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開了天目的深山高人所見(轉載)
一位開了天目的深山高人所見(轉載)



武當山,我想,這應該是很多修煉之人的理想之地吧。即使不是修煉人或許也會有想上武當山碰碰運氣,看看會不會有高人收自己為徒。就是在去年,我終於去了這個久仰大名的名山,武當山!


武當山,又名太和山、謝羅山、參上山、仙室山,古有“太岳”、“玄岳”、“大岳”之稱。

山上有很多有名的大殿如,淨樂宮,太和宮,古銅殿,玄天玉虛宮,紫霄宮,金殿...

你們一定以為我是在這些有名的地方發生的奇遇對不對?呵呵!你們都猜錯了。我發生奇遇的地方,都不是以上這些地方。
 
當時我去的時候,不是旅遊旺季。這也是我自己選擇的,因為我不喜歡人多的時候去那些有名的地方遊玩。我就是想去那個傳說中的地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隱世高人在那修煉。如果人多的話,我知道他們可能就不會出現了。因為去那些有名的大殿的人,思想裡都是想著求財啊,求名啊,求兒子之類的。這樣愚昧的思想,隱世的修煉人看了肯定不會出現在他們眼前。所以我就挑個少人的日子去,想看看能不能碰上什麼好運。我從山腳下買了票之後,自己爬上山去了。

爬到半山腰的時候,我突然迷路了,我看著入門拿到的導遊圖。看來看去,我這個地方都不像圖裡某個地方啊?怎麼辦,迷路了。好像又走不出去了。我該怎麼辦呢?
走著走著,我竟然看到一座橋。我小心的走了過去,看到前方不遠有個大殿。我很高興的快步向前小跑過去,總算看到有人了,至少可以問問路。什麼? 這座殿的名字叫“幻真殿”?

我拿著導遊圖看來看去,都看不到上面寫了有“幻真殿”這個大殿啊?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小心的靠近大殿的門口,看到一個小道孩在門前打掃。小道孩穿著古代小孩穿的那種衣服,衣服已經很舊了,但是很整潔乾淨並不邋遢。我小心翼翼的說:你好。請問這裡是哪裡啊?

小道孩好像早就知道我在看他似的,抬起頭,眼中是純淨的眼神,是的,是那種在世人中看不到的純淨般的眼神。他天真爛漫的回答我:這裡是武當山啊!

我內心汗了一下,這個我也知道啊,問題是我沒聽過這個大殿的地方啊。

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我才剛想完。他立刻說:這是幻真殿。因為比較隱蔽,所以很少有人走到這裡來。

我立刻就相信了他說的話,因為我這個人戒心也是比較低的。而且對方也是小孩子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是那麼天真的,事情遠遠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啊!
 
然後,我們都默不作聲。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由於剛剛迷路的原因我耽誤了很多時間,當我看到幻真殿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古人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山上的黃昏更是比城市的黃昏要美上千百倍都不止了。蔥鬱而油綠的樹林,幽靜的環境伴隨著鳥兒的嬉鬧聲。

真是讓人無比的舒服啊。可是我此刻的心中並不能更好的欣賞這里美麗的風景,我心急如焚啊,現在下山的話,有可能還會再​​迷路的。而且要是天黑了,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很難找出下山的路了。但是呢,我又不好意思跟小道孩開口說要留宿幻真殿。畢竟人家這也不是那種收錢讓人家留宿的地方。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一位道長打扮的人從大殿出來。他好像早就知道我在這似的,直接跟我說:小姑娘,你迷路了?

我:是啊,道長。我明明是想去紫宵殿的,不知道為何走著走著,走的樹林中間的時候,我突然有種好像進入別的空間的感覺。然後就迷路了,然後走著走著就看到這大殿了。

道長意味深長的說,世間沒有偶然的事,你是注定會“迷路”並走到這的。呵呵

我迷糊的看著道長,不懂他在說什麼。這時,我內心突然有了想法。我笑著跟道長說:竟然你說我是注定迷路走到這兒的,那你們一定為我準備好留宿的房間的吧?

