樨地地鐵站。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北京電視台的編輯部在哪裏,應該如何坐車。這時就聽見有小 公共汽車司機在那喊:去北京電視台的上車。北京的小公共汽車相當於一種廉價的出租車,一車能裝十多人,隨時可上下。原來附近煉功點的很多老人也要去,他們 很會做生意,一看這麼多人去,就臨時組織了「專線旅遊」。

等我一到北京電視台,人已經很多了,估計能有上千人,不過大家都很安靜很守規矩,被電視台的人指揮著站到某個固定位置,根本沒有出現所謂「圍攻、妨礙正常辦公」的事。我被帶到一個大廳裏,有電視台的人在傾聽大家的反映。人很多,根本輪不上我說話,我就靜靜地站那。

後來聽說電視台領導就這個節目違背了國務院關於氣功的「不宣傳、不批判、不爭論」的「三不」原則表示道歉,並已經辭退了那個實習記者,第二天北京電視台將 播放一個新節目以糾正錯誤。我還聽見旁邊一位老太太說:「糾正了就行了,別辭退那個小夥子,他是不懂,辭退了他到哪去找工作啊?」我當時心想,你看人家老 學員就是不一樣,處處替他人著想。說實話,我心裏還對這位記者的歪曲真相有點憤憤不平呢。

第二天北京電視台播了一個有關早晨鍛練身體的報導,但一個字也沒提法輪功,更不用說道歉或還原事實真相了。第二年的4.25上訪跟這次電視臺上訪很類似, 都是學員自發的行動。現代社會裏人受到不公正待遇,總得有個說話的地方。這是做人最基本的權利,也是社會正常運行的必要保障。國家信訪辦公室的職責就是接 待上訪,為甚麼法輪功有冤屈就不能去上訪呢?前面提到的何明禮,他因為揭露重慶沙坪壩區白鶴林派出所警察在辦公室強姦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艷的事,被以 「洩露國家機密罪」而判處13年監禁,至今還關在監獄裡。好人被折磨,這是甚麼世道啊?」說到這,王女士的眼眶都紅了。


1998年5月,很多法輪功學員到北京電視台上訪,事件主要發生在玉淵潭公園。(網絡圖片)


四、所謂斂財、逃稅、豪宅

中共在誣陷李洪志先生時最常說的就是他「斂財」,不過這是最不值得一駁的謊言。很多民眾表示,當時大陸有一億人學煉法輪功,只要李老師開口說每人交一元的 學費,李老師就是億元富翁,每人交10元學費,李老師就是十億富翁,然而學法輪功從來都是免費的。至於說買書買磁帶,那是書店、音像公司正常的商業行為, 就跟小學生買課本一樣,完全是正常社會活動,跟斂財一點都不沾邊,何況早期李老師在各地辦9天學習班時,法輪功是國家氣功協會的直屬功派,所有活動都是由 當地氣功協會舉辦,由氣功協會上報稅收,稅後收入氣功協會拿7成,李老師只取3成。

由於李老師堅持把法輪功門票定成當時大陸氣功報告會最低的50元一張,(即9天總共收50元,老學員第二次進班的只收40元,而其它氣功報告一天就得收 100元以上,這個價格差距非常大。)所以經常辛苦十多天下來,得到的只夠支付車旅住宿費、資料印刷費和工作人員生活費,並無多少盈餘。而且李老師還把幾 次氣功報告的收入全部捐獻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圖書館或紅十字會。

十多年來各地法輪功學員寫了不少回憶文章,他們看到的李老師總是吃穿非常簡樸。李老師經常夜裏把衣服洗乾淨,第二天再穿,吃的也是最省錢的,經常一連十幾 天天天吃方便麵。中共污衊李老師在長春住豪宅,不過有民眾調查發現,李老師在長春市解放大路103號西門四樓一號的家,簡直可以用簡陋破敗來形容,與「豪 宅」相差十萬八千里。儘管全球有很多法輪功受益者想送貴重禮物給李老師,但都被李老師嚴肅回絕了。

中共喉舌在一九九九年宣揚,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長春豪華住宅如何如何。事過一年有餘,一位知情人拍攝了李洪志先生當年在長春的住處。圖為住宅樓的外觀。(明慧網圖片)

 

中共喉舌在一九九九年宣揚,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長春豪華住宅如何如何。事過一年有餘,一位知情人拍攝了李洪志先生當年在長春的住處,門口被當局貼上了封條。(明慧網圖片)


五、 「四‧二五」真相

中共誣陷李先生還常提到北京中南海4.25萬人上訪,說是李先生一手策劃遙控的。從上千篇有關4.25真相的文章中人們不難發現,參與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在 自願行駛憲法賦予的上訪權利。一位外國學者曾奇怪地問一位中國學者:莫非中國人被管制得太久了,已經喪失了自願幹甚麼活動的主觀意識了?否則為甚麼很多大 陸人都不相信法輪功人會自發的上訪呢?

