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對一同修離世的遺憾與反思
對一同修離世的遺憾與反思

遼寧大法弟子

黃成被盤錦監獄、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用酷刑迫害致腦血栓、半身浮腫、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在極度痛苦中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六歲。

黃成,原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期間,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綁架、非法拘留、教養、監刑累計十五次,期間被非法勒索錢財、騷擾、抄家、酷刑折磨多次。黃成所承受的痛苦令人難以置信、令人為之垂淚:

惡警用八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黃成;將他的頭戴上頭套,吊起來,三天三夜不讓吃飯、不讓喝水;把黃成衣服扒光,銬​​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擊三個小時;指使犯人將黃成雙手銬在牆上,將他每個手指尖插進一根醫用的大針頭,整整插了十根啊!當時血流如注,痛徹心肺,慘不忍睹。有一犯人實在下不去手了說,“我不干了,沒(你們)這麼整人的,我不爭這份(獎賞)了。”

在家屬的一再要求下,盤錦監獄才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將生命垂危的黃成辦理“保外就醫”,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這樣的情況下,女兒河派出所片警仍到家騷擾。黃成回家六個月零五天,就在身體的極度痛苦和精神的不斷騷擾中去世了,離開了我們。

黃成走了,大家都為他悲痛和惋惜,因為黃成多次被迫害,多次遭受酷刑,都堅強、堅定的走過來了,但沒有堅持到最後,回家半年多還是走了。為什麼他遭受那麼大的迫害呢?為什麼這麼堅定、堅強的大法弟子走了呢?

在我自己的層次中,我看到他的空間場中的邪惡太多了,全是舊勢力、黑手,在迫害他,在操控惡人往死迫害他。雖然他離開了魔窟,回到家中環境好了,但他自身空間場中的邪惡與在監獄帶來的邪惡很多,多的驚人,空間場都塞滿了,還是在長期的迫害他的身體,還在操控女兒河派出所片警到家中騷擾他,使他從肉體與精神的折磨中解脫不出來。

在他離世前的彌留之際,我看見他的主元神在被舊勢力帶走,周圍的黑手組成厚厚的黑牆,把黃成圍在中間往前走。黑手多的從後邊看不到前邊,看不到黃成。雖然他親人都在聲聲的呼喚他,他也聽到了,可他只能給個耳朵,連頭都回不了。就這樣長達七個多小時,就這麼多的舊勢力、黑手在迫害著他。

那天下午我們通過長時間發正念,把那個最大的舊勢力打了下來,是一個一寸高的、黃亮的小金人,把它銷毀了。還有兩個大法輪幫助清場,又清除了很多層層厚厚的舊勢力和黑手。邪惡被清除了,黃成的元神才自由了,他來到他身體面前,彎腰瞅了一瞅,沒有進入到身體,他走了。我們為他惋惜,為他遺憾——沒有走到最後法正人間。

黃成離開了我們,大家都非常悲痛,因為這麼堅定、堅強的同修,我們沒能及時發正念清除,積累了這麼多的邪惡,被舊勢力、黑手奪走了他的肉體,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在他走前我們要不發正念清除邪惡,他的元神都解脫不了,他怎麼跟師父回家呢?

表面上是我們發正念救了他,實質都是師父在做。師父讓我們看到這些,是讓我們悟上來、整體提高上來、大家做的更好、建立自己的威德。我們反思悟到:一是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而是在被動的承受迫害中堅定、堅強的修煉。二是學法、發正念重視不夠,致使空間場中邪惡累積的太多。三是同修在自身空間場的邪惡多,長期遭受迫害,干擾很大,他自己難以排除,正念強不起來的情況下,我們沒能及時幫助他在法上提高,幫助他發正念清除邪惡,我們為沒能盡到責任而痛悔、難過、遺憾、自責,這教訓是沉痛的。

我把這些寫出來就是不想看到這沉痛的教訓重演,因此建議大家要真正的重視發正念,提高發正念的質量,把自身周圍空間場清理乾淨、清亮,免受邪惡干擾與迫害。我建議發正念時手倒、睡覺的同修;身體被病魔干擾的同修;以及剛從魔窟出來不久的同修;剛擺脫邪悟干擾的同修(看到嚴重邪悟者的泥丸宮裡都是魔),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連續多清幾次,每次一個小時左右。同時建議大家協調配合,幫助他們以及幫助被關押在魔窟中的同修發正念,清理他們空間場中的邪惡。我們是一個整體,發揮整體法力,正念清除邪惡,不要讓遺憾的事再發生。

因為自己層次、水平有限,如有不當請同修指正。合十!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4/5/124231.html)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在巴塞羅那凱旋門公園集體煉功洪法(圖)
  • 黑龍江女子監獄暴力「轉化」黑幕(圖)
  • 未精進弟子另外空間所見
  • 你們都給我站著,我要走了
  • 發正念所見到的
  • 轉變觀念之後
  • 真眼觀大千 神通漸甦醒
  • 如何對待我們使用的法器
  • [澳洲光明網] 2011-04-09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