道長一愣,隨即爽朗的笑道:哈哈,不錯。你連這個都能想到。
 
小道孩聽著我們的對話,忍不住笑了出聲。然後我就隨著他們一同進入殿內,幻真殿看起來跟山上其他的大殿似乎很相同,但是那種內涵仔細感覺就能感覺出不相同的地方。幻真殿悠悠間有種神聖而又莊嚴的氣息。而不像普通的大殿,普通的大殿就是一建築物的感覺。一點內涵都沒有。參觀玩大殿大堂,我隨著小道孩來到吃飯的地方。他們吃的都是很普通的齋飯,聊天得知,他們在幻真殿後面種了一點菜。
 
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沒有人說話,我覺得氣氛有點尷尬。我就隨口問了小道孩一句話,我當初是隨口問問的只是想消除尷尬的氣氛而已。沒想到,小道孩回答完我之後,氣氛更尷尬了。小道孩頭都不抬,埋頭吃飯好像沒有聽到我的問題一樣,正當我以為他真的沒有

聽到我的問題時,他突然悠悠的說了一句:我162歲了。

我當時心裡驚了一下,不會吧?這個小孩162歲?嚇唬誰啊?

小道孩終於抬起頭了,定定的看著我。我心裡想著,哈哈,他一定是在說謊,他等會兒就會忍不住笑出來的。我也定定的看著他,我們互相不說話。殿內是死一般的沉靜,突然,他開口了:我說的是真的,你別不信。那位道長他也373歲了。

我這時驚得連筷子都掉到地上去了。難道我真的遇到了高人?這次上山的目的達到了?
 
筷子撿起來之後,我吃飯的時候手都是抖的,這也太玄了吧。沒想到傳說中的活了幾百年的人竟然讓我遇到了。吃晚飯後,小道孩帶著我從大殿後門出去,剛一出門口我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門口的外面有一條小橋,橋的對面是很多間古代建築,類似像紫禁城裡的宮殿吧。還有亭子,有花園,花園裡的花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五彩繽紛,互相爭艷。我看到有穿著古代衣服的女人,他們穿著薄紗長袖裙,很漂亮的款式。她們有的在奏樂,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唱歌。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天國​​仙境呢!我小聲的問著小道孩:她們也是幾百歲嗎?

小道孩點點頭:恩。她們也是修煉人。這裡其實還有男弟子,他們最近下山雲游去了。所以現在只有我跟道長在幻真殿裡。

我心裡偷偷的笑了一下,嘿嘿,該不會因為你最小,所以要掃地吧?

我剛想完,小道孩的臉紅的跟蘋果似的。我心想,天,我想什麼他們都會知道?那我不是很沒有隱私?
小道孩佯裝咳嗽了一下說:你就住在西邊那間屋子吧。說完這句便朝著其中一間屋子走過去了。那個應該是他的屋子吧。

我一邊欣賞著美麗的花朵,一邊沉醉於美女們美妙的歌聲當中。不知不覺走到了亭子,正想坐下的時候,道長出現了。我馬上恭敬的說:道長,您來了。請坐啊。

道長溫和的笑了笑,走到我身邊的一張石凳子上坐了下來。我心裡盤算著該如何跟眼前的這位隱世高人說出我內心的想法。道長突然開口說話:你這次上山的目的是希望找到高人當你師父,想修煉?

對於他們能知道我內心的想法,經歷過小道孩之後,我已經不吃驚了。我如實的點點頭:是的,我厭惡了人世間那種為了得到利益不惜付出一切代價的爭鬥了,我厭惡了那些為了情迷失自己做出荒唐不正當男女關係的人世,我不喜歡人世間,在那裡什麼都看不透,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了什麼活著。我不想要輪迴了,輪迴中生生世世又會忘了自己的前世,下一世又重新陷入所謂的利益爭鬥中,渾渾噩噩的過著日子。

道長看著我,沉默了一會兒說:你是不是經常鬼壓床?

這次我真的吃驚不小,連我以前的過去都能看到?我連連點頭:是,我聽說過修煉人會有神通,能知道過去將來,沒想到是真的。道長,我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被鬼壓床。

我聽有人說是因為八字輕就會被壓。
 
道長搖了搖頭:不是的,這只是表面而已。世間小道上是有承傳周易啊,八字啊之類的預測方法。但這些方法都只能知其一而不能知其二。我問問你吶,你是不是從小就不愛跟別人爭搶利益?
我點點頭,我確實不愛爭鬥。覺得沒意思。

道長:你是不是思想比較簡單,不會老想著做些傷害人的事情?

我依舊點點頭。

道長:這就對了。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鬼壓床嗎?

我依舊一臉疑惑,搖搖頭。

道長:那是因為你身體乾淨。那些鬼怪他們喜歡乾淨的身體。

我說不出該高興還是該不高興,高興的是我身體乾淨,不高興的是我的身體被鬼怪喜歡。

道長:那些老想著害人啊,爭鬥的人,業力都很大。因為他們做不好的事情的時候會產生業力,業力是黑色的。而那些比較好的人呢,就會德大,德是白色的。有些人以為,鬼怪喜歡不好的人,他們以為被壓的是不好的人。其實呢,不是這樣的。就像一個蘋果,臟兮兮的,黒黑的骯髒物質在上面跟一個乾乾淨淨的蘋果,你會喜歡哪個?

