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澳洲消息 中國消息 國際新聞 有感而發 弟子切磋 大千世界 文學藝術 English Site
「垂甘露,潤四方」,救度恩山高水長(上)
「垂甘露,潤四方」,救度恩山高水長(上)

三人行


當今之世,有史以來最激動人心的時刻,正在向人類逼近。這是一個用人的語言難以言傳描畫的刻骨銘心的時刻。以這個時刻為參照,人心決定生命未來的「生死大抉擇」正處在倒計時,充滿無限懸念而又殊勝無比的人間大戲揭曉大幕正徐徐昇起。

這個時刻被各個國家各個民族流傳久遠的古老預言所確認,這些預言曾經精準地預告過以往的歷史。人類在驚嘆不已之餘,亦對預言中表達的「天意」不敢等閑視之。同時,這些預言都無一例外地傳達了與這個時刻相關的信息:

1〕人是神的兒女。儘管人難以猜度神關於人及其所在時〔歷史舞臺〕空〔銀河系太陽系及地球生物圈〕的一切安排的目地性;但是不難相信,必有他的美意;

順便提一下,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美國科學家曾經建造過一個「生物圈二號」,希望這個人造的生態系統,能夠象地球生物圈那樣封閉自足,但以失敗告終。可見,神做的事人未必能做。

2〕神與人有約。在經受魔鬼的歷煉中等待神的歸來,並將道德評判每個生命。〔聖經中用「審判」一詞〕

不過,一切古老預言對於人間大戲揭曉一幕具體將要發生什麼全部語焉不詳。如果將古老預言的製作稱作天意,那麼「天意」似乎也不預知揭曉一幕以後的節目安排與劇情發展,顯見得編導權掌握在超越「天意」的主宰手中。

一、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修得金塑身。

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法輪功創始人發表《法正人間預》,世人才開始明白人間大戲揭曉大幕聯係著宇宙的更新與淨化,聯係著不道德生命的大淘汰,聯係著一個被稱為「法正人間」的新紀元:

「正法行於世間,神佛大顯,亂世冤緣皆得善解。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餘者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萬物更新,眾生無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慶、同祝、同頌。大法在世間全盛之時始於此時。」

古老預言語焉不詳的空白被當代預言說得明明白白:經過新生的陣痛,人類必將迎來一個無限美好的真正春天。

特別,二零零七年元旦法輪功創始人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一文中,再一次將那不可逆轉轟隆逼近的歷史腳步聲傳達給人類:

「眾生啊!你們幾千年來希望的、等待的和你們擔心的都來了,而且正在發生著,從中人人都在自覺和不自覺的選擇著自己的未來。」

他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真相,識惡魔,

「走出這歷史上眾生最大的「劫」,真心希望眾生都能得救!」

筆者以為,這段雷霆萬鈞的文字至少傳遞了以下重要信息:

〔1〕當今之世,人心魔變,道德傾危,正是釋迦牟尼預言的二千五百年後的末法時期;

〔2〕神的兒女偏離佛法,與共產惡魔結下不解之緣,走上背棄神的不歸路。誘因固然在魔,但選擇在人;是人親手造下了這歷史上眾生最大的「劫」。因此,解「劫」還須造「劫」人,選擇仍在人。

其實,早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七日發表的《向世間轉輪》中,法輪大法創始人就告誡眾生:被「天滅中共」大勢趨迫,生命必須選擇未來:

「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

面對這驚世警言,慧心厚德者肯定聽明白了,也聽進去了;但是,聽慣了邪黨謊言的人則不一定肯聽,尤其是依賴謊言中毒成癮者。既然連聽都不肯,信就更談不上了。有人甚至想:說是「都來了」,在哪兒呢?其實,如果那「擔心的」馬上就來,一定會象唐山大地震南太平洋海嘯那樣來得刻不容,屆時只怕呼天喊地哭叫爹娘都來不及,不會再有容人思索改變心意的時間,也絕對不會再有福份恭逢那幾千年來「希望的」與「等待的」光臨之盛了。須知,唯有「走出這歷史上眾生最大的「劫」」的人,才有資格親見親驗當代預言的全過程。

清代名臣紀曉嵐曾經記載其曾祖與高僧的一夕談,似乎是一份專門為末劫眾生預備的備忘錄,值得借鑒:

〔1〕明末殺戮婬掠之慘,令唐末黃巢流血三千里微不足道,原因何在?蓋因明末官吏率貪虐,豪紳率暴橫,民俗率奸盜詐偽,無所不至。下伏怨毒,上幹天怒,積百年冤憤之氣而發於一朝。〔率,帶頭之謂〕

〔2〕劫數人所為,非天所加也!

