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法而来实修中兑现誓约

——在参与新唐人项目中的体会


李迎,悉尼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李迎,今天跟交流的题目是生命为法而来,实修中兑现誓约——在参与新唐人项目中的体会

我是2003年底被营救来澳洲的。从2004年至今,非常有幸一直能参与新唐人的项目。在7年多的时间里,我深切的体会到师父给了我们最有力的救人法器,也深深的体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在新唐人这条路上证实大法是多么的荣幸。下面,我就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在参与新唐人的一些修炼体会。

修口修心,修出慈悲和包容

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自认为非常正直、直心眼。修炼后,觉得按照真、善、忍去做就有话直说,对同修说话不顾及对方的感受、也不注意自己的用词、语气,特别是认为大家都是做正法的事情,没有必要讲究之间方式方法。在国内修炼这么多年,从没有在这方面发生过任何矛盾。来澳洲后,我还是同样的去做,可是却得罪了许多人,还造成了一些同修对我非常反感。我也因此产生了很强的对抗心,即使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较劲。在新唐人以往的协调人调整中,我也是用要求自己的标准要求那些学员,总认为他们没有全身心的为新唐人付出、没有为新唐人的着想……,有时甚至产生抵触的情绪,在背后议论他们的是与非,无形中造成了许多间隔。个人修炼上也产生一些消极、懈怠的连锁反应。可我内心深处的确是为新唐人担忧,希望新唐人能越做越好,能承担起救度更多众生的责任。师父看到我这一点可取之处,就点化我要修身、口、意。在《转法轮》第八讲中写道:他所讲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坏事;修口,那就是不说话。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过去在寺院中专业修炼对这些要求很严。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

师父要我们做到的是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可我却去要求别人。这只是表面现象,再向内深挖自己不修身、口、意,发现背后隐藏了许多执着和人心,包括: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忌心、分别心,等等。我用了几天的时间回想在过去那几年中所让我纠结的矛盾以及放不下的心结,真的是剜心透骨的痛,但在意识到那些执着并下决心去掉的时候,能感到仿佛是包裹在身上的一层又一层的壳去掉了,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再一次体会到那种神圣的使命感,感受到生命为法而来的愉悦。

再接下来的工作中,能确实做到放下自我,配合其他同修,承担别人不愿承担的工作以及做一些非常耗时、琐碎的事情。但是,还是感觉有地方没有突破。这时,总部为了做好澳洲新唐人的信号落地以及经营,对执委会再次调整,我承担一部分协调工作,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
新唐人在悉尼当地的社区台TVS每周有一档半个小时的节目,叫做《你好,澳大利亚》(《HELLO AUSTRALIA》)。TVS前一段时间举行一个活动,让观众票选他们最喜欢的栏目。我就发了一个邮件到新南威尔士州的群组里,请大家投票选举我们的栏目是他们最喜欢的。没想到我却被有些学员认为不诚实,让大家撒谎。我检讨自己为什么会给其他人这样的印象,是仅仅由于我的英文不好,只会使用最简单的词汇来表达,才被一些学员误解了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在?我再去看自己发出的邮件时,发现自己对这件事情并没有说的非常明白,而且发邮件时并没有想到这是正法的一个内容,能让更多的人通过看新唐人、了解真相而被救度。非常感谢提意见的同修,让我更加认识到修炼人的每一思、每一念都应该在法上,不能为了做事而做事。师父给我们的任何机会都是让我们救度众生的。同时电视组其他同修默默的补漏,也使一些不了解新唐人节目的同修得到了更多的资讯,使一件看上去不是很好的事情变成了一件好事。在随后电视组的讨论中,有同修从另一个角度提到:这也说明新唐人现在的方向是正确的,要在落地推广、经营上多下工夫,如果我们每个学员都知道新唐人在当地播出的情况,学员们就会成为活媒介,能让更多的人去看新唐人,给我们今后的工作打下一个基础。