我毫不猶豫的回答:當然是乾淨的,誰喜歡臟東西啊!

道長:是啊,那些不好的,業力大的人。連鬼怪都看不上他們。他們還以為自己活得很好呢。
 
道長看我興趣來了,繼續說:你看看現在的人,不僅根基低,連悟性也那麼低。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他們竟然打擊成迷信的東西。以前的古代人吶,他們道德比較高,往往會看到很多神蹟,很多你們現在看到的古人寫的文章中都有所體現,東方有東方的神蹟西方也有西方的神蹟。現代人竟然都以為人家是編的,關於修煉人使用的神通,以前確實有些人見過。不過現在的世人,世風日下誰都不願意管他們了。

我表示贊同的點點頭:道長,那你們挑徒弟都是要挑很好的嗎?

道長:當然是,我們不進入世間的修煉人是可以運用神通的,入世間修煉的修煉人,為了不破壞常人社會的狀態,很多神通都是鎖著的。開了天目的人,可以看到對方身上的德和業力有多少...

道長還未說完,我便脫口而出:德多的根基好,業力多的悟性不好?

道長驚嘆的說:是啊,悟性不好的人,怎麼都不相信修煉的事。他們迷得太深了,難以解脫啊。
我:開了天目真的能看到另外空間?

道長:是啊。天目有五通,以後你就會明白這些了。其實肉眼通一開始是人肉體的本能功能,能透視的。以前的華佗之類的名醫,都是有功能的人。透視中能看出別人身上哪裡有病,而且,他們是神醫的傳人。

我大驚:神醫?

道長:是啊,關於古代治病的方法。是有神醫一代代傳的,主要是利用五行相生相剋之理。例如身體哪部分火旺,就採用一些水屬性的草藥對症下藥。
道長:每個人身上都會帶著自己的信息,所以有宿命通功能的人就能看到別人的過去,將來。有些人的元神是西方體系的,有些呢是東方體系的。當然吶,還有些人的元神不是人形的。而是龍啊之類的神。當然了,有些是自稱修煉人,其實他是不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修煉人身上是會有光的,而且層次不同,光​​的顏色也會隨之遞進。

我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恩,修煉人肯定跟常人不一樣。

道長:其實,現在的世人很多都是天上的神紛紛下世來了。

我激動的說:哦?為什麼?

道長:物質存在形式久了,就會慢慢的壞掉。這個道理你懂吧?

我:明白。任何東西都會有走向壞的一天,只是看物質的不同而定。

道長點點頭,嘆了一聲氣:是啊。宇宙也是物質的存在,也會有他的規律。宇宙規律是,成,住,壞,滅,空啊!
我想了一想,接著說:是像人那樣,有生,老,病,死?宇宙也是一個生命體?

道長聞之連忙點頭:生命的定義根本不是人類所能夠想像的,人的思想很狹隘,觀念又深。一想問題的時候,就會陷入觀念之中。除非去掉觀念,否則永遠都是用自己在人間所生成的觀念想問題。

我:是啊!其實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環境下,就會形成不同的觀念。然後他們會用自己形成的觀念來衡量其他的事物。所以人的爭吵就是從這個能體現出來的。

道長:小姑娘不錯,​​有慧根。其實還是明白事理的人好。明白事理的人,當別人為了某件爭吵不止的時候,你不陷在他們爭吵的觀念之中的時候。你就會明白到底這件事是怎樣的,明白孰是孰非啊!

我:道長,竟然你認為我有慧根,那可否完成我的心願?我一心追求修煉法門,希望超脫三界,永不受輪迴之苦!

道長沉思了一下:我不是不想收你,而是我能力有限。不能讓你回到產生你元神的層次!

我:為什麼?我不懂!

道長:如果你要跟著我修,那你身體的演化都是按照我這一門的走。煉的元嬰,其他各種生命體都是我那個世界的物質。可是,你先天所在的世界物質跟我世界是不一樣的!例如,我的世界是白玉般的物質構成的,而產生你元神的世界是水晶構成的。那你跟著我修,你就會變成白玉的物質構成你的身體,那就會去掉你原先所擁有的水晶般的物質身體了。你會失去你原有的一切!
 
