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深山裡的盼望
深山裡的盼望

一舟

(上)

小靜家有一個傳統,每年的清明節和新年都要到祖先墳前祭祀。每次去祭祀,都是在鄉下的一位親戚家落腳,爸爸媽媽總要給親戚買些糖果什麼的,親戚會熱心的招待他們一家吃午飯。

初五這天,爸爸和媽媽帶上小靜去鄉下祭祀。中午,大人們在桌上喝酒、聊天,小靜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就一個人溜出去玩。她逛到親戚隔壁的那家茅屋前,看見門開著,就好奇的伸著小腦袋朝裡面看。一位老婆婆正坐在椅子上,年齡看起來很大很大了,臉上全是皺紋,身上穿的衣服很像古董,是那種對襟扣的黑色棉袍,胸前一片全是油黑的湯粥印跡,已經很多年沒有洗過了,老婆婆一雙渾濁的眼睛也打量著小靜。「婆婆!我可不可以進來?」小靜輕聲的問。老婆婆沒有回答,沖小靜笑了笑。小靜大膽的跨過門檻進到屋裡。那是一間茅草房,屋裡的光線有點暗,牆上有一個大洞,屋裡的陳設很簡單,除了老婆婆坐的那把竹椅子外,就是挨著椅子的一架同樣算是老古董的木床,還有一個便桶。天吶!這是人住的地方呀,小靜在心裡想著。

「吃飯了!」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一個影子從門外閃了進來。一位四十來歲的農村婦女端著個碗進來,把碗朝老婆婆手裡一塞,板著個臉,也沒搭理小靜,就匆匆轉身走了出去。小靜留意到,居然是一碗白干飯,沒有菜。過年過節的,即使農村人這個時候也一改平時的節約習慣,呼朋喚友熱熱鬧鬧的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決不會吝惜。小靜心情怪不好受,就走了出來。

回到親戚屋裡,大人們還在飯桌上高興的談天,吃著東西。「媽媽!我想拿點燉肉給隔壁的那位婆婆。」小靜對媽媽說。「小靜,為什麼呀?」媽媽問。「那個婆婆沒有菜吃,只有一碗白飯。」小靜說。「這個缺德鬼!真不是個東西!」親戚罵道,接著就講了關於那個老婆婆的故事。老婆婆姓劉,是位寡婦,後來,收養了一個兒子,她對這個兒子疼愛的不得了,那個困難年代,自己忍饑挨餓,都要先讓養子吃飽。後來,劉婆婆老了,養子長大成人了,娶了媳婦,卻忘恩負義,不孝敬養母,自己住在磚瓦房裡,把養母一個人丟在爛茅棚裡。親戚用碗盛了一碗燉肉和肉湯,讓小靜給劉婆婆送去。

小靜端著碗,再次來到破茅屋。「劉婆婆!我給您端了碗燉肉來。」小靜說,將盛肉的碗放在老婆婆身邊的床沿上。劉婆婆吃著肉,扒著碗裡的飯,淚水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小靜趕忙掏出手絹來替她擦著,說:「劉婆婆,不要難過!我下次還會來看您的。」

小靜一家人要回城裡了,親戚依依不捨的將他們送到路口。劉婆婆也拄著根木棍,顫巍巍的來相送,白髮在寒風中飄舞著。「劉婆婆,您回去吧,這兒風很大。我下次再來看您。」小靜扶著劉婆婆說。但劉婆婆說什麼也不回屋去,堅持站在巖上,目送著小靜一家的背影逐漸的消失。

後來,由於要準備小學升學考試,小靜沒空再到鄉下去了,但每次仍不忘讓媽媽給劉婆婆捎上一封米糕去。媽媽總會誇獎說小靜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媽媽回來說,聽親戚講,劉婆婆常常拄著棍子站在巖上路口往山腳下望,是在盼小靜呢。「媽媽,畢業考試完了之後,我可不可以跟您到鄉下去看劉婆婆?」小靜仰起小臉問。「可以!小靜是個乖孩子。」媽媽說。

後來,小靜和媽媽開始煉法輪功了。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邪黨一直對法輪功進行血腥鎮壓。小靜和媽媽,像無數法輪功學員一樣,堅持不懈的給身邊的親朋好友、同事、同學、素不相識的人講真相。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不再聽信邪黨的謊言,開始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了。

