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電影文學劇本:呼喚 (一)
電影文學劇本:呼喚 (一)

文正

響起《吉祥話》的歌聲:

「當心靈孤寂,記住大法好。當遇到困難,記住大法好。當烏雲密佈,記住大法好。當風暴來臨,記住大法好……如果你聽到他,心中陽光照。如果你走進他,百般煩惱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於他,神聖自逍遙……記住大法好。」

——在歌聲中,出現1999年4.25之前,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在中國洪傳的歷史畫面。

主要人物:

鄭聖勇 —— 男 (化工碩士,1972年出生)
高蓮芳 —— 女 (生物碩士,1975年出生)
陳教授 —— 男 (大學退休教授, 1933年出生)
陳師母 —— 女 ( 會計,1936年出生)
胡志勝 —— 男 (奇勝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化工碩士,1963年出生)
鄭信卓 —— 男 (鄭聖勇之父 ,某單位處級幹部 , 1943年出生)
劉貴芝 —— 女 (鄭聖勇之母,某單位出納 ,1945年出生)
章承舜 —— 男 (美一大學教授,鄭聖慧之夫,1960年出生)
鄭聖慧 —— 女 (醫學博士,鄭聖勇之姐,1961年出生)
章昊 —— 男 (學生,章承舜之子,1989年出生)
馮珍莉 —— 女 (醫學教授,1948年出生)
Jake —— 男 (大學教授, 1958年出生)

1、外景。 中國中部某大城市:市內某大公園的煉功點 —— 晝
有幾百人一起煉功,劉貴芝在其中,煉了一遍法輪大法的大圓滿法的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
2、外景。一輛從北京開出的火車向南方飛馳——夜
3、內景。火車車廂內,一群人圍著鄭聖勇座位聽他講話——晝
鄭聖勇:……我們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是維護我們作為公民的合法權利,這樣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應該大力宏揚才對。……
4、外景。火車站—— 晝
鄭聖勇背著一個手提電腦包,推著一行李包,走出火車站,上了一輛出租車,離開火車站。
5、外景 。馬路上——晝
鄭聖勇從坐著的這輛出租車中沿路主要看到的外景有:
6、外景 馬路上的一街心公園——晝
幾十人人集體煉功,煉的是法輪大法的大圓滿法的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動作之一:頭頂抱輪
7、外景 ,馬路邊一大型超市的門前廣場上,有上百人在集體煉功,煉的是法輪佛法的大圓滿法的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動作之一:單手沖灌。
8、外景 ,馬路邊一住宅大樓的門前廣場上,有幾十人人集體煉功,煉的是法輪佛法的大圓滿法的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
9、外景。 中國中部某大城市的一住宅大樓前,鄭聖勇家住其中,—— 晝
鄭聖勇從出租車下來,進樓。

10、外景。 中國中部某大城市:市內某大公園的煉功點 —— 晝
有幾百人一起煉功,劉貴芝在其中,在煉法輪佛法的大圓滿法的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數百人排成整齊的盤坐隊形,做打手印和加持的第一個動作,
11、中國中部某大城市的一住宅大樓前,鄭聖勇家住其中,—— 晝
鄭聖勇從樓內推出一輛自行車,騎車向公園而去、

12、外景。 中國中部某大城市:市內某大公園的煉功點 —— 晝
有幾百人一起煉功,劉貴芝在其中,在煉法輪佛法的大圓滿法的第五套功法,數百人排成整齊的盤坐隊形,做結印動作,
鄭聖勇剛走近煉功隊行時,煉功音樂停了,
鄭聖勇:媽。
劉貴芝:什麼時候回來的?
鄭聖勇:剛到。
劉貴芝:給大夥兒說說4月25號,你們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事,
(此時,有多半法輪功學員已起身離去,只有幾十人圍著聽鄭聖勇講。)
鄭聖勇:我是4月20號因公到北京出差的,24號晚上聽北京的同修講:因為天津市警察非法打傷和抓走許多法輪功學員,25號要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向中央領導反映天津的警察非法行為,告訴中央領導自己修煉的真實情況,希望禁止類似天津市警察的非法行為在全國發生,25號上午,我就去了位於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去的學員至少有一萬多人……