我喃喃自語:原來是這樣!那難道沒有一種任何法門能讓我回到我原來世界並且不會讓我先天擁有的一切散掉嗎?

道長突然表情莊重,嚴肅的神情讓我的心也跟著緊張起來。大家沉默不語,樹葉伴隨著微風發出沙沙的歡鬧聲。水中月亮的倒影被水波襯託的彷彿動了起來,不知月亮也否也在聆聽著我們的對話。

我等了很久,道長都沒有說出一句話。正當我著急的以為我永遠都不能回到自己原來層次的時候,道長突然開口了。

道長:有!

一個有字彷彿清風般掃去我心中的陰霾,我繼續追問到:是哪個法門,如此厲害?

道長:那個法門,可以讓修煉的人回到自己不同的世界,哪裡來的回哪去。而且那個法門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是因為末世,宇宙即將出現危機才傳的。為的是解救全宇宙的劫難。我剛剛不是說過,現在的世人,多是天上下凡來了嗎?

我:是,竟然連上界生命都紛紛下世來。那一定是有大事發生!

道長:沒錯,這是關於全宇宙的大事!上界生命為了拯救自己世界的生命才下凡來的。高層的生命可不像人,他們會為了自己世界的生命放棄生命的!曾經在天上是多麼偉大的一個神,可是,為了讓世界的生命得救。放棄了自己的一切下凡受苦。
 
我繼續追問下去:現在人間的每個人都是上面下來的嗎?

道長:不是每個人都下世得法的,有些是隨著這次宇宙的危機下來做壞事,讓那些上面下來的生命得不到法。也有些是下來敗壞人類道德的。但是,每個人都是為了這次宇宙的大事而來的!

我:他們為什麼那麼壞,要妨礙別人的法?

道長:這個宇宙有相生相剋的理存在,假如​​沒有壞人的襯託你怎麼知道什麼才是好的?沒有壞人來搗亂,這次宇宙的大危機這麼容易就解除了,那還叫危機嗎?但是呢,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壞的,智者自會心明!正如老子所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我: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是什麼意思?請道長指點迷津。

道長:就是說,上士,就是根基好的人。根基好的人德大,一看到修煉的事情就相信,而且也要去修。這樣的人修煉之後會一修到底,常常嚴格要求自己。中士呢,就是根基一般的人。這樣的人,很難修成的。因為他們覺得信也行不信也行,修的隨隨便便。不能真正明白修煉的意義。下士,就是指根基不好的人。根基不好的人,他們迷在時間太深了,對物質的追求大,所以更不相信修煉的事情。根基不好,悟性也低,但不是絕對的。很多事情是定數,但是決心修煉的時候就會變成變數。因為修煉就是超脫三界的,當然人間那套早就定好的事情也要改變了。總不能一個過幾年就可能死掉的人,修到那個時候真的死掉了那還怎麼修啊。所以修煉可以讓定數變成變數,能不能成就要看個人的了。很多人都修不成正果,除了不得法不知道怎麼修還因為他們不肯放棄人間的東西。你要人間的東西,你就是個人。你不要人間的東西你才可以超出人間,只有人才會要人間的東西。修煉人要的是正果而不是人間那一點點東西,即使讓你得到了又怎樣?百年後輪迴什麼都帶不走!

我:道長所言甚是。我... ...

沒等我說完,道長打斷我的話:時間不早了,你也該休息了。明天我會告訴你更多的事情。

道長一說完就馬上起身往東方一所紫色屋子走去,曾經聽說道家講紫氣東來。還有道長身上所穿的道袍也是黑紫色的,與一般的黑白道袍有所不同。
 
我整晚徹夜未眠,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遇到這樣的事情都不會還能安安穩穩的睡覺吧?這也太玄了,我只不過是隨便想想而已,還真的讓我遇到隱世高人了。為什麼那麼多人上山來都遇不到,偏偏就讓我遇到了?各位讀者不必感到疑惑,我所遇到的一切皆是命中的定數。後來從道長口中得知,我與他皆是前世緣,今生了。不是姻緣的緣,繼續看下來就知道。

第二天,天一亮小道孩就來叫醒我。他說道長找我有事,讓我去大殿門前等他。說完拿了一套古代女人的衣服給我穿,紫色長袖落地裙,整條裙子的紫色是遞進的層次,越下面的紫色越深,裙尾的顏色深的接近於黑色了。很漂亮的款式,不知道怎麼形容好了,是有點像絲綢的質地,很滑摸起來很舒服。我穿好之後問小道孩為什麼拿這一件古代衣服給我穿,其實我心里高興死了。我一直都很喜歡古代衣服,覺得很漂亮,但是在大街上穿會顯得太引人注意了。現在可好,在這深山中。誰會理我穿古代衣服呢。

小道孩依舊打掃地下的落葉:你很高興吧?

