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正念

Jane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所经历的平凡的正念。

三周前,我带我的家人到Coney Island的月亮公园游玩。在那里,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最大、最恐怖的陡坡。这陡坡的样子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山顶垂直,就像你要头朝下摔下来一样。但是看到人们从容地走下来,我便顺着长长的旋梯往上爬。

当我站在山顶,和我在山脚往上看的情形完全不同。当我要下来的时候,我变得非常紧张,我开始问我身边的人,是不是该向后仰,才不会面朝下倒下。不久,我就到了山顶,弟弟已经坐在那里准备要走了。我慢慢坐下,看着旁边为游客提供帮助的服务人员说,“我做不到,我做不到,这简直不可能。”弟弟看着我,笑了。然后又上路了。我立刻意识到,他还只是个常人,而我是修炼人。于是我大声说,“是的,我行。”我把自己推上了无法形容的垂直旋梯。一路下来,我情不自禁地欢快地叫出声来,心里一阵轻松。我来不知道,我会叫得这样大声。

这件小事情让我的全家和朋友们开怀大笑。现在想想,这对我是个小胜利。真的怕心这个看似不应该有的恐惧,一直隐藏在我过去整个一年的修炼中,它经常发生,而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

承担“真善忍”美展巡回展出的经历就如同攀登旋梯。如此巨大的项目,谁愿意做呢?我有自己的生意,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三岁,一个一岁。(那还是一年前的事了,现在他们都已经有四岁和两岁了。)

想想自己根本没有时间,人的观念占据了自己的空间场。加上没有好好地学法,我被自己的观念牵着走了。表面上看,我觉得自己尽力了,但以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还远远不够。就象我提到的那个“不可能的”大陡坡一样,要是没有同修们在美展项目上的通力合作,我所做的也只是徒劳。

我在常人工作中的一件事帮助我走出自我、向内找。我刚完成一个大工程。我是一个花艺商。有一次,我为客人做了五百元的葬礼用花。通常,我只做婚礼用花,这是我第一次承接这样的工作。一般情况下,我只在客人付款后才开始工作。但这次,我告诉客人他们可以交货后再付款。到了葬礼那天,客人告诉我,她忘了带付花的钱。她看来很真诚,我说,“别担心,这是我的银行账户,你回家后,转账给我就行了。”

三天过去了,没有钱付过来。我给了她一个友善的提醒。又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回音。我开始担心,而且愤怒了,觉得她想占我便宜。我现在要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了。我的常人朋友告诉我,应该给她一个警告,然后采取法律行动。作为一个修炼人,我问自己,“我是不是有对名利的执着?”一个修炼人应该怎样处理呢?这些都是修炼人要去的执着。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采用另一种方式,不计损失,胸怀慈悲。尽管从常人的理来讲,我有权拿回这笔钱。

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所讲:

“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样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气,别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头来。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在常人可能就这么想:那不是阿Q了吗?我告诉你,不是这么回事。”

我开始给她写邮件,当我发出这个正念的时候,她马上回信道歉,并感激我的插花艺术。我很惊讶。

有时表面看来对的事情,在高层次上看,并不一定对。尽管我们认为自己对,而且别人还告诉我们是对的,这其实是个提高的好机会了。

最近,悉尼的美展组在很多的问题上也遇到了诸如信任和否定等负面思维的心性考验。我看到了在我们之间的间隔。但是,我也在思考,我们做事的过程,也是去掉执着心的修炼过程。所以,我们需要理性,彼此间心怀慈悲。这样,即使我们前面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就象要度过那个陡坡的小旅程,也会令人愉快。

因为师父告诉我们:“……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法轮》第九讲)

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