13、內景,美國,華盛頓市。鄭聖慧家的客廳——晝
馮珍莉:搞了這麼多年的醫學實驗,我這個人是很難被社會上的什麼事情所感動的。我是在本地報紙上看到了一篇關於4月25日法輪功的人到中南海請願的一篇報導。他們安祥的舉止和平和的面容令我的心悸動不已。我驚訝,面對如此嚴厲的政府,什麼人置身家性命不顧竟能如此斗膽死諫?我感歎,什麼人竟然這麼天真地對有殘暴名聲的政府呈上這樣的赤子之心?我覺得不可思議,是什麼理念竟然使這些普普通通的中國人顯得如此地坦蕩?我捫心自問,我做不到。世態的炎涼和生活的辛勞早已把曾是一腔熱血的我修整得精疲力竭,誰又不是呢?在得知這些人奉行的是"真善忍"的當天,我決定了修煉法輪大法。沒有什麼可猶豫的,能在短短的七年內使中國人變得如此不凡的法一定是超常的。我原是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但我更知道人性和民族性是改變不了的。這一定是神創的奇跡!

鄭聖慧:馮教授,您說得很對,我自己的經歷也在證明著這個神創的奇跡,您知道,我因患絕症申請休學一年,當時,我的博士生導師認為這世上無藥可救我,斷言我至多還有半年可活,我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二個月,身體就比未患病前還要好。當我的導師得知我是沒經過任何醫學治療,只是學法煉功就撿回這條命時,他驚呼:這是上帝創造的奇跡,我說:不,這是法輪大法創造的奇跡。他也贊同的說:這是法輪大法創造的奇跡。

馮真莉:法輪大法每天都在創造著奇跡,我們能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真是太幸運了。

14、外景,中國中部某大城市的一住宅大樓前,鄭聖勇家住其中,—— 晝
鄭聖勇和高蓮芳各推著自行車從樓內走出, 鄭聖勇:「先到陳老師家送教功光盤,再去圖書館,行嗎?」 高蓮芳:「行」
倆人上車離開。
15.外景 ,中國某大學教工宿舍區的一條路上——晝
鄭聖勇和高蓮芳騎著自行車。
高蓮芳:「看你們煉功,就有一個感覺:舒服。那麼寧靜、那麼祥和。一下子,似乎世間的煩惱都煙消雲散了。」
鄭聖勇:「煉呀。感覺的這麼好,還猶豫什麼?」
高蓮芳:「不是對你說過嗎?碩士到手就煉。」
鄭聖勇:「修煉與你拿碩士學位沒矛盾,還可能讓你學的更好。」
高蓮芳:「我喜歡睡懶覺,你們天天起那麼早煉功,我怕吃不了那個苦。」
鄭聖勇:「梅花香自苦寒來,吃苦消業得福報啊,值。」
高蓮芳:「那也得等我碩士到手再來吃這苦。」
鄭聖勇: 「還是放不下。」
高蓮芳: 「我還沒進門修呢,怎麼放的下?」
鄭聖勇:「呵呵,我把這茬給忘了」
高蓮芳,鄭聖勇同時大笑。

16.外景 某大學教工宿舍的一棟6層樓前,
高蓮芳,鄭聖勇剛把自行車停好,陳師母提著一菜籃,籃裡有菜和早點。
陳師母:聖勇來了,
鄭聖勇:陳師母早。對高蓮芳:這是陳師母。
高蓮芳:陳師母好
陳師母:好,好。都好。長的真水靈,聽說還在讀研究生。
對鄭聖勇:是你的女朋友
鄭聖勇:是。
陳師母:人家說郎才女貌,天設地造,你倆是:郎有才也有貌,女有貌也有才,這怎麼形容呢?呵呵。」
三人都笑了。
高蓮芳:陳師母真會說話。
陳師母:走,上屋坐去。
三人步進大樓。