我聽到這話,馬上低頭臉紅。

小道孩:是師父叫我拿給你穿的,沒見過師父對別人這麼好過。其實說真的,你們那些現代衣服很難看,師父說是要帶你去個地方。所以要讓你換一身衣服。
 
我在大殿門前等了一會兒,就看到道長出來了。道長今天的道袍有所不同,是純淨的白色幹乾淨淨。道長像我走來,說:有個朋友等你很久了。你該去見見他了。

我大驚:誰?我這次是自己一個跑來武當山的,沒有朋友跟著我啊?

道長笑而不語,並不回答我的問題。往那條小橋走了過去,我見狀也趕緊跟著道長。要是跟不上,我又迷路那就太糟了。道長走路的時候好像腳不沾地的感覺,輕飄飄的。但是走到也不快,起碼我能跟上去。我知道這是道長為了照顧我才沒有用他平時的速度的,過完小橋之後我一頭霧水,不知道道長要去哪裡。該不會是要下山吧?順便趕我回去,不讓我打擾他清修?想到這裡我的腳步停了下來。

道長還是繼續走並大聲的告訴我:不會趕你走的。因為我們的緣未了,此次是帶你去見你的一位朋友,你們很久沒見了。

我不相信的問:到底是誰嘛?幹嘛神神秘秘的,就不能直接說嘛?

道長:你見到他,自然就會明白一些事情。快走吧。

我不情願的跟著道長繼續走,說來也奇怪。道長領著我走的這些路,好像我從來都沒有看過。而且樹葉的顏色也有點不同,還有很多沒見過的花。走了一會兒,感覺好像走了很多的路卻沒用多少時間一樣。
走著走著,突然看見前面有個小木房。道長轉身而言:到了!

我小心翼翼的跟著道長後面,不知道前面是什麼樣的人。道長走到門前敲了一下門,門里傳來一聲病態的聲音:誰啊?

道長:是我,我帶她來了。

那個人聞言馬上從屋裡走出來打開門,開門的時候我嚇了一跳。這個動作也太迅速了吧,我還以為是病人呢。開門者是一位外貌大概25歲左右的年輕男子,身穿黃色古代長袍。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有病的樣子,可是他一開口說話的聲音讓我的想法馬上轉變了。他的聲音是那種老人的聲音,而且像病危老人的聲音。

道長指了指那個人說:他叫黃炎(化名)是你的舊朋友。

我感到疑惑的說:我不認識他啊。

黃炎請我們進屋坐,說要告訴我一些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看著黃炎,雖然他看起來很和善。但是老說認識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這時黃炎突然開口了:你變了,以前的你思想很純淨,不會有這麼深的疑心。看來你入凡之後就變成一個普通人了,一點也顯露不出你以前的那種純真的本性。

我:你是說我們以前某世認識?

黃炎點點頭:恩,其實,你以前曾經轉生過天上的龍族。龍族是水中的尊者,也是護法神的一種。黃炎說著的時候,我的意識突然飄飄渺渺好像去了我曾經生存過的那個空間,看到了以前所發生的一切。

龍族記憶篇

我們的原形是龍,但是我們也可以變成人形。以前我們是一起在天上某個世界守護著一顆寶石,那個寶石叫七彩珍珠。是一顆透明的珍珠,會散發出七種很通透的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不斷變化。在龍族中,不同類型的龍都有不同的使命。而我們的使命則是守護那顆鎮宮之珠,那顆龍珠一直放在龍宮中一個隱秘的地方由我們兩個守護。相傳那顆七彩珍珠擁有強大的法力,可以保護我們龍族的平安。所以各門各路的妖怪都想得到它讓自己變得強大。因為黃炎從小就體現出與眾不同的天賦所以就被賦予重大的使命,龍族尊者安排我們一起守護那顆七彩珍珠。黃炎從小就是龍族中最聰明的,也是天賦很高的一個孩子。所以他的性子總有點傲慢的感覺,而我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龍族少女,之所以讓我跟黃炎一起守護鎮宮之寶是因為我性子比較穩,不會出什麼差錯。跟黃炎的性子可以互補。
 