我是一个急性子,在和其他协调人的配合中,也希望别人能同我一样能尽快落实每一项工作。有时看别人还没有动手,我就自作主张的帮人家做了。可是人家还不领情,甚至对我抱怨说我干扰了他的工作。特别是与我具体搭档的是一个所谓的慢性子,有一些工作到了他的手里,一下子就悄无生息了,不催促就不会有任何结果,说多了有时还会被埋怨。觉得很苦恼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推进。在做协调的同时,还要承担很多具体工作,如安排人员、写稿、剪辑工作,感觉到压力很大。我就在想,我做这些没有抱着任何显示心、欢喜心,那么这到底要我修什么呢?一天,无意之中看到一篇交流,讲的是协调人如何在工作中扩大心胸,修出宽容。我仿佛被棒喝一般,我就问自己,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修出慈悲心呢?为什么总是达不到那个境界?我终于找到了以前没有突破的那一层障碍,就是最根本的问题学法入心、向内找。

长期以来,觉得自己对于学法一直没有放松,每天尽量坚持一讲。前一段时间还特别借鉴其他媒体的经验,开设网上学法小组并建议大家都来参与。但从本质上来看,没有做到全身心的沉浸在学法入心的状态中,只是人的表面那一层在学,所以就修不出一个修炼人在他的层次中应有的慈悲。我就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了学法时间和状态,每天不再强求自己学了多少,而是把思想集中在学法中。学法时保持双盘,能感觉到那种强大的能量包容着自己,每一句法都能打到心里。有时一口气学两讲还意犹未尽。同时在送孩子上下学的路上,坚持背法。虽然每天只能背30分钟左右,但已经能体察到自己的心的容量在加大,很多事情做起来都很顺。以前写一篇采访稿,没有一天都很难完成,现在写2000字的稿子,大概34个小时就能完成了,而且也不觉得吃力。同时学法状态好了,在工作中也不觉得苦恼了、力不从心了,有了一种豁达的心态。这么多年来,澳洲新唐人一直没有全职人员,每个参与的同修都是有本职工作的,所以在新闻、节目的安排上就非常困难,特别是一条新闻、一个节目要落实记者、拍摄、剪辑、联络人员等等,经常要花上1个多小时、打10多个电话,还不一定能找到人去做。同时有一些参与的记者是新人,还要手把手的带,帮他们写出镜稿、新闻稿,还要完成最后的节目稿等等。现在我不会再有很无奈、甚至是想放弃的心,一旦心生抱怨之情的时候,就能意识到那不是属于我的,用正念去排除这些障碍着我和同修的执著,因为我真正的明白了生命为法而来对我意味什么,那就是做新唐人就是我的史前承诺,是我对师父的承诺,我只有尽心尽力的做好,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在《再精進》这篇经文中写道:证实法中你们所做的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在宇宙的这段历史中记载着,每个大法弟子一点都不落下。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东西,那你就是执着、你就是人心。不要注重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对我来说,修炼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也许师父看到我想把新唐人做好的这颗心还是蛮坚定的,不断给我提高的机会。那么我就去按照师父要求的去默默的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身边的家人同修也不时的对我敲警钟,提醒我要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为让我能全身心的投入新唐人帮我承担了许多家庭琐事,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也更加坚定了我做好新唐人的信心。

师父讲过,现在的一切都是留给未来的。能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在这里脚踏实地的兑现自己的誓约,是我的荣耀。

我愿与所有的同修不辜负至尊的鼓励和教诲:几年来电视台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每当我看到新唐人电视播的节目,就有一种对大法弟子的佩服感。大法弟子真了不起,你们从什么也不懂,到能把电视办的这么好、有声有色。如果世人不是受邪恶当初欺骗,人们都会来看,都会觉的这个电视办的太好了、太了不起了。因为有干扰、有邪恶的因素控制人,目前很多人还睁着眼睛却看不到这个伟大。那没有关系,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大法弟子的正念越来越足,一切都在快速改变,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能量很强,收看的电视机都会接收到强大的能量,解体着邪恶的因素。所以从这方面讲,电视不但要办好,而且要办的越来越正规。大法弟子圆满了,你们要把它交给法正人间时的人们,成为未来人类的文化,那你们就得把它做好。(《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