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禍兮福兮: 車禍後人生大逆轉
禍兮福兮: 車禍後人生大逆轉

戴宜葳

我從小就受到所有長輩親戚的寵愛,上學後,功課好,與老師又合的來,老師都喜歡我。鄰居覺得我長得好,都叫我“小美人”。考試運氣奇佳,越大的考試運氣越好,高中、大學上的都是台灣最好的學校——北一女和台灣大學。出國留學一帆風順,讀了兩個碩士——生物技術碩士和電腦工程碩士。工作從來不用找,都是工作來找我。我覺得我的運氣太好了,錢包掉了都會有人撿到還給我,可是這一帆風順的人生在30 歲那年來了個大逆轉。


上班一個月 突遇車禍

911 事件後,美國經濟不景氣,但我還沒畢業,工作就找上了門,薪水高、福利好,同學都羨慕我運氣好。可是才上班一個月,就在開車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被人從後面撞上。我的車子被撞得全毀,人也受了重傷,不過外表看不出來,都是內傷,軟組織受傷,X光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大問題,有點腦震盪。
  
醫生就讓我回家休息一個月,可是過了一個月之後並沒有比較好,而且痛的地方更多了,醫生就說“再休息會更糟糕,您必須要動,人就是要動才行。”所以我就回去工作了。
  
過了幾個月,我的身體不但沒有好,反而越來越糟糕。開始只是左半邊比較痛,寬關節、膝關節、腕關節,承受最多撞擊的地方比較痛,慢慢發展成擴散到所有的關節都痛,全身都痛。後來走路都有困難,走一步就要休息一分鐘,再走一步再休息一分鐘。我開始有點害怕了,於是我決定辭職回台灣看中醫,把先生一人留在美國。

全身關節錯位

經人介紹,找到了一位手藝精良的中醫骨科醫師。他看到我也不問問題,把我的手拿起來開始一個關節一個關節摸,摸完就扳一扳,然後把我全身的關節都摸了一遍,扳了一遍。扳完以後,我就不痛了。這到底是怎這麼一回事?他告訴我“您的關節每一個都錯位了,所以您才會痛”。
  
我問:可是X光看起來沒問題啊?他說:“您這錯位是在X光的誤差值範圍內,所以看不出來。”他還說:“您來太晚了,已經變成舊傷了,就很難好了。”
  
韌帶已經無法固定關節,一使用就又錯位。然後就必須要回去找這位中醫骨科醫師,把錯位的關節扳回去,實在是跑太多了,所以我爸爸就帶著我去醫生家附近租了一套公寓,好幾個月,醫生帶我去運動,教我一些復健的動作。
  
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就經常錯位,然後又回去找他扳回來,繼續運動,又錯位,又找他扳回來,很痛苦。我不能開門,不能自己穿衣服,連碗也拿不住,全身關節酸痛。

“纖維肌痛症” 靠嗎啡止痛

更糟的還在後面。慢慢神經方面的後遺症出現了。得了一種叫“纖維肌痛症”的病,痛覺神經失調。基本的生活都沒有辦法控制,呼吸、體溫調節、血糖調節,都全部混亂了。
  
我變得動不動就會昏倒。記得最嚴重那次是端午節早上,在醫院病床上痛得醒過來,我想要叫護士給我拿嗎啡過來,結果說不出話來。我那時才知道原來要說話,要動用到這麼多細胞,每一個細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和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連發出聲音的力氣都沒有。
  
全身只要是有痛覺神經末梢的地方都痛,放大的痛,只有嗎啡能止痛。我覺得這麼日日夜夜的痛已經很不幸了,要是再染上毒癮豈不是更慘,所以就算藥量不足以止痛也不告訴醫師加量,就忍著痛少吃藥。
  
目前西醫對“纖維肌痛症”是束手無策的,只知道給嗎啡止痛,也不知道怎麼治。就把用在中樞神經的藥都拿來試一試,每天要吃十幾顆藥,我發現跟我一起住院的病人,過不久性情都變了,胃也壞了。我懷疑吃這些藥會不會縮短生命,但不吃一天都過不下去,痛苦又無奈。

看大紀元專欄 拜訪中醫師

在台灣求醫一年半無效後,我決定放棄尋找治癒的方法,回美國與先生團聚,“忍痛”過一生。回美國三天前在網路上找止痛用的耳針穴位圖時,搜到了一位中醫師的文章。因為我在美國總是看大紀元,特別喜歡看這位中醫師的專欄,從她的文章中覺得她醫德很好、人很正。這時發現她對關節疾病也有研究,中醫醫理也有獨到見解,就想再試最後一次吧。
  
這位中醫師的病人很多,我拜託她一定要在我回美國前看我一次,她人很好,在我回美國前一天中午擠出了45分鐘時間給我。她果然醫術精湛,在探測腎、肝、胃、骨和骨髓健康狀況的穴位扎針,發現擠出來的血都是黑的,這表示我這些器官都不好了,已經病入骨髓了。醫師臉都綠了,輕輕地問我:“你是不是有心結?”最後她說,你要回美國了,沒人能救你了,你自己救自己吧。煉法輪功,煉了什麼病都會好。她大概看出來我不太相信有這種好事,只把大法傳單和一張精美的真相資料給我,就打發我回家自己上網學。當時我一點也不知道,這兩張紙將改變我的生命,就帶著它們回美國了。
  
