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中升华

玉芳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师父在一系列讲法中都特别强调救度众生的重要。强调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就是救度众生。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救度众生这个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问题。在《再精进》中又告诉我们:“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

师父还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的从现在情况看,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解体了,控制人的能力不行了,整个形势对大法弟子来说越来越宽松了,可是越宽松压力就减小了,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

学了师父的法,给我触动很大,在这救人的紧要关头,如何不使自己放松下来,跟上正法進程,这是我当前面临的最关键问题。怎么办?我悟道:首先认真地学法,不断在法上提高,保持精進的劲头。另一个就是给自己加压,使自己在压力面前不能懈怠。于是我给自己提出要求:每天一定要做到救人、要劝退,而且在数量上有个指标。

我几乎每天都出门到中领馆、退党点等地面对面给华人讲真相,看到他们就本能的想到救人,抓紧劝退。回到家中抓紧时间给大陆人打电话劝退。自二零零九年以来在师父的加持帮助下共劝退一万一千多人。

在我劝退的过程中实际就是去我的人心的过程。首先是去我的安逸心。劝退中不论在领馆,还是在退党点,人们开始都是一走而过,绝大多数都要我跟随着讲真相劝退,坚持了几个小时下来,结束了才觉得累。回到家里就想先休息一下。但有时还得先抓紧有效时间打电话,每周要打一百多个号码,还有RTC的回拨电话。

在领馆不办公的放假时间,我拖着真相资料到华人集中的超市去讲真相劝退,或在家加大力度打电话。记得一次因一周下来劝退指标未完成,距离很大,我想这样不行啊,一定要完成救人的指标。于是一早起来我就发正念,整点发,延长时间发,同时请师父加持。结果效果很好,一天劝退了四十多个人,这样不但完成了劝退指标,同时也有效的克服了我的安逸心。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大家锻炼成熟了,实际上这个锻炼过程,也就是去人心的过程。说起来呢,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和个人的修炼联系着的,决不是孤立的为了某一件事情而做,或者是单一的在做某一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与正法联系着,所有一切都与大法弟子的责任联系着,所有的一切又与你个人的修炼联系着,这都是不可分的。

在修炼中体会吃点苦还算不了什么,而最难的是过心性关。在劝退中没完成自己设的指标时,暴露了人的各种执著心。如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等等。虽然平时也在不断的提醒自己注意,但这些东西还是不时的冒出来。同修中也有不少反响,如果再不认真对待,就会更助长了这些执著心。不仅影响个人修炼,也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特别我在劝退上有了一定的成绩的今天,个人的修炼也应该大踏步的跟上才是。

二零一零年八月,在个人修炼的路上发生了一件事,给自己的修炼震动是很大的。一天在中领馆前讲真相劝退,一名常人拿了报纸之后我接着就劝退,给起了一个化名,对方没反对,我随即给加上姓,告诉她记住。我也没追过马路再去落实。这时在另外一地方的A同修追过去和这名女士说了些什么,我也没介意。过了一会B同修告诉我,刚才那人不承认退了,而且把报纸扔到垃圾筒里。告诉我要注意。当时我一惊,想真得要注意,不能马虎。

等A同修炼完功,我对她说:谢谢你,给我补了漏。当时她指责我说:这是大漏,造成多大影响,你这是在救人吗?你救了她吗?说完就匆匆的走了。听了她的一番话,我感觉问题很严重,我的心也放下来了。当晚我给A同修打电话,想进一步交流,把事情问清楚。她说:当时我去问她,刚才你知道为什么要退吗,那人好像气呼呼的说,你们烦人啦,就把报纸扔到垃圾筒里。并说我根本不知道退。后来A同修就给她讲真相了。接下来A同修重点对我在劝退上讲了很多。

她说:你一天到晚就是退退退,一发不可收了,一天退十几个、几十个,几个钟点退六十一个可能吗?(六十一是在七二零退党集会那天退的人数)完全是造假嘛,一天退三四个还可说,什么一天退那么多,根本不可能,你就是在求数字,你大概已经退了一万人吧。当时我说,香港、欧洲的同修一天劝退一百多人,不可能吗?她说:你也要达到吗,你的威德大得很……

我说:这也不是我的威德,都是前面的大法弟子做的,我只是最后一道程序而已,是整体做的。她说,那好,我以后专门讲真相,到你那里就完成最后一道程序。你不要人家一讲就辨,我今天真是慈悲的对你,希望你改变。我这样讲也是师父用我的嘴跟你讲,你真的是很危险了。我太了解你了。你真要好好学法了,静下心来学法,你不知道你已经掉下去了,你不要到圆满那天再哭吧。

当时我也不讲了,就听她讲。让她指责吧。最后我说:谢谢你!我是要好好向内找,是要好好学法,规正规正自己。把救人的事做得更好,也不辜负你对我的帮助。当时我有一念,不管怎样,她能讲出来总是好的,现在还真的不容易听到这样的真言了。讲是这样讲了,但心里还真的很难过,放不下。觉得很委屈。认为她也不能无中生有想当然的讲啊。

难道听师父的话,赶快救人、抢人还错了吗,我也不是为了追求数字而做的,造假可能吗?这意味着什么,连想也没想过呀,心里很不平。但又劝慰自己算了吧,这也是让自己加大容量,不放在心里。听师父话救人没错。又一想师父讲过,什么事发生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想到《转法轮》中讲,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不行,我不能轻易的放过这次提高的机会。肯定有我要修的,要提高的。想得师父讲过的法,遇到矛盾想自己好好向内找。于是首先认真学习几篇师父相关的讲法。

学了师父在《二零零六年曼哈顿讲法》之后,茅塞顿开。我根本不应该想对方如何,什么对与错,就找自己。要去掉自己的什么人心。冷静的向内找,找到自己求名的心。平时在劝退中无形的就是想到指标达到与否,而救人这一根本目的会忽略了。不是对众生负责的态度。还有劝退人数多时,这时欢喜心、显示心就出来了,张扬张扬。别人对你有反感不就是冲着你的显示心来的吗?这不是求名的心一直在起作用吗?求名的心不去,慈悲心能出来吗?没有慈悲心在救人中能把背后的邪恶解体吗?

其实劝退中能有一些效果,都是师父在做啊!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帮我,同时也要我在救人的过程中暴露出各种执著心,赶快修掉它。现在我在劝退中已注意不时地在法上规正自己,一定要做到对众生负责,对大法负责,对师父负责。

最后以师父的经文《感慨》与同修共勉:

风雨十年莲满庭  橙黄紫绿九霄明

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