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最后的时机,兑现自己的诺言


丽芳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7.20前得法的老弟子,可是由于怕心,这些年一直没有做好,师父却一直没有放弃我,十几年来不断地点化我,鼓励我,让我感到师恩浩荡,却无以为报。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这些年自己跌跌撞撞走过的路和一些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走出恐怖的阴影,走出自己正法的路

2000 1月和3月,我连续两次被抓進拘留所和洗脑班,邪恶使用阴险和残暴的手段对大法弟子灌输谎言,由于怕心严重,学法不扎实,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我顺从了邪恶,写了三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强大的怕心驱使,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敢和其他的学员接触,唯恐暴露了自己,而再被迫害,也因此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心里非常痛苦。我从小家里很穷,身体又不好,双手双脚溃烂,发臭,在学校没有朋友,经常被别人嘲笑,自己很孤独,长大后,生活、工作和家庭也一直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困扰,感觉人活着太苦了,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人间,真感到活着没有意思。自从得了大法,我的身体和精神面貌翻天覆地地改变,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大法让我树立了生活的信心,让我看到了生命的曙光。大法在我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可是,由于写了三书,我就感觉自己又重新跌倒了黑暗的深渊,回到了修炼前那种无比苦闷的状态。我不知所措,一方面,我知道修炼对我的意义,我放不下大法。而另一方面,我想做了这么坏的事,担心师父不管我了,感觉自己不配作大法弟子。终日以泪洗面。这种状态持续了89年,我感到自己已无力去改变,我走不出来,身边又没有同修可以交流,就这样苦苦挣扎着,没有方向。

有一天清晨,我突然间浑身无力,一动都不能动了,甚至都不能呼吸了,整个人就象不行了一样。只有一丝意识知道自己在床上躺着。感觉生命很快就要被耗尽。在半梦半醒之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景象:房间里布满了白纸黑字的挽联,自己躺在那里真的死掉了。看着另外空间演化的这一幕,床上的我感到生命正在从我的身体上抽离,好像瞬间就要流走,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在最后的一刻,我心生了一念,我的身体就交给师父了,师父说了算。就这一念一出,刷,一下子,半秒钟不到,身体就恢复了正常。呼吸顺畅了,四肢灵活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被震撼了:也认识到,自己走了那样的错路,在旧势力那里真的就被判了死刑,可是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还有那一念,还在看护着我,点化我,鼓励我。我当时真是泪如雨下。心中愧疚、感激等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我明白了,只要我坚定信心,我仍然可以走回修炼的路。我的生命已经和大法连在一起,分割不开了。我终于找到了方向,我要走回来,我要重新振作起来。

我开始安排自己的时间,学法、炼功,但由于强大的怕心,我不敢走出去讲真相。即使在家里,我也非常小心翼翼,炼功时将窗帘拉的密密的,音乐都不敢放,大法书不敢在家里存,学法只用电子书,不愿和学员联系,偶尔有学员打电话,我都很生气,担心他们的电话被监听连累到我。就这样怀着强烈的执著心,怕心,为私为己的心,像蜗牛一样,背着巨大的包袱,在修炼的路上慢慢地爬。直到有一天,睡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在我的世界里,是一片灰色和黑色,没有一丝生机,所有的生命都不存在了,无比的凄凉和灰暗。我被吓醒了。

我猛然意识到,我私心太重了,我想的都是自己,考虑问题的出发点都是人心,没有尽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世界的众生会由于我的不精進被毁掉。这个梦就象一个重锤敲在我的头上,我一下明白了,我应该去讲真相,做三退,不辜负自己的使命。师父在《致美中法会》说:“ 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于是,我一点一点地从恐惧中走出来,开始逐步地在亲朋好友和同事中讲真相,并帮他们做三退。断断续续做了将近一百个左右。身边的人做完了,我又和同修合作,做真相币,我利用工作之便,从银行换出不同面值的新币,然后将三退的内容打印好,再在市场花出去。在《2009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指出: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我明白了救度众生的意义和紧迫性,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也开始和其他的学员接触和合作,就这样在封闭了自己几年的情况下,在师尊一次次的苦心点化下,我象个身背重负的老人,艰难地,缓慢地从害怕的阴影中,从自我的束缚中走了出来。

二、向内找,溶入新的环境

在国内的时候,我很多次地想向往着能离开中国,到自由的土地上去做我在国内做不了的事。2009年,偶然的机会,我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澳洲。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最好的安排。我终于可以和同修放松地交流了。可是,没多久,我就遇到了新问题。在海外,大家节奏都很快,除非共同作一个项目,否则互相之间几乎很少交流;缺少国内同修的互相关心、互相鼓励的环境。而当我人心冒出来,做事情做得不好时,却会有很多同修过来批评我,虽然都是善意的,可是当着我的面说:“你不向内找,只考虑自己,不象一个修炼人,这种状态不行等等不好听的话语时,我还是感到很委屈。那些话刺得我很痛,使我一颗满怀希望,想好好弥补过去,好好多做大法事的心凉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不对劲,很多问题纠缠在一起,我解不开那个结,我到了不想说话的地步,唯恐一说话又被同修批评。我又开始封闭自己。

有同修看到我的状态不对,主动和我交流,我们共同回忆师父在《2009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我无条件地向内找,发现了自己正念不足,遇到事情用人心考虑问题多,造成了同修的不理解;我情比较重,总是哭着想孩子,想家,渴望别人关心和帮助;我缺乏慈悲心和忍耐力,总是看到批评我的同修的语气强硬,而没有看到那颗真正为我修炼提供帮助的心。我很惭愧,作为修炼的人,在修炼路上,应该去掉所有的人心,这么多年走过来,还有这么多明显的执著,现在还不放下,什么时候放呢?我明白了,所有这些不好听的话,所有遇到的不舒服的事都是让我修的,都是让我去自己该去的心呢。

最后,以师尊真修《精進要旨》经文中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谢谢师尊慈悲苦度,

谢谢各位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