回美後沒有馬上開始學,我願意相信煉法輪功能百病消,不過我想那也要像練太極拳一樣練個十幾二十年才會好吧,那我都50歲了,人生都結束了。我還是趕快找個針灸醫師止痛,讓我馬上能工作比較實在。結果我的醫療保險沒有給付針灸,再加上白天先生上班,沒有人幫我打理自己,我馬上就把自己關節弄錯位了,躺在床上兩個禮拜才好一些。

為了家人 痛苦地活著

我發現根本沒法生活,就要求媽媽讓我回台灣繼續求醫。結果媽媽說別回來,錢已經全給我用光了,再治要藉錢了。我哭了三天,想我這麼辛苦念了30年,拿了兩個碩士,到頭來卻連自己的一碗飯都賺不來。活著除了忍受痛苦,其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為什麼還要活著呢?最後決定為了家人,痛苦也要拖著活。但是到底要不要放棄尋找根治的方法呢?可能債台高築了也找不到,但是不找以後會不會後悔?心裡非常掙扎。


戴宜葳和她的先生。 (圖片由戴宜葳提供)

  
這時想到來煉煉法輪功吧,反正沒其他事能做了,也不可能煉壞,因為不會更壞了,又不用花錢,死馬當活馬醫吧。因為把大法當一般氣功來學,直接下載教功錄像就開始照做,這一下就壞了。我的髖關節是鬆的,平常雙膝稍微一岔開就錯位,第四套功法要蹲下去做,我想如果相信法輪功,動作就要標準才會有效,就雙膝岔開往下蹲,結果就錯位了,躺床上痛得起不來。
  
我這下真的害怕了,心想完了完了,西醫治不好、中醫治不好、連氣功都治不好,我真的下半輩子要殘廢了。我想我哪輩子或好幾輩子一定做了很壞的事,才讓我餘生都要以日夜不停的疼痛償還。這個身體就是我的牢房,也是折磨我的刑具。難過了一晚上,突然想到那位醫師人品這麼好,她鄭重推薦的法輪功,我應該再研究研究,不要這麼快放棄。

一天看完《轉法輪》 “我要修煉”

第二天到台灣學員辦的介紹大法的網頁上,看到要求新學員都一定要看《轉法輪》。我只看到第三講就去休息了,只是覺得很震撼,一扇窗打開了。隔天又上大法網站看來看去,看到建議新學員一口氣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我照做。
  
當我看到:“往高層次上傳功,大家想一想,是什麼問題?那不就是度人嗎?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 《轉法輪》)我的心大大的一跳,度人?我遇到末世下世的覺者了嗎?修煉?我遇到修煉的法門了嗎?我有這麼幸運嗎?
  
又看到“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轉法輪》)
  
我大嘆,我終於找到了。花了一天把《轉法輪》看完後,真是激動不已。我感到胸口有一個小小的我在又叫又跳:“我要修煉,我要修煉,有沒有人看到!”
  
可是我覺得自己這麼渺小、這麼普通平凡,也沒有過奇人來我家說我根基好、有佛緣,被選作入門弟子的可能性很低。覺得很遺憾,有幸遇到覺者下世,卻入不了門。但是我就覺得《轉法輪》裡說的都是真的,就算我不能入門,沒人管我,沒人給我淨化身體,病永遠不會好,我也要用我的餘生老老實實的自己承受償還我自己的業,並遵照《轉法輪》裡說的方式過一生。

兩年的痛苦一夜之間消失了


戴宜葳在打坐。 (大紀元)

第二天早上醒來,正打算小心的活動開酸痛的肢體,卻發現一睡醒都不聽使喚的手竟然可以隨意動,也不痛。感覺一下全身,哪都不痛。起床、走路、下樓,纏繞我兩年的痛苦全不見了,好像只是做了一場夢。
  
我腦子轟轟的響,心想不會吧,我被管了嗎?原來神真的存在啊,力量還這麼大,還真真實實與我接觸了,就只差沒看見了!我病到這一地步也是花了兩年時間啊,那痛苦這麼真實,那錯位的骨頭互相磨擦的噁心感覺是這麼的真實,竟然一夜之間就全沒了,連個過程都不用。果然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幻像啊,不但物質財富是幻象,連病都是幻象。但是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被師父管了。
  
隔天早上起床,還是哪都不痛,這下我想自己大概真的被管了。可是還是不確定,不敢在家一個人學盤腿,要是沒被管,那大腿骨就真的會完全跳開了,那可真是爬都爬不動了。所以我想去煉功點學盤腿,要是沒被管,髖關節脫臼了,還有人可以幫我叫救護車。去了煉功點,一開始就單盤30-40分鐘,不但沒脫臼,還更舒服了。這下我確信我被管了,師父收了我了。
  
一個已經要申請殘障補助的人,一夜之間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車禍前還強壯。本來健康、事業、婚姻、家庭都沒了,人生已經結束了,又被賜與第二次機會,師恩之大,永遠償還不了。我只有珍惜大法、精進修煉來報答師恩。

(大紀元)


相關文章

 

  • 中秋念師恩 ( 圖 )
  • 小太妹得法記
  • 一年月又圓 精進報師恩(圖)
  •  

    [澳洲光明網] 2010-12-15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