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修好自己

 

尊敬的父好

同修好

持在悉尼中领馆证实法已有6---7个年了,些年来我持着在着展板领馆办事排等候的人能近距离看到真相展板,及的向中外人士传递三退的最新信息,传递着大法被廹害的消息,真相、三退。中领馆是中共邪党出邪的黑,所以的活很大、诽谤和威生。

在中领馆正念、提高心性

去年10月的一天,一个中年男子无故多次向我挑衅、辱和威。有一天早晨7点多,他谩骂一通在一旁打坐的同修阿姨不答理他,就挑衅,找事和踢展板。然后又用流氓的同修阿姨你不是每天很早就坐在?我也每天很早路过这里,我会用最下三法来付你。同修阿姨用手机他照相并要警,他也同修阿姨照相。然后脏话逃离了。后来又来了几次挑衅,手指着我的鼻子谩骂,我拿起手机要警,他又逃离了.....就看我早晨人少、力量薄,就敢接二三来乱,对坚持了十几年在领馆门证实法的同修阿姨行威。我感到是邪空子,是因配合的问题。因有漏,邪才能空子。

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的文中希望大家真的能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内找,。我想我已知道是邪冲着大法来乱的。同修也在受欺。我应该更早一点去领馆,多一个人,就多一分正念,多一分力量,邪就不至于这样的猖獗了......当我下决心每天要提前一个小领馆时,人心也在翻时间总是不用,如果这样做我能行?我想本来在领馆门口一个上午连续站几个小后,已很累了。当那种怕吃苦、求安逸的心都在往外冒。后来我想常人还讲呢,而我是一个修人就得提高心性了。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著心;得能吃苦等等,父又辛苦是你修的一部份《二十年法》

我想如果我能时时想到自己是个修的人,把修的事放在第一位。这样就能做到持不懈.....从那以后我一直持早上8点左右就到领馆门口。在大法好的横幅下正念、功。早晨也常能碰到路的行人向我们问早上好。因件事上我的配合成了一股,邪就再也没有法干了。

一位同修阿姨十几年如一日持在悉尼中领馆证实法,她每天早上7点以前就到领馆,然后她把横幅用子整整齐齐夹梢上,把展板好。使得我领馆证实那些来领馆签证等候的人能看到大法弟子反迫害、真相、揭露中共邪更多的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我在中领馆证实法,我穿着大法的衣服五套功法,平静又祥和。处处着大法弟子的范。

领馆是个邪的黑。在领馆门口冬天阴阴冷冷,夏天干晒着来领馆证法的大部分是老年同修,最大的87,大部分都是七十多。不管刮下雨,寒酷暑,大家都守着。

去年有幸在法拉盛退党点呆了2个月看到法拉盛同修的吃苦精神连续一周的高温100 F (38 oC)5个退党点没有一个因高温提前收,就是盆大雨也守着位。所以在悉尼中领馆前无是酷暑我依然守着地。然而我也有心性的磨擦。例如有些不常来的同修一来了就挑毛病;有神韵演出前更多的人了解神韵,大也刊登了众反版世界各地的众都在贊美神韵我版塑封挂在上,有的同修认为领馆就是真相、退党,不适合推广神韵。当我就是很生气,就想辩论一番。后冷静的想想在这问题上彼此间认识的不同,我决定融同修。第二天我就不挂了,融配合着整体。

说过神韵是了救人。我眼目睹神韵个世界第一秀是非常荣幸的。不便的老伯能看到想望已久的神韵,我同修之的良好配合帮助老伯,使老伯也感不已。因4年前我因附近社区居民大楼定期送大时报认识了那里的居民周老伯,他也常向我要大报给他的家人看。3年前我向他了神韵,他非常的高90的他竟然自己拄着拐棍到唐人街把神韵票了,后来他没看成,是因他儿子回国把他回去了,所以老伯错过了机会。

2012年神韵又要来悉尼演出了,我又向他解了神韵,他很高。他儿子没空不会陪他去的。我很想帮他,但是他已96的老人了,万一有失怎么?我和同修交流事。同修表示:能有幸看神韵,使一个生命得救,救人的事旧力也不敢。同修也在鼓励我:要有正念。我就帮老伯了票,一位同修开送我剧场,另一位同修送老伯回家。周老伯和他的儿子也非常的感。看来是一件小事,其是一件大事,一个生命的得救,是多位同修的配合,才能把件事做圆满

互相配合 神韵海

每年神韵海,今年的工作量大,又要求会不会英的自然度要大些。我想只要用心去做,克服困,二人一配合好,也能把事情做好。今年我和一位阿姨二人在不影响我做其他目的情况下抽时间。在前,我正念和学法,每到一个店家,我一个一个配合正念,所以今年的海比前几年得多、利。有些店家把著的好位子们贴神韵;很多西人商店很高兴给地方.....在西人的店不会一句完整的英,而我一次一次的走商家比往年做的好,我认为是因心到位了,都是父在铺垫,而我只是动动......

神韵来到悉尼是一个机会,是救更多的有人。自己除了做好领馆门相和周六的退党点外,我配合佛学会的安排,有空就抓紧时间发正念和去(信箱)特刊。有一个人去信箱走了走迷了路。在退党点碰到有,我常以一个神韵粉的身份解神韵的美好,因此有的人去看了神韵后回来贊不口,我也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在退党点,有明白真相的人大法理解后大法弟子的佩服,们这么多年来刮下雨一直在持,真不容易。我去美国开法会,有几周退党点没开,我回来后有人就关心的:几周没来是否病了?有关心的常人会:是否家里有事了没来?之常人在关注着我,我一定要做好。我的修形式是未来人的,所以我不但要做好要走正。

正法已走到尾声了,希望在最后能少留些憾。我有很多著心、人心需要修去,有很多众生等待我去救度,唯有精进报恩。

有不妥之,望同修慈悲指正。

 

谢师父!

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