17,內景 陳教授家,三室一廳,客廳約二十平方米大,有沙發,茶几,電視 ,飯桌,書櫥等。
陳教授坐在沙發看書,
三人進屋,鄭聖勇和高蓮芳同時:陳教授好。
陳教授:坐。
鄭聖勇:陳教授,這是幫您借的五套功法的教功光盤。
陳教授:謝謝,你先拿著吧,我恐怕用不上。
陳師母:怎麼哪?不是你要看的嗎?。
陳教授了望她:你去把門關好,一般人來訪就不接待了。
陳師母起身把門從內鎖上。
陳師母:你們談,我去弄早點你們吃。
高蓮芳:我來幫忙。
陳師母:不用,買的現成的,熱一下就好。
陳師母進了廚房。
陳教授:小鄭,煉你們法輪功對強身健體有奇效,這個,不用你說,我都清楚,你陳師母就是一個活樣板,她沒煉法輪功之前,自幼患有氣管炎,後來又發展到肺氣腫、肺心病,呼吸困難、咳嗽、咳痰、喘、心慌氣短、全身出汗,行走無力,吃不好飯,睡不好覺,每年在學校報銷上萬元的醫藥費,家務事不能幹,我們的兒女都在國外,就老倆口過日子,還得花錢請保姆。煉法輪功之後,用一句話來形容:脫胎換骨。前些年,是我和保姆照顧她,還累得夠嗆,這法輪功一煉呀,呵呵,保姆不請了,醫院不去了,醫生不找了,她反過來照顧我了,你看,這煉法輪功多好啊!
陳師母端著一盤早點放到飯桌上:好處知道得多又多,就是不下決心煉,真是教授的功夫:嘴皮子使勁。」
幾個人都笑了
陳師母:聖勇,小高,別盡顧著說,來吃點東西。
陳教授起身:咱家內閣總理大臣發令了,得聽,來,一起吃。」
鄭聖勇和高蓮芳同聲:謝謝。」
陳教授:這煉法輪功的好處,我是親眼所見,你們師父的大作我也拜讀了,真是寫得好,有深度,又能深入淺出,道理講的透徹。我是十分佩服。
陳師母:「光佩服有什麼用,要照著做才行。」
陳教授:今年我正式退休了,安度晚年的第一項目就是修煉法輪功。
鄭聖勇:好啊。
陳教授:別忙著高興。我還沒說完。
稍停。
陳教授:你們注意到這段時間的政治動向沒有?
高蓮芳:什麼政治動向?
陳師母:我就不明白,你一個搞化工研究的名教授,一輩子怎麼就老喜歡注意什麼政治動向?」
陳教授:這是中國的國情。
陳教授對鄭聖勇和高蓮芳:你們知道什麼是反右運動嗎?
鄭聖勇和高蓮芳:不知道。
陳教授:這事發生在1957年,我當時和你們現在的年齡差不多,在清華大學讀書,因病休學在家。那些事,過去了這麼多年,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
1957 年4月10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繼續放手,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號召黨外人士「鳴放」,鼓勵群眾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見,也可以給共產黨和政府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我當時對學校黨委心存好幾個意見,因不在校,心想,失去了一個給學校黨委意見表現自己積極的好機會。
(說的過程中,有所謂的反右運動的一些歷史性的鏡頭出現。)
鄭聖勇和高蓮芳相視而笑。
陳教授:「誰知道,不到兩個月的時間,1957年6月8日的《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說什麼「少數的右派分子在『幫助共產黨整風』的名義之下,企圖乘機把共產黨和工人階級打翻,把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打翻」,但是社論在最後還指出「共產黨仍然要整風,仍然要傾聽黨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評」,同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分子進攻的指示》。沒過幾天,一場剿殺中國知識分子的反右運動就席捲全國,我的老師中學術水平高者、同學中學業成績好者,許多人就被打成所謂的右派,成了可任意打殺的對象,許多人死的死、殘的殘,沒死的也像是從地獄裡熬過來的,沒過幾天好日子,想起這件事,後背都冒寒氣。」
(說的過程中,有所謂的反右運動的一些歷史性的鏡頭出現。)
陳師母:這事不是都平反了嗎?
陳教授:平反,平反有什麼用,被整死了的人能平反得活過來嗎?整殘廢了的人能平反得恢復健康嗎?幾十年的寶貴年華能平反得回來嗎?
陳師母:好了,好了。算我說錯了。哪來那麼大的火氣?
陳教授:我是為你們擔心吶。
鄭聖勇:為我們擔心?
陳教授:是啊,你們四.二五到中南海和平上訪的事,表面上似乎了結了,實際上暗波凶湧,我看不久,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可能要在中國重演。
陳師母:別嚇著孩子們了,有那麼嚴重嗎?
陳教授:我這可不是無根據亂說一氣呀。
陳師母:有什麼根據?
陳教授:四.二五,朱熔基表態支持你們後,4月27日,中央的「兩辦」出一個談話的新聞,應屬正常。6月14日「兩辦」又出一來一個談話,再一次重申了國家和各級政府從未對法輪功禁止過的諾言,並由新華社向外發稿「闢謠」,聲稱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這就不正常。7月13日《人民日報》再次發表社論說:煉功不迷信、健身不違法時,我就感到火藥味很濃了。」
(說的過程中,有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中南海和平上訪的歷史性的鏡頭出現。)
高蓮芳:對不起,陳教授,我怎麼愈聽愈不明白?
陳教授:你沒有我們這一輩人的經歷,你當然愈聽愈不明白。你門知道人們是怎樣說《人民日報》的?
高蓮芳:不知道。
陳教授:《人民日報》除了日期是真的,其餘都是假的,照我說:《人民日報》的有些話,你得反著聽,比如說,它說,形勢大好,那就是形勢不大好,大不好,它說,反腐敗,那就是越反越腐敗。
陳師母:還真是那回事。
陳教授:所以說,《人民日報》說你們:煉功不迷信、健身不違法時,我就覺得有高層人物,要用:煉功迷信、健身違法的罪名來打壓你們了。
鄭聖勇:不會那麼嚴重吧?
陳教授:我也不願有那麼嚴重吧,但事實似乎在證明我沒說錯。
陳教授起身從書櫥的抽屜裡取出一封信來:這封信,是我一位在中央任高官的好友寫來的,昨天剛收到,說江老闆想要發動一場打壓法輪功的運動,來提升自己的威信。
高蓮芳:誰是江老闆,
陳教授:「江澤民。共產黨現在不就像開黑店一樣嗎,老江就像店老闆。」
陳教授把信遞給鄭聖勇:你們可以看看。
鄭聖勇和高蓮芳低頭看信
陳師母:「那你說,該怎麼辦?」
陳教授:怎麼辦!不煉不就結了。
陳師母:你說的輕巧,不煉,那病就可能又上身,那生不如死的滋味我算是受夠了,煉,說啥也煉!
陳教授:我也希望你們能平平安安煉下去,唉,
鄭聖勇還給陳教授:謝謝您。
鄭聖勇: 謝謝您們的款待。我們這就告辭了。
陳教授:有空來坐坐。
鄭聖勇: 嗯。那,這光盤我就帶走了
陳教授:帶走吧。等形勢好了再說。
陳教授、陳師母送他倆至門口。
鄭聖勇、高蓮芳:再見。
陳教授、陳師母:再見。

