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韓寒: 亞細亞的孤兒
韓寒: 亞細亞的孤兒



這個名字源自1945年來自台灣吳濁流先生的一部小說,當時台灣在日本統治下,小說描寫的是當時的一個台灣知識分子在台灣被日本人欺負,在中國又被歧視的淒慘命運。後來這個名詞被用於形容國民黨第8軍709團和第26軍278團在中緬邊境的故事,為此香港還拍攝過一部電影,羅大佑也為此寫過一首歌, 說是描寫當時的中南半島,也就是我們說的雲南緬甸老撾那一塊,當然,羅大佑寫那樣的歌詞和那個時候台灣在國際上的尷尬位置也有關係,但現如今,上面所有的國家地區其實只能算是亞細亞的問題兒童,甚至有的還成為了亞細亞的好孩子,真正的亞細亞的孤兒——朝鮮。

       
上個星期我看了世界杯朝鮮對巴西的比賽,我一直對這場比賽非常期待,一方面我個人很喜歡南美足球,一方面朝鮮實在太神秘了,我和朋友們開玩笑說,朝鮮這些球員回國以後會不會被槍斃啊,因為他們看到了這個世界。我一看朝鮮隊的上半場比賽,我明白了,和朋友開玩笑說其實朝鮮隊一直擁有世界杯出線的實力,但因為歷屆世界杯都是在發達國家舉辦,所以不方便出線,這次在南非舉辦,南非貧富差距大,朝鮮政府就能把朝鮮隊往南非貧民窟裡一扔,說,你看,這就是非社會主義國家的情況,於是,金正日將軍決定,這次可以出線。第一場球,他們踢的很感染人,而且踢的非常的干淨,從不一碰就倒,也不拉拉扯扯,滾倒了馬上就爬起來。無論是處於對弱者的同情還是同為亞洲人的感情,我都感同身受,在他們終於打進一個球以後,我非常高興,當然,我也告訴朋友們,千萬不能因為喜歡朝鮮隊員和朝鮮人民而愛屋及烏,喜歡上金正日和主體思想。後來第二場,很多朋友看好朝鮮,認為朝鮮甚至能爆冷乾掉葡萄牙,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類似的國家無論幹什麼事情,一旦沒扛住,崩潰起來就是一瀉千里。 7比0以後,很多朋友又開始為朝鮮隊隊員回國以後的命運擔憂。

       
作為鄰國,朝鮮一直是一個非常尷尬的存在,很多人幼稚的認為朝鮮永遠是我們的好朋友,因為我們的國家信仰號稱一致,這個觀點非常奇怪,就好比你我都是阿根廷球迷,你我就必須是好朋友一樣。當然,最後大家發現,這兩個其實都是偽阿根廷球迷,只是大家的偽法不同。也有朋友幼稚的認為,就算再發生戰爭我們必須幫助朝鮮,因為我們不能讓資本主義國家和我們直接相鄰,而當年的那場戰爭,我們為了朝鮮人民,損失也非常慘重。這個觀點也很奇怪,誰說兩個曾經信春哥就一定不會打起來,而且朝鮮人民是否感謝我們也很難說。萬一朝韓戰爭爆發,人家朝鮮衝韓國扔幾個核彈,結果戰爭又打輸了,韓國遭受了核污染,弄不好像踢足球一樣,兩個國家以三八線為中線換個邊。其實我們接壤著什麼政治信仰的國家並不重要,現代戰爭也早就無所謂這些,關鍵是我們旁邊的國家是否文明,我們自己是否文明。

       
朝鮮有著還算豐富的自然資源,非常合理的人口總數,還算不錯的民族精神,按理來說,這樣一個國家要搞成這麼窮還挺不容易的,有些人把朝鮮的貧窮歸結於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的製裁,我想他們未必了解這個國家,當然,我們也未必了解這個國家,但是,當資訊已經如此發達的時候,一個國家還這麼難以讓人了解,而這個國家的人民更不能夠了解世界,否則就會冒著被槍斃的風險,自然這個國家一定是貧窮的。信息越封鎖,國家越落後,這是一定的。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個極度獨裁人民被高度洗腦的國家的名字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這和上世紀70年代血腥獨裁僅僅四年時間就導致自己國家五分之一人口死亡的紅色高棉政權管自己叫“民主柬埔寨”有的一拼,我估計他們念自己國家的全名的時候是他們唯一能說起民主的時候。

       
別國的內政我們不能干涉,我國的內政我們不能評論,於是我們只能去評論評論別國的內政。我總是以五十步盼百步的心情,期待著朝鮮融入這個世界裡,不再是亞細亞的孤兒,哪怕就像我們那樣,半推半就,欲拒還迎,左顧右盼,說東去西,至少我們在這個世界裡,我們也再不會撫摸著領袖的像章含淚起舞。所有人都服從於某一個人或者一個觀點從來不是判斷一個國家和政權好壞的標準。其實到了今天,什麼主義,什麼精神,什麼旗幟,都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幾十年前,我們總是在糾結,權力到底要落在什麼階級的人手裡,事實上,權力掌握在什麼階級的人的手裡都不重要,任何獲得權力的人自然就變成了一個新的階級,從來就沒有誰可以論證他們天然和必然的會去維護自己出身的那個階級的利益。無論你是什麼階級,無論你是哪個思想家,哪個政治家,哪個軍事家,研究出如何獲得權力的都不偉大,研究出如何限制權力的才是偉人。

       
最後獻給大家這首羅大佑所作的我一直很喜歡的歌曲的歌詞,《亞細亞的孤兒》,我們希望朝鮮人民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至少不再飢餓。我們也告誡我們自己,苦海再無涯,回頭不是岸。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裡無奈地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真理

(大紀元 2010-06-27)


相關文章

  • 民眾笑看“中共的老朋友”下場
  • 延吉市三朝鮮族大法弟子遭刑訊逼供
  • 熱切期盼神韻 韓國政要紛紛致賀(圖)
  • [澳洲光明網] 2011-04-11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