很多大陸民眾也認識到,4.25是公民意識的覺醒,是歷史的一大進步,因為衡量一件事物的好壞,不是看它是否有組織,不是說有組織就是壞的,而是看它對社 會對歷史的作用。4.25為捍衛人類正統道德價值觀「真善忍」而上訪,人們為抵制惡行而挺身而出,這種維護社會公義的善舉,是人類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被警察引領,進入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 。圖為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靜靜等待著向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明慧網)


六、法輪功治病療效

中共在公安部所謂調查報告的最後拋出了一個批判法輪功「歪理邪說」的章節,不過這是中共最膽怯的,因為很多即使不修煉法輪功的中共官員,私下都不得不佩服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因為很多奇蹟就發生在他們身邊。

1993 年8月開始學煉法輪功的邵曉東教授曾多次在國際科技會議上發言,這位橫貫西醫、中醫、針灸和氣功治療的世界級專家認為,從原理上看,西醫注重表徵,中醫重 視內因,而法輪功針對的卻是產生疾病的最根本的原因,所以法輪功的「淨化身體」是最高妙的,手到病除。不過正如李老師所說,法輪功不是用來治病的,而是教 人修煉的,不修煉的人李老師是不管的,這人生老病死還會按照原來的人生軌跡走。

1998年據中國官方負責氣功管理的國家體育總局專家調查發現,對10,475名原患病的法輪功學員身心狀態抽樣調查顯示:痊癒者佔41.5%,基本康復 者佔36%,好轉者佔20.4%,合計有效率97.9%,自我感覺無變化者僅佔2.1%。1998年11月22日中國上海電視台《體育簡訊》節目報導稱, 煉習法輪功的人數已經超過1億人。如果法輪功不能給人帶來身心變化,怎麼可能有上億人來學來煉呢?

邵曉東還查閱了1999年7月前中國官方的報、刊、書籍資料,他發現,李洪志先生僅在極特殊情況下才破例給人治病。「如在1993年的北京『東方健康博覽 會』上,李先生為北京市718廠工人孫寶榮調治因車禍腦外傷致癱臥床一年、大小便失禁的重症,幾分鐘的高功能治療後康復,患者是被兒子背著進來、自己走著 出去的。另一例是北京食品配送中心退休幹部徐國華,當時其患小腸平滑肌肉瘤(惡性腫瘤)已擴散,醫院拒絕再作手術,屬危重病患,經李先生現場用高功能調治 後,在眾目睽睽之下頃刻間患者腹部縮小,隨後經醫院複查,腫瘤確實奇蹟般地消失了,患者全家感激不盡,寫來感謝信」。

邵曉東還舉例說,博覽會上李先生還為原中共元老張聞天(長征時期的中共總書記)的夫人劉英女士、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局局長的夫人和原中國公安部部長王芳調治身體,「有感謝信為證」。

對於中共拋出的所謂「1,400例煉功死亡案件」,很多不煉法輪功的群眾都發現,那些人根本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氣功煉的就是另外空間,怎麼可能在這個空間 的肚皮裡找到法輪呢?中共利用瘋子來給自己鎮壓法輪功找理由,只能說明黔驢技窮。有人推算過,假如法輪功不能祛病健身,就按中國大陸每年平均死亡率萬分之 六十五來計算,一億人中7年內就應該有7x65x10000=455萬人正常死亡,而中共費盡心機才找出所謂1,400人,這不正好反過來證明法輪功祛病 健身有奇效嗎?

中共還宣稱法輪功宣揚世界末日等,事實上李先生多次指出:「只有邪教才宣揚甚麼世界末日的到來,法輪功從來不講末日。」中共還把李先生的講話錄音斷章取義,如李先生要求不讓法輪功學員用功能給別人看病,而中共則剪接歪曲為「有病不能去看病」等,中共的很多謊言都不值一駁。

1997年,武漢,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列隊組字,上部分為法輪圖形,下部分為「真善忍」。(明慧網)


尊重事實 還李洪志先生清白

從 1999年7.20以來,轉眼快12年了。李洪志先生並沒有因為中共的誣陷而停止幫助中國人民。雖然他在1996年就以「傑出世界人才」的身份受邀定居美 國,但他總是告誡法輪功學員:大陸有著「可貴的中國人民」,幫助大陸的人們瞭解真相,是法輪功學員的首要任務。許多西方弟子也唱著《為你而來》,不斷幫助 大陸民眾突破中共的網絡封鎖,看到各種真相。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更是冒著生命危險,天天講真相,告訴人們要為自己的明天,選擇光明的未來。

從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開傳以來,目前全世界有114個國家和地區、不同族裔的人們在學煉法輪功,很多政府還頒布了數千份褒獎和感謝信,很多人讚歎「法輪大法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光明,『真、善、忍』給這個地球帶來了希望,李洪志先生給我們帶來了未來」。

幾年前一位大陸民眾在給李先生的生日賀卡中說:「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 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這樣的恩人!」也許這句話代表了人們的共同心聲,而今天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還李洪志 先生一個清白,讓世界看到一個真正的李洪志先生。

(大紀元訊)


相關文章

  • 法輪大法日 台灣新竹孔廟千人歡慶 ( 圖 )
  • 澳洲弟子恭賀師尊新年好
  • 大法弟子恭賀師尊華誕 (圖)
  • [澳洲光明網] 2011-05-12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