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扩大容量圆容整体

Holly Wei,坎培拉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写这篇交流稿时,回想着今年在推广神韵过程中所经历的、与学员之间的心性摩擦,我忽然悟到了,那一件件触动心灵的事情其实就是让自己一点一点的扩大心的容量和慈悲心,去掉对自我的执著,而去包容别人和圆融整体。下面我就把自己在推广神韵过程中的一点修炼体会跟大家做个汇报。

今年,由于剧院的关系,堪培拉神韵演出只能安排两场,而且还不是周末。这样就必须要考虑如何减少开支。在做预算时,一些主要参与的学员开会讨论,看看哪些钱必须花,那些钱可以不花。讨论的结果是,今年的电台广告就不做了。然后,负责媒体广告的学员让我跟他一起去这家电台跟他们谈一谈,解释一下今年我们的具体情况,并感谢他们往年的帮助。可是,在谈话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位学员开始跟对方讨价还价,说是把金额再降一些就可以考虑。我一下子蒙了,不是说好了不做电台广告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又不能当着对方的面问这位学员,所以就不说话了。但是心里又是纳闷,又是不满:搞什么搞?谈话结束后,我问这位学员到底怎么回事,他说:“对不起,事先我忘了跟你说,是因为有人捐了一笔钱,我就想如果电台肯把金额降到这个数,我们就可以继续做。”我心里非常不高兴,心想有你这样做事的吗?即便是有人捐钱,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你怎么能自己就做主推翻大家讨论的结果呢?而且还不事先打声招呼。这位学员直说抱歉,我想想还是大度些吧,也就作罢了。

在另一次讨论时,这位学员说,除了印刷传单,他还打算印制六万份精致的小册子,并通过邮局发到人们的信箱里。他咨询了一下,寄出六万份小册子需要六千多块钱。大家发表看法,觉得没有必要花这么大一笔钱去送信箱,效果还是个未知数。这位学员却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说这个方法在其它国家挺有效的,而且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我说,师父说的很明白了,要做好神韵,我们要多在修炼上下功夫,形成一个整体,不在于某一个方法,这位学员说,我不觉得我们今年的心性有提高。听了他的话,我开始冒火,心想:“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提高啊?其实最该提高的就是你了,怎么那么执着自我呢?最后我说:我不赞成这样做,但是我不执著自己的看法。虽然话是这样说了,但其实把不满积在了心里。

后来,又有一件事,把我的火顶了出来。那次讨论会上,那位学员说,今年的票价比较高,很多城市的高价票都卖的很不理想,神韵办公室也同意各城市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一下相应的调整。我们是不是应该稍微调整一下票价,这样会比较好卖一些。我想,既然神韵办公室把票价都订好了,宣传材料上座位表和价钱已经印上了,而且票也开始卖了,就不要再调整了。我说,我们不过只是两千张票,又不是两万张。只要大家努力用心去做就好了。几位学员也都觉得不要调整了,但是这位学员还是坚持己见,而且开始讨论如何调整。我的火一下子冒出来了,心想:作为一个协调人,你不引导学员如何想办法去推广神韵,却带着学员讨论如何调整票价,还什么计划一,计划二,计划三,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没等讨论结束,站起来就走了。


第二天,这位学员又打电话跟我解释为什么要调整票价,还说想跟我交流交流,我说我现在不想跟你交流。他说,我们几个学员都觉得你不好交流,我听了他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执著成那样,还振振有词的说我。我实在不想听,就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里很不平静。我知道自己动气是不对的,就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呢?细细想来,意识到了,是自己觉得这位学员人的东西太多,对法的认识停留在很浅的层次上,还执着自我,因此心里容不下他,是自己的容量不够,也是慈悲心不够。以前,我还觉得自己挺能包容别人的,现在想来,这一件一件的事情其实都是针对自己的心而来,是该换一个大容器了。我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如果不符合自己的观点,就不能相容、不相为谋,那么自己未来的世界又能容得下多少众生呢?这哪里是一个觉者的风范呢?想到这里,心中释然。

我还意识到,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的办法好,别人的办法不工作。但是当对方执著时,我也执著不放,那么我们之间就会形成一个漏洞,而我无论觉得自己如何有理,在客观上也是造成那个漏洞的一个因素。所以,一旦协调人作出了决定,不管自己觉得那个办法多么不好,也要放下自我,去全力支持、补漏和完善,因为我们不能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内耗上。如果双方僵持不下,时间耽误了,该做的事没有做,该救度的众生没有救,那我们都是对法犯罪啊。

举个例子,比如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船上有个漏洞开始進水,这个时候最紧要的就是先把漏洞补上。但如果大家在这个时候却在争论是谁把船弄漏的,是谁的责任,谁对谁错,那么结果可想而知。如果船沉了,达不到目地地,那么自己又对在哪里呢?

当我悟到这一点时,脑子就象开了窍一样,师尊以前讲过的法,都浮现在脑中。师父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曼哈顿讲法(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师尊还说:神哪,他不看你的办法采用还是没被采用,在那个时候他看你的心放下还是没放下。放下了,没有采用你的办法,你在这件事情上你放的下,又能协助将事情做的更好,你就是提高,你就能提高层次。什么是修炼?这就是修炼哪。我就僵持在那儿,我就非得强调我自己这个,看上去是为法,实际上是不理智的,没有真正的切身去想一想,更好的前后去考虑考虑。但是真有考虑问题不全面会给大法带来损失的当然不行,看到有执著与心不纯的更不行。所以要在法中成熟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分)》

我还想起很多年以前,师父在波士顿对澳洲学员讲的法(不是原话):如果事情没有做成,但是你们的心性都提高上来了,这是师父最高兴看到的;如果事情做成了,心性没有提高上来,那么那件事我承认不承认还两说着。

我感受到了师父的苦口婆心,也真正的悟到了,放下自我、圆融整体对一个大法修炼者是多么的重要。我告诫自己:无论自己觉得再好、再对的事情,都不能执著,否则都会成为修炼路上的障碍,成为救度众生的阻碍。

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