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否定邪惡中走好我們的路才是威德
否定邪惡中走好我們的路才是威德



這幾天在神韻交流中,我聽到幾個同修(包括西人同修)有一種看法,悉尼神韻場地問題就是我們沒有向內找的問題,只有真正向內找,同化真、善、忍特性,外界情況自然就會變化,我們的場地就能落實。所以要使神韻問題得到解決的最關鍵的地方就是要修好自己、向內找。對此我想談一下個人的悟法,也許不一定對。

這二天看了以前2000年10月師父發表的對西人學員體會的評語文章《去除魔性◎師父評語》聯想到目前如何對待神韻問題。那位西人學員體會中有一段話:“我以為我們只要能認清在中國的惡勢力是邪的,知道我們是對的,說明真像,暴露惡勢力的邪惡行為,那便可以了。我用平靜的心接受邪惡的存在,認為這是忍的表現,卻不知在這種認識的背後隱藏的是我消極的、不正確的態度。在我心裡,我不能邁出那一步,說出和相信邪惡應該被消滅,邪惡不應存在。”“我的思想現在明白了,能夠分清正、邪是不夠的。能夠認識到我們是正的,把我們和邪惡分開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意識到邪惡不應存在,我們必須儘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滅邪惡……當這種決心生起時,我的思想變得像鑽石一樣堅固,我真覺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我覺的那幾位西人同修的悟法和這篇文章中提到的自身存在的問題有些類似。

01年初師父發表了“忍無可忍”的經文,後期師父一直在講徹底否定舊勢力,連它的存在我們都不承認的法理。從邪惡迫害我們一開始師父就在徹底否定他們。可是剛剛開始迫害的時候,我們大法弟子有多少人心,即使師父發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重點講了否定舊勢力的法理的時候,我們修煉情況都不能和現在比的,現在哪怕我們還有一些執著,也要比起當時來提高了許多了。那麼為什麼師父從邪惡迫害一開始就否定它們的一切。我理解是因為我們個人的不足和整個宇宙的正法、和救度眾生的事無法對等的放在一起,而舊勢力就是把我們個人還有不足放在第一位。那麼我們也決對不能承認我們的不足而造成神韻的場地租不下來是理所當然的,就是要主動的去清除、解體邪惡。

有一位大姐,她修煉時間很短,從修煉角度看,她的人心很多很多,爭鬥心很強,她被抓進來之前沒有看完一篇《轉法輪》,她只知道大法就是好,由於經歷過許多政治運動,非常明白邪黨的邪惡本質。邪惡對她使什麼招,她就是不服從,不聽不看邪惡的東西,也不和任何人討論邪惡的書籍是否有道理,她當時並沒有看過師父對於這方面的講法,但是她本性非常明白,她用常人正義去對待邪惡。勞教所的紀律也不遵守,邪惡就故意說她,你不向內找,你連一個修煉人都不配,但她就是不配合,於是邪惡對當時其他主動和被動轉化的學員說,你們看看,她像修煉人嗎?她在給你們法輪功丟臉,你看她還罵人,還不遵守紀律……結果真的有不少學員認為這位大姐不善,不像修煉人。可那位大姐雖然吃了很多苦,關押的二年中,沒有被邪惡寫過保證,這就是了不起。我當初在國內碰到許多被在勞教所主動或被動轉化的學員,很多都是被邪惡的偽善的說法所欺騙,當時在這種邪惡的環境下,由於沒法看到大法書籍來充實自己,人的不好的一面往往比較嚴重,情緒急躁,憤怒、傷感、害怕、擔心什麼心都容易冒出來,但心裡很明白大法是好的。而邪惡利用大法弟子善良的一面,一說你們不像修煉人,你們不向內找,有的就順著邪惡的意圖走了,到後來就很難把握好自己。

經歷這些慘痛的教訓,我們開始明白師父為什麼要發表《忍無可忍》,為什麼要我們對邪惡一切指令都不配合,為什麼把邪惡說成是毒藥。從迫害開始後,師父一直要我們主動的去清除它。因為它就是毒藥,放在那裡它就是害人,對於毒藥不是說等我們修好了,我再來清除它,或者我什麼都不做,我自己修好了,邪惡就自動沒有了,不是這樣的。而是只要它存在,我們就要去主動清除它,清除它和我們本身修的怎樣沒有任何關係。但作為修煉人我們修好自己是大法本身的要求。所以不要把毒藥和我們遇到的一般魔難等同起來。否則是給邪惡鑽了空子了。在神韻場地上,也會被邪惡讓我們誤在“你修好自己,神韻才能演出”的理中。