升學考試結束了,學校放假了。媽媽說鄉下的親戚找人捎信來,說明天要祝壽,請小靜家的人去赴宴。「媽媽!我們帶些真相資料去,好嗎?」小靜問。「好啊!小靜是個聽師父話的好弟子,時刻不忘救人。」媽媽笑著說。小靜和媽媽開始在桌上折真相資料,準備明天帶到鄉下去,小靜特別用紙給劉婆婆包了一個護身符。

晚上,小靜在睡夢中甜甜的笑著,在夢裡,她看到劉婆婆和鄉親們都明白了真相,大家興高采烈的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

早上三點半,小鬧鐘把小靜叫醒了,小靜和媽媽一起參加了集體晨煉。吃完早飯,小靜把昨天折好的真相資料裝進自己的小書包,一個勁兒的催媽媽快點走。

小靜背著書包,和媽媽走在山路上。「媽媽!快點!」小靜在前面一邊跑著一邊叫著。「小心點!路不平!」媽媽在後面衝她喊。

終於,她們走到了山巖上了,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小靜徑直朝劉婆婆的茅草屋跑去。

「劉婆婆!我來看您了!」小靜漲紅著小臉,邊朝屋裡跑邊叫道。

「哦!小靜啊!婆婆常常掛著你呢。」劉婆婆坐在床上,有氣無力的應道。

「劉婆婆,您怎麼啦?」小靜關切的問。

「年紀大了,不中用了。我腿痛了好久了,這兩天連床都下不了了。」劉婆婆說。

「劉婆婆,我給您帶好東西來了。」小靜一邊說一邊翻著小書包,找那張護身符。「劉婆婆,您只要把這張護身符揣在身上,常常念法輪大法好,您的腿就不會痛了。」小靜說著,就把護身符遞給劉婆婆。

「什麼寶貝,有這麼神呀?」劉婆婆高興的接過護身符。「小靜,你剛才說要念什麼來著?」劉婆婆問。

「法-輪-大-法-好!」小靜一個字一個字的教著劉婆婆。

「法-輪-大-法-好!」劉婆婆學著說。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劉婆婆一遍接一遍的反覆念著。

「小靜!我覺的腿好像好些了,沒那麼痛了。真有這麼靈驗啊!」劉婆婆驚喜的說。

「是啊!大法是很神奇的。您每天誠心念這句話,腿就不會痛了。對了,您加入過中共的黨、團、隊沒有?」小靜問。

「你別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年輕的時候我可是很精幹的,成份好,是貧下中農,是個積極份子呢,還入過黨。」劉婆婆說。

「婆婆,把黨給退了吧。共產黨很壞,專門迫害好人,害死好多老百姓。現在,又迫害大法弟子。天要滅它了,您可不能跟著它去陪葬啊!」小靜說。

「我心裡很清楚共產黨不是什麼好東西。大躍進活活餓死那麼多老百姓,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整人的手段很殘忍、卑鄙,我那老頭子就是給迫害死的。在他生前,我受邪黨的蒙蔽,和他劃清了界線,鄙視他,厭惡他,讓他在孤獨和絕望中早早的離開了人世。我們被共產黨利用完之後,就被一腳踢開了,弄到晚年這麼淒慘,政府從來沒有關心過我們。我真後悔呀,我對不住我那老頭子,這也是我的報應吶......」劉婆婆邊回憶邊落淚。

「婆婆別難過了,您現在退出來還不晚啊。」小靜安慰道。

「退!我才不去給它陪葬呢。」劉婆婆說。

「婆婆,這是您愛吃的米糕。待會兒我再給您端碗燉肉過來。」小靜說著,從小書包裡掏出米糕遞過去。

「小靜,你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婆婆覺的你比親人還要親。」劉婆婆眼泛著淚光說。

「我們師父教我們時時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小靜說。

「你們師父可真了不起!教出這麼好的徒弟。」劉婆婆讚歎道。

中午開飯的時候,小靜不忘給劉婆婆端去一碗燉肉。

親戚們在桌上喝酒猜拳,好不熱鬧。後來,大家就盛飯吃,邊吃邊聊著天下軼聞。小靜抱著小書包坐在媽媽旁邊。

「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二億七千萬年前的石頭,上面天然形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現在那個地方已經開闢成了旅遊風景區了,國內的媒體報道過這件事,但都只提前面五個字,不敢提最後那個亡字。」小靜的媽媽說。

