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中的修炼历程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参加天国乐团已经五年多了,但回顾在天国乐团的修炼,这还是第一次,现借此法会之机,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

克服自我走进乐团

悉尼天国乐团在二零零六年初开始组建,看到大家都跃跃欲试,我也有些动心,但想到当时自己已经参加的正法项目和承担的任务,再加上并不怎么明白天国乐团更深的法理,所以,犹豫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决定是否走进乐团。自己上大学时曾加入过大学的铜管乐队,但是,在自己还没有吹响任何一个乐器之前,就知难而退了,因为,从常人来讲,我的口型条件并不适合于吹奏铜管乐器。

有了这种经历,就更对加入乐团不是那么积极了,尽管自己知道大法弟子决非常人能比。反正自己参与的大法项目不少,任务也很重,所以也只是在袖手旁观。但是,自己天生就有着对音乐的爱好,也有相当不错的乐感和乐理知识,对好的音乐几乎可以是过耳不忘,只是从小没有条件接受正规的训练,所以心中也一直感到缺憾,但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具备的这些天份实际上是有使命的。

但慈悲的师父不会让弟子埋没自己的才能,错失履行自己使命的机会,因此,在那期间总是有同修在自己耳边询问:不拿把号试试?参加天国乐团吧!我只是一笑了之,那时太太孩子,也时常左一句右一句的劝说着我把号,当时热心替学员张罗买号的负责同修见着我的面,也说:买把号吧!

这么多的声音都在鼓励,我若再不悟,也真是太愧对师父了。于是,大约是三个礼拜以后,当悉尼学员在领事馆发完正念之后,我走到那位负责同修那里表示要买一把小号,可是那位同修却说,你就别再买小号了,小号都卖出去十八把了,你就买中音号吧,中音号还没一个人买呢!,现在就有现货。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有点不太愿意,心想自己有这么好的基础,也自认为自己有能力,想到师父都吹小号,不吹小号好像是于心不甘。但看到负责同修面露难色,想想整个乐团现有的情况,没有中音怎么行呢,于是就同意买下那把中音号。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遗憾,但想到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大,以大局为重,也就接受了这么一个事实。后来想想自己自认为的那么一点能力又能算什么呢,其实,一切也都是大法赋予的,是师父给的。

经过这么几年在天国乐团的修炼与证实法,现在反过头来看,我真的就是应该吹中音号,除了自己的嘴型条件以外,也与自己身体的修炼密切相关,因为端中音号的姿势对我左肩左臂的改善有极大的帮助,这是后来悟到的。由此我更体会到师父为每个弟子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只要自己能够不执著自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自己的路就会越走越宽,否则,只不过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魔难与弯路。

在我购买中音号以后,我太太和女儿也都选择了他们自己的乐器,加入了天国乐团,这样,一家人都走上了在天国乐团证实法的路。

演奏技术随修炼提高

常人演奏乐器完全靠老师的指点与自己的刻苦练习。修炼人不同,除了技术上的学习与练习以外,我体会整个技能的提高与自己修炼密切相关。从整个乐团来讲,与整体的修炼状态密不可分。而且修炼的提高可以使演奏技能的提高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法的威力。

刚拿到中音号时我是吹不响的,只是呼呼的出着粗气,还引来太太女儿的一阵嘲笑。可是,我女儿却一拿起号就嘟、嘟吹出了声。我就想,不管在哪方面说,我的能力也不应该比孩子差,为什么我就吹不响呢?原来,是我常人观念在作怪,认为号非常难吹,就一个劲的瞎使劲,结果是只出气不出声,吹不响又觉着难为情,都是人心。当认识到这些,把心一放,想想女儿所说是怎么吹的,号一下就吹响了,而且心里越是什么也不想,吹着也就越顺畅,毕竟是大法弟子,修炼的因素在起很大的作用。

