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心做好三件事 才能随师还 (Chinese only)

wang

伟大慈悲的 师尊好! 同修们好! 光临法会的来宾们好!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给我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这个神圣的讲台上,向师尊,向同修们汇报一下我这十几年来的修炼之路。

有幸得法
我是1997年得法的弟子,如果说99年7.20之前得法的算老弟子的话,我真是感到非常惭愧.从得法到被打压的2年半时间里,我没有好好珍惜这段宝贵的 时间,扎扎实实的在学法炼功上打基础,而是带修不修、带练不练的,把学法炼功当作人生中的一种消遣,一种逃避尘世繁琐的清修。因我在得法之前是修净土的, 得法后,师尊所说的不二法门,我只当耳旁风,看过也不当回事,经常拿出佛教的书籍翻看,学《转法轮》和其他大法的经文,只是从文字的表面取其新意,满足常 人式的好奇心,根本未从法上去理解,当然也就没有心性上的升华了。那时虽然克服了身体上的疼痛,练功有时能坚持盘腿1个小时,就觉得自己的功练的不错了, 比起别的同修盘腿时间长一些就心满意足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虽然也在学法炼功,但还不能算做一个修练人。

风云突变
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和对修“真、善、忍”群体的害怕,对法轮功进行打压,之后我基本上陷入了常人的生活中,把精力和时间主要用在了家庭和学 业上,但心中对大法的坚信和执着仍然存留着,因而有时也会拿出大法书籍看,看过之后慢慢的在潜意识中,就会用法理约束着自己的行为,那时候没有意识到去人 心、提高心性才是修炼的根本,只是尽量的不随波逐流,不去做坏事,怕失去德。现在知道师尊那时还是在看管着我,在点化着我,等待着我走回大法中。

失而复得
2005年1月,我从偶然得到的真象光碟中,获悉了国内外大法弟子的讯息,还有破网软件,于是我打开了明慧网,如饥似渴的读着师尊的新经文。接着我被震惊 了,几年来那么多的大法弟子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做着证实法的事,而我却在常人的生活中苟且偷生,浑然不知自己脱离大法已经很远了。于是我找到了昔日的同修, 同修告诉我现在主要就是让人了解真象,劝人”三退”救人。接下来我就开始做资料,我利用工作之便,编真象单张资料,然后复印,刻录光盘,派信箱,贴标语, 讲真象,劝退了周围的一些同事及亲朋好友。

经受魔难
就在我干的得心应手、不亦乐乎的时候,邪恶也在一旁对我虎视眈眈了。2006年2月我被公司同事举报,接着邪党党委、保卫科就开始对我审查,在几周的审查 过后,他们也没有发现我有其他参与者,最后他们得出个结论:我是一个热衷于退党活动的法轮功份子,没有组织,没有联系人,陷在大法中还不算太深。接着他们 就开始转化我,邪恶用伪善的一面对付我,他们对我说:《转法轮》我也看过,你们那时讲 “真、善、忍” 是没有错,可是你们现在让人退党,要推翻政府,那是搞政治了,是反党,反政府,反对安定团结,宪法已经把你们定性为 “非法组织” 了,你如果还要继续参与的话,我们只好把你交给“610办公室”了。

那时的我学 法不深,对法理只是从表面文字去理解,做大法的事还是用人心在做,再加上对邪党的邪恶本质没有看清,对劝人退党是否在搞政治,是否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还是不 太明白,所以正念自然就不强了,心想只要不反对我炼功,不反对《转法轮》,让我不要在公司里劝人退党,我也就同意了。在压力下,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了一些 类似保证的材料,他们说把材料上交了上级组织算是有个交代了。
接下来的2年多时间里,我时常处于煎熬和内疚之中。在公司我一直处于被监控状态,邪党经常派人给我洗脑,让我汇报最近都做了哪些事,在工作上我经常会出 错,家庭中人际关系也搞得很紧张,孩子也越来越不听话,一切不顺心的事都向我袭来。我知道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这么大一个跟头,精神上受到的打击,使我整 个人时常处于一种恐惧和戒备状态,对周围的人不再相信,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片茫然。

来到澳洲
即使在被邪党监控迫害的日子里,我还是始终坚守着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一直这样趴着,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去证实法,去救人。每天我对自己重 复着这些话,发着正念,不允许邪恶再来迫害我。就这一念促成了我的澳洲之行。2008年6月,在澳洲同修的动员下,在慈悲师尊的加持下,我克服了一个个阻 碍,终于我和儿子拿到了签证,顺利的踏上了澳洲的土地,来到了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家。

来到澳洲后 遇到的方方面面的困难及心性上的考验,都是在国内不曾预料的。曾经有一度我问自己,如果你知道出国后会有这些磨难,你还有勇气出来吗?你会不会怯步呢?说 实话,我可能真的会被吓住,而难以跨出这一步。我只能说,我太幸运了,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我安排了这么一个难得的修炼环境,让我回 到了那么多大法弟子当中,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无比温暖,真是师恩浩荡,弟子无以回报。