當然從修煉角度講,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大姐既能否定迫害,又能有修煉人的善的表現當然更好,可是修煉人的基點站對了比什麼都重要。就像那位大姐一樣,修煉上雖然很不足,但哪怕她用常人的正義、常人的勇敢去面對邪惡,也可以讓邪惡站不到迫害的理。 從法理上理解,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講到:“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什麼消業呀,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我理解,如果我們在“選擇”上出偏差了,那麼我們這個消業、那個過關,我們怎樣把常人不好的一面修去,怎樣表現的善,這一切又能說明什麼呢?因為我們救不了眾生。相反我們選擇師父所要的,這才是對眾生最大的善,其它問題就變的次要,我們可以在以後的修煉中一點一點修掉不足。

當然師父講過,你不修好自己,只是發正念解體邪惡,來解決你自己的魔難這是不行的,我理解這是給自己執著找藉口,不向內找,那魔難怎麼會消失呢?但這是指我們個人的魔難,不是指像神韻這樣救度眾生的項目該不該有的問題。師父也講過,神韻賣票的情況和當地的大法弟子狀況有關係,但師父沒有講過大法弟子有不足,神韻就應該演不了。神韻在悉尼演的多和少,和神韻在悉尼有和沒有是完全性質不同的事。因為我們自身的不足,和邪惡對整體大法弟子和眾生的迫害應不應該存在是二回事,要不為什麼迫害一開始師父就在否定它,而邪惡卻恰恰認為二者是一回事,是有因果關係,它們以我們個人不足需要提高為由,以毀滅眾生為代價,來給我們設置救度眾生的阻礙。我們如果也把修好自己和能否有神韻演出等同起來的話,不是在承認邪惡的迫害嗎?那麼清除邪惡就比較困難。

這樣一件改變眾生的命運、給眾生能帶來無限美好的神韻演出,因為我們還不夠好,那部分眾生就應該面臨毀滅,這個理站的住腳嗎?在宇宙中它完全站不住腳的,這是舊勢力變異後心性表現。我想如果我們悉尼每個大法弟子在神韻場地問題上法理上很清晰:我們就是否定它,就不認可它,邪惡就開始膽戰心驚了,因為它什麼理都佔不了,也鑽不了我們的空子,我們發正念,它再對神韻幹壞事就會面臨被銷毀。

在我們神韻最緊急的當口,我也聽說了一些我們大法弟子內部出現干擾的事,把以前同修的問題,十年穀子八年糠的是都搬出來,非要把這個問題解決,要大家說一個明白,現在這件事的出現很可能不是偶然的,會使我們內部出現干擾,把我們自己搞亂,沒有心事全身心的面對神韻的事。

最近我個人也在一些問題上出現干擾,我理解最近所有要我們對神韻分心的,不管表面上是好事還是壞事,很可能是邪惡因素在起作用,它在通過常人的一些事或利用我們大法弟子的執著在演化不同的事情進行干擾,讓我們分心。我們千萬要清醒。

其實否定舊勢力本身也是在放下自我,更多的為眾生著想,而不是小小的我的修煉,能夠跳出舊宇宙的理,不被舊勢力所利用,這本身不是在向內修嗎?不在同化新宇宙的法嗎?我們不被各種舊勢力的假理干擾、迷惑所左右,這樣走出來的路才是我們的威德。真正做到像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講的: “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

最近我個人談的體會比較多,我覺的好像對自己修煉不一定好,因為人心一起,也會生出很多執著出來,比如歡喜心,顯示心,這在我們男的,特別是年輕的修煉人身上很容易產生,所以我本來最近不打算再寫東西。但我覺的看到一些問題,影響又很大,不是說自己看法就比別人好,只要對我們整體上有相互促進和提高作用的,我覺的我還是放下我小小的我的修煉問題,還是把問題談出來大家一起探討比較好。但過程中,我要修好我自己,不能起什麼心。也希望同修看到我的不足,多多提出來。


相關文章

  • 走出個人修煉達到整體提高
  • 神韻明春將光臨香港 ( 圖 )
  • 美中法會成功召開 精進修煉共同提高(圖)
  • 紀實報告:回家路上
  • 神韻首臨緬因 政要褒獎致賀(圖)
  • 齊讚神韻傳播正統文化 華人感自豪(圖)
  • 神韻華府肯尼迪中心專場 政要名流盛讚(圖)
  • [澳洲光明網] 2009-10-28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