号是能吹响了,可是要扩展音域美化音色,可非一日之功。加之自己其它大法项目任务很多,就更难有时间练习,只是在项目工作的间隙吹个五分钟、十分钟,加上环境的限制,一个星期也吹不了几次。开始时,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吹了低音,吹不动高音,往上吹就仿佛是一座座高山、铁壁在阻挡,脑海中根本想象不出下一个高音在那里,怎么从号中吹出来。好不容易吹出了更高的一个音符,那感觉就像突破了一层天体,可是却又下不来,低音没声,而且音色极差,常常遭致家人的批评和挪喻。但不管怎样,自己有一个强烈的信念,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吹好,我是大法弟子,我决不放松自己的修炼,也决不耽误其它任何证实法的项目。

尽管一次只能抽空练习很小一段时间,我发现我的吹奏能力在快速提升,我理解这是我没有放松修炼与证实法的结果。小组学法、炼功点炼功从不落下,十年如一日(极少数特殊情况除外),发正念,做大法项目都认真对待,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是师父在给予弟子加持。

在悉尼天国乐团二零零六年五·一三走上悉尼大街首次展示大法弟子的风采时,我落泪了,我为法的伟大、大法弟子的伟大而感动,那时,乐团才成立不过三个月,我自己练号的时间总共加起来也不足十个小时,这在常人是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大法弟子做到了,法的威力展现了。以后,每每当天国乐团走在街头,路人感动落泪、打躬作揖、甚至高呼法轮大法好的时候,我心中就感慨万千,更坚定了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决心。

因此,不管再忙,只要是乐团集体排练,从不缺席,时间不够,就从睡眠中挤,而且尽量参加乐团的集体学法,在乐团的集体读法时,从建团初期时的参差不齐,你快我慢,到后来的协调一致、节奏平稳,我感受到了大家的整体提高和升华,学法中,我身体的每个细胞仿佛都在法中熔炼。

乐团通常是星期天排练,而我又担负着星期天大纪元时报当地新闻翻译稿的校对,十几篇文章往往需要十来个小时,时间上冲突怎么办,而且翻译文章常常是星期六午夜以后才会上来,那我就利用后半夜、清晨及周日排练后的时间完成报纸的工作,这样周六晚往往最多也就休息四个多小时,有时甚至是通宵,但是只要自己保持正念,不会有睡眠不足的感觉,也没有常人式的需要补觉,但是一动常人心,就不行了。这么多年走下来,自己深深体悟到这一点。

通过这三年多在天国乐团的修炼,自己可以吹出中音号理论上的全部音程,但是,练习的并不够,因此最高的两个音符也只是勉强够得着罢了,还不能真正运用,而且属于高音区的音符,吹奏时间稍长一点就感觉非常吃力,达不到演奏的要求。

不断精进修无止境

天国乐团是用音乐来解体邪恶、救度众生,音乐吹奏的好坏直接牵扯到救人的效果,其作用和意义随着师尊的讲法已经开示给了弟子。作为乐团的一员,只有不断精进、不断提高才能达到正法的要求,而且音乐演奏技能的提高,也是修炼的层次在升华,这个法理师父也讲给了弟子。

在这几年乐团的排练和演出中,我感到从号中每吹出一个音阶似乎都像突破一个层次,音乐中的七个音符我觉得就像是对应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代表层次的颜色一样,每上一个音阶仿佛是上了一个层次,由最初吹出的多、来、米、发、索声音难听,到后来的多、来、米、发、索声音越来越优美,是层次在提高,同样的音阶层次不同,组成音乐的粒子不同,声音越优美,粒子越细腻,发出的声音越有穿透力,就越打动人心,也就越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循环往复,不断突破,永无止境。

尽管音乐中只有七个音符,可是展现的世界却奥妙无穷。

以上就是自己在天国乐团利用音乐形式修炼与救度众生的一点体悟和粗浅认识。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后记

这篇交流稿我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的,事前并不清楚要写什么。写的期间,整个人就感觉被厚厚的能量包裹着,身体暖容容的,这时,再拿起号,吹起一连串的高音,觉得比以前轻松多了,而且还吹出了中音号理论音域外的一个低音。感谢师父给了弟子又一次的提高机会。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