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走正修炼的路

天天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077月在墨尔本得法的弟子,由于从小受变异文化的毒害很深,修炼开始的两年很不精,状态不好的时候几乎混同于常人,走过不少弯路。可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即使我心中仅存一丝正念,师尊也一次次的给我机会,借同修的嘴或者交流文章来点悟我,让我重新走正修炼的路。在此,我对师尊慈悲苦度的感恩无以言表,也深深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各位同修。


去年底,我的母亲来澳洲看我,期间她多次提到我的婚姻问题,因为我家人都是常人,他们都希望我能尽快成家安定下来。我只是对母亲敷衍的表示一切都要靠缘分,其实心里斩钉截铁的想着我绝对不会谈恋爱,结婚,因为我觉得这不仅是借着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之名对自己情和色欲心的放纵,也是在这正法接近尾声的时候浪费救度众生的时间而去过常人的小日子。


今年初,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位同修突然结婚了,我当时非常震惊,虽然也真心的祝福她,但心里并未完全认同她的做法,更没有放下自我找找自己是否在这问题上有什么执著心。不久,一位男同修对我表白,第一次我一口回绝了,后来看到他很认真的推广神韵、参与媒体项目的样子,我竟然也对他有点动心。开始的时候我非常苦恼,由于我和这位同修相识已久,互相之间已经非常了解了,我明白和他谈恋爱没有意义,就只会滋养“情”而已,所以问题就在于我是选择和他结婚还是各自维持现状。


我很多次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指点。我也和身边的一些同修交流,看明慧网上关于结婚问题的文章,可是大家悟的都不一样。发正念清除我自己的“情”和“色欲心”,却发现更困扰我的是应不应该结婚这个问题。我明白自己不能再陷于这个“向外求”而不是“向内找”的状态,不能糊里糊涂的今天听她说觉得她有理,明天看那个文章觉得那个有理。修炼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如果连证悟法理都要求师父和同修帮忙,以后如何去成就自己的世界?要“破迷”,就唯有多学法,多学法,所有一切都在师父的法中了。


于是我加大学法力度,不仅自己学法,每天也和那个同修一起网上学法。同时,我也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根本执着。我分别列下自己想结婚和不想结婚的理由,结果发现反而我不想结婚的理由更多是为“私”的。我怕影响自己修炼,怕承担责任,怕别人的蜚言蜚语。由于我前两年的状态时好时坏,所以当我后来终于真正认识到修炼是什么,大法是什么,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什么的时候,我也因为害怕再走弯路而无形中给自己的修炼划了很多框框。我几乎不和常人交朋友,以前的常人朋友一讲完真相我也几乎不联系了,我还认为大法弟子不应该谈恋爱不应该结婚。其实,这是没有真正体悟到大法的圆容无边和大道无形。过去的修炼法门都是用强制的方法,来修掉人的欲望和执著心。今天师父传的大法,是不走这些形式的,就是要在明明白白的复杂的环境中,去修去那些心。我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里,假装自己没有这个执着没有那个执着,似乎不结婚就等于把情修掉了把色欲心修掉了。“吃肉不吃肉本身不是目地,去掉那个执著心才是关键所在。”(《转法轮》第七讲)结婚不结婚本身也不是问题,关键在于基点是否摆正了。婚姻并不是我以前认为的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过日子,婚姻更意味着责任,对修炼人来说,婚姻不仅是要为自己的修炼负责,更要为对方的修炼负责。两个人共同精進实修,发挥更大的救度众生的作用,这才是修炼人婚姻的意义。


我曾担心“结婚”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学法中,我悟到虽然旧势力的安排非常缜密有时候很难分清,但只要正念正行,一思一念都在法上,那我相信,不管你选择什么,走的一定是师父安排的路。如果怕这怕那,不仅是个很严重的执著心,修炼的路也会越走越窄越艰难。“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曾有同修好心提醒我,由于之前走过弯路,当心结婚后被旧势力钻空子。我开始也有担心,后来我悟到,我之前每次发正念都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却不太明白到底怎么否定。现在我明白了,“否定”就是从根本上不承认,担心旧势力钻空子那就是承认他们,承认由于你的执著心未去或者之前走过弯路而旧势力给你的安排是合理的,那当然就会被钻空子。师父多次讲过,大法修炼和以前的修炼都不一样,旧势力所谓对你修炼的“考验”都是在阻碍正法進程、阻碍众生得救,都是不应该存在的。而且之前由于我对婚姻的态度,造成我家人的困扰和不理解。现在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堂堂正正修炼,在常人社会中也一定是个好儿女。“在常人社会中干好工作,本身不只是为了修炼或表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维护大法给常人社会开创的法理。”(《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师父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 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说到方便,人修炼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脱离世俗了,可是从另 外一方面讲,这一切却造成了另外一个难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看清楚了我怕修炼掉下去的怕心,怕别人非议的“求名”心等执著心,我决定堂堂正正走正结婚的路。之前单身时隐藏着的各种人心我都要曝光它,明明白白的把它们修掉。情和色欲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努力修掉它还假装自己没有。不是现在安于现状的“混着”,到时就能白日飞升的。学法炼功不能走形式,做到是修,如果不去实修自己的各种执著心,妄谈圆满随师还那企不是大笑话。



结婚前我曾对这位同修说,师父多次说过,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所以如果我们不能督促彼此共同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那就没有必要结婚。现在虽然婚姻生活才两个月,可我真的成长很多,学会承担责任,维护一个家庭,包容和尊重彼此,原来不曾发现的“大小姐脾气”也一点一点在修掉,两个人都没做好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向内找然后做的更好,我们合作媒体工作也更有默契了。


我不能说我当初选择结婚就是对的,不结婚就是走极端。我想如果当初我斩钉截铁的把“情”修去,那也很好。大法修炼真的不在于形式,而在于人心。我们大法弟子是在给未来开创道路,给未来的人做参照,所以不管我们选择什么,都要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正修炼的路。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亿万年来大法弟子对主佛的承诺!我们唯有精進更精進,惟愿师尊笑!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