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好弟子

做师父的好弟子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悉尼大法弟子,今年87岁。

自从到悉尼的第二天捧起“转法轮”开始阅读以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整整七年了。在这七年中,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我都没有一天放弃学法、炼功与发正念 的。

下面我想谈谈这一年来,自己在做大法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初来悉尼时,与同修合住,可以与同修一起去发资料。搬到新的住址后,交通不太方便,起初女儿还经常带我到山上去,后来她没有时间再带我了,我只好自己想办 法。 我先花时间在住所周围转,熟悉环境后,就开始发资料、征签。 我也不会讲,除了发资料之外,主要就是征集各种签名。由于周围也没有其他同修,后来渐渐的就有些放松。最后干脆不出去了,心想我多做些家务,腾出女儿的时 间,她能多做些大法工作,也有我的一份吧。

今年年初,我总觉得口干,怎么喝水也不行,舌头象砂纸一样粗糙,非常的不舒服,其他没有修炼的孩子们也很着急,想让我去看医生。可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 能去看医生,我就努力学法,终于悟到,口里出了问题,不就是因为最近没有讲真相吗?虽然我做的并不需要说多少话,然而它也属于大法工作。 我就走半个多小时到唐人街去发资料,第一天是拿展板,后来就开始征签。头几天我几乎没签到什么人,就从唐人街换到别的地方,可还是没有多少人签,由于我以 前常在这一片活动,许多人认识我,见了面招招手,笑一笑就走了。 我坚持下来,终于有一天签了几十个人,此后就变得顺利了。每天我都在外面呆五、六个小时,大多都能征集到100多个签名,最多能签200多个。有时要出去 两次,签到天黑才回来。口干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出去几个小时,也不用喝水。 在征签的过程中,也不时有些小小的磨难,如迷路、没带钥匙回不了家等等,可我没有被它阻碍。

师父说让大家讲真相,我也没有文化,不会做别的事,只能用这种力所能及的方式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要把它做好。 我不会说英文,只学了“谢谢”等几个简单的词,在征签时,与西人说不上话,但是每当我看到他们读完征签表上的文字后,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时,我总是发自 内心的为他们祝福。 有时也遇到一些中国人,讲些不好的话,我就用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的事实来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虽然说不上几句,可是以我的年龄和健康状况,也能对他 们起到一些说服作用。 我做的还很不够,以后要克服认为自己年龄大,没文化的障碍,多开口讲真相。以前在给国内亲戚打电话时,也告诉过他们三退的事,可见他们没有反应,我也放弃 了,以后要加强这方面讲真相的力度。

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好弟子。

悉尼大法弟子 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