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是帮扶我修到今天的“法宝”

Sophie Zheng 0423 621 776
1/10/2010 11:32:08 PM
“向内找”是帮扶我修到今天的“法宝”

尊敬的师尊好!
尊敬的同修好!

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一年,跌跌撞撞的能修到今天,完全是师尊的“向内找”法宝帮扶着我。

这次能拿起笔写法会稿也是因为“向内找”后促成的。作为悉尼一个片的召集人之一,又是法会选稿小组的一员,催请同修们向法会投稿责无旁贷。可是周围同修们的普遍反响是:“我没有时间!”和“我修得不好!”

自己“向内找”后才发现:其实这也是我修炼状态的反照。

早在法会选稿小组初期交流时,在当时法会稿件还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我曾提议我们选稿小组的每位同修应以身作则带头写稿,如果我们首先能在法上去圆容师尊留给弟子的这种法会修炼环境,这将会对这次法会起到一定的正面影响。

当我要付诸行动写法会稿时,没完没了的事让我提不起笔,现在写了草稿后才知道那个大执著心挡在那不让被写出来暴光、灭掉。非常感谢师尊请那个同修在法会前最后一周时提醒了我,她问我:你写法会稿了吗?你记得两周前在南区学法后你许诺要写的?我反问:是吗?我真的忘记了,这两周正值圣诞节和新年,加班加点,走亲访友,悉尼又开“九天班”,事多了就把这事给忘了。回家“向内找”后,我突然悟到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严重性:因为事多我就可以把许诺了的事给轻易忘记了,那么我许诺过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今天的凡事重重时我忘记了吗?我有否如愿的践行着我的承诺呢?

今天写稿,真的不是因为自己修得好来和同修们分享,而是如前面提到的我是修得不好,才提笔“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同时我感悟师尊如慈父,他不会介意过去了的我修得不好,但是师尊会失望如果今天我不写稿,我会失去一个师尊为我精心安排的静心“向内找”去执著的宝贵过程,这点也是在我写作的过程中悟到的,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写个稿子去圆融整体,而师尊却为我安排了去执著,了宏愿的过程,再次感谢师尊!

回顾得法后的最初几年中,因为自己带孩子就基本在居住地学法、讲真相和发信箱、以及参加悉尼的大型弘法和讲真相等活动。大量的时间我是在家学法、炼功,还有就是很频繁的在电话中和另一个带孩子在家修的同修一起交流修炼心得,这个过程为我俩打下了一个扎实的比学比修“向内找”的基础。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电话交流中开玩笑的说:如果有特务要偷听我俩的电话交流,他不是被大法同化进来修炼了,就是听的没趣后走了。因为我俩当时都是年轻妈妈,但是我们的交流几乎没有一句是常人中的事,都是交流在碰到讲真相和生活中的困难时如何按照法的要求“向内找”、去执著的。同时我把自己实修的过程以打电话的自然形式长期的无求的向在中国受中共反面宣传毒害较深的妈妈讲真相,最后我的妈妈也被大法深深同化了,尽管她在佛家中皈依过但也自然的加入了大法的修炼行列。

那段时间真的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实修过程,我时时能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纯洁高尚的修炼人。如果有几天没能好好学法,我会感觉精神饥饿,一定要化大量的时间静心学法给脑子进补。大法的高深法理加上炼功的辅助手段,使身体的被净化和心性的升华常常在我能感悟到情况下进行着,大大小小的关难不断,但是在“向内找”的机制里一转就过关了,全部被当作是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有时一个大难过去以后,我真的感受到心灵被纯净后的那种超出常人任何幸福感的喜悦和祥和,而那种感觉是慈悲,是为他人的,是师尊给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特殊的救度世人的法器。

在家里和周围小环境中修炼的这段时间确实很珍贵,为我在以后的大环境中进一步实修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但是也同时产生了一个弊端,我变得不自觉的习惯和喜欢这种修法,我还特别执著那种安静和清静的环境,当我从小环境走入整体这个大环境时,我发现自己以前好象是在庙里修炼,不食人间烟火,凡世的一切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面对常人的过分言行还能理解,因为他们不是修炼人,对他们不应有太多的要求;但是面对一群修炼人的不同层次的言行,我就会常常惊讶,怎么是这样的?我开始从对同修的为大法做很多事的敬佩和羡慕,渐渐的转变到看不惯,那哪象个修炼人在做事,分明是从专业角度和常人的修养上都不如常人,为什么会是这样?想不通我还是修自己吧,我“向内找”找自己,总是能找到自己可以提高的地方,也这么一点点在平息自己的对同修的不满,但是我总是发现自己和同修处事时生不出那中无间隔的舒畅感,就是感觉不到那种神圣的祥和、慈悲的场。

尽管这样“向内找”帮扶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特别在几次重大的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在和同修合作做大法事中,处处证实了“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几年前在曼哈顿讲真相的大型活动中,我经历了修炼以来最严肃的几次考验:面对同修在国外讲真相的“战场上”长期消业现象,我从嫌弃同修的执著到把自己和同修视为一个整体,首先自觉“向内找”,主动与同修一起交流、消除间隔,共同克服困难,更好的走出去救度众生。