〔3〕以我所見聞,其受禍最酷者,皆作惡最甚者也。

應當指出,受禍範圍自然包括在輪迴中償還罪業的今生後世,並禍延家族及後代兒孫;而受禍程度也有多個層面:人間道德法律的正義審判;取消身體的天懲;以及下無生之門的形神全滅。雖然被中共洗過腦的無神論框民不敢相信,但是不相信不等於不要立此存照,更不等於不存在。

末法時期,惡魔逞凶,令三「率」登峰,令「無所不至」造極,造就了這歷史上眾生最大的「劫」,一旦發於一朝,必令人類過往遭逢的慘烈災禍如小巫之見大巫。主佛慈悲,善解這亂世冤緣,再一次將生命得救的機會與生命重塑的希望交到每個生命的手裏,他什麼都可以為人做,衹要人這顆「心」。正是:

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修得金塑身。

二、預言如東風乍起,天象似春花催發。

筆者相信:以下的事實與雄辯,將會有助於更多人聽和信:

一.自從盤古開天闢地以來,敢作當代預言者曠世未聞一人!他必須

1〕預言出,天象托,歷史隨行;

2〕堂堂正正宣示天下,一而再再而三達聞於眾生之耳,佛法慈悲與佛法威嚴一齊兌現於當代。

二.預言當代者是真善忍佛法首傳者,他的億萬弟子則是真善忍躬行實踐者,邪惡中共更是真善忍破壞性檢驗者。

中共抗法八年,挖地三尺,大海撈針。甚至撈不到一根稻草。事實上,中共只須找到一個不真不善不忍的反例,佛法就不攻自破,中共就不會遭遇滑鐵盧。應該謝謝中共以身試法,傾力完成了「真善忍是真佛法」命題的逆否證明,並推論出當代預言必真。

三.當代預言受天象之烘托,被神跡奇事所印證。一系列天象神工對當代預言的呼應,有如群山峻嶺之激蕩回聲,構成了時代交響樂的宏偉序章。因篇幅所限,摘其要者記述如下:

1〕西方聖像垂淚,東方佛花盛開。

近年來,美歐亞澳各大洲聖母耶穌像泣血垂淚的神跡時有發生,警示人類正面臨史無前例的生關死劫,致使證悟博愛的西方之神因之泣血灑淚人間。

另一方面,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洪傳神州大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轉法輪》首發北京。二零零二年前後,南韓多所寺廟佛像上優曇婆羅花開。據佛經記載,此花世間罕有三千年才得一開,優曇婆羅花開之日即是法輪聖王在世間正法之時。很顯然優曇婆羅花盛開在真善忍佛法洪傳十載中共鎮壓三年之後,並非偶然。這佛國靈性如意之花精心選擇在如此敏感的時刻開放,甚具警示深意:

〔1〕法輪大法的來歷非同小可;

〔2〕法輪大法洪傳當世乃是用佛法歸正人間;

〔3〕中共與佛法為敵,鎮壓一億人的正信,犯下了惡貫滿穹的萬古大罪。

2〕二零零五年六月,於廬山黃巖瀑布絕壁處,千百年來首次赫然顯現巨幅摩崖石刻:

心慈悲,體清涼。垂甘露,潤四方。四時熟,萬民康。干戈戢,正教昌。

這二十四個字寫得蒼勁古樸,大開大合,見之如彩虹經天;聞之若天籟傳音。

「心慈悲,體清涼。」

只六個字極簡煉的概括讚譽了一個慈悲於心,清純於體,涼薄物欲名利的偉大修煉群體。

「垂甘露,潤四方。」

除了生命救度之恩山高水長之外,試問:這天上人間還存在任何別一種恩德愛,例如父母養育之恩,聖人教化之德,夫妻相濡以沫之愛等等,可以普天垂降,如甘露一樣滋潤宇宙眾生嗷嗷待哺的身心靈三者,足以使生命得救,令生命昇華,因而配稱「垂甘露,潤四方」的嗎?答曰:不存在了。

「四時熟,萬民康。」

萬民之康不只康在體健身強,更在「人心歸正」。人若「重德行善」,天必呈祥現瑞,風調雨順以應之。

「干戈戢,正教昌。」

冤緣善解,邪惡剪除,亂源靖滅,干戈自然止息,大同景象呈現人間。由「心慈悲,體清涼」可以推知:摩崖石刻上「正教昌」三字係指一種佛家高德大法盛傳於世。可見,「正教昌」直接呼應了《法正人間預》中「正法行於世間」「大法在世間全盛之時始於此時」的斷言。

