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是走过"病业"关的关键

慧莲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1月底在一次例行体检后,医院来电话告知我的乳房有问题,要做专门检查。随后又寄来信件,建议立即去医院检查乳房。当时大家都在忙着做推广神韵的事,我对家人同修说:“立即把信件粉碎掉,这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也是对推广神韵的干扰,留着信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神韵演出结束后的3月中旬,突然乳房开始痛起来了,越来越痛,并且放射到背上也痛,腋窝也痛,走路也痛,手提东西也痛,一动不动也痛,穿紧身内衣也痛,穿、脱衣服也困难,睡觉躺下起身也困难。 我们家到火车站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经常痛得停在路上不能走,晚上经常发低烧,练打腰鼓时,每一下鼓点都要忍住疼痛。面对这样的状况我认真地思考着几个问题,我问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吗?我自认为我是真修弟子,那么,首先,真修弟子是没有病的。

师父讲“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转法轮》第二讲)。既然不是病,痛得这么厉害那一定是消业。

师父讲“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 (《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消业就痛苦,“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 (《转法轮》第二讲)

该我承受的我就承受,可是为什么消业好多天了,却越痛越厉害?肯定自身有漏的地方,旧势力利用自身的业力和执著心在干扰我,迫害我。

针对以上的想法,我首先是加强学法,向内找,我发现自己还是有隐藏很深的“怕心”,怕吃苦的心,怕人说的心,还有很深的儿女情等等。

第二,高密度发正念,每次在清理自己的前5分钟中,加入“全面清除旧势力因素和机制对我正法修炼的迫害安排,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师父是李洪志师父,我坚决不承认,坚决不接受旧势力对我的任何安排,我只承认我师父对我的修炼安排。”我的执著,我的漏会在修炼中不断规正,旧势力不配干扰和迫害。我有好多次痛得厉害的时候冒出这样的念头:常人的癌症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痛法?甚至有几次想摸一下有没有肿块,但终于没有摸,提起的手又放下了,我悟到这是人的观念,是旧势力希望我有的观念,立即发正念清除这一思一念,什么时候冒出来就什么时候清除,不给旧势力有机可乘,所以最近有同修问我疼痛的部位是不是有肿块,我说我没有摸过,我也不想知道,而扩大我的执著。

第三,坚持做好三件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去景点讲真相照去,该发单张照发,在景点举着真相牌手痛得实在举不动,心里就请师父加持弟子,“难忍能忍”(《转法轮》) 我还记得师父曾在07年对澳洲大法弟子讲法中也提到过我们的威德也在削减着我们的业力。那么我觉得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是最大的威德。

第四,身边的亲人同修也必须要正念对待我的“病业关”。一开始我的先生看到我的疼痛很难过,有次难过得几乎要掉泪,我说你千万别这样,我这又不是病,我们都是大法弟子,你如果用常人的情来对待,旧势力就会加大我的魔难来考验你,千万别动人心,让旧势力钻空子。后来亲人同修也都能从法理上正念对待我的“病业关”,没有上旧势力的圈套。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3月中旬至4月中旬,整整一个月病业关过去了。这一个过程无时无刻都在考验着弟子信师信法的程度。这期间我最害怕的就是每天炼动功,每次都要含着眼泪忍着疼痛才能完成,但我没有因为疼痛停炼一天功。有一天我突然悟到了什么叫“大圆满”,(当然是在我现有的层次上)我们从法中明白,即使被旧势力迫害失去生命的真修弟子也是圆满了,但那不是大圆满。什么是大圆满?大圆满那就是法正人间以后,全体大法弟子跟着师尊回家,白日飞升的那个壮观的、震撼整个人类和宇宙的那一刻,也就是那些与大法失之交臂或不精進实修,后悔不已而捶胸顿足的那一刻。我悟到: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旧势力安排的路,一条是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没有第三条路可选择。所以我们只有坚定地信师信法,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道路,坚定地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也就是走向大圆满的道路,才能无愧于师尊的慈悲苦度,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个人层次所限,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