18.外景 大馬路上——晝
鄭聖勇和高蓮芳各騎著自行車。
高蓮芳:哎。你怎麼看陳教授說的這些話?
鄭聖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那些幹什麼,想多了,就是在求。」
高蓮芳:說的也是。
鄭聖勇和高蓮芳各騎著自行車快速向前。

19、內景。鄭聖慧在華盛頓的家客廳——晝:
鄭聖慧:爸,媽和聖勇呢?

20、內景。劉貴芝在大陸的家客廳——夜

鄭信卓:你媽和聖勇認為電視、廣播、報紙上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是在造謠、污篾。和她們的功友到省政府去上訪講真相,全被政府派警察抓走,關起來了。

鄭聖慧:爸,國內電視、廣播、報紙上對法輪功的報導也傳到國外來了,我看了,也覺得它們都是在造謠、污篾。媽和聖勇她們到省政府去上訪講真相沒錯呀。有什麼法律根據派警察抓人、關人。

鄭信卓:你出國時間長了,忘了,共產黨政權從來就是無法無天的,它抓人、關人要什麼法律根據,長官意志就是法律根據。據說,這次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的主意,他要學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那一套來樹自己的權威。

鄭聖慧:什麼年月了,還搞這一套。

鄭信卓:共產黨幾年不大折騰胡整一次就不舒服,這次可能要整這些煉功要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了。

鄭聖慧:那怎麼辦?