象一位歷盡滄桑的耄耋老人,巨幅摩崖石刻站立在廬山絕壁之巔,撥開千古籠罩的瀑布煙雲,在人間大戲揭曉大幕上啟前夕,與《法正人間預》相唱和,無疑是造化神功對《法正人間預》作出的一種向應詮釋與確認。

〔三〕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平塘縣掌布河谷發現一塊長七米高三米的藏字石,赫然書寫著六個顏體大字:「中國共產黨亡」,每個字約一米見方,若依概率計算,形成這六個字的概率為無窮大三次方分之一,亦即可能性為零。這塊亡黨石有兩點特異之處,令世人驚覺:

第一,亡黨石一字不差地直接點名中共。特別,為了強調它的必然滅亡,最後一個「亡」字寫得特別大。

第二,經三次專家組鑒定,亡黨石決非人工雕琢,實乃書法天成。

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多次出現的以石頭為載體的預言,例如秦末「始皇帝死而地分」,元末「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儘管預言得到歷史的驗證,但是後人常常懷疑是否是當時人故意為之。

這次不同了!這塊二億七千萬歲的石頭千真萬確在五百年前墜地中分,又在中共亡象畢露的關鍵時刻顯現,明白無誤地喊出了億萬民眾埋藏心中最想說而不敢說的一句話,豈天意昭昭?

藏字石的神奇出現,令人想起法輪功創始人在《向世間轉輪》的莊嚴宣判:

「是中共自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從它喊出其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那一刻開始,中共邪靈與中共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就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

與這一莊嚴宣判相呼應,一份深藏於巖心之內的,等待了億萬年之後顯現人間的「中共死刑判決書」,在舉世矚目之下,向中共下達了!天滅中共,以石為證,藏字石表達了上天堅如磐石般意志,佐證了《向世間轉輪》的無限莊嚴神聖,使人感受到佛法之威嚴,天意之昭然,實在令智者震撼,令中共膽寒!

等等。

預言如東風乍起,天象似春花催發。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對當代預言以及天滅中共的天象烘托,俯拾即是,只待有心人慧眼識玄機了。例如,筆者下面這首詩中,就包含了很多耐人尋味的信息:

「中原半壁覆沙塵」,
中海南海集烏鴉。
死〔四〕日同輝照兩會,
孤墳老水蛇鼠蛙。

「中原半壁覆沙塵」〔見法輪大法創始人詩《劫》〕,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當然是上天對邪惡暴政的嚴厲警告;理智正常的國人決不會認同魔鬼幕僚們的神經錯亂,附和他們的熱昏胡話,跟著去歡呼紅色沙塵暴來得更猛烈,去禮讚革命烏鴉們參拜中南海。

我們的老祖宗還告訴我們:天日變色乃是天之盛怒的一種表達。這樣看來,二零零六年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大慶出現死〔四〕日同輝,不但是對國人的警示,更是預告中共的死日來臨了。

詩的第四句揭示中共三代執政邪教主均為水中卑劣一族:毛生於癸巳為水蛇之命,鄧的前世是只老鼠〔高人天目所見〕,江的元神則是澤國之民癩蛤蟆〔高人天目所見〕,而胡則為非活性老水〔老水即:壽+水=濤〕,比如蒸鍋水。所以,只待胡錦濤主政,非活性老水中畜養的一群水妖大限就該到了!可見,連國家劇院建成水墳式都很有點意思。

其實,中共九常委的名字也充滿亡黨喪音,比如,胡緊逃〔有心救黨,無力回天,緊急逃離,可保無虞〕,無邦國,瘟家〔權勢集團爆發戶大〕飽〔私囊〕,假慶〔甘〕霖〔邪黨自吹雨露滋潤禾苗壯〕,曾〔經而已〕慶〔河山一片〕紅,無官正,黃局〔黃定了的殘棋一局〕等等。這麼多不吉祥的名字不經意地匯聚在末代邪黨中樞,頗具上蒼揶揄嘲弄之意,處處在顯示天意昭昭,令人警醒。顯見得:

當代預言驚世俗,
天象烘托動心魄。
造化神功唱然喏!
大限將臨惡魔哭!
(明慧網)

(未完,待續)

[澳洲光明網] 2007-05-14 00:00:00

澳洲光明網 2002-2017 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