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那是發自內心的一份感動
那是發自內心的一份感動



如果時光倒退十一年,現在居住在瑞典的李志河一家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在瑞典安家,自己會回不了祖國,無法和親人相見。

修煉帶來幸福人生

當時李志河在中國鐵道建築總公司工作,太太張桂榮,在北京市海澱區某街道辦事處任財政辦副主任,是一名國家公務員。兒子李成是北京十一中學(重點中學)的一名中學生,他們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夫婦工作穩定,工資收入、福利待遇豐厚,孩子有著良好的學業。

而且更讓人羨慕的是,他們身體都很健康。從一九九七年十月開始,他們就再也沒用過公費醫療卡,不僅替國家省了醫藥費,自己也免除了病痛的困擾,生活也變得和睦。在九七年十月前可不是這樣的。

李志河十八歲就入伍,當上了鐵道兵,在艱苦的環境裏一幹就是七年。當時年輕還不覺得甚麼,等到剛剛步入中年,他就感到身體不行了。最明顯的症狀就是腰疼、 腿腳麻木、出現了半身不遂的症狀。他跑遍了北京的各大醫院、專家門診,均不見效。專家給的鑑定是:腰間盤三、四節突出,腰椎鼓膜撕裂,腰肌勞損,沒別的辦 法,就是靜養,甚麼活也幹不了。專家說如不注意好好保養,最終的結果就是癱瘓。每個星期他要出去看三四天的病,病痛給他工作和生活都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那 時只要聽到哪裏能治這種病,不管多遠,花多少錢他都要去。

太太張桂榮身體也是一直不好,並患有嚴重的痛經,後來發現卵巢一側腫瘤,手術後,另一側又發現還有腫瘤,痛苦不堪。她脾氣還非常暴躁,常常跟丈夫、孩子發脾氣。

九七年十月,經同事介紹,他們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其實當時也就是想試試,可沒想到,煉了不到二週,困擾李志河多年的疾病症狀不見了。困擾張桂榮多年的病痛 也在當月徹底消失了。而且張桂榮的脾氣也好了很多,性格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為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

李志河還認識一位叫謝秀芬的法輪功學員,她因做節育手術失敗,癱瘓在床整整十六年,被定為是終生截癱。煉法輪功一年左右的功夫她就重新又站了起來,完全變成了一個正常人了。

李志河感嘆道:「我一直受中共黨文化的教育,是一個無神論者。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身邊眾多親眼目睹的修煉法輪功的神奇的事,讓我不得不心服口服。而且這個神奇的功法不但令我身心健康,還使得我的家庭更加和睦。」

「四﹒二五」 道德昇華後的感動

十一年前,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早晨,李志河在煉功點上得知:天津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因為去天津某雜誌社去反映一篇不實的報導而無辜被抓、被打,當地的學 員去要人時,警察不放,並說你們上北京要人去吧。李志河當時的想法就是:「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就想應該讓他們趕快放人。我得去信訪辦反映情況,用自己的親 身經歷,讓他們了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把做錯了的事,儘快改過來。沒有任何別的想法。」

儘管已經事隔十一年了,李志河對當時的情景還是歷歷在目:「那天早上不到六點我到了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的所在地),那時法輪功學員就已經很多了。我看到 各個路口都有警察了,這在往常是不可能的,好像他們都有準備似的。因為當時在國內煉法輪功的人很多,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的學員,信訪辦門前已經站不下了, 大家就朝六部口和北海兩個方向疏散。當時警察也陸續來了很多,他們都很緊張,等後來他們一看,法輪功學員都很自覺,不但自己管理好自己,還幫助警察維持秩 序,把路人的盲道都讓出來,一點也不影響交通,很配合警察的安排,讓站在哪裏就站在哪裏。後來很多警察都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就都放心的到一邊聊天去了。我 身邊就有路人問,怎麼這麼多人?幹甚麼啊?一個警察答道:「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是來上訪的。這個功挺好的,我丈母娘就煉這個。他們都是好人。」