学做三件事
来到悉尼后,我选择了华人比较多的 Auburn 地区居住,那时正赶上这个地区退党点缺人,退党点的大姐每星期都盼着有同修去支援。我刚到退党点时候,不会劝退,基本上是光发资料,看到大姐跟着人走,边 走边说,有时要跟着走出去很远,有时索性就跟着进了商店,这样才能退了一个人。于是,我也学着大姐的样子试着给过路行人将真象,劝退。刚开口讲的时候,真 是胆胆突突的,经常被人反驳后,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对方的话,于是我搬来救兵,让大姐去讲,只见大姐面带笑容,不卑不亢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从中共为了奥运 隐瞒四川地震预报,到豆腐渣工程,到毒奶粉事件;从“亡共石”“中国共产党亡”到“圣经启示录”中的“抹兽记”“保生命”,到三千年的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 地开放, 告诉人们人的一念将决定着自己的未来……,一个个生动的事例,一个个正在发生着的预言,让人不得不思考、不得不警醒,以后那些提问题的人会主动的来所取资 料,愿意“三退”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为了能更 好、更多的救人,我们除了看《九评》,看有关退党的文章,结合时事讲真象,劝退外,在去退党点之前,我们经常会先学法,发正念,清除本地区空间场的黑手烂 鬼、邪恶的干扰,然后向内找,看看我们哪里做得不够,及时调整好心态,这样做的效果很好,我们这个地区的场很快就打开了,到咱们点来支援的同修也多起来 了.我们点周六、周日2天最多能退100多人,在这个环境中我很快的提高上来,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直接劝退人数1000多人。我知道这离师尊的要求相差甚 远,与做的好的同修比真是不值一提的,现在大纪元网上6500万的三退人数相对十几亿中国人来说,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唯有按师尊所说的“抓紧救度快讲”,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所为。

要做好讲真 象,救人的事,学好法是关键。师尊在零九年五月的经文《贺词》中说: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事就一定会做好……紧接着师尊在九月的经文《致美中法会》中讲:“学好法、做好讲真象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同年 十月在《致巴西法会》中师尊又讲道:“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 的历史使命”。师尊在这连续的三篇经文中反复强调要学好法,可见我们在学法上的欠缺、不入心、没到位,师尊看到了是多么的着急啊!

我有时活干 得累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心想还是快休息吧,没有坚持,今天法也没学;有时一看网,时间一长又迷糊过去了,把时间都看没了,这才想起今天功还没练全呢,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练也行,不练也行”。今天你要是没有学法,没有练功,没有发正念,是不是你今天就成了中士了呢?我觉得很危险啊,自己还没有意 识到要做中士的念头已经在思想深处隐藏着了,要是没有这个念,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抓紧时间呢?怎么又老是把自己跟那些不出来做事的同修比呢?怎么会在学法、 发正念时老是犯困、老是迷糊呢?什么理由都是自己不精进,不想做上士的借口!大法弟子来世间是来同化法的,师尊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 去修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学会。将来你可以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层次,你都意想不到的那么高的层次,得正果是没有问题的”。(《转法轮》),那么我在学 法时是不是用心了呢,法中的每个字是否都印入脑中了呢,平时的一言一行都在法上了呢?

通过反复净 心学法我悟到:学法不能流于形式,不能敷衍,不能象完成任务一样,一定要用心,学法不在于数量,而是重在于提高,你每天学,哪怕是只明白一点、一句话、一 个理,你就是在提高,日积月累,集腋成裘,那就是层次的提高,修炼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提高上来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是要跳出常人的,那人的观念、所有 的人心必须全部去掉,才能达到修炼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一个修炼人如果老是抱着人的观念不放,遇到问题还是用人心去对待,那和常人有什么区别呢?我们 人生生世世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和执著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事,自己必须真正认识到了,才能去掉的。师尊说:“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 《转法轮(卷二)-佛性。”所以只有用心学好法,才能明法理,向内找,事事对照,不断去掉人的观念,人的执著,显现出你先天本性的一面,才能同化宇宙最高 特性——“真、善、忍”。

最近我为神 韵场地发正念,发正念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从背正法口诀要一字不错,到发正念的手势要准确,背要直,念力要集中,而且最好是双盘腿,每个动作都要到位,才 能发出最大的能量,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随着发正念次数增加,自己空间场中不好的物质也在不断清理,渐渐的人也轻松了,脑子也越来越空,学法时就不再犯 困,对法理也会有新的领悟,发正念时场越来越强,威力也越来越大。真的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给自己在做,我们只是动了动这个身体而已, 是因为我们的念到了,师尊就帮我们做了。

整个写稿过 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一个提高的过程。在这里,我也想对那些像我一样曾经跌倒过,掉过队,曾经甘愿做”中士”的同修说:千万不要灰心,不要等待,不要自 暴自弃,只要正法还未结束,你一定是有希望的,赶快迈开大步奋起直追吧!师尊说:“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每次看到师 尊的这句话,我都能感受到师尊巨大的慈悲,和不弃不舍洪大的宽容,师尊为我们每个弟子承受了一切,师父要的只是我们这颗精进的心,同修们,让我们把感恩的 心化作精进的动力,助师正法的路上紧随师,努力做好师尊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

层次所限, 有不妥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