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政要、VIP讲 真相救度众生
Ruby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这里想汇报一下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向政府讲真相和利用媒体接触VIP为神韵找三种对象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向澳洲议会政要讲真相 2009年11月15日至12月3日期间,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出席了亚太地区的国际人权会议,并访问澳大利亚。得知这 个消息後,几位关心政府讲真相工作的学员进行交流及悟到这是一个向政府和律师界讲真相的好机会。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把这些事 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经过交流,我们决定用研讨会 及面对面讲真相的方法,是很好介绍麦塔斯先生及乔高先生的新著《血腥的活摘器官》的方法向政要和人民揭露中共对人权的迫害,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在坎培拉联邦国会的研讨会我们把邀请信寄给147位众议员及76位参议员,跟着再一个一个打电话确定他们有没有收到我们邀请信及讲参加这个研讨会的重要 性。当天就有接近十位议员及助手参加研讨会,他们对中国人权及法轮功的近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除了我们自己办的研讨会,我们也安排了麦塔斯先生向人权小组 委员会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正式发表讲话,这次是人权委员会第一次接见我们,并提交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是我们的一次突破,当场的六位人权委员 会的议员细心的聆听了麦塔斯先生的讲述,也问了很多问题。最後人权小组委员会表示将考虑澳洲法轮大法学会提出的要求: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我们 也在纽省议会举办两个研讨会,一个是专为律师而设,专 题是人权律师在中国的迫害,第二个是为议员所设的研讨会。当场的议员们进行了讨论,有很多问题他们可以做些怎样的帮助。有一位议员後来说道:“今天我和一 些纽省立法委员会的成员们一起研讨这事,我们都非常忧虑这令人震惊的酷刑、活摘器官、谋杀、奴役集中营和劳教所(在中国)继续发生著。这在现在这个时代难 以接受中国(当局)的所作所为应该像文明国家那样,它需要进一步开放和审视、纠正自己的行为并立即停止迫害。如果它(中国政府)希望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它必须自己去赢得别人的尊重。”听到这个议员在会後的正义之声,我为这位议员摆放了位置而高兴。除了研讨会,我们也约见了一些议员面对面讲真相,收到很好 的效果。这些政要在人中都是精英,鉴於其在常人中的角色,我们讲真相做得好,在常人社会中影响面会大;做的不好,影响也会很大。我们应该充份考虑他们的执 著和观念,我们不执著结果,只用善心、谦虚的向他们讲真相,与他们交朋友,即站在更高法理的认识上,去圆容这一层的理,让其在我们慈悲中摆放他们的位置。

二、不是做事是修炼,用慈悲救度众生 在做向政要讲真相的工作中,有很多工作都是在人这一层理中安排,如果学法不足时,各种人心及干扰起来时,就会陷入人这一层理的执著与规律的框框中,不但跳 不出来,还与同修的矛盾增大,间隙中给邪恶钻空子。所以做事的过程中要多学法,多向内找,注重过程不注重结果。例如安排研讨会期间,我们要安排坎培拉国会 及在悉尼纽省议会的研讨会。突然收到通知麦塔斯先生被邀请去欧洲议员做听证会,所以他参加了堪培拉国会研讨会及亚太地区国际人权会後就要离开,不能来悉尼 纽省议会开研讨会,如果他不能来这个研讨会也要取消,听到这消息後感到是悉尼政要及众生的损失。不能有这个研讨会的机会听到真相,那时我就提出建议可不可 以要求欧洲议会延迟听证会几天,那麦塔斯先生就可以留在悉尼参加研讨会。但当我提出这个建议後,悉尼一位学员指出我提出这个建议的错误,还反问我是不是说 笑,我们是什麽身份去要求欧洲议会为我们延期。那时我心里觉得受委屈,也气这个同修不好好的问我的想法和明白我救人的心。我们就在电子邮件上来回的指出对 方的问题。後来发了几个电子邮件後,我向内找,我这样顶着劲,一味强调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人的想法是错的,都是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看问题,我没有向内 找,执著结果,没有注重过程。 师父在2006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 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 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 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 决。”想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就把心放下,不再去争论,注重这个修炼过程,师父自然有安排。当这个心放下了,过了几天收到消息乔高先生会代表去参 加欧洲议会的听证会,那麦塔斯先生就能留在澳洲多几天,而悉尼的研讨会也可以如期举行。得知这消息後,我内心深处强烈的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那种对众生 的慈悲救度深深震撼了我,无以言表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的,感谢师父给予我们这次机会救渡众生。