很多人在法輪功學員上訪的事後說,法輪功學員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而且場面如此平靜,沒有喧嘩,他們的組織性,紀律性可真強啊。當過兵的李志河談道,這不 是用訓練,靠強制能達到的。現在回想起來,他還有一份深深的感動:「我是當過兵的,那天的那種場合更準確地說,不是一種經過訓練或強制人們所能做出來的行 為。那是人修煉‘真、善、忍’道德境界昇華後的一種感動。我們彼此之間有認識的,但更多的是不認識的,大家都是懷著同樣的心情,到信訪辦反映一下真實情 況。那麼多的人都是靜靜地站著,等待著會談的結果。有站累了的就換到後面坐一會。沒有任何過激的言行,沒有人喊口號,也沒有人大聲喧嘩,地上乾乾淨淨的, 連警察扔在地上的煙頭學員都撿起來放到一邊,扔到垃圾桶裏,地上一點紙屑都沒有。時常能看到攝像車在人群面前來回來去的攝像,學員們都是坦然地面對,自始 至終呈現一片平和、理性的場面。那真是讓人感動。」

後來,總理朱鎔基親自接見上訪代表,法輪功學員提出了釋放天津學員,要求合法的煉功環境,能夠正常出版《轉法輪》等問題。晚上九點多鐘,當得知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已重獲自由後,大家把地上打掃乾淨後就都離開了。

回想起當時因為出差,錯過了「四•二五」的上訪,張桂榮至今仍有些遺憾。她談道,如果自己在北京,一定也會去參加上訪,講述自己的經歷:「我認為我先生和 所有參與‘四•二五’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做得非常的對。當時我還想,自己要知道也一定會去的。我們周圍很多人都是經歷過‘文革’、‘六四’的,很清楚跟 共產黨打交道的後果,大家都是放下了幾十年養成的對共產黨及其政治運動的恐懼,坦坦蕩蕩地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到信訪辦去上訪反映真實情況,發自內心 地要去做一個好人,要求當局給法輪功學員一個修煉、做好人的環境。」

遭迫害 背井離鄉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當時和平的上訪變成了中共媒體宣稱的「有組織,有目的地圍攻中南海」。而中共毫無理由地對法輪功的迫害反而明目張膽地進行。張桂榮從自 己的工作經歷中知道,即使從程序上而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是非法的:「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都是非法操作。我當時在政府機關工作,這一點我看得 很清楚。連各層執行者都是非常的心虛,很多都是口頭傳達下來的命令。他們很清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善良的人,但為了保全自己的個人利益而為之。」

在迫害開始後的日子裏,李志河成了單位監控的對像,特別是當他上訪無門,去了一次天安門後,遭到派出所、居委會的電話監控,跟蹤等。在公司裏也被當成另類看待,甚至不讓他按規定提前退休,並逼迫他去洗腦班,要他放棄修煉法輪功。

李志河因不願配合他們的安排而離家了半個多月,回來後,被認為曠工,扣發工資。可是沒過幾天,他公司的領導卻因為將李志河轉化成功而受到了上級的表揚。原來是公司黨辦秘書找了一個不修煉的人頂替他的名字進了「洗腦班」,而且「被轉化」。

張桂榮也因為不放棄修煉,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調離了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財務工作崗位,「六一零」還要把她抓進洗腦班。

在沒有其它辦法的情況下,李志河全家在朋友的幫助下輾轉來到俄羅斯。就在他們剛離開中國沒多久,朋友告訴他們:絕對不能再回來了,你們雙方的單位都成立了 專案組,派人在到處抓你們,警察二十四小時在你們家門口蹲守,還經常到親戚朋友家去騷擾,到孩子的學校想去抓孩子,最後竟追到了中國的出入境管理處,查到 了你們的去處,一定要多加小心。

幾經輾轉,李志河全家現在瑞典定居。十一年前開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讓李志河全家不得不背井離鄉,可是相對於成千上萬因迫害而家破人亡的其他中國大陸法 輪功學員而言,他們還是幸運的。所以在異鄉,他們仍在通過自己的經歷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希望早日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

(明慧網)


相關文章

  • 歷史見證 悉尼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圖)
  • “四﹒二五”上訪是導致鎮壓的原因嗎?
  • 破除黨文化思維 看四﹒二五精神
  • 難忘的“四﹒二五”
  • 瑞典法輪功學員回憶“四﹒二五”
  • 九年滄桑路 墨爾本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圖)
  • 四二五精神永存 芝加哥法輪功學員中領館前紀念(圖)
  • 回憶“四﹒二五”
  • [澳洲光明網] 2010-04-23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