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的轉變——做大纪元協調人的一點體會

Lilian Fan, 悉尼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得法至今已有14個年頭了,每次參加法會,聽到同修的交流,對我都是一种鞭策,每一個同修的發言都會激励我在修炼上奮起直追。而每次法會過後我都暗暗的對自己說:下一次法會我一定爭取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煉經歷。但每次都沒有兌現。挖一下根,最大問題還是顧及面子,放不下自我:怕自己修的不好,被同修笑話,怕自己的發言對同修起不到促進作用,想來想去,歸根到底還是怕丢面子的心。今年的法會,好幾個同修都建議我一定要拿起筆來,對自己過去一年的修煉來一個總結。是啊,也是到了该我把愛面子的心去掉的時候了,因為這是一個很強的執著心。感謝師尊,感謝同修給我這個機會与大家分享我過去的一年多來做協調人的體會。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

在去年,我被安排為《大紀元》的協調人之一,那時的我被動的接受了這個安排。當時項目總負責人給了我們一個要求:在短期內要把經營搞上去,第一步就是要求在3個月內把印刷費用打平。現狀是我們的經營一直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而其他分社都在向前發展。我的理解是師尊要求我們在短時間內從法上提高上來,聽我們好的結果。當時有幾位同修就意識到:要把事情做好,學好法是必備的前提。於是大家組織了每天早上和晚上的學法小組,坚持不懈的在工作前學法交流。那時大家的心都很齊,沒有被困難嚇倒,特別是以前離開了的兩位銷售員又回來了。我問她們這樣回來另外的項目負責人有否不高興的時候,其中一個對我說是那個項目的負責人讓他們回來的,說《大紀元》現在很需要我們,優先以大紀元的工作為重,我聽了十分感動。

這樣在加強學法的基礎上,銷售隊伍和協調小組拧成一股繩,銷售員可以說是拼著命的去拉廣告。奇蹟真的發生了,本來要求在3個月內達到的目標,在頭一個月就超額完成,不但打平了印刷費用,還把其它日常運作的費用和房租都包括了,而且還有一點點的盈餘,大家都很受鼓舞。記得有一天中午,一個同修下樓梯5分鐘後又回來了,我問她你不是說去拉廣告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把一個訂單拿給我看,原來是剛走到街上就碰到了幾年前的老客戶,在大街上聊了幾句,就把廣告訂單簽了下來。大家都感覺到只要同修之间配合得好,带着正念去做,什么奇迹都能发生。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在矛盾和困難面前如何面對

三個月後我被安排為報社的社長,開始的時候覺得很害怕,因為當時的情形比較複雜,學員之间矛盾也很尖銳。和一些老學員交流,他們都鼓勵我,說做協調人就是要多付出,想辦法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不會太難,不用擔心,我們都會幫助你的。思前想後,我鼓起勇氣接受了这个挑戰。

然而修煉是沒有一帆風順的,沒有矛盾就沒有我們提高的機會。在報社重大經營方向这个问题上,我和其他幾個協調人發生了意見分歧:有鑑於當時《大紀元》的經濟狀況,有同修主張報紙要減期數,認為這樣退一步才可以讓大紀元飛的更高;而我知道絕大部分的同修是希望我們堅持做日報的,認為《大紀元》辛辛苦苦发展到今天的做日報,已经在揭露邪惡、救度眾生中起到了重大作用,大紀元只能向前發展,而不能後退。

作為總協調人的我思前想後,最終選擇了堅持做日報,因為做到这一步是悉尼學員的心血铸成的,必须维持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这一強有力的工具。
當時我們面臨的最大壓力就是資金問題。尤其是去年演神韻期間,由於精力和人员不可避免的分散,45兩個月經營一下子就虧損了幾萬塊錢。《大紀元》本身沒有多餘的錢來填補這個虧空。在這樣的壓力下,我建議協調小組的成員都去拉廣告,眼下最需要的是錢。想不到有一位同修當場就說我根本不懂經營,還說我沒有資格當社長,叫我趕快下台。愛面子的我一下子就哭了起來,當時心性守不住,還忍受不住回了他一句:就算我不做社長也輪不到你來做。