有一天,黃炎玩心大起。說是從來沒有好好出去外面的世界玩過,很想出去玩。我便阻止了他:不可以啊!我們的使命是守護鎮宮之寶的,不可以離開這兒。

黃炎傲慢的說:我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回來的。為什麼我天賦好的就一定要安排我在這守護著七彩珍珠呢?其實我應該出去大顯身手才對啊!我聽說最近外面的精怪很猖狂,老是偷襲我們龍族。因為我在這所以他們不敢來,那我現在偷偷出去把他們清理了。那我們龍族不就可以威名大顯嗎?而且這樣一來他們也不會打我們龍族的主意了。

雖然黃炎說的好像很在理,但是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的感覺。沒等我回話,黃炎已經出去了。黃炎的速度相當快,即使有些年紀比他大的也未必能及得上他。就在黃炎剛剛出去的一瞬間,我聽到一聲怪笑聲。

我頓時提高警惕:誰?

哈哈,哈哈哈。一隻大鵬鳥突然顯現出來,之所以說顯現,是因為剛剛這個地方是什麼都沒有的。

我厲聲一喝:你什麼時候進來的?難道你想打七彩珍珠的主意?

大鵬鳥怪笑道:我已經在這裡很久了,前些日子我偶然得到一法寶。是個能讓身體通透的隱身法寶,但是這個法寶只能在不動的時候使用,一旦身體動了就會顯出原形。我早就知道黃炎的性子傲慢,所以潛伏於此,盼著有朝一日能得到你們的鎮宮之寶七彩珍珠。

我準備好開戰的準備: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就算是拼死也要守護龍族寶物。

我的話音一落,馬上就向著大鵬鳥攻擊去。大鵬鳥的身體龐大,而且是龍的剋星。戰鬥幾回合之後,我的攻擊明顯弱了。大鵬鳥鳴叫幾聲之後,突然從暗處又來了一隻大鵬鳥直往我身上攻擊。我被他們啄的遍體鱗傷,就在我快要不行的時候。我使出全身的力氣發出龍的鳴叫聲,聲音一落馬上就有其他龍族生命出現。大鵬鳥看我們龍族氣勢強大知道打不過我們就偷偷的逃跑了,這件事情很快就被龍族尊者知道了。尊者派了另兩位戰龍去守護七彩珍珠,把我召到前殿。龍椅上的尊者表情嚴肅,神情莊嚴。

尊者:黃炎去哪了?

我:妖怪打過來的時候,他去追趕妖怪了。

尊者:你以為我不知道黃炎是什麼性子嗎?他是不是出去玩了?

我:... ...
 
尊者:大家都在搶七彩珍珠,卻沒有一個人知道七彩珍珠是作什麼的。其實七彩珍珠的作用就是可以讓水保持純淨的狀態,水是萬物本源。所以水的純淨就非常重要,要是水不純淨了對我們世界來說都是很大的劫難。不純淨的水會使一切物質變得越來越不純淨(解釋一下,就像你喝了不好的水,喝進去之後那個不好的物質就留在身體了,連水都不干淨了就表示沒有可以讓你排除不好東西的辦法了),到時就造成無法挽回的境地啊!關於七彩珍珠有一個最大的秘密,我們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生命知道!那就是... ...連七彩珍珠都已經不純了!

我大驚:什麼? 七彩珍珠不純了,那水... ... ?

尊者:沒錯。我們這個世界早已不純淨了,在這樣下去就要應了宇宙的劫難,成,住,壞,滅,空。宇宙的物質都不純了自然要壞,壞了就走向滅亡啊!但是,關於宇宙還有一個傳說,到了宇宙即將走向壞滅的時候會有宇宙的主下世正法,把一切不正的都正過來。只有宇宙的主能挽救宇宙裡的眾生了。也只有宇宙的主才能有這麼大的威德!但是正法的過程必然會經歷重重磨難,一個人修煉都得吃很大的苦難才能修成,成就果位。更何況這次是這麼大的一件事,要經歷的磨難就更大了。

我:尊者,我願意下世得宇宙主的法,挽救我們龍族不走向壞滅的境地。

尊者:紫兒(化名)其實你生命的本源不是我們這個層次的,你是從更高更遠的地方來的。

你內心深處早已埋下要得法的種子,你為了挽救你那個層次世界裡的生命,層層下走,一個層次一個層次的轉生。每次轉生的時候你都會忘掉你以前的事情,當你從龍族一出生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我們這個層次的生命。而是要下到三界內得法的神,經過我這個層次來結緣的。在三界以外,可以知道自己所在層次的理,可到了三界內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三界就是個迷的地方,不超脫三界的話只能生生世世在三界內輪迴了。苦啊,可是不吃苦又怎麼修煉呢。不吃苦就不能得到威德,三界外的地方都可以使用神通也沒有苦吃。所以我們只能永遠留在這個地方。

我:尊者,我明白了。我決定要下世得法!