鄭信卓:我己經托人打聽消息去了。看情況再說吧。唉。

21.內景 奇勝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志勝辦公室,按中型企業老闆辦公室模式佈置。——晝
女秘書:胡總,鄭聖勇來了。
胡志勝:讓他進來。
鄭聖勇在門外敲門。
胡志勝:進來。
鄭聖勇: 胡總您好.
胡志勝:坐。
鄭聖勇坐到胡志勝對面的椅子上。
胡志勝:小鄭,這段日子,我的身體差點被你弄垮了。
鄭聖勇:胡總,那太對不起您了,不過,您能告訴我原因嗎?
胡志勝:古人說:喜、怒、憂、思、悲、驚、樂七情過度會傷身,這段日子,你那裡發生的事,使我這裡七情都過度發作,你說,我這身體怎麼受得了。」
鄭聖勇: 胡總……
胡志勝:你別著急,聽我慢慢道來。
鄭聖勇: 嗯。
胡志勝:這月初,你主持攻關的產品獲得了重大突破,這是我們擁有知識產權的獨家產品,市場需求很大,公司以後的發展要靠它,這是喜;聽到你為煉法輪功的事到省政府去和平上訪,這是驚;聽到你為這事被非法關了起來,這是怒;對你這事的深度思考,使我徹夜難眠,這是思;想到這國家發生的種種不正常的事,這是憂;感到自己無力去改變這種亂象,這是悲;你平安回來上班,又把產品的質量提高了一步,這是樂。唉,這麼短的時間,七情連番來攻,誰受得了。
(說的過程中,有表現談話內容的鏡頭出現。)
鄭聖勇: 胡總……
胡志勝:別擔心,和你開開玩笑。
胡志勝走到中間有小方桌隔開的兩張椅子的一張椅子上坐下,指著另一張椅子對鄭聖勇:來,這邊坐。
鄭聖勇走過去坐下。
胡志勝:我今天找你來談話,不是以老闆的,而是以大哥的身份和你交心。
鄭聖勇: 謝謝胡總。
胡志勝:這幾天電視、廣播、報紙上儘是講你們法輪功的壞話,我都懶得看。
鄭聖勇: 那都是造謠、是栽贓、是誣蔑、是陷害。是……
胡志勝:別激動,你不說我也知道是造謠,是栽贓、是誣蔑。你不就是一個法輪功嗎?而且我所認識的法輪功都不錯,你們師父的書我也看過,也很好。你知道六四嗎?
鄭聖勇: 聽說過,不是很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胡志勝:六四這事說複雜蠻複雜,說簡單,就是:1989年春夏之交,一部分學生、民眾要求共產黨真的搞改革、反腐敗,遭到了共產黨用坦克、機槍的血腥鎮壓,無辜死傷者成百、成千。由於中共封鎖消息,到底死了多少學生、民眾,至今還是個迷,但絕不是個小數字。
鄭聖勇: 啊。
胡志勝:我當時在北京讀研究生,也參加過遊行、靜坐活動。我的幾個同學、好友就死在中共的槍口下,我也是死裡逃生,當年的血淋淋的場面,現在回想起來,都不寒而慄。
鄭聖勇: 啊。胡總還有這樣的經歷。
胡志勝:當時的這種殘暴、血腥的場面,被在京的外國記者拍攝到了,傳到了國外,面對這血的事實,中共的宣傳機器就愣敢說沒開一槍,沒殺一個學生。這造謠、撒謊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每天都在上演。誣蔑你們的造謠宣傳,和當年六四時的造謠、撒謊有什麼兩樣,中共就會玩這一套,你叫它不這樣幹,能行嗎?所以,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沾政治的邊,埋頭撈錢。
(說的過程中,有表現談話內容六、四和中共誣蔑法輪功的鏡頭出現。)
鄭聖勇: 可是,我們只是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與政治沒關係呀。
胡志勝:你說與政治沒關係就沒關係呀?那中共就不這樣看,你想呀,你們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那中共要人做一個壞人、一個更壞的人,這樣一對比,還有多少人聽它那一套胡說八道,還有多少人願意跟它跑,你們的存在就是對它的威脅。對它來說,這就是政治,它就不讓你們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就要往死裡整你們。
鄭聖勇: 這也太邪惡了吧!
胡志勝:不邪惡不叫共產黨!
鄭聖勇: 不管它有多邪惡,我也要煉!
胡志勝:我,不反對你煉,但在國內煉很危險,國外可以自由的煉,你要想法到國外去煉。
鄭聖勇: 到國外去煉!
胡志勝:對呀,這些年,我算是看透了,對這個國家也不抱任何希望了,我已辦了去加拿大的移民手續,準備今後到國外發展。你也可以去呀,聽說,你有一個姐姐在加拿大,憑你的才能,去加拿大,既可賺大錢,又可自由煉功,豈不美哉!
鄭聖勇: 這,我倒沒想過!
胡志勝: 現在你可以多考慮怎樣走出國這條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鄭聖勇: 謝謝胡總。
胡志勝:但有一點,你要記住:千萬不要再去做什麼和平上訪之類的事,你講和平,中共就講鎮壓,你現在出事,可不只是你個人的事,你研究出來的這個產品還指靠你將它定型投入批量生產呢。我已經通知了財務部,下月你的工資按部門經理的檔次發,產品定型投入批量生產後,我還會給你發獎金。今天就談這些吧。
(說的過程中,出現與談話內容相關的畫面。)
鄭聖勇:謝謝胡總。
鄭聖勇起身離開

