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自己


西澳大法弟子  John


得法


我是在三十几岁的时候得法的。当时,我对自己非常失望。我做了许多错事,酗酒,我的思想也不正。但是每当我想要归正时,在我周围总是有一些东西会把我拖回去。我的思想太不纯净了。我不知如何是好。

 

一天晚上,我独自沉思。我想着自己的过去。我知道自己要赶快站起来。我想到了自己以前练过的气功。这也许会对我有帮助。然后我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小时候,我是如此地友好和善良。我想要回复到当时的状态,但是我知道靠自己会做不到。突然我看着天上的星星,我问自己如何才能够再回去那里。我想要回家。 


师父说:“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 “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第一讲

                                                                                                                                                                                                    

之后不久,我接到了一张关于法轮功的传单。一位工作的同事给了我这张传单。我问了一位在单位工作的中国同事。他说这个功法很好,但是他因为害怕不敢炼。之后我联络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告诉我他们功的地点与时间。每个礼拜五晚上我都会喝酒,但那天晚上我决定不碰酒,因为炼功是礼拜六早上。我对在公共场合炼功也有些害怕,但是我决定要去。第二天早上,这些学员看到我真的来了有些惊讶。五套功法我很快学起来了。第五套功法对我来说非常困难,我一只脚翘的高高的。我只能坐几分钟,就必须把腿放下。但是,突然间,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我的耳朵变得非常安静,我能看到眼前闪亮的金色光芒,它让我感觉很温暖而又那么地熟悉。我感受到了一种归属感。


一位学员邀请我每天早上到她家学功。她教我功法,并介绍给我大法的书籍。在炼完功后,我们会学法。我很快地知道了《转法轮》是怎样的一本书,以及李洪志师父是谁。从很久以前到现在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来到我的生命中。


在我学大法之前,我一直在祈求希望法船在我上去之前不要离开。许多次,我哭了,我非常感激师父没有忘记我。师父真的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并帮我回归到正路上。


放下自我


 “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转法轮》第九讲)

                                                                                                                                                                                   

师父曾说过当我们有正念时,我们会得到帮助并且获得成功(不是原话)。师父也说过当我们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时,它真的会是另一种景象。我的理解是当我们退一步时,我们就是放弃了自我,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事情的真实情况,我们也就不会被自己自怜的情绪所干扰。这个理解帮助我过了一个魔难,我同时了解到我可以把这个理解用在大法的活动上。


在西澳的舞龙队里,我是舞龙头的。龙头很重,所以我会感到疲惫以至于喘不过气来。我试着不要去想它,并且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告诉自己我不只是在舞龙,我是在为自己做准备;我不只是在参加游行,而是在清场,让更多的众生能清醒过来。因此我必须保持正念不被干扰而展现大法的威力。

    

在游行的当天,我让自己保持念正,并一直提醒自己我为何在这里的更深层意义。在游行的时候,我完全放下了自我,因此舞龙充满了正的力量。最后,我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累,也没有喘不过气来;相反地,我感到很有力量。有些时候,我的手臂感到有些酸痛,但我发现自己可以继续舞龙。其实,在游行的最后,我感觉自己还可以再游行一遍。


我渐渐的明白了能放下自我的重要性。在参与大法的活动中,如果我执着自己,而不是专注在自己为何在此的更深层的原因,那么效果就不会好。那天我学到了很宝贵的经验,也悟明白了一些事情。

 

与魔抗争


后来,我决定要在南部我长大的地方创一个炼功点。有一天早上非常地冷。我是唯一的炼功人。我的手感到非常冷。气温降到了零下一度。当时我正开始炼第一套功法。我试着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手上但是我的手真的是太冷了。当我注意力稍微不集中时,我感到一股冷劲从我的手進入了我的身体。我开始发汗,并且感到非常恶心、想吐。然后我头脑中浮现了自己在地上吐,挣扎着回到车上的画面。然后我开始想谁能来帮我,我觉得自己快死掉了。我知道不能停止炼功。但我又开始想如果有人看到我吐得到处都是,他们不就会觉得这个功法不好吗?而我还想建立一个炼功点!我一直在和这些思想抗争,但我继续炼功。我把自己的注意力从胃移开,并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是大法弟子,一定没有问题的,我要继续炼功。我知道如果我放弃的话,我真的会开始呕吐。在第二套功法快结束的时候,这个可怕的感觉渐渐地消失了。在炼第三套功法时,我觉得好多了。我把五套功法全部炼完,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我仍然觉得心有余悸,但我当时以正念过了这一关。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里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 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

                               

 

证实自己还是证实法?


有学员请我帮中文的《大纪元》做一些事情。有一、两位学员会外出采访,然后他们把录音寄给我,由我打成文字。在完成了两段文字之后,我读了一下,觉得自己做得真好,他们一定会对我非常满意。然后,我决定把它存起来,明天再继续做。我以为已经存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我每天都很忙,今天的努力就这样付诸流水了!第二天,我把这篇报导从新写了一遍,我开始想自己把这篇文章安排的真好,我真是专业啊!我的显示心竟是如此的强烈!又一次,我按错了按钮,结果所有的努力又白费了。我坐着、思考着发生的事情。我发现了我的显示心和执着自己的一颗心。我再一次写了这篇报导,但是这一次每当这些执着心出现时,我就发正念铲除它们。这一次,我成功地把这篇报导存了起来。但是当我想把这篇文章上传到我的电子邮件上时,却遇到了困难。报导最后寄到学员那儿时,她却又打不开邮件。整个晚上,我想着这件事情。我是否还有显示心和执着自我的心?的确还有一些,但是不多,因为我非常努力的尝试着去消除它们。我再继续更深地向内找。我明白了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在试着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在悟到了之后,我没有任何的困难把邮件发给学员,而她也能够打开这个文件。以后,在写任何东西时,我都会注意自己,而结果都很好。


我是在2009年的八月份得法的。得法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头过。我的心由不修炼前的经常感受痛苦中,到现在得法后变得的祥和与清醒。我以前一直都没有办法安静地坐着,但现在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的心从以往的不纯净,转为现在的充满了正念。我走的这条路并不容易,但却令人感到欣慰。我学会了走在神的路上。看到我的过去,我理解自己的人生为何必须经历这些事情。我觉得我欠师父太多了,因为他没有忘记我,因为他帮助我返回善良,并告诉我自己为何活在世上以及我必须做的事情。我会继续尽我最大的努力走正自己的路。谢谢师父您没有放弃我。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