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 踏实实做 点点滴滴修

Michelle, Perth

踏踏实实做 点点滴滴修

慈悲伟大的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借悉尼法会之际,将自己一年来的点滴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字字句句都 是修
我参与大纪元的翻译工作有两年多了。刚开始做的时候,认为对照原文一字一句翻译出来就行了。至于对如何做新闻是一窍不通。就这样懵懵懂懂一直到去年四月中 旬,我开始协调西澳同修为墨尔本大纪元提供西澳的当地新闻。从那时起我除了翻译之外,还要做一些校对、编辑的工作,校对好说,但编辑就不太懂了,以前没有 做过,怎么办呢?我就看东部的编辑同修是怎么修改我翻译的文章的,一字一句地对照看,就这样慢慢地找到了感觉。

为了让自己 尽快提高,我就尽可能主动的多做一些。从找新闻到翻译、到慢慢学着编辑自己翻译的文章,字字句句每个环节都做的很仔细。翻译的时候不让原文中留下任何不明 白的字句,再长再不好理解的文章我都这样去做。尽管有些文章到用的时候可能去掉一大半甚至更多,但我知道那就是我修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翻译的技能也 有了明显的提高。

突破常人睡 眠观念
在为大纪元网站翻译文章的过程中,有不少修炼体会,在此举一个例子:就是我怎么修淡睡觉的习惯的。
我有一份全职工作。家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先生不支持我修炼,时间总不够用。于是就试着一点点缩短睡眠时间。刚开始是很难的。如果坚持到很晚睡,那么早晨就 起不来,听不见闹钟声,有时闹钟根本就不响(一定是钻了哪颗执著心的空子了),还影响早晨六点钟发正念;如果我坚持早起,那么上半夜就容易犯困,往往安顿 孩子睡觉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也睡着了,每次醒了之后后悔的不行,总埋怨自己意志不坚定。后来我就把炼功时间改到半夜发完正念之后,这样效果好一些。可是 因为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人中睡觉的观念,还是时好时坏的,有时能坚持,有时被安逸心一带动,就又乱了。

是先后三次 通宵未眠后所产生的不同结果,让我刻骨铭心的认识到:必须从转变人的观念着手突破。第一次是为报纸准备新闻,一宿才做完。但是第二天又约好了去见议员,就 想一定要保持好的精神,心里求师父加持,结果一天都挺精神的。第二次是帮同修翻译申请保护签证的材料,整夜才做完,第二天要练腰鼓,也没有多想什么,结果 也没犯困。第三次是翻译美国国会的报告摘要,到第二天清晨才做好。做完的时候很精神,一点睡意也没有。可是那天是星期六,白天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心 里就想,昨儿又一宿没睡呀。这个念头一动,马上就觉的脑子不清醒,想要睡觉。结果那天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睡好久还是昏昏沉沉的,到第二天还是这个状态。后 来学到师父讲的这段法:“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曼哈顿讲法》),一下明白了。师父本来 已经帮我拿掉那个不好的东西了,就是自己那个习惯,那个观念,把那不好的物质又召回来了,一念不对,那不好的东西又产生了。
从那以后,我就努力要求自己不去想今天睡没睡呀,睡多还是睡少呀,或者计划几点睡,几点起来呀。就是强制自己把睡觉这件事情看淡了,不去想它了。慢慢的我 发现睡觉这件事对我的约束力就弱了,晚一点就晚一点,再晚一点那就再晚一点,随其自然,不主动的去想我应该几点睡,睡多久。这样一来要做什么大法项目的事 情我就觉的我有时间了。这就是法力无边的展现。

摆正修炼位 置
这段时间的修炼,我在工作中也深深体会到念正的时候在法中无所不能的状态。八月初的时候,我找到一个新工作,面试的时候单位说要我做一个新项目的技术带头 人。当时心里就犯嘀咕:做技术带头人,那可太忙了,我修炼怎么办呢?怎么找时间做大法的事呢?那时自己翻译也正好处在往上提高的阶段。两个星期后去上班, 一到班上,老板就告诉说,计划安排我做的项目暂时没有批准,所以先让我做些维护的工作。我一下豁然开朗:原来师父这么安排的。在做维护工作中,也出现了一 些神奇的事情。有一个困扰他们四年多的问题,我一个星期就解决了;还有其它分配给我的活,都是很快就干完了,我写的程序,调试时都很少出错,老板也很高 兴,甚至觉的快的不可思议。这样一来我在班上也多出了很多空余时间,可以学法或者做翻译。从中我也悟到:常人中的工作,要做好,甚至要做到最好,但不能把 它看的重。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大法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当我真正能从内心理性的把法摆到第一位、把修炼摆到第一位的时候,常人中的那点工作,那真是小菜一 碟。

点点滴滴背 法
最后还想与同修交流交流背法方面的体会。从得法之初我就一直觉的自己学法时间不够,渐渐的就要求自己利用起平日里那些零碎的时间背法。比如上下班坐车的时 间、洗碗的时间、晾衣服的时间,只要是自己一个人,就抓紧时间背法,能背几句就背几句,后面的没背会就反复背已经背会的。我不断的鼓励自己这样做,有时候 我想,如果师父讲的每一句法,都能象岳母刺字那样映在我的空间场里,那在另外空间里该是多么殊胜壮观的景象啊!

在坚持背法 的过程中,也是反复与思想业力作斗争的过程。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解答学员问题时说道:“这就是你自己的思想业力严重的阻碍你了,不让你看书学 法。它让你困,让你睡觉,让你失去正念正觉,甚至于它急了会给你显现出干扰来,还会在思想中显现出字来。破坏大法的魔也会这样干,甚至急了还会在思想中跟 你吵吵,跟你说话,不让你学。那还不明白吗?这思想业力或外来干扰在起作用,它不让你升华。因为你的升华将消去它,我讲要给你们消业嘛。它真的消了,也就 真的解体了,它能干吗?所以它就拼着命的抵抗。你如果要是把这些东西当作是自己了,那么你也就不能得法了,因为法是给你的,绝不会给那些业力呀!所以要克 服它,再困也要克服抑制它,清除它。你冲过去这一关的时候,也就是消去它的时候。”

有一段时 间,我一背法,脑子里就放电影似的,出现各种各样的镜头,背一句就走神;当时不懂的发正念清除这些干扰,就是坚持,只要回过神来,我又背;再走神,再回 来,再背,这样几天也就魔过去了。还有就是前一段时间,我坐火车上下班时背法,一背就犯困,背一句就犯困,犯迷糊,我如果努力睁开眼睛,看到《转法轮》中 的文字是浮起来的;这也是思想业力的干扰。我就改坐为站,一直站着,继续背,还是走神,还是犯困。我不管它,就是坚持,从坐上火车一直到终点,就一直只背 了一句—“《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背了多少遍也不知道,只要回过神来我就从新开始。到下了火车的时候,脑子就变的清明了,持续了两三天,这关也冲过去 了,又能正常的背法了。

谢谢各位同 修,再次拜谢慈悲伟大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