按照我以前的個性,有人這樣對我說這話,我早就撒手不干了:在哪裡不是修煉啊?做那個項目不是在助師正法啊?為何要堅持做某個項目或在某個位置上呢?其實当初絕大部分的同修都沒有想像到會讓我擔當這個角色,而我又敢于接受了这一挑戰。對我能力抱懷疑態度的不在少數。我也自問能力也真的不具備,有的只是想把《大紀元》做好的願望。那段時間,我和總部協調人交流的比較多,其中有一個故事讓我十分感動:說的是幾年前,在某個報社資金短缺的情況下,協調人自己想盡辦法,甚至還到街上擺攤賣鞋子,然後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把錢存起來,省吃儉用的把錢省出來印報紙。

相比之下,我們的環境還是比較寬鬆的。我和銷售經理暗下決心,無論如何艱難,《大紀元》不能再伸手向學員要錢了,我們作為《大紀元》的直接參與者和經營者,要想方設法在經營上突破,走出困境,這才對得起那些風雨无阻常年坚持送報取報的同修,以及那些在家裡、在报社、在外面等不同场合以不同方式默默無聞的付出的同修。

這一次我沒有選擇逃避,而是頂著壓力,身體力行的與其他同修一起去見商家,跑客戶,幾乎每次都能簽到廣告訂單。有幾個銷售員對我說:看見你都出去拉廣告,我們不努力都說不過去啊。

修煉的道路總不會那麼順利,和同修之間也經常發生矛盾,有一位同修對我所做的一些決定並不認同,工作起來也沒有以前那樣積極,我也很害怕與這位同修打交道,幾次想約她交流都被擋住了。如果參與《大紀元》的同修心不在一起,做出來的報紙就達不到那麼純淨,救人的力量就會減弱甚至不起作用。想到這,我和另一位同修鼓起了勇氣,在这位同修不知情的情況下登門拜訪了他。

一向做事沖在前面的同修竟然害怕起來了,在想,如果同修連門都不讓我们進怎麼辦?我向她保證:大家都是同修,把心放下吧,只要我們是誠心的,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我心里也不是那麼踏實,只是給那位同修壯膽而已。結果那位同修很客氣的讓我们進門,並說已經等了我半年了。那位同修其实一直是很關心大紀元的,也正為報紙的事而著急呢。我想大家都是修煉人,任何執著都是我們修煉路上的障礙,不管以前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最後大家都能放下的。

那時的我能選擇勇敢的面對困難,真要歸功于一些老學員的幫助,他們總是在我碰到困難的時候,幫助我在法上提高,給予我鼓勵,並從精神上給予支持。

這樣去年一年下來,在同修們的付出和努力下,廣告經營比以前翻了一倍,第一次實現了自負盈虧。當然這樣的自負盈虧也只是在眾多學員的義務付出之下的概念,離師尊對我們的期望還是有很大的距離。師尊《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到:经营的越来越好的时候,那就可以成为一个完全是正常运作的企业,可以养的了报纸、养的了参与的人,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前几年我说,那是个目标,现在说,这是可行的。現在能全職參與大紀元的人員還是很少很少,如果在座有條件的學員能更多的參與進來全職做,我們就離師尊的期望又走近了一步。

同修之間的配合和圓容

記得在去年9月份,為了增加經營,我們做了一個中秋特刊,由於設計人手有限,負責設計的2個同修,毫無怨言的開了幾個通宵,終於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工作,其中一個是20歲出頭的小同修,過後問她是否能挺得住,她說只要大家能拉到廣告我就很開心,拉得越多我做起來就越開心。由於人手短缺,工作多起來時,那個忙法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到的。好在大家都很清楚自己是在干什麼,為誰而忙。这一年的前幾個月,那個小同修幾乎承擔了所有的廣告設計工作,為做銷售的同修解決了後顧之憂。