「有這樣的怪事啊?」有人驚訝的問。

「可不是嘛。國內的地質專家專門跑去勘測過,的確是自然形成的,沒有任何人工鑿的痕跡。中央幾個常委都悄悄的跑去看過。」小靜媽媽說。

「哎呀!這石頭可真神啊!二億七千萬年前就知道將來有個共產黨了,還咒它滅呢。」一位鄉親說。

「看來這是天意呀。大家回想一下這麼幾十年,共產黨幹過好事沒有?總是一個運動接一個運動的,就知道整人、害人、殺人。一黨專制,貪污腐敗,工人失業,農民困苦。占全民人口比例百分之零點四的中共官員及其親屬霸佔著全國百分之七十的財富,誰要不滿就調動武力鎮壓,搞的天怒人怨的。」小靜的媽媽說。

「說的有道理。」有人點頭贊同。

「最惡毒的是中共謗佛謗法,殘酷迫害法輪功,把成千上萬的好人抓起來,關進監獄,酷刑折磨,還設立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販賣,禽獸不如的暴行,天理不容啊!」小靜媽媽說。

「天吶!共產黨幹這種恐怖的事啊!太可怕了。」有人說。

「在國外有人權律師經過深入細緻的調查,證據確鑿,都上報聯合國了。還有參與活摘器官的醫生的親屬在海外親自指證確有此事。我這裡有資料,大家可以看一下。」小靜媽媽打開小書包,把真相資料散發給鄉親們。

「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參與了政治。」一位鄉親說。

「政治這兩個字,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再平常不過了。比如國外,老百姓投票選舉州長、總統,就是參與政治,也沒啥反義。中共為了打擊別人,給別人亂扣帽子,就把政治兩個字加上了貶義,以此麻痺群眾,為自己大打出手找理由......中共這些年搞政治運動,哪次不是捆綁全民,強迫人人表態,它需要的時候強迫人人參與政治,你要真關心起政治來,它又害怕,就說你參與了政治,從而以此為借口來迫害你。在中國,老百姓什麼時候有過真正的自由?真正有參與政治的自由?都只敢圍著中共的指揮棒轉。」小靜媽媽說。

「有道理!如果當初法輪功學員不去包圍中南海,可能政府就不會鎮壓法輪功了。」另一位鄉親說。

「可不是這麼回事。中共想打壓法輪功由來已久,早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那兩年就開始派特務在全國收集法輪功的情況,想找點茬作為借口進行鎮壓,可找不到法輪功的任何不是,相反,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最後,只好使出陰招,讓一些文痞、科痞在刊物上撰文污蔑法輪功,致使一些法輪功學員善意的去澄清事實,就藉機抓人打人,告訴學員要中央的命令才放人,讓他們去北京向中央反映情況。這就像《水滸轉》裡林沖誤闖白虎堂一樣,是一個精心佈置的陰謀。」小靜媽媽解釋道。

「哦!共產黨真夠陰險毒辣的。」鄉親們議論紛紛。

「天安門自焚是咋回事?」有人問。

「那是一個超級騙局,是政府收買了幾個人,假扮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演戲,來栽贓陷害法輪功的。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這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騙局。」小靜媽媽說。

.....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提著各種各樣的問題,小靜的媽媽耐心的給大家解釋著。許多人明白了真相。

「鄉親們,中共壞事幹盡,會遭天譴,曾經加入過它的組織的一定要退出來,才能保平安。用化名或小名退都可以,這裡有紙和筆,大家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和要退什麼組織寫在這張紙上,我想辦法幫大家到網上去退。」小靜的媽媽掏出紙和筆放在桌上。

鄉親們笑著、議論著,傳遞著那張紙,有的鄉親文化不高,很吃力的一筆一筆的劃著,有的字寫的歪歪扭扭的。

最後,小靜的媽媽認真看過,能夠辨認出每一個簽名後,就將那張紙用心揣好。

「現在天災人禍不斷,我這兒有護身符,大家出門在外揣著,常常在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會遇難呈祥,平平安安。」小靜媽媽說。

「多給我拿兩張,我給家裡的人帶回去。」鄉親們說,大家爭相索要護身符,一會兒小書包裡的真相資料全部分發完了。飯桌上,一片歡聲笑語。

那場面,小靜看著覺的很開心,佩服媽媽真相講的真好。深山裡的鄉親們終於聽到了久久盼望的真相,終於得救了。


相關文章

[澳洲光明網] 2009-05-22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