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長城、長江、黃河是中國龍
長城、長江、黃河是中國龍

長城子

在中國的歷史長卷中,廣袤地理幅員中的處處山河都記錄和見證了過往之風煙,歷史寫在青史中也寫在誕生歷史的神聖土域之上。我們民族的心魂系連著這一片神聖的疆土。
 
從俯瞰角度看中國,最顯眼的是什麼?是長城。我們先說長城。

中國人都愛長城,長城的意義不僅在於它是民族的風骨和象徵,還在於它本身就是生命。任何物質從誕生起就有了生命,正信神的或現代的科學都認為萬物是活的、運動的和有生命的。民間說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神、龍則靈,國域中道道綿亙的山麓龍脊和水的龍脈都是生命的表現。人們感覺到長城神聖是對它生命存在和意義的直覺。這一條延伸萬里的長城從秦始皇時將已存但不相連的舊城垣貫連延築完成,形成了一條首起嘉峪關、尾至山海關的的龍脈;始皇前之各國和始皇帝為什麼都築長城?其實是稟了天意,就好比為什麼說秦始皇統一中國是天意同理。長城是為抵禦外夷、鎮守關塞和衛護中原而存在的,它無論在人們心中和自然中都是守護中原的龍神。

中原哪!神聖中土的心臟,歷史上中原逐鹿、烽煙滾滾,令過往的王者、文傑武烈為其搏為其泣;「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有死都不暝目之意。中原自來牽動人魂、和神龍魂,是因為歷史大戲的中心舞臺在中原。

我們中華人自古神性中就有攘外的思想,天性中知道外夷的大舉侵入來自長城之外,其實古人的作為具有預見性,衹是我們後人到今天才突然醒悟其深意:外邪入侵和加害中華果然來自那一方!

不出先知、預言家及古人的預見和卜算, 「十月革命」 一聲炮響,俄國熊羆和馬列惡黨瘟神南下我中原要作我們中原主來了。馬恩起草的[共產黨宣言]第一句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馬恩公然宣告其在空想時幽靈上了身;現代人笑說共產主義是星期七、禮拜八,沒有那一天,永遠實現不了,人們忽略了這個蹂躪了法國、俄羅斯到達關內的西夷惡靈是本性極為殘暴的,從這個夷魔從入侵始就一直在對可貴的中國人和我們民族犯罪!我們不容易認出它是因為它附在中國人身上對中國人下手,迄今它起作用的方式很像是駕附於一切接受其的政府、軍隊、團體及加入其組織的人身之上的納粹克格勃;這個邪靈惡黨假以軍隊、警察和政府之名,半世紀以來它加害了八千萬中國人,相當於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歷史上沒有一次外夷來犯比這更凶烈了,歷史上也首次是夷邪膽敢對數千萬龍的子孫操刀;長城為什麼不言而瘖啞了,是我們的神龍看見我們自己引狼入室還簇擁著對印著噬血凶器鐮刀斧頭的血旗宣誓,甘願宣誓立約犧牲生命和奮鬥終身;我們傻呀,命在夷魔手中捏著,自古以來立了誓約的你除非以某種方式解約。回憶一下宣誓的內容有多毒多要命,立誓獻出生命啊,人們不聽忠勸,還不儘快退出惡黨和它的所謂共青團、少先隊,長城在哭泣!

我們再看看有如中華命根子的長江、黃河。

黃河啊,我們說它是母親河,盤古以來它以那象徵母親奶汁般的殷水養育了中華的山川大地和勤勞的人民,黃河的厚重在於它幾千年如一日的默默奉獻,像母親一般無私。可是我們知道黃河它是真實的生命和一支神水嗎?它發源於何處?為何而來?

神聖而莽蒼的崑崙山脈,多少神奇和奧秘!老子西去和王母的瑤池據說都和崑崙有關;崑崙發育了兩支神水,我們的黃河和長江。如果象傳說說的崑崙是龍穴,那黃河、長江就是黃、白之龍,它們攜來了天水養育我中華。

看看黃河吧,看看它過早老去的身影,河床乾涸幾盡枯去,它再也不笑了,哀哀的像母親捨不得她的孩子們,它用盡所有還在給予、給予。是誰在害這母親般的黃龍?世界上很多國家都維護生態,水源的保護尤為重視。為什麼那個惡靈要搞鬥天鬥地鬥人,毀人毀生態?是因為它的性像是西夷紅色惡龍,中國的所有祥龍都克它!衹是我們人在迷中。

再看看長江吧,還要慘啊。長江這條天水蜿蜒而來,它在龍床中嘻戲,用龍舌俯舔萬里良田和流域腹地,這條白龍的生命真實不虛。我們知道如果一道山被攔腰截斷這山的神就走了,這山就斷送了。山如是,水亦如是。那個惡黨操控著執政的否定了眾多科學家、專家及百姓的阻止和呼吁,幹了歷史上最令人髮指的罪行:攔腰截斷長江建壩,天地有知這條益龍正在死去,中國不能沒有長江!而今卻已再也無法挽回了。

長江的冤屈、黃河的哀傷、長城的憤懣、生態生靈的浩劫已致天怒人怨,罪在惡黨;惡黨不代表中國、不代表政府、不代表專政機構,但它操控了其中的人運用職權對民族犯罪。人們很容易被迷惑的是惡黨蓄意混淆概念,惡黨其衹是凌駕於國家、政府、職能機構和人之上的克格勃組織,現今的國家領導人和政府沒有它一樣運轉,而且只會更輕鬆。中國擺脫和拋棄惡黨正在寫入歷史,這個克格勃組織在最後暴露中。

教訓太沈重,中華付出的代價太沈重。汶川的地震何以不與惡黨相關。我們知道有盤古開天闢地之說,盤古將身體化作山川大地。那麼這麼一個神體難道不是有機的和完整的?惡黨操控攔截長江建壩,炸山斷流;長江在中國本體中象一條動脈,假如在人體動脈要衝處實質的來這麼一下邪的,牽一發動全身,對人是什麼打擊?汶川和三峽地理上並不遙遠俱在四川,三峽地質上離汶川的地震帶亦不遠,劈山動水龍神共憤,地質被沖擊破壞,必然醞釀了災難;有誰知道這天災實起源於人禍!

我們看事情看實質的,當前感人的救災救險是民族良心驅使下的廣大軍民,不是克格勃組織,即便如此惡黨也要拿來為其帖金!分辨它,這個邪黨是禍首,它對五萬死難同胞負了罪,歷史已在安排審判,就快要清算它的新舊帳了,三千多萬龍的傳人已經先後表明三退,不為它的罪背黑鍋當同僚,將還會有更多更多的龍孫們認清它、拋離它,令惡黨克格勃買單為期不遠了。

正所謂:長城心、衛中原,中原人、想周全,祥龍惡龍細分辨,搭上三退大龍船!


相關文章

  • (專訪)魏斯博士:前世今生來日緣
  • 聲援一千九百萬人退黨 昆士蘭學員中國城講真相
  • 【解體黨文化】之八:習慣性的黨文化思維(下)
  • 小說:天意無阻(下)
  • 民間傳說:神女瑤姬的傳說
  • 散文:國人的覺醒
  • 民間傳說:黃河之神巨靈
  • 民間傳說:火神
  • [澳洲光明網] 2008-05-25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