剛接手的時候,由於人都有情在,編輯部好些學員對改組不贊成,採取一種消極的態度。有些本來應該是他們承擔的工作,找一些藉口推脫了,我們只好把活接下來。有學員就提醒我,該哪個部門做的事就應該由他們承擔,你不要什麼都做。是啊,學員一下子有些心結打不開,我想可以給他們一些時間去考慮。師尊曾經在講法中說過:“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当然要证实法,那是没有什么说的,但是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给我做的,就包括我叫你们做的,因为每个大法弟子在走向圆满的过程中都得建立自己的威德,特别是大法造就出的生命,在你们证实法中也都体现出来了,所以大法弟子做的事情都是伟大 的。”(《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師尊還多次提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以一當十,以一當百。我一直在思考: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呢?我們怎樣才能達到師尊的要求?現在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活都已經忙不過來了。我想修煉是沒有捷徑的,要達到師尊要求的也唯有多學法,學好法。在把法真正學進去的基礎上,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遇到矛盾無條件向內找,純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用神念來思考問題,大家之間再配合的更好的話,那個力量才是威力無比的。

家庭關

當先生得知我準備當《大紀元》社長時,很不滿意也不支持,因為他很清楚《大紀元》的狀況。他怕我一個女子承擔不了這樣的重任,對他來講,更重要的是我會沒有時間照顧好家裡和孩子。在過去的十年,我幾乎都是在做大紀元,對孩子和家裡的時間還是可以兼顧的。做了協調人之後,要面對各種各樣的事情,一忙起來,就自然顧及不到家庭和孩子。有時候面對他的批評,我都無話可說。

師尊曾經說過; “大家有许许多多的困难,除了做好证实大法的事,还要平衡在世间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家庭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这是很难。难,可是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走的路。”(《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師尊還說:“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該我承擔的工作我沒有做好,這肯定是我的問題。但心性守不住的時候,我也會忍不住說他兩句:你既然看見我這麼忙,你就不能多做點嗎?管一下孩子的事情?在与家人發生矛盾的時候,我經常是不自覺的向外找。对照師尊對澳洲弟子的教诲:放下向外看看別人不足的習慣。是啊,養成的習慣是很不容易去掉的。向外看別人真是太容易了。但這正是師尊不放心我們的地方啊。每當想到這些,我都會很內疚。

其實他在外工作也是不容易的,過去這麼多年,全靠他一人工作養家,讓我能全職在大紀元工作,我也經常想,可能也正是因為他這樣支持我做大纪元,儘管他做的是合同工作,可是合同一個接一個,工作沒有停止過,我想這都是大法給予的福報。

曾經有同修勸我何必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呢?這些工作讓給男人去做就好了,自己輕鬆一點不好嗎?

回想起來,一年前的那個壓力確實很大,經濟壓力,同修之間的壓力,也少不了家庭的壓力。好在早晚的學法小組給我提供了一個平台,大家能在一塊學法交流,讓我在困難和壓力面前心態平穩了許多。那時的我睡的很少吃的也很少,一下子消瘦了45公斤,雖然是消瘦了,但是自己感覺不到餓也不困,精力很充沛。我體會到,抱著純淨的心態做事,完全沒有為我為私的個人目的時,師父的法身會加持我们的。

有了過去一年的經歷,我現在的想法是:既然我們在座的都是敢冒著天膽下來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如果是正法的需要,需要我們去完成的話,應該是責無旁貸的,有什麼不敢承擔的呢?我想这應該就是神念吧。我相信今天在座的每一位同修都是發願來助師正法的,我也真心希望每個人都能兌現自己的承諾,了卻自己的史前大願,不枉走這一趟。

當然今後的路也不會一帆風順,困難和矛盾也肯定會有,我相信只要把住大法去實修,時刻記住自己的使命,一切困難都可以克服。

每當我碰到困難,總喜歡默默背誦師父《真修》(《精進要旨》)的經文來鼓勵自己,请允許我在此以其中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

“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 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 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感謝師尊,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