22、外景。從美國華盛頓中國大使館附近的Hilton飯店會議廳到鄭聖慧家的公路上,鄭聖慧和章承舜開車回家——晝

章承舜:在今天的新聞發佈會上,感覺到西方的許多媒體也受了中共造謠宣傳的騙,提出的許多問題都是轉述中共造謠媒體的那一套騙人的東西。
鄭聖慧:看來有必要更深入的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相。
章承舜:我們應該要有自己的講真相的媒體。
鄭聖慧:……
(在談話過程中,出現1999年7月24日,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中國大使館附近的Hilton飯店會議廳裡舉行了新聞發佈會,多家中西媒體到會,另有1000餘名在首都廣場國家藝術館和航天館之間的草坪接受多家中英文媒體採訪的歷史畫面。)

23.內景 鄭聖勇家中,三室一廳——夜
鄭聖勇和他母親一起學《轉法輪》的畫面

24.內景 化工實驗室——晝,
鄭聖勇與同事們在做一個化工產品的試驗工作。

25.外景,一大商場門前——晝
鄭聖勇從一出租車上下來,先給司機車費。然後遞上一份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請您有空看看這份真相資料。

26.外景,司機的車停在等客的地方——晝
那司機把車停在等客的地方,拿出真相資料來看。

27. 外景,一居民小區——夜,
劉貴芝在公告欄上貼上「法輪大法好。」的不干膠

28. 外景,同上,一居民小區——晝
一行人輕聲念道:法輪大法好。啊!還是有同修在煉呀。

29. 外景,大學教工宿舍區——晝
陳師母看看四周無人,快速從手提包中取去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放進宿舍大樓一層的收信箱內。

30. 內景,大學教工宿舍區宿舍大樓的一套房的客廳內,女主人拿著真相資料對男主人:唉。這法輪功說的真相和電視上完全不一樣唉。
男主人:當然不一樣,人家法輪功要不好,怎麼有那麼多人去學,去煉,電視上幾時說過什麼真話。

31. 外景,人流較少的大馬路上——夜,
鄭聖勇和幾位男同修在橫穿馬路的電線上,掛上「真、善、忍好」的橫幅。

32.外景,同上,人流較少的大馬路上——晝
有一警車停在路邊,在想法取下橫幅。有行人抬頭看到橫幅:真、善、忍當然好啊,今天鎮壓法輪功,明天又不知會鎮壓誰,唉。這世道真亂了。

33.外景,一菜場外——晝
一年約六旬的女大法弟子周大姐(但外貌象40來歲)提菜籃走出,有一約六旬的老年婦女迎面走來 :周大姐,買菜呀。
周大姐:蔣大姐。你好啊,好久不見你呢。
蔣大姐:唉,別提了,剛從醫院住院出來。
周大姐:喲,怎麼那?
蔣大姐:還不是老毛病,高血壓又犯了,我記得你應當比我大三歲,怎麼看著比我年輕許多,有什麼保養的秘方?
周大姐:有啊。
蔣大姐:那,快教教我。行嗎?
周大姐:行啊。就怕你不敢學。
蔣大姐:是什麼?
周大姐:煉功。
蔣大姐:煉什麼功?
周大姐:法輪功。
蔣大姐:啊,電視裡說的那麼嚇人,你還敢煉?
周大姐:你別信電視裡的胡說,你知道,前幾年我渾身是病,我要不煉法輪功。早就死了,你看我,是不是越活越年輕。
蔣大姐:那電視裡說的都是假的。
周大姐:那當然是假的,今天能見面是緣分,走,到我家坐坐,我來告訴你真實的法輪功。」
蔣大姐:好。好。
倆人邊走邊說。

(待續)


相關文章

  • 電影劇本:清蓮(2)
  • 電影劇本:清蓮(3)
  • 電影劇本:清蓮 (4)
  • 電影劇本:清蓮(5)
  • 電影劇本:清蓮(6)
  • 電影劇本:清蓮(7)
  • 電影劇本:清蓮(8)
  • 電影劇本:清蓮(1)
  • 電影:震撼 ( 圖 )
  • [澳洲光明網] 2007-12-06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8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