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破解了一個「神話」
人性破解了一個「神話」

無常

自5月12日川西發生地震以來,每天都被網上那些慘烈的照片所震撼、所感動。不知道流過幾次淚了,為災區的滿目瘡痍流淚,為死難的幾萬災民流淚,為我們的中華民族所遭受的劫難流淚……尤其是看到那一群群慘不忍睹、死在校舍裏的可憐孩子,看到那些在大難當頭時所迸發出的一幕幕感人至深的人間悲情與摯愛,更是止不住的流淚。

看到那一幅幅因失去親人而悲痛欲絕、肝腸寸斷的場景,你能不流淚嗎?看到新婚不久的妻子一邊哭著一邊步行100多公里去尋找生死未卜的丈夫,你能不流淚嗎?看到那死在廢墟中仍然用身體遮擋著學生的那些普通教師,你能不流淚嗎?看到那個跪在地上用自己生命護衛孩子、用手機寫下最後遺言說:「媽媽愛你」的母親,你能不流淚嗎?還有看到那個「老婆放心,我帶你上路」的丈夫身背亡妻、要給死者一個尊嚴的照片,已經震撼了全球,更讓多少人為之動容落淚。

在災害面前,在生死抉擇的時刻,是什麼讓我們每天都飽含淚水,我想決不是單單如那句著名的詩歌所形容的:「為什麼我們眼裏飽含淚水?因為我們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沈!」更能讓人觸動心靈、感動落淚的,是與生俱來的純真人性,是無私忘我的人間親情。撼動人心的,不止是大地的吼聲,還有看似平凡卻感天動地的人性彰顯。就是在這大悲痛與大惶恐之中,作為人的本性,得到了昇華,感動了中國並感動了世界。

此時此刻,淚水讓我領悟,正是這樣的一種人性,卻意外破解了籠罩在中華大地上幾近六十年的一個神話,而且還是一個光怪陸離、蔑視人性的神話。記得以前,無論是文學作品還是影視戲劇,裏面的人物,一個個好像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鋼筋鐵骨,是沒有七情六欲的冷血動物,無論是關鍵時刻還是生死關頭,他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與自己朝夕相處、相濡以沫的親人,而是「比爹還親,比娘還好」的共產黨。每個人都看過不少這樣的鏡頭,這些由「特殊材料做成的」人都死到臨頭了,還在說「紅旗飄呀飄」,還要問「黨在哪裏?我要交最後一次黨費」,還要告訴孩子「永遠跟黨走,革命到底」。

如果依照著共產黨的早前邏輯,這次地震災區所讓人落淚的場景,都是些沒有「階級分析和階級立場」的「泛人性論」。生死存亡之際,竟然沒有一個想到黨或念及到黨的,遺言中也沒有一句讓親人「永遠跟黨走」的豪言壯語。對此,我們衹能認為,以前那些荒唐可笑、虛假無聊的偉大人物形象,都是不近人情、甚至是不通人性的宣傳手法,而現在的這些讓人流淚的感人場景,才是一個正常人的本能和本性,是人類向前發展的自然潛質。

可惜的是,那些統治中國的共產黨高官永遠不理解或是不允許人性的表達與回歸,還想千方百計地利用權勢來讓老百姓回復到他們老一套的路上。據相關資料,自地震發生的第二天5月13日起,中共中央宣傳部有關控制地震新聞報道的文件下發各地,要求媒體各地記者不得擅自到災區采訪報道。那個沒有讀過幾本書竟能掌控中共意識形態的常委李長春還在那裏提出什麼要「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以對黨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牢牢把握正確輿論導向,堅持團結穩定鼓勁、正面宣傳為主」等等陳腐老套的宣傳要領。於是,一些敏感的話題如 「倒塌為什麼總是學校」不能說,一些讓人傷心慘目的新聞圖片被刪掉,新聞報道中的抗震救災又突然湧現出很多堅強的黨支部,大量鏡頭給了四天後才姍姍趕去的黨的總書記了。這一切,仿佛才是他們要的所謂主旋律。

抗震還要什麼導向?人死是不是大局?災害還有正面反面?這就是中共宣傳部門慣用手法,總是與人心、人性格格不入,總是要把樹立黨的「光輝形象」放在第一位。然而,災區人民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和自己語言來表達哀思的,看來黨多年營造的一個神話,已經悄悄破解並且不那麼靈光了。起碼在億萬電視觀眾眼中,這種關乎愛情、親情和友情的人性化直白語言,比起那種不著邊際、大而無用的「永遠跟黨走」之類的話來說,更能讓他們酸楚感動,熱淚盈眶。

(原載《議報》)


相關文章

  • 聯合國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來源資料(圖)
  • 中篇小說:殊途同歸 (十四)
  • 難忘的“四•二五”
  • 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 復活節的啟示和震動
  • 濟南中心醫院:眼角膜沒有一例是捐獻的 ( 圖 )
  • 被迫害精神失常 王淑霞近日又遭非法審判
  • 澳洲光明網 2002-2007年版權所有,轉載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