但是在当时曼哈顿讲真相的大型“战场上”,邪恶虎视眈眈,自己思想稍有不正,就被干扰。在那样的环境中我每天时时紧绷着正念正行的弦,只要醒着就是保持正念,无论走路还是搭地铁都在背法和发正念中。可是有几天我帮着照看正在消业同修的孩子,事情一多,正念就松懈了,我立即就受到攻击,表面上是我受到了同修的一封电子邮件,实质上是冲着我的执著心来的。邮件中要我在当时去处理一件让我无法接受的无理事件,而且是他自己所犯的错误,这在当时几乎击垮了我,我认为这件事无论从人的理还是修炼人的理都是没有理由让我来处理的,更何况我们来曼哈顿只为讲真相,不是来处理悉尼同修间的问题。再加上我只身一人离家在外,已经很难了,还要来难上加难。那天晚上在大组学好法,我一个人茫然不知所错,人生地不熟的漫步在纽约街头,心情掉到了最低谷,明天还要上曼哈顿讲真相,可是我受伤的心好象提不起精神了,难道就这么被击垮了?可我怎么也找不到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在我欲哭无泪仰望苍天时,我想到了师父,我脱口而出:“师父我该怎么办?”刚问完我就收到师父在我耳旁的点化:“原谅他们!”我立刻接受了,那一瞬间,我感受到全身被师尊慈悲伟大的能量从头一灌到底,我被融化得泪如雨下。现在想来师父慈悲的帮我把这个巨难拿掉了,我当时是没有这个层次的智慧和慈悲,这个关我没有修过去。而是师尊看到我有这颗在法上要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诚心,师尊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

以后那个没有去掉的根深蒂固的执著心还是干扰着我前进的步伐,我发现尽管我也在修,也在“向内找”,但是还是没有做到和同修真正的和谐相处;也没有那种救不了这个人我就吃不好睡不着的感觉,还常常会冒出如果不是因为助师正法,我就愿意一个人在家修炼,我才不愿去主动和人说话,特别是大陆来的中国人,大多数人满身带着铜臭味和党文化陋习,开始的时候我会挑人去讲真相,这个还可以,那个不喜欢,渐渐的“向内找”后有所改变。记得几年前有一次一个顾客来买防晒霜时嫌贵,就和我讨价还价,我和她再三解释这个店的特点是不能讨价还价的,她还是不听,我生起了嫌她的心,她就不买离开了。她一走我就知道上了邪恶的圈套了,它就是用我的执著心来阻挡我救人,从此以后我就强忍着自己的不喜欢也要讲真相救人。

但是这种状况时好时坏,我感觉到在我生命的微观里总是有一个什么不好的物质在障碍着自己,才使我没有那种急不可待的如有些老年同修那么着急的抢着救人。

终于有一天,师尊再一次慈悲的点化我,使我看到《大纪元》报纸上有一篇故事,写的是一个管理者能成功管理好大企业的经验时,我突然悟到我自己的一个障碍了我好多年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我在多年的小环境修炼时生出的那个执著心--喜欢清静,这包含了许多狭隘的心,常人中的理想主义、完美主义,使我容不了许多不同的人和事;使我耿耿于怀同修的偏激,不理智,怕给大法带来损失,我常常以维护大法的名义掩盖着自己的执著和狭隘。

再读师尊在《2006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深深的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宽容。师尊说:“是,好多人对大法受到不好的影响很着急,觉的这个同修怎么做的这么不好。是,大家都这样想,就能够维护这个环境,就能够使这个环境不断的纯净。但是问题还会出现,人心还会表现。我在整体上看着,我知道那是在修炼环境中必定会出现的,但是我也知道那些在修炼过程中必定会渐渐去掉的。修炼嘛,最后大家都会提高的,这也是我知道的。”

我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心胸开阔了许多,从理性上实践中都感觉到不一样。我感觉是师父帮助我去掉了微观中很多不好的物质。从此心的容量扩大和增加了,周围的一切也都变了。自己开始没有了以前对人和事的那种不满和厌恶,我的容量渐渐的能装得越来越多,我的慈悲心也越来越强,我再看周围的大法弟子,每一个都是那么可爱、每一个都有许多比我修得好的闪光点、那么剩下的人心都会在修炼中、在救度众生中,让大法的慈悲和威力帮助我们共同改变和提高,至此我和同修之间的间隔一下就融化了。

自己心性提升上来以后,救度众生时的智慧和慈悲心也相应提升了。在最近几次劝“三退”时,我都能感受到世人的态度和对我的感激之情,新年那天在我不执著对方的百般争辩、苦口婆心的在电话上讲了一个多小时后,那位大陆男士最终答应了退出团和队,放下电话之际我哭得很厉害,我感受到这是从我生命的微观中哭出来的,是一个微观生命对另一个生命得救的慈悲之泪。

由此我深刻体悟:作为一个修炼人,能跳出常人的喜恶和分别心。能从常人的情中走出来,才能体会到那种“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 的境界。

我坚信一个修炼者的心性高低,决定了他未来世界众生的多少,心的容量越大,智慧越大、能力越大、承受力越大,救的众生才会更多。

现在我悟到了师尊的法“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另一个含义了:因为佛看众生在茫茫人海里争争斗斗、非常苦恼而慈悲掉泪,落入凡间变成大海,所以大海拥有宽阔的胸怀,能容纳百川,能滋养万物。那么当我在矛盾中如能退一步,不与别人争斗的时候,那一瞬间我的胸怀就如大海,就如佛看别人苦时掉眼泪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我就应该能包容我面前出现的所有看到的、听到的,就能真正修出《道中》的境界。否则我如果还是固守心中的那个清静的小环境修炼,我就如一条小溪,静静的淌在一个固守的小区,等着生命的有一天干枯。如果我真的打开心扉如大海接纳百川,我生命的永恒价值才真正的得以保障,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生命只有同化大法,才会实践此生存在的真正意义,那就是做好三件事,完成好自己的史前誓约。

这么多年修炼过来的最大体会是: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把我的生命从最微观到最宏观都归正,只有大法的法宝“向内找”才能帮扶我修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