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 與神韻票價小組的心得體會

LInda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想和 大家交流的題目是『參與神韻票價小組的心得體會』。

在昆士蘭, 已經辦過三次的神韻晚會。在過去三年當中,我沒有參與过任何決策性的工作,只是默默的配合,做好我份內的事,盡我最大的心力去推票,邀請今世和我們結過緣 的眾生來看神韻。

今年六月到 紐約參加法會,聽到師父在好幾個場合中都講了有關如何辦好神韻的法。我們也更清楚的明白,師父花了多少心血,把救度眾生的內涵,都溶入到神韻的演出當中。 在記錄片中,看到了神韻的年輕弟子們那一顆顆純淨、救人的心,讓我們感動得热淚盈眶。師父說 『神韻的一次巡迴演出,就使幾十萬人得救,這件事情,咱們做的值呀,何樂而不為呀?』師父也說 『各地推票的情況,就是各地學員的修煉情況和配合情況的真實表現,具體表現。』 《2009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從紐約回來 之後,很多同修心中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把所有學員凝聚成一個整體,大家同心協力的把神韻晚會辦好。

經過幾個月 的共同努力,其實,應該說是在師父巧妙的安排之下,我們拿到了昆士蘭最好的劇場。學員之間為了找劇場而引起的種種矛盾,也随着不断的学法交流,彼此沟通, 逐渐平息下來了。接下來就是 『定票價』。如何定出一個合理的票價,以避免因同修之间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矛盾而影響我们救度眾生的使命,就成為下一個關鍵问题。我自己也不由自主的關心 定票價的事,開始和另一位同修交流彼此的想法。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第一念就是『神韻是救人的』,因此我們可選擇和 『救』谐音的 『九』字結尾的票價,既要考量神韻的品牌形象,也要兼顧昆士蘭的消費層次,於是我們草擬了一份從$49到$159五個等級的票價,便匆匆趕去參加第一次票 價會議。當時多數人都同意一個四種票價的提案。我想,既然大家認為這樣好,那就這樣吧,時間也晚了,我就沒把自己的方案說出來。回來之後,又再三思考,就 這樣決定了嗎? 『九』 這個數字,總讓我們聯想到 『救人』,如果從定票價的那一刻開始,就溶進了大法弟子 『救度眾生』的這一念,是不是在不同空間中,有他特殊的意義呢?而且五種等級的價位,每一級之間只有二、三十元的差距,對觀眾是不是更有彈性?於是在周末 大組交流時,我把這個想法提了出來,經過小組同修email討論之後,這個提案被大家接納了。随后,我花了很多時間,尽量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去計算每 個票價的比率。经过多次反覆,總算找到了一個適當的平衡點,同時也把座位表畫出來,交由佛學會去斟酌、决定。結果卻被一些同修否定了,理由是沒有去劇場感 受一下每個位置的視覺效果,怎麼能就這樣決定呢?這些同修為觀眾負責的那份心意,是很可貴的。於是有一組同修去實地勘察之後,提出了一些建議。尽管出发點 很好,但这些建議和劇場從專業角度考量的意见,卻有不少矛盾的地方。又經過幾次交流,最後總算畫出一個大家都一致同意的座位圖,而這張圖表,其實和我第一 次(只參考劇場提供的資料)所畫得那一張非常相似,也就是說,兜了一圈,好像又回到了原點。但是那一段大家共同參與的過程,卻是最珍貴的 『整體修煉』 的過程。

從這次經驗 中,我深深體會到,如果在提出草案之前,多花一些時間與耐心去跟大家交流,尽量取得整體一致的共識,就會减少后来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大家心齊,才能把救度 眾生的工作做好。

師父說 『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如果別人的辦法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並沒有去執著你自己,相反 地,你同意了別人,無論你說沒說出你的辦法,神可都會看見,他沒有執著的心,他能夠這麼大度、寬容。神看什麼?不就看這個嘛。你執著於強調自己的時候,你 就在鑽牛角尖,神在天上看著是受不了的。』 《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在這次 『定票價小組』的參與中,每個人都有機會說出自己的看法,每個人也都隨時在調整自己的看法,放下自己原有的想法去圓融整體,配合整體,這是非常可喜的。

回想這幾個 星期中,每一次改變方案的時侯,我就必須从新畫一次圖表,一次又一次的在座位上塗上顏色的時候,我心中就想,這一塊坐滿了師父要救的富人,這一塊坐滿了所 有師父要救的眾生... 。一次次的改變方案,我就要一遍一遍的畫,也一遍又一遍的把這個 『救度眾生』的念,溶進了塗滿顏色的座位中。

我一直有這 麼一種感覺,這次我們有了最好的劇場,票價的決定也基本上沒有爭議了,在這個因緣俱足的情況下,大家都懷著一顆救人的心,在 『人』這個空間中,我們把神韻的推广策略做好,在另外的空間中,則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把師父賦予每一個弟子神的一面的功能發揮出來,我們一定可以賣個滿 座,把師父要救的人都找來。師父說 『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有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摘自《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前幾天,我 把最後定案的那張座位表,放在桌上的玻璃板下面,每天坐在這裡學法、背法,學完法,就在這兒發一會兒正念。 『清除所有不同空間的干擾因素,讓應該被救度的眾生,都能夠坐在屬於他們的位子上。』這樣的念,正在一天一天的加強。

我相信,只 要我們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師父所要求的 『擰成一股繩』,每天在密集學法中,純淨我們的一思一念,隨時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把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當成我們唯一的目標,那麼同修之間的矛盾,自然就淡化了,變得微不足道了。師父說 『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摘自《精進要旨》真修)

最後以師父 致歐洲法會中的一句話与同修共勉:『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約,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圓滿的路。』

以上交流如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的 慈悲苦度。也謝謝各位同修。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