三、利用媒体身份救度众生 每年神韵到来前我们VIP组都会帮助与新唐人电视组合作去找政要祝贺神韵及邀请观看神韵,所以几年来都利用新唐人电视公关的角色去接触这些政要和VIP。 利用这个身份可以接触到更多平时讲真相活动找不到的人,这些人有大公司的总裁、执行首席官、名人、商界、金融界和艺术界其他专业人士。例如律师、医生等 等。虽然用媒体身份不能直接去讲真相,但我们在介绍我们的独立的中文媒体时提到我们不受中共操控,也很多时能够提现在的退党大潮,已有六千多万人因看过 《九评》退出党团队,还有中共对新闻和信息封锁,以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西藏、人权律师的迫害等等,这时对方往往都很感兴趣,也会表示支持。用这个方式去 救人就要我们主动去参加常人搞的聚会和宴会,和他们交朋友。 这和我们的心态也有关系,我们要求这些常人活动当成救人的机会,当我们有救人这个心的时候,缘人就一个一个的被推到我们跟前,给我们机会救度。去年10月 19日,我去了一个澳洲著名外交政策智囊团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这个研究所是澳洲十大富豪之一创办的。下班後我就赶去参加,当天我也没有去想能见到什麽 人,只是带着一颗救人的心去。当我们没有观念,没有执著去做时,往往师父就安排一个个珍贵救人的机会给我们。当天晚上很少出席这些活动的这个十大富豪之 一,他也是澳洲大公司的总裁也有来参加,在场也有二百位知名人士,有政界、法律界、商界、金融界及其他专业人士。当时我心想我怎样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向这两 百个众生讲真相,我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师父给了我的智慧想到一个办法,在他们研讨会中发问题时间内我发了一个问题,我问到“在该研究所最近公布的‘澳 洲人对外交事务的态度’2009年调查报告中发现大部份澳洲人为‘中国有太大的影响力’而忧虑。考虑到这一点,并加上中国国内正在增加的社会动荡,还有现 在的退党大潮已有六千万人退出了共产党,加上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你会如何建议澳大利亚政府在经济和政治上求取适当的平衡,包括考虑澳洲人民的忧虑和中国 政治局面潜在的变化?”我问完这问题後,在场二百位来宾鸦雀无声,很多人惊呆了,没有想到我会问这麽尖锐的问题,有更多人对我提出的问题进行思考,因为在 西方社会主流媒体很多时只会讲中国经济发展的那麽好那麽快,但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践踏人权等等就视而不见,不闻不问。就好像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 法》中说:“在西方,很多国家不是在追求民主、信仰自由、人权吗?这好象代表着现代社会的進步,可是呢,在利益的诱惑下,多少国家的政府对中国迫害法轮功 学员的邪恶流 氓集团站出来说不?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对一贯视为社会進步的人权、对信仰自由等等的许多方面被践踏,却不敢正视,在利益面前变的多么的苍白无力,都变的视而 不见,不敢说话了。什么民主啊、信仰自由,在利益面前,人们极力推崇的这些东西一下子就变的一钱不值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更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一 点,世上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能够执著它。我们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即使我们现在用人权、用信仰自由等方面去讲清真相,也是为了救度众生而已。” 研讨会结束後,有几位嘉宾主动上前和我握手,说我问的问题很好,很大胆,很少人把这些事实拿出来讲及研究,也给我名片要求保持联络。我把当晚发言人的新书 买下来,上前要求他给我在书上题名作记念,这个发言人也是澳洲著名的政治家。他在我书上写“多谢你今晚有挑战性的问题”,我也拿了他的资料要求保持联络。 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安排各个机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的身边听到真相。也为神韵找到三种人打下基础,最後想说的是在修炼中,我们一定要把三件事做好, 忽略那一件都会对修炼或讲真相工作带来干扰,尤其是全职上班的学员,更为注意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把心放在工作上,没有注重学法,发正念,令有一段时间每 天一讲都学不到,学法的质量及数量不能保证,每天四次发正念都不够,令很多时候做讲真相的效果不够好,干扰也大。经过向内找,明白这个状态不对,从去年去 了华盛顿法会回来,我决定把这个状态改变过来,每天起码学一讲法,为了保持这个状态,星期五晚上就与一些学员在网上集体学一讲,每星期参加集体学法,每天 坚持炼功,加上每天保证四次发正念,就算在上班时要开会错过一次发正念,开会後我就找一个安静的房间补发正念。最近两个月也开始背法,尽量每天背一段法, 这样坚持下去觉得这半年来自己在心性和悟法上提高了很多,觉得讲真相救人效果都好了。 目前虽有二十多位国会及省议会议员参加研讨会及表示支持,但离法对我们的要求,要更多的澳洲政府官员明白真相,放好他们的位置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仍需要我 们继续的不抱观念和执著的深入讲真相加上去参加常人活动及宴会,跟更多的众生面对面讲真相需要更多的学员参与。

让我们以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大法赋予我们坚定正念,更好的助师救度众生,圆满完成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