尊者:下世苦啊,要是迷在人間那就永遠回不來了!

我:尊者,就像您一樣,您是龍族的尊者。當您看到您世界的眾生都即將遭到劫難的時候,我相信您也不會坐視不管。我當初決定下凡得法的心情也一樣,我不能不管我世界的眾生。

竟然有可以使自己的世界免於一劫的方法,那我當然義無反顧的要去做。

尊者:要是下去了,可能永遠回不來了。

我:要是我不下去,得不到法。我世界的眾生可能就要解體了,我下世,或許得法或許不得法起碼有得法的機會。我不下世,那就永遠不能挽救我的眾生了!

尊者:你要記住,這部法是造物主也就是宇宙主用來創造宇宙的法。這次為了解救宇宙的劫難,宇宙的主下凡傳法。你得法之後如果修煉有成就能更新自己的世界,就算不能得法只要不對法又不好的思想也能使自己的世界得救。但是這次這件事的難度非常大,因為這關乎到全宇宙的事情。所以魔和敗壞的生命也會傾巢出動,阻礙下去得法的神。理由是成就這麼大的事情,就應該遭受這麼大的磨難。能走出來才了不起!

我:是,尊者。我知道了,正念使我義無反顧。

尊者嘆了一聲氣:到了三界,腦袋一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你在這層次的緣也結了,你現在再往下層層下走吧。

我對尊者鞠了一個躬,轉身離去。我走到龍門的前面,我知道我進了這個門就是往下一層世界走了。會忘掉我以前的東西,周而復始知道三界為止... ...

後記,黃炎因為犯了天條,在守護神物的時候擅離職守而被打下凡間受苦。
 
當我的意識飄飄渺渺的回來之後,我才發現我的臉上早已掛滿了淚水。原來我一直苦苦尋找的,想要解脫的思想還肩負著我世界裡的眾生的期望。怪不得我一直都有尋找修煉之道的想法,原來我元神的一面早已知道我為何存活於世間!

道長和黃炎看到我明白了這些很高興,黃炎咳嗽幾聲說:你現在穿的這件衣服是你以前最喜歡的,紫兒紫兒,你最喜歡紫色了。我知道我當初對不住你,讓你被大鵬鳥攻擊成重傷。所以他們貶我下凡的時候我偷偷拿了你最喜歡的衣服下來,我知道有朝一一定會來這的,

因為我對你有信心,我知道你將來一定會得法的!所以我就住在山上一直等著你來,想把衣服給你同時也想跟你說對不起!

眼前的這個黃炎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傲慢的黃炎了,在人間遭受的苦難使他變得成熟穩定了。

我高興的說:我早就不怪你拉,你看我都不知道這個事。是你自己打開我的記憶讓我看的。那道長,您說我是注定來這的。那您跟我之間的緣分又是什麼呢?

道長:我們在天上某個層次也結過緣,在人間輪迴中我們曾經當過親戚。我修煉開了天目之後,記憶便打開了。用宿命通看出你今生是個一心求道之人所以也一直在等待著你的到來。

其實那個幻真殿,別人是看不到的。那是我有意顯現出來給你看,要跟你了緣。

我:了緣?

道長:恩,這一世很關鍵。要是這一世不能得法的話就永遠不能回去了。

我:為什麼?

道長:因為正宇宙的法已經開傳了,要是錯過這一世的機緣就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了。

我:這個是宇宙的法,那就代表它能讓不同的人修到不同的自己的世界中去?

道長:沒錯。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我看出你佛緣很重,一直都有神佛在默默的保護你。 (聽到這兒,我的淚又流下來了。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是那麼好的人,起碼在塵世中早已養成很多不好的習性。沒想到竟然還會有神佛保護我)

我哽咽的說:為什麼他們要保護我?

道長:不止是你,很多為了拯救自己世界眾生的神,下世之後都有他們自己世界的神彿看護。下世的很多都是天上世界的王,因為也只有王才能肩負這麼大的重任。你以前曾經結緣的那位龍族尊者也下世得法來了,只可惜迷的太深,已經陷進物質慾望中去了。不相信修煉的事情了,那可是會後悔一生的啊!

黃炎:唉!我夜夜都看到龍族尊者的世界眾生在哭泣,他們當初是對尊者抱著多大的期待啊。希望尊者能在世間得法拯救龍族,沒想到... ...

我:不僅是尊者迷失的深,現在的世人又有幾個能夠心明?他們往往用在世間形成的觀念來過人的日子,連內心深處都被物質觀念埋沒了。請問二位,你們口中所說的能夠使宇宙不走向壞滅的法是哪個法門?
道長:你應該聽過。

黃炎:現在世間突然出現哪個法門並且迅速強盛後來又遭到強大的磨難的?

我:你說的是... ... 法輪功?

道長:沒錯。世人往往只會用自己形成的觀念來衡量別的事物,當初大法沒被鎮壓的時候也不見有人說他不好。就算不煉的也不會去管這件事,當磨難一開始的時候,世人在邪惡的謊言造謠中對宇宙大法產生了很多不好的念頭。卻不用正念去想想問題,不看看真相。

我: 我以前是有聽過關於他們造謠大法的事情,但是我對大法沒有什麼不好的念頭。很多事情,我覺得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不要人云亦云了。現在你們這麼說,確實 也是啊!大法的開傳的速度確實很快,這或許是因為怕很多人來不及得法吧。通過鎮壓一事就把大法推向大家的眼中了,不鎮壓或許還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法呢!我也是因為看到報紙造謠大法的事情才知道有大法的,以前不知道。

道長:是啊,這樣一來這場磨難即可以使修煉人吃苦練就威德,二來又可以把宇宙的法推向眾人眼中。 好的人能從中聽到好的事情,不好的人就會從中聽到不好的事情。你聽過一個故事嗎?關於蘇東坡的。

我:道長請說。

道長:蘇軾是個大才子,佛印是個高僧,兩人經常一起參禪、打坐。佛印老實,老被蘇軾欺負。蘇軾有時候佔了便宜很高興,回家就喜歡跟他那個才女妹妹蘇小妹說。一天, 兩人又在一起打坐。蘇軾問:你看看我像什麼啊?佛印說:我看你像尊佛。蘇軾聽後大笑,對佛印說:你知道我看你坐在那兒像什麼?就活像一攤牛糞。這一次,佛印又吃了啞巴虧。蘇軾回家就在蘇小妹面前炫耀這件事。蘇小妹冷笑一下對哥哥說,就你這個悟性還參禪呢,你知道參禪的人最講究的是什麼?是見心見性,你心中有眼中就有。佛印說看你像尊佛,那說明他心中有尊佛;你說佛印像牛糞,想想你心裡有什麼吧!

我聽後大笑不止:哈哈,妙。

黃炎突然叫了一聲:啊!差點把這事忘了,你看。這是你以前戴在身上的紫水晶。

他從身上拿出一塊圓形的通透紫色水晶,遞到我手上。紫水晶的質地有種冰涼的感覺,仔細看裡面會有一些紫晶粒在運動。告別了黃炎之後我和道長回到幻真殿。小道孩早已準備好了飯菜,桌上的三人沉默不語。小道孩也沒問我們去了哪裡,或許對於修煉人來講。心態是順其自然的,該知道的就會知道,不該知道的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後記,下山之後。我去了山下那些住宿的店住了一晚,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就回家的。但是當我去到旅店的時候愕然發現店家的日曆是我上山的那一天,也就是說我在山上已經過了兩天但是對於下面的時間來說,我才上山了幾個小時而已。當我以為我是不是因為迷路而睡著做了一個夢的時候,那顆紫水晶卻時刻提醒我那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做夢。

回家以後,我就立刻去找了關於大法的書籍來看,別問我從哪裡看的。翻出去之後就免費書籍下載。看了之後獲益良多,才明白了什麼叫真正的修煉。並且把團退了,自從修煉以來身上一直發生了不少神蹟的體現。話已至此,多說無益。明白的人自然會明白。

原諒我現在才把這件事說出來,因為這需要時機。現在是時候了,不過現在的時間也很短了。很快,事實的真相就會顯現。當神佛大顯的時候就是人類的惡業該了之時。趁還有機會,望各位珍惜自己。

(大紀元博客)


相關文章

  • 封神演義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鬱壘
  • 封神演義 第四十六回 廣成子破金光陣
  • 真實的白毛女和黃世仁
  • 一個特異功能者眼中的現世人生和2012年[轉]
  • 三國演義 (15): 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孫伯符大戰嚴白虎
  • 紀實小說:匆匆而過的緣
  • 觀神韻得法記
  • 深山裡的盼望
  • 神仙故事:賣餅翁
  • 澳